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78章 设计和工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六开奖结果历史特马开奖结果查询记录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萧总。”邓可有些忐忑不安的偷眼看了看林嘉怡:“怎么样了?”

    萧凌然没有什么表情:“带林小姐去办公室办交接手续,你知道林小姐负责什么哪一方面的事情,不要有遗漏,免得`下面的人难做事。”

    “好的,我知道了,萧总。”邓可忙应了,看着萧凌然转身便进了办公室,再看着林嘉怡脸色惨白的,有些失神的跟在后面,不由的对萧凌然又多了分崇拜之心。

    能兵不血刃的搞定林嘉怡,在邓可眼里,可比谈成一笔大单子还要了不起,那样一个油盐不进的女人,能倍这么灰头土脸却没有一点反抗的打发走,实在不容易。

    想来早上萧泺就是不愿意和林嘉怡纠缠,所以这边解雇的通知一发下去,那边就出门了。等林嘉怡得了消息,怒气冲冲的找上了楼,办公室里人去楼空,已然全无着力点了。

    萧凌然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想了想,将手机丢在一旁,开始工作。

    那边已经问了清楚,那男人只是个无业游民,还有些偷鸡摸狗的习惯,和林嘉怡也并不相熟,只是好巧不巧的偷到了林嘉怡身上又被她发现,林嘉怡也不知一时脑袋里哪根筋搭错了地方,竟然不但没有报警,反而想利用他给子书言玉一点教训。

    只是林嘉怡毕竟还是个中规中矩的人,再是心里不痛快,也不敢赶尽杀绝,所以只是嘱咐让那男人拍点子书言玉的照片,倒是再三叮嘱了不要伤人,也正是因为这个,萧凌然才只是解雇了她,没有再做什么。

    林嘉怡也是公司的高层之一,她被解雇的事情自然也不是默默无闻,更何况萧泺又是有意的想让林嘉怡难堪,所以短短的时间里,远然大楼上上下下都知道了这一消息。

    子书言玉到了办公室里,正看见夏倏远正侧着身子在她座位边站着,翻看她放在桌上的底稿。

    “夏总监。”子书言玉出了声。”来了?”夏倏远回了下头,不等她回答又再转回去看图,手指在一张设计稿上点了点:“这张不错,你起的名字,叫做情牵一线,恩……边上是一排碎钻,流线型分布,点缀中间的主钻,男女款戒指碎钻的线条方向不同,弧度不同,放在一起,可以拼出一个类似的心形。”

    子书言玉兴奋的点点头,她只是将心中大概的图形画了出来,除了名字,并没有在边上写什么,此时听夏倏远说出来,一方面觉得天涯遇知音,另一方面,对夏倏远的崇拜更上一层。

    正掩饰不住的笑意,却听夏倏远话锋一转:“这个弧度很好看,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不管你中间用多大的石头,边上这一排,只能是一到四分,这样的弧度,无论什么镶法,都非常容易掉石。”

    听着夏倏远这么说,子书言玉不由的皱了皱眉,看着夏倏远手指轻点的地方。

    她还真没想到这个问题,或者说,她根本也想不到这个问题。

    子书言玉虽然学的是珠宝设计,可是并没有什么工厂加工的实际经验,在学校里做的设计,也多注重的是外观,最多要求考虑到什么材料可以体现出什么感觉,还真的没有像夏倏远想的那么细致。

    子书言玉还有些不太服气,抓了抓头发,道:“这个弧度镶嵌钻石肯定是可以的,应该不会掉吧?”

    “应该不会,但是也有可能会。”夏倏远道:“我们的商品是面向大众的,所以你不知道会遇见什么样的消费者,就必须把每一种情况考虑进去。款式美观自然很重要,可是质量更是重中之中,如果别人买回去几天就会出现钻石松动甚至脱落的现象,那对我们的商品品牌,会是一种致命的打击。”

    这道理子书言玉自然是知道的,只是以一个设计师的角度,从没有太认真的把这事情放在第一位考虑过,此时看着夏倏远极为认真的表情,不觉的有些汗颜。

    见子书言玉沉默,夏倏远缓和了一下语气:“不过你不是珠宝专业,一个业余爱好者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子书言玉低了头看自己的底稿,诚心道:“那我把这个改一改,其实镶嵌工艺我也是学过的,但是一到画图的时候,就光顾着好看,忽略了工艺。”

    缓了缓,夏倏远道:“其实我有很多参加比赛的作品,在工艺上也是不合理的,这要看你所设计出的产品,是要用在什么地方。”

    “恩?”子书言玉疑惑的看着夏倏远,在她心里,夏倏远是偶像一般的存在,他的作品,也有不合理的?

    夏倏远道:“如果是参加设计比赛,或者巡展的手工精品,你这一款完全是合格的,因为一来不会大规模生产,二来成品会被小心翼翼的对待,不会面对各种生活场景,所以只要外表光鲜,对质量细节的要求并不会太高。可是你现在进入企业,设计的产品必须经受所有消费者的磕碰钩砸,首饰是贵金属,大家都知道要细心保养,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消费者是不是能按照要求使用首饰,这不是我们能干涉的。但是我们这一关,必须要做好。”

    “我明白。”子书言玉点了点头,心服口服:“夏总监,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你只看了纸上的弧度,就能断定这款式容易掉石,真的很厉害。”

    夏倏远笑了笑:“我在加工厂待了好几年的时间,什么样的款式能做什么样的款式不能做,看一眼就能知道。”

    子书言玉也自认为是看过无数款式,而且也自己亲手加工过首饰的,却还没有想的那么细致,听了夏倏远一番话,只觉得颇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

    子书言玉虽然一向很有自信,可却不至于不知天高地厚,听了夏倏远的话,觉得自己这方面的知识有些薄弱,急需好好学习一下,正好看夏倏远态度很好似乎也没有那么忙,便抓紧着问了许多问题。

    夏倏远的态度也是好的,因为子书言玉虽然说自己只是业余爱好,可她问的问题却很专业,理解他的话也很快,并不让他有对牛弹琴,孺子不可教的感觉。

    这一教一学的,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萧凌然打了电话过来,喊子书言玉一起吃饭。

    子书言玉本不想搞特殊,可是想想萧泺现在来了,既然自己和萧凌然已经讲和,那这段时间自然是要装一对恩爱情侣。刚刚订婚,又在一个楼中上班,再是怎么公私分明,也该是同出同进的。

    和众人打了招呼,子书言玉便上了楼,刚出电梯,便看见萧凌然正往外走。

    “言玉你怎么上来了?”萧凌然一楞,伸手又给子书言玉推回电梯里,顺带着按了一楼:“我正要去下去找你。”

    “不去食堂吗?”子书言玉看着萧凌然按了一楼,奇怪道。

    萧凌然虽然私富几代,可却是个相当上劲的人,上班的时候,除了出去应酬难免觥筹交错,大部分的也是在食堂和员工同吃。

    子书言玉看了一眼萧凌然,难道是因为不好意思带着自己去食堂,所以才另找地方。

    看着子书言玉的眼光,萧凌然明白笑道:“爸爸在林街的馨香汇和几位朋友吃饭,让我一定要带你去。这几个虽然是生意场上的朋友,可也都是相识多年,不必拘谨,只是个便饭。”

    原来还是要去应酬,子书言玉心里了然,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虽然说自己确实是不喜欢那样的场合,可是既然和萧凌然在一起了,那样的场合是肯定避免不了的。一味的拒绝,也确实不好。

    萧凌然见子书言玉没有说话,道:“我知道你不喜欢那样的场合,不过中午只是随便聚聚,不会拘束。你也知道的,我爸对你有多满意,订婚那天是因为时间定好了,而我妈又临时出了状况,所以他实在没有办法赶过来,我……我便自作主张,很多帖子我便没下,如今他回来了,恨不得要补办一场更盛大的宴会,虽然被我按住了,可是向朋友介绍个遍,那是不可避免的。”

    萧凌然有些汗颜,子书言玉笑了笑,道:“我明白。”

    看来从这个婚事开始筹备起,萧凌然和萧泺便是持有完全不同的态度,一个是恨不得大肆操办天下皆知,要多隆重有多隆重。一个就是低调的希望这事情就两边派个代表签字了事。

    而在萧泺有事不得不缺席的情况下,一切事情萧凌然便主掌了大权,所以很多可请可不请的人,便都划出了请客名单。特别是和萧泺关系好的一些长辈,萧凌然更不愿意在他们面前丢脸,便一切都精简了。

    如今萧泺回来,私下的责怪不满肯定不少,再加上的,便是开始向所有的亲戚朋友介绍子书言玉。

    而事情到了这一步,萧凌然要么选择放弃他现在在做的一切,要么,便只能和子书言玉演下去。

    萧凌然歉意笑笑,道:“吃了中饭我就送你回来,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送我回来?”子书言玉顺口道:“怎么,下午你要出去?”

    “要去一趟加工厂。”萧凌然道:“还要去看一下广告拍摄进度。我们请了sari做这期首饰的新品代言,今天开始拍摄,虽然广告这一块有专门的人跟进,不过第一天拍摄,我还是要去一趟。”

    “sari?”子书言玉想了想:“是那个中葡混血的名模?最近很红的那个,走性感路线的,听说虏获了无数少男芳心啊。”

    萧凌然不在意道:“就是她,身材还不错,不过卸了装,也寻常。”

    萧凌然和子书言玉可不一样,很多在子书言玉看来星光璀璨的明星,还都是以能嫁入萧家为自己的人生幸事的。

    脸蛋再美,也是青春有限,片酬再高,也不可能多过做生意的世家,特别是几代的豪门贵族,那些钻石单身汉,哪怕是五六十岁,也依旧能吸引大批年轻女星。又更何况是萧凌然这样本身便英俊潇洒的男人。

    而看的多了,在萧凌然眼中,在美艳的长相,再不过是如此而已。一层又一层的妆容之下,谁都是寻常人家。

    惊艳两个字,在艳过了许多回之后,就很难惊的起来了。

    子书言玉却是这辈子还没见过什么名人,虽然那个sari不是她的偶像,可是心里却有些跃跃欲试的感觉,脑中又一转,突然道:“你说下午要去加工厂?什么加工厂?”

    “当然是首饰加工厂。”萧凌然伸手拉开车门让子书言玉坐进去:“我最近一心盯着的都是珠宝这一块的事情,其他的都交代给了别人。”

    “远然在上海有珠宝加工厂吗?”子书言玉有点兴奋。

    萧凌然笑了笑,有点得意:“在大陆做珠宝,这不是我一天两天的念头,这个想法,我已经响乐很多年了。97年经济危机的时候,我便偷偷的在上海低价收购了一家加工厂,虽然规模不大,可是也一直经营的有声有色,现在打算自己建品牌经销,自己的加工厂自然就必不可少。”

    子书言玉看萧凌然也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经济危机的那年份,自己还从学校没有毕业呢,人家却已经开始收购工厂为未来做准备了,实在是不比不知道,这一比,发现人和人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车子这时已经缓缓的开出车库,子书言玉突然道:“下午加工厂,能带我去吗?”

    “可以啊?”萧凌然道:“怎么,有什么事吗?”

    子书言玉一听萧凌然说可以,忙喊道:“停一下停一下。”

    “怎么了?”萧凌然虽然奇怪,还是缓缓的停下了车。

    “你等我一下,我有样东西没拿。”子书言玉说了一句,打开车门,飞快的跑了出去。

    萧凌然喊了一声,看着子书言玉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大楼门里,无奈的摇了摇头。

    子书言亦向他介绍子书言玉的时候是怎么说的来着,静内向,含蓄含羞,做事慢半拍,不但不会跟人争执,就算是和人说话,也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可他左看右看,前思后想,也没有从子书言玉身上找到一点那种感觉。

    子书言玉飞奔上楼,设计部的人已经都出去了,她从桌上把自己那张设计稿拿了,想了想,又再给夏倏远写了张请假条说明下午不来了,这才拿了包下楼。

    夏倏远不是说她这设计图好是好,可是在工艺上有缺陷吗,正好萧凌然下午去工厂,那里应该有很多技术精湛的师傅,正好可以好好请教一下。

    子书言玉拎了包下来,又坐回萧凌然的车上,道:“好了,走吧,正好我有点工艺上的事情,想找个有技术有经验的师傅请教一下呢,正好你要去工厂,就给我介绍介绍。”

    萧凌然无言的笑了笑,时时刻刻的想着自己的设计,子书言玉对工作上的认真,还真不象是玩票的大小姐,就冲着这认真,倒是让人又再另眼相看了一些。

    快到酒店的时候,子书言玉还颇有些担心自己的衣着谈吐各方面会不会有什么不妥的,给萧泺丢人失了面子,不过一顿饭吃了大半,却也就放心了下来。

    并不是什么正规的酒宴,知道萧凌然下午还有事情,连酒都没喝,萧泺重点自然是将子书言玉隆重推出了一下,萧凌然也少不得对订婚宴会为什么没有邀请他们想出个完美的理由,一一的解释道歉。

    一顿饭不过吃了一个多小时,不过一点多,萧凌然便带着子书言玉离开。

    工厂在开发区,相对偏远的地方,萧凌然看着子书言玉神情放松的坐在身边,笑道:“怎么样,也没有那么可怕吧。虽然商场上难免尔虞我诈,互相利用,可是也有亲疏,我爸的这几个朋友,确实是在关键时候愿意帮忙的,有来有往,所以关系也就格外的好。”

    子书言玉自然知道,不管是商场还是任何一个地方,朋友都是成功必不可少的一个因素,再是强悍的人,也不可能无往不利,所以觥筹交错的来往,都是生意场上的必须。这次你帮我,下次我帮你,才能越做越大,互惠互利。

    点了点头,不反对萧凌然的话,子书言玉看着窗外的景色不停的后退,突然道:“对了,你说下午sari会给远然拍摄新的首饰的广告?”

    “是啊。”萧凌然道:“今天是第一天拍摄,所以我去看一下,怎么了?你既然来了,也和我一起去看看吧,那地方或许会有知情的记者守着,也恰好可以让他们无意中拍到一些我们两同进同出的画面。”

    前几天在远然大楼里两人闹的不愉快的那些事情,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别人知道,如今既然和好了,自然是应该在人前甜蜜一点,给新产品造造势,也是好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