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88章 所谓倒霉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皇宫app赌博永利彩票违法吗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沉默半响,子书言玉轻轻呼出口气,没有说话。

    萧家能找到的心理医生,想来是这世上最权威的心理医生。能有的治疗条件,也该是最好的治疗条件。既然他们都无能为力,给不出一个妥善的治疗方案来,那自己这样一个丝毫没有这方面知识的外行人,也只能本着同情的心理适当的安慰萧凌然几句,再说了多了,不仅更让人烦躁,而且也未免虚伪。

    萧凌然也不再说话,心理着急,车开的飞快,一路闯着红灯。

    好在去紫园的路平坦空寂,平时人便不多,这个时候更是冷清,所以这一路虽然闯着红灯,可是却也没有什么危险。

    子书言玉有些提心吊胆的,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打着十万分的精神,在一边看着,随时准备对付突发事件。

    当车子在紫园急刹车停了下来的时候,子书言玉一把抓住了车门上的把手稳住身体,下意识的看了看表,本该是半个小时的车程,不过用了十分钟不到,车子性能好是一方面,萧凌然的技术也是很是很重要的的一方面,他如果以后转行,当真是可以去参加职业赛的。

    停了车,萧凌然便拉开车门直冲了出去,子书言玉没有多想,也赶忙跟在他身后。

    这个时候,与情与理,自己也不能漠不关心。开始的顾虑,是不知道萧凌然愿意不愿意自己知道这样一件事情的存在,可刚才他并不避忌自己的已经说了出来,那想来自己知道也是无妨了。倒是这事情毕竟萧家是不愿意对外宣扬的,想来宅子里的佣人知道的并不多,要是真的有什么要搭把手的,自己也还能帮上忙。

    子书言玉紧跟着萧凌然到了主宅边的小,大门敞着,萧凌然毫不迟疑的往上走。

    这其实是个很规范的二层小,因为和主宅靠着,又在花园一角,所以显得偏僻幽静。此时一的大厅明显的能看出被打砸的痕迹,柜子椅子落了一地,本该摆在沙发上的靠垫,也是东一只西一只,不过想来是因为萧凌伊一直有发作了暴躁会砸东西的毛病,怕有尖锐易碎的会伤到自己,所以装修的时候便格外的小心。

    随着萧凌然奔上,子书言玉看到二也是如此,虽然因为东西少所以并不显得太凌乱,可是却也能看出像是有风暴过境。

    一间房子的门口站着个宅中的佣人,一直探头探脑的往外看着,一见到萧凌然的身影,脸上那表情仿佛是沙漠里见到了绿洲,连忙的扑了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袖子:“萧先生,您快进去看看……”

    那人话还没说完,萧凌然已经冲了 进去,子书言玉脚步缓了缓,将那佣人喊住,低声道:“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子书言玉没有觉得,她现在说话这口气,颇有点像是女主人的样子。

    不过在这宅子里,谁都知道她是萧凌然的未婚妻,不管她和萧凌然之间的关系怎么样,林福和萧泺的认可,足以她她的地位非常巩固。

    佣人恭敬中还带着些紧张和畏惧:“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经常给小姐送花饭和更换插花的,今天晚上送了晚饭,见小姐房间里的插花有点败了,又见院子里的梅花开了几枝开的很好,就折了给小姐送去,谁知道小姐一见,就发了狂一般,又是砸东西又是打人,还自残……”

    房间里,又传来噼里啪啦的砸东西声,尖锐的女声尖叫,透着种绝望。

    佣人说着,抖了一下,平日里见到一个弱弱的小姑娘,几乎都是不说话不活动,谁也没想到,发起病来竟然那么可怕,林福还不许喊医生不许外传,萧泺和萧凌然谁都不在家,可是把她吓坏了。

    子书言玉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别担心,萧先生回来了,他会处理的。让厨房准备些吃的,随时拿过来,小姐应该还没吃晚饭。萧先生也还没吃。”

    子书言玉无奈的按了按自己的肚子,其实她没没吃,可是很遗憾,现在好像不是吃饭的时候。

    让佣人下去,子书言玉也轻手轻脚的进了房间,这应该是萧凌伊的卧房,布置的很是温馨,都是粉嫩嫩的颜色,应该是一个年轻女孩子喜欢的颜色。

    子书言玉进去,便看见林福站在床边,萧凌然坐在床边,搂着个穿着睡衣的小姑娘。

    瘦瘦弱弱的身体,一头乌黑的发,萧凌伊整个人窝在萧凌然怀里,全身都在抖。

    “没事了没事了,有哥哥在,哥哥会把坏人打跑的。”萧凌然搂着萧凌伊,柔和的男中音低低的劝慰。

    子书言玉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对林福摆了摆手,静静的站在一边。

    突然的,觉得有些别扭,萧凌然在车里是脱了外衣的,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这个时候抱着萧凌伊,只能看见背部和手臂。

    萧凌然的手臂上,衬衫被划开,露出丝丝缕缕的血迹,仿佛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划伤,而且血迹,还不止一道,左右胳膊上都有。

    子书言玉皱了皱眉,刚想开口,林福连忙轻拽了拽她。

    林福做了个口型,喊子书言玉出去。

    子书言玉点了点头,轻手轻脚的跟着林福往外走。

    出了房间,站在走廊上,林福才轻轻的叹了口气。

    “林伯。”子书言玉忙道:“这是怎么了,刚才我看萧凌然手臂上……”

    林福又叹了一声:“小姐每次发病的时候,都会砸东西打人,非得见到少爷才会安稳下来。但是也并不是一见到少爷就会安静,非得少爷安慰一会儿。所以每次少爷都难免会弄伤一点,刚才他手臂上的伤痕,是小姐头上得发夹划得。”

    不由得感叹萧凌然这哥哥还真的不好做,子书言玉不由得道:“知道她有这样得毛病,为什么还要让她碰到这么危险得东西?”

    能把萧凌然的手臂划成那样,可见是个多锋利的东西,那样的发夹,一旦当作利器,是非常危险的。不但伤人,更对自己也会带来不可弥补的伤害。

    林福苦笑:“子书小姐,你看这栋里的摆设,基本上是没有任何玻璃制品的,能是布艺的都是布艺。就算是木制品也是边角光滑圆润 ,小的装饰品几乎没有,就是怕小姐会伤害自己,或是伤害到别人。”

    “可是……”林福笑的更苦:“可是这只是我们的主观愿望,但是小姐有她自己的需要。小姐在没有失常之前,学的也是珠宝设计,在出事之后,以前的什么事情都丢了,但是以前订阅的一些时尚珠宝杂志,却还是每期必看。你也知道那些杂志,上面每期都会有一些珠宝品牌的新款,小姐喜欢的,就会勾出来,让少爷去买。”

    “难道不能挑选着买吗?”子书言玉道:“难道她点什么就买什么?”

    林福道:“少爷对小姐,一直心有愧疚,又心痛,自然是小姐点什么他买什么。再说了,如果哪一次杂志上小姐要的东西少爷没有买全的话,又会引出小姐的病来,会闹得更厉害的。”

    “那也不能溺爱啊。”子书言玉道:“她现在就和小孩子一样,不知道什么是对自己好的,什么是对自己不好的,要是你再不清醒,万一她用那些尖锐的东西伤害到自己,不是更后悔莫及?”

    林福一声声的叹:“子书小姐,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开始的时候少爷也是这么说的,不过后来小姐实在闹得厉害,根本没有办法,然后便尝试着给小姐买了一样并不算很尖锐的首饰,然后在房间里安了摄像头,二十四小时让人盯着看。时间长了之后,发现小姐倒是对那些首饰比较爱惜,就算是发病,也不会乱扔这些东西,除非是到了最后……”

    林福指了指房间里面:“除了少爷总是被这些东西弄的伤痕累累的,小姐倒是没有真的伤到过自己。”

    子书言玉说不出话来,以前只觉得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如今方才相信,钱也不是万能的。至少在科技还没有进步到可以治疗百病的今天,即便是像萧家这样的家财万贯,即便是能够集合到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医疗条件,治不好的,还是治不好。

    两人都安静下来,听着房间里萧凌然低低的声音哄着妹妹,也隐约听见萧凌伊说话,怯怯软糯的女声,一时糊涂一时清醒,清醒的时候,似乎对萧凌然身上的伤痕很是愧疚,又拉着萧凌然说了许多话,低低的哭声中,子书言玉感觉萧凌然的声音里,心都碎了。

    两人在门口站了许久,林福道:“子书小姐,您先回去休息,少爷估计还得在里面陪一会儿。没有办法,小姐以前就黏少爷,自从出了事以后,更是除了少爷谁也不认,您可千万别介意。”

    子书言玉愣了愣,有些好笑道:“林伯,瞧你说的,那是他妹妹,我介意什么啊?只是也帮不上什么忙,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林福感叹道:“子书小姐真是个好人,真的,林伯看了一辈子的人,好和坏,心里敞亮着呢。”

    子书言玉抿唇笑笑,没说什么。好和坏,其实这本身就是个很模糊的概念,可是别人把你当好人,总是件好事。

    有再说了几句,子书言玉听着房间里的声音渐渐的小了下来,道:“林伯,凌伊晚上也还没吃,要不要送些晚饭进去?”

    林福轻手轻脚的探头看了看,道:“我去让人准备吃的,子书小姐,这个时候让您和少爷回来,你们也还没吃。”

    “没事。”子书言玉道:“我去让人准备吃的,你毕竟熟悉,在这里陪着,有什么事情,也比我会处理。”

    林福点头应了好,看着子书言玉下,轻轻的叹口气。

    虽然说是亲兄妹,虽然说子书言玉应该是个好人,可是想着萧凌伊以前对萧凌然的黏糊程度,林福心里又不由的有些担心,任是脾气再好的人,也不能忍受自己的未婚夫每天把大把的时间都花在别人身上,哪怕另一份感情不是爱情而是亲情。

    更何况,林福的脸色更苦,萧凌然对妹妹,自然是亲情,可是萧凌伊对他的感情,却似乎有时有些变调了,只是这事情太过无稽,除了和一个非常熟识的心理医生有过这方面隐晦的探讨外,这种猜测,他不敢对任何人提出一丝一毫。

    子书言玉一会儿便端了晚饭过来,都是林福让人做的萧凌伊喜欢的,送到了门口,探头看了看,端着走进去。

    萧凌伊的情绪已经好了很多,不过还窝在萧凌然怀里。

    屋内的场景入了眼,子书言玉不由得一楞,觉得有什么地方似乎不太对劲。

    萧凌伊只穿着睡衣,睡衣可能还在挣扎中被自己扯坏了,领子上的两粒扣子掉了,露出一大截白皙的颈项和锁骨,从萧凌然那个位置,应该更是能看见衣服里面的情形。

    萧凌伊已经不是个小女孩了,有着萧家良好的遗传,又养尊处优,除了因为不运动少晒太阳而显得肤色略显苍白以外,无关小巧,身材玲珑,也是个当之无愧的小美女。

    特别是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准备休息了,萧凌伊似乎没穿内衣,虽然冬天的睡衣很厚,可还是能感觉到……

    子书言玉摇了摇头,制止自己胡思乱想下去,好像有点敏感了。

    萧凌然和萧凌伊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年龄相差也不大,小时候说不定一个床上睡,一个桌上吃的,就算是长大了,亲昵一点也是正常。何况这几日的相处,萧凌然并不是一个随便的浪荡公子哥,其实相当的守礼绅士,倒是自己,想的有点多了,怕是那些乱七八糟的电视看的多了,竟想些有的没的。

    子书言玉轻轻的走过去,碰了碰萧凌然的肩膀:“凌然,我端了点吃的上来,凌伊还没吃晚饭。”

    听见有人说话,萧凌伊慢慢的把头从萧凌然怀里伸了出来。

    萧凌然扭头看了看,对着子书言玉笑了一下,再转身柔声道:“凌伊,肚子饿不饿,吃点东西再休息好不好。”

    萧凌伊眨着眼睛看了看子书言玉,突然道:“你是谁?”

    宅子里有不少佣人,可是都是穿着统一制服的,所以萧凌伊一看子书言玉,便知道不是宅子里的佣人。

    子书言玉笑了笑,她不知道该不该向萧凌伊介绍自己,于是没有说话。精神上的疾病是种很说不清的病,按着那佣人的话,今天萧凌伊发病,似乎是被几枝梅花引的,自己又不知道原委,可别什么话说的不对了,再闹出什么来。

    萧凌然道:“这是子书言玉,是哥哥的未婚妻,也是你以后的嫂嫂。”

    听萧凌然这么一介绍,虽然子书言玉难免觉得怪怪的,可也难免放了心,笑着弯腰将装着饭菜的托盘放在床头柜上,一边道:“凌伊,看看是不是你喜欢吃的菜,这个山药排骨汤……”

    子书言玉的话还没有说完,萧凌伊仿佛突然发了狂一般,伸手便往托盘掀去,谁也没有心理准备,子书言玉正弯着腰放菜,感觉手臂上一热,一股力量推来,重心不稳的往后跌去。

    “坏女人,不许和我抢哥哥。”萧凌伊尖锐的声音刺耳的响起,萧凌然连忙一把抱住她,高声道:“林伯,林伯……”

    林福就站在门外,听到门里一声响,心里一抖,抬腿便冲了进来。

    萧凌然将萧凌伊抱在怀里,一边伸手拍着她道:“凌伊别怕,凌伊别怕……”

    林福冲进来,看见的便是这么一幕,食盘摔在地上,饭菜洒了一地,子书言玉坐在地上,一只胳膊挡在身前,袖子上全是汤汁。

    “子书小姐。”林福惊了一下,连忙的冲过去。

    “林伯,快看看言玉烫着没有。”萧凌然急道。

    刚说了一句,萧凌伊不依不饶的探出头来:“坏女人,难怪哥哥这几天都没来看我,和我抢哥哥……”

    林福连忙的将子书言玉扶起来,急道:“子书小姐,您没事,快,我们先出去。”

    萧凌伊现在情绪极不稳定,再留在房间里,也不知道还要怎么闹。

    子书言玉摇了摇手,站起身来:“不用担心,我没事。”

    手臂上的衣服全是湿漉漉的汤水,好在是冬天,穿了几件衣服。那汤虽然是热的,可是从住宅端了过来,也不再是滚开,手臂上现在辣的,却应该并不至于烫伤。

    刚才向后摔倒的时候,倒是脚腕扭了一下,子书言玉在林福搀扶下有些一瘸一拐的往外走,心里苦笑,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她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刺激到萧凌伊才不敢说话,没想到萧凌然一口便报出了她的身份,这下好了,自己手腕上纱布还没去呢,脚腕又扭了一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