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90章 三生有幸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马经图库动画玄机解特六姐神算网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啊?”子书言玉有些意外,抬起头,却见萧凌然正低垂着眸子看着他,阴影中睫毛微微的闪动,说不出是什么神色,可是那平时里俊朗的脸,却是多了几分柔和。

    心猛地一跳,子书言玉手上的动作无意的重了一些,待看见手下的身体轻微的抖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连忙的放轻了动作。

    萧凌然也没有再说话,子书言玉将伤口都抹上药了,这才直起身子,伸手拿起刚才他脱下的衣服想给他披上,却看见那衣服上已是破的大洞小洞了。

    “这衣服是不能穿了。”子书言玉道:“凌然,赶快回房吧,今晚别洗澡了,伤口不要碰水。”

    虽然房间里的温度不低,可是看着萧凌然赤着上身的样子,还是觉得难免会冷。而且刚才萧凌然话让她心中泛起些异样的感觉,即使她愿意和萧凌然和谐相处,尝试着发展,却也不必也不该那么快。

    “没事,我不冷。”萧凌然说着,不去看自己身上的伤,却道:“你的脚腕还痛吗?”

    “我没事啊。”子书言玉忙道,下意识的,将腿往里缩了缩。

    子书言玉穿的是件珊瑚绒的睡裙,到小腿的长度,这个长度不能说短,可是在这个气氛里,却觉得有些微妙。

    怎么说来着,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好说不好听。现在不是好说不好听的问题,而是念头一偏,这个气氛,自然的就不同了。

    房间里暖和,子书言玉穿着睡裙,虽然裹的算是严实只露着半截小腿,可睡衣这东西裹的再严实也正经不起来,这样的穿着本就是让人有念想的打扮。萧凌然更不用说,只穿着长裤,露着锻炼的极好的身材,男性气息空前急涨。

    “让我看看。”萧凌然一手按着子书言玉的膝头,一边便弯腰下去,另一手便抓住了她的脚腕。

    子书言玉活了这大半辈子,唯一这样亲密过的,就是许殊,而许殊,当时子书言玉觉得她是正人君子彬彬有礼,如今想来,怕是对不会打扮也并没有什么姿色的自己,根本就不屑为止。

    所以以往的那些亲密举动,实在是有限。

    “不……不用了……”子书言玉心理一慌,稍微有些结巴,连忙的伸手抓住萧凌然的肩膀,想要将他扯起来。

    萧凌然却已经看见了子书言玉有脚腕上微微的红肿,伸手碰了碰,皱了眉道:“去医院,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头,要拍个片子看看。”

    “啊。”子书言玉一楞,忙道:“不用,就是扭了一下筋,肯定没有伤到骨头,要不然我不会感觉不出来的。”

    去医院对子书言玉来说,是件可免则免的事情,因为没有这样的习惯,在她的脑子里,去医院就代表花钱,而二十几年的生活中,钱一直都是捉襟见肘的,感冒发烧这样的小病,是不至于去医院里花钱的,忍一忍熬一熬,也就过去了。

    萧凌然的眉头皱的更紧,却并不放手,手掌握住子书言玉的脚腕,道:“既然不愿意去医院,让我看看。”

    说着,将子书言玉的脚腕抬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膝上。

    子书言玉啊呀一声,腿被抬起,重心难免不稳,身子往后一倒,忙收回手臂在身子两侧撑住。

    “萧凌然,你干什么?”子书言玉的声音里有些不悦,睡裙虽然不短,可是长度却也有限,腿一抬起来,坐在对面的萧凌然,就难免看的多了些。

    看着子书言玉脸上起了些薄红,萧凌然笑了笑,略微起身,向她伸出手来。

    强健的手臂搂过子书言玉的肩头,穿过她的腿弯,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横着抱了起来。

    这不是萧凌然第一次抱她,不过那天在远然的时候情绪太过慌乱,所以根本无暇注意。可是此时,子书言玉却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单独相处的房间,身下的床,她不想多想,可是这样过于暧昧的场景,却让她忍不住胡思乱想。

    “萧凌然。”子书言玉能感觉出自己的身体有些僵硬:“你看,我们现在的关系虽然不错,也真的想认真的相处,可是……我们还不是这么熟……”

    子书言玉虽然不曾有过关系密切的男朋友,可那是因为生活的压力太大,所以她无暇放任自己将时间交付在感情中。而在这个现实的社会,也并没有什么麻雀飞上枝头的神话。

    可这并不是说她不懂或是不能接受,现在这个社会,男女间的关系要开朗放任许多,若是两情相悦,她或许也不会一直拒绝。更何况,萧凌然和她的关系,还不止是难女朋友这样无力,虽然订婚是件并没有法律约束的事情,可是对于萧凌然这样的人家来说,却是件定下就定下的事情,一旦推翻了,将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而且对于萧凌然的接触,子书言玉并不是太反感,虽然知道这样的夜里是一定要清醒而明白的拒绝的,却也不想让他太过难堪。

    萧凌然笑了笑,落在子书言玉眼里的侧脸,份外的俊朗。

    背上一软,已经被放在了床头靠着,萧凌然下一个动作,却是伸手将床边的被子扯了过来,抖开,横着盖在她身上。

    “躺好。”萧凌然的声音柔和却不容拒绝:“瞎想什么呢,别乱动。”

    子书言玉呆呆的看着萧凌然在床边坐了下来,将自己扭着的腿从被子里捞了出来,放在自己的膝上,转过身子手臂一伸,从药箱里拿出药酒。

    萧凌然正色道:“我会稍微用力一点,忍着点,要是力气太大了,就说话。”

    子书言玉恩了一声,几乎想拿被子捂住发烫的脸,真是丢人啊。原来萧凌然只是想帮自己揉药酒,自己想到哪里去了?

    萧凌然揉了两下,没听见子书言玉的声音,转过头去,却看见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神色颇为挣扎的看着他,不由的一笑:“好了,别不好意思了,我这样的美色当前,你胡思乱想,也是情有可原。我不笑话你。”

    子书言玉撇了撇嘴,竟是觉得这个时候的萧凌然有些可爱,还说不笑话她,可是那神情却是充满忍无可忍的调侃和一丝微微的得意,那神情,竟是平日里的严肃中不可能有的轻松。

    暧昧的气息渐渐的散开了些,见萧凌然真的是专心的为自己按摩脚腕,子书言玉也慢慢的轻松下来,放软了身子躺在床上,享受萧凌然的服务。

    自己今天这脚腕是怎么扭到的,还不是因为萧凌然,所以他辛苦一点,也是应该的。再说了,现在他不是要和自己发展发展吗,做为一个准男朋友,也是因该献献殷勤的,要不然,怎么能让自己有好感。

    萧凌然一边给子书言玉揉着,两人一边说着话,气氛正好,突然听到咕咕的几声。

    萧凌然的动作一停,两人都是一楞,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这一楞只是一瞬间,子书言玉的脸顿时又热了,捂住了肚子,讪讪道:“原来我还没吃晚饭,你吃了吗?”

    今晚上本来是要和萧凌然去浪漫一下的,结果在半路得到了萧凌伊发病的消息,便火速飞车回来。回来之后,便是那么闹了一通,竟是连饭都忘了吃。

    萧凌然也不由的伸手按了按自己的肚子,皱眉道:“我也没吃,忘了。”

    虽然那一声咕嘟响实在尴尬,可是此时两人对看一眼,却是觉得好笑,忍不住的都笑了起来。

    萧凌然将被子给子书言玉盖好,起身道:“要吃什么,我去厨房给你端来。”

    “随便,什么都可以。”子书言玉挪了个舒服的位置:“你不用管我了,随便让谁给我拿点吃的,你今天也累了,快去休息吧。”

    萧凌然笑了笑:“我欠你一个浪漫的晚餐,先还利息,等你好了,再好好的补偿你。”

    难得的和萧凌然相处的如此融洽,子书言玉也就不勉强,应了好,看着他去洗了手,去厨房找吃的。

    如果可以选择,子书言玉不会和萧凌然这样的人有什么交集,那样高高在上的生活,和她所熟悉的相距太远。可是现在却似乎没有选择,如果只是一味的离开,并不仅仅是自己要舍弃许多东西,还有其他的人,要因为她的舍弃而被迫放弃许多,这样的一幕,她不愿意也不忍心看见。

    对子书言玉来说,萧泺是个好人,萧家虽然有钱,却并不是那种因为有钱而不可一世,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家,所以并不凌人反感。而萧泺和萧伯母对自己,也是真心相待,若是萧凌然是个可以相处的男人,进一步的发展,也没有什么不好。

    对等的地位,才代表两人可以平等的相处,若萧凌然不再是将自己放在那个看不起的位置,只是一个温柔英俊的男人,那岂不是自己三生有幸。

    萧凌然出去后便没有关门,子书言玉靠在床上,听着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似乎是萧泺回来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