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92章 看见就不痛快的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手机电玩城澳门永利登录视讯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萧凌然笑了笑;“爸,你也早点休息。”

    现在正是两人浓情蜜意的时候,自然需要大把的时间单独相处,萧凌然是过来人,更是一心一意的想着两人能够好好相处,才不会愿意做电灯泡,看着儿子这样,笑著出去,还带上了门。

    萧凌然将托盘放在床头柜上,上面放了一碗汤,和两碗花花绿绿的饭。”这是什么?”子书言玉有些好奇,她还以为萧凌然会弄几盘菜上来,却没想到是这么两大碗。那汤倒是认识,就是刚才萧凌伊泼在自己身上的,山药排骨汤。

    萧凌然从房间里拖了个凳子在床边坐下,端了饭装的少的一个碗递到子书言玉手里:“来,尝尝,海鲜炒饭。”

    “你炒的?”子书言玉有些意外,用勺子在饭里拌了拌,倒是真的色香味俱全,里面有大颗的虾仁和切碎的墨鱼干贝。

    萧凌然送了一勺进口,鼓着腮笑:“快尝尝,我的手艺,真的是不错的。”

    闻着倒是香,不过很难想像萧凌然这样的大户人家的少爷竟然会烧饭,子书言玉还是半信半疑的挖了一勺子,在萧凌然的注视下送进口中。

    “怎么样?”萧凌然笑眯眯的望着她,颇有自信的样子。

    饭送进口中,轻软适度,咸淡可口,确实是不错。萧家的厨房里,准备的食材也都是一流的,和子书言玉往日吃的,自然不可同日而喻。

    点了点头,子书言玉翘起拇指:“真的很好吃。”

    “那是。”得到子书言玉的肯定,萧凌然更是得意,笑道:“虽然家里不用我下厨,可这是基本的生活技能,不做没关系,但是一定要会。言玉,洗做饭的事情,如果真的比起来,或许我比你还熟悉些。”

    在萧凌然心里,子书言玉虽然在子书家里是不受重视的,可是生活种的琐事却无论如何也轮不到她的,从她的吃穿用度也能看出,不受重视归不受重视,这方面还是不至于委屈的。

    子书言玉却是一笑:“等哪天我有空了,给你好好做一桌,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厨艺。”

    旁的不敢说,可是烧饭,子书言玉还是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不会输给萧凌然。

    家中就只有母亲,很小的时候,她便开始烧饭,尽自己可能的减轻母亲的负担。待到大些了,有了自己的经济能力,为了母亲的身体,更是绞尽脑汁的买来些滋补的食物,不可能像是萧家这样的奢侈,但是没钱有没钱的过法,平凡的东西,一样可以烧出好的味道。

    听子书言玉这么自信,萧凌然比她还意外,不过奇怪的眼神看了她半天,终究还是选择相信的点了点头。

    难得没有敌意的,两人相谈甚欢,简简单单的一碗炒饭,一碗汤,两人吃完了,萧凌然又再坚持替子书言玉的脚腕揉了揉,到了十点钟,才收拾起东西,道了晚安。

    “晚安。“子书言玉舒服的躺在床上,看着萧凌然关门出去,嘴角还有着笑容。

    过去的那些日子,子书言玉似乎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这么惬意的进入过梦乡,生活的压力很大,肩上的担子很重,哪怕不去考虑理想或是梦想这样的东西,实实在在的,怎么在这个一切都在涨价的世界活下去,怎么让辛苦了一辈子的母亲更好的生活,都压的她喘不过气。

    而现在,这一切的压力好像都消失了,刚才萧凌然看着她的时候,恍惚中有一种错觉,似乎不管有什么困难,都可以丢给这个男人。

    整个人缩进被子了,转了转已经不觉得痛的脚腕,子书言玉笑了笑,不再深入的去想这个念头。在和许殊相识的时候,她也以为这是一个可以倚靠的男人,可以将一切托付,可是这个世界上,毕竟没有那么多童话故事,梦幻破碎后,一个人站在灯火通明的街边,没有奇迹,没有救世主,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拎着单薄的行李,走上走家的路。

    许殊是子书言玉心口的一道伤,虽然已经不算是新伤,可却还不足以忘记,至今也还露着狰狞的伤口,轻轻一碰,甚至看一眼,都还能感觉到疼痛。

    虽然这并不会让子书言玉因此而排斥所有的男人,拒绝所有的感情,可也足够让她更加谨慎,足以让她在感情的路上,犹豫徘徊。

    不再想那么多,子书言玉一夜好面,第二天一早,手机在床头柜上准时的响了起来。

    子书言玉闭著眼从被窝里伸出手将手机拽进被子,睡意朦胧的看了看,该是起床的时间了。

    揉揉眼睛,清醒了过来。第一件事是弯腰下去捏了捏自己的脚腕,很是欣慰的发现以并没有任何红肿,转了转,也并没有什么疼痛的感觉。

    子书言玉大是欣喜,现在正是爱情梦想到了关键的时候,她可不想因为病假而耽误了宝贵的时间。

    和往日一样的起床下楼,萧凌然和萧泺都已经起来了,和往日一般正在吃早饭,一见子书言玉下楼,都是意外。不过子书言玉转了两圈,表示自己真的没事,两人也就释怀。

    公司的一切都还是原样,井井有条,子书言玉进了设计部,和夏倏远及各位同事打了招呼,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做事。

    没过一会儿,夏倏远出来向一个同事交代事情,交代完了,走到子书言玉面前,道:”怎么样,言玉,昨天去工厂了?”

    “夏总监。”子书言玉道:“昨天去工厂了,也问了个技术挺熟的师傅,不过他说光靠设计稿不能确定,要等开版做一个出来再看。那个弧度很有可能像是夏总监说的那样,容易掉石,不过实物做出来以后,也好看着怎么修改。”

    夏倏远眼里闪过些笑意:“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能做出来,还有最多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个系列可就要全部定稿了。”

    “师傅说最多两三天吧。”子书言玉想了想:“做好了就会送过来,因该不会耽误的。”

    夏倏远笑了笑:“萧总亲自带你去的,他们怎么敢耽误。”

    这不一样还是不一样,这个办公室里的这些设计师,他们也都是小有成就的。可是设计出来的图稿,却也要他审核通过,才能交给工厂出样,而且时间,也是在十五个工作日。毕竟工厂也有自己的流程,有自己的事情,不可能一个工厂停下来做你一个人的东西。

    但是子书言玉不一样,工厂是萧凌然的工厂,工资是萧凌然的工资,只要他说一声,就没有什么不可能。至于会花多少钱,这不是旁人需要考虑的问题,这个钱对萧凌然,也不算是什么,能够博得美人一笑,自然是十分的值得。

    子书言玉以前从来没有被特意照顾过,也从来没有什么社会关系值得别人照顾,如今进了远然,一心一意的想低调做个普通员工,却是不知不觉的,还是特殊了。

    不过子书言玉可没有那么想不开,以前是想有靠山没有,如今有了,只要不仗着欺负别人便罢,能被特殊照顾的,又何乐而不为。

    子书言玉也就笑了笑,颇为坦然。

    夏倏远并没有什么心里不痛快的,他需要的很简单,有天份有态度,好好做事,认认真真,这就足够了,至于她的社会背景怎么样,在这个世界上,自然是越好便越好。

    又再说了几句,夏倏远回办公室去,子书言玉依然沉下心来工作。

    设计部里的,都是夏倏远通过自己渠道从各处挖来的,没有谁是大学毕业一无所有的,子书言玉也听过介绍,知道有一两个也都是小有名气,家资自然也殷实,也见识的多,虽然在心里难免感叹了一番,可是表面上,却还是淡然相处。

    子书言玉的好心情一直维持到中饭时间,十一点半左右,电话响了。

    子书言玉看了一眼手机,和她想的一样,是萧凌然办公室的电话。

    接了,颇为愉悦的喂了一声,不自觉的,有些恋爱中的感觉。

    萧凌然的声音却不怎么愉悦,不但不愉悦,还有些烦躁,不过这烦躁不太能听的出来。

    “言玉,在忙吗?”萧凌然的声音和昨晚上不太一样,说不出来是种什么感觉。

    “还好。”子书言玉有些担心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你哥哥来了,想喊你一起吃中饭。”萧凌然道。

    子书言玉无语了一下,随即很快的道:“我现在有点忙……”

    萧凌然半点也不计较子书言玉前后不搭的回答,很快的接了话道:“真的那么忙吗,那算了,正好我和子书总裁也有些事情要谈,你在的话,或许也会觉得无聊。”

    “恩恩。”子书言玉忙不迭的应着:“那你们慢慢吃,我很忙很忙,挂了啊。”

    挂了电话,子书言玉呼了口气,想来萧凌然也是知道自己非常不愿意见子书言亦,所以才会在子书言亦的示意下,不得不打了这个客气的电话,但是又非常体贴的替她避了过去。

    这边挂了电话,那边办公室的同事也正要去吃饭,路过的时候,还很奇怪的道:“言玉,那么忙吗,连饭都没空去吃。要不要从餐厅给你带一点什么?”

    越是大公司,福利自然是越好,可是压力却也越大。公司的员工,也就越辛苦,设计部虽然相对自由一些,可是也有焦头烂额的时候,也会随便的弄个三明治什么的填填肚子,接着干活。

    子书言玉本来心情是真的不错,可是给子书言亦这么一出现,一下子变得没有什么心情了,摇了摇手谢了大家,没有什么精神。

    众人都走了出去,子书言玉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坐着,再也看不下图纸,抓了抓头发,站起身走了出去。

    远然每层的侧面,都有一个露台,春秋天天气好的时候,休息的时候,会有不少人喜欢端一杯咖啡奶茶什么的,再露台上看一看风景,聊一聊天,可是这个季节,没有空调的敞开露台,却是并没有什么人。

    子书言玉出了办公室,一直走到走廊尽头,拉开门,走了出去。

    自从到了萧家后,她和子书家便没有什么来往,几乎都忘了还有这些人存在,可是忘了,并不代表他们就不存在,今天子书言亦一出现,子书言玉突然觉得心里沉甸甸的,说不清是为什么,可是在刚刚进入这个身体的那一刻,那个男人给自己的压力太大,那种目光和表情,让子书言玉心中有些怯意。

    那种怯意种,还带着些不甘心,还有些焦虑,夹杂在一起,份外的让人烦躁。

    走上露台,清洌的风迎面而来,在空调房间待了一上午的子书言玉顿时觉得舒服许多,长长的呼了口气。

    虽然现在露台几乎没有人上来,可是每天还是定时有人打扫,所以依然干净整洁,一些常青藤木还是郁郁葱葱。子书言玉在一张椅子上坐下,仰了头,从这个地方往外看去,大半个城市都虽然高高在上,可是这一刻,自己却又是多么的渺小。

    子书言玉又再呼了口气,用围巾将自己的半张脸都裹着,只觉得温暖的阳光下,风也并不那么刺骨。

    瞇着眼,脑中尽量什么也不想,子书言玉也不知道她靠坐了多长时间,或许是十来分钟,或许半个小时,当察觉到自己的手臂有些僵硬的时候,这才微微的动了动。

    却没想到,这一动,不远处马上传来一个声音:“别动。”

    子书言玉在这露台待了好一会儿了,一直觉得只有自己一个人,骤然的听到有人出声,不由的吓了一跳。

    可管不了刚才那人说的是别动,子书言玉一下子站了起来,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了去,却见不远处的墙角边,靠坐着一个人,此时也正懒洋洋的起身。

    那人子书言玉并不陌生,正是昨天才见过的,还给她和萧凌然拍了段广告的靳宸。只是自己先入为主的想着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是万万不会有人的,所以一心一意都在想自己的心事,根本就没有注意旁的。

    这里的风虽然不太大,可是一直未停,风吹着子书言玉身旁的树叶哗哗做响,根本就无从分辨这其中是不是还包含着另一个人的呼吸声。

    靳宸穿着一身黑色的大衣,也围着厚厚的围巾,站起身来,更显得长身如玉。想比起夏倏远,他更是走在时尚前段的人,即使是不经意的搭配,随便的穿着,也让人觉得非常有品味。

    靳宸一手拿着画板,一手拿着铅笔走了过来,笑道:“子书小姐,你好。”

    子书言玉实在有些意外,不由的道:“靳导,你怎么在这里?”

    靳宸摆了摆手:“靳宸,叫我名字就行了。靳导是场面上的称呼,这里没有外人,不必那么见外。”

    子书言玉笑了笑:“你怎么在这里啊,来找凌然的?”

    “是来找凌然的。”靳宸将手中的画板放在桌上,道:“不过见他中午有事,就先上来消磨一会儿时间,突然想画点什么,就到露台上来了,谁知道风景,比我想象中的还好。”

    萧凌然笑吟吟的,指了指画面。

    这是一副简单的用铅笔勾勒出的线条,子书言玉是学设计的,基本的绘画功底很扎实,因此一眼便能看出来,这幅很简单的很随性的画,可是画这画的人,功底却不浅。本来只是很随意简单的风景,现在画的中心,却多了一个人,一个没有画出脸的女子,只能看见随风清扬的头发和裹着的衣领,可就因为这样的一个人影,画面给人的感觉顿时不一样了。

    像靳宸说的,风景比他想像中的好了,虽然女子还是没有画完的样子,可是整个画面,却显得生动起来。

    子书言玉笑了笑:“要不要让你画完啊?”

    她也学过素描,也最简单的画过人像,也觉得画了一半模特走了,是件很郁闷的事情。

    靳宸却笑著摇了摇头:“一半的画,也未必不好,完整有完整的美,残缺有残缺的美。倒是这么大的风,我看子书小姐的身体不太好,还是不要在外面待太长时间的好。”

    是有些冷,子书言玉揉了揉刚才就有些麻木的手臂,道:“我是要进去了,出来好一会儿了,应该过了休息时间了。”

    正说着,靳宸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低头一看,道:“正好,凌然回来了,我也要先过去了。子书小姐,昨天拍摄的视屏还没有制作好,等后期好了,我再找你。”

    子书言玉自然的应着,和靳宸一起开门进去,此时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进了办公室,正想着一会儿要不要去食堂弄点什么点心填填肚子,却在看见沙发上坐着的人的时候,彻底的失去了胃口。

    “言玉,你去哪儿了?”子书言亦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不是说忙吗,怎么没在办公室,手机也不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