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95章 牵就是相互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天空与你同行香港免费资料网上有正规的彩票站吗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喜欢的话,以后我们常来。”萧凌然笑了笑,自然的往前倾身,靠了过去。

    子书言玉正侧脸看着窗外,回过头来,突然发现萧凌然不知何时靠的极近,只觉得心脏的咚的一下,紧张的有些疼痛的感觉。

    “怎么了?”子书言玉没有感觉出来,自己的声音有些飘渺。

    萧凌然淡淡一笑:“头发上沾了点东西。”

    说着,手轻柔的拂过子书言玉额前的刘海,便又退回去坐好。

    “哦,有东西啊。”子书言玉自己伸手撩了撩刘海,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

    灯光并不明亮,却不知怎么将晶莹璀璨和柔和完美的结合起来,萧凌然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衫,随意的坐在椅子上看她,那眼中淡淡笑意,却像是一个漩涡,一点一点的,将人吸了进去。

    子书言玉定了定神,让自己轻松一点,随意的扯开话题:“这里的东西好吃吗?”

    “还不错。”萧凌然应了句,包厢的门上轻扣了一声,服务生走了进来。

    “萧先生,可以上菜了吗?”服务员躬身道。

    萧凌然淡淡应了一声,子书言玉便看着服务生将一瓶香槟酒从冰桶中取出,用白色口布将瓶身擦干,并裹住瓶身下部,割开瓶口的锡箔,转动用于密封的铁丝圈将其卸掉。

    连服务员的动作都极其优,子书言玉看着晶莹高挑的杯中仿佛闪烁着光芒的金黄色液体,有那么一瞬间知道了什么叫做纸醉金迷。

    如果说她不明白为什么子书言玉衣橱里的一件衣服,即使是二手的也能抵上她一年甚至几年的收入。那么坐在这里,她有些明白,最终不过是倒进肚子的一杯水,再是什么滋味,又为什么能价值连城,甚至千金难求。

    如同萧凌然这样的人,当钱的多少只是一串数字的时候,追求的,便是一种感官上的享受。高高在上,香车宝马,迷人,自迷。

    或许是子书言玉的表情有些奇怪,萧凌然不由的道:”言玉,怎么了?”

    子书言玉回过神来,讪笑一声:“我以为,今晚会喝82年的拉菲。”

    最好的酒,她就只知道82年的拉菲,貌似小说里电影里,讲格调尊贵的男女主角们,喝的都是这种。让她一度的疑惑,这82年的酒,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喝的绝了种。

    “你更喜欢拉菲吗?”萧凌然有些意外似的,解释道:“因为这家餐厅主推的是海鲜,所以才配的香槟,1988年的krug库克,味道也不错,你应该会喜欢的。”

    子书言玉笑的有些有气无力,她一直都知道,如今更加深刻的认识到,人人平等是一种说法,可是不同层次的人生活中的差距,却是不可避免。麻雀飞上枝头,不是不可以,但是从地上到天上,必然会有一个目眩神疑的过程,这个过程是惊喜和惊险的集合,一不留神,便会头破血流。

    如果现在坐着的人,是真的子书言玉,或许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会抿唇轻轻一笑,气质自然高贵华丽。

    可如今披着子书言玉外皮的徐欣然,却也只能抿唇轻轻一笑,不知道什么价钱的1988年的krug库克溶进嘴中,说不出什么滋味。

    好在子书言玉比起其他飞上枝头的麻雀还要好命一点,至少萧凌然对她的身份是坚信不疑的,他从来瞧不起的,也只是子书言亦的为人,所以也相信,子书言玉就算是再不受重视,也是个真正的有钱人家的小姐。

    果然如同萧凌然说的,没有一会儿,菜便一道道的上来,服务生温润的声音报着菜名,三鱼它它汁配三鱼仔酱,清蒸鮟鱇鱼肝配柠檬醋,西班牙蓝鳍金枪鱼大腹肉刺身,澳大利亚小龙虾海鲜奶油味噌浓汤

    子书言玉一手刀一手叉,还算是灵活但完谈不上优的配合着,突然的,有些怀念家门口那条街上的扎啤和烧烤。

    至少,她可以大口的喝酒,大口的吃肉。

    挺装模作样的吃了一会儿,说了些不咸不淡的话题,子书言玉突然放下了刀叉,拿起盛了三分之二香槟的高脚杯,一饮而尽。

    “”萧凌然有些无语的看着子书言玉,不由的道:“言玉,你怎么了?”

    子书言玉叉了一块鱼放进口中,长长的呼出口气:“萧凌然,我这么喝这krug库克,你不心痛吧?”

    据说好酒是要一点点品尝的,喝可乐一般的喝香槟,可能和牛嚼牡丹一般,既浪费又煞风景。可要是再装下去,子书言玉都快憋出内伤来了。

    萧凌然的反应倒不是心痛,而是有略微担心的样子:“言玉,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心情不好?”

    “心情很好,不过我不太喜欢这样的氛围”子书言玉指了指周围:“太拘束。”

    萧凌然呵呵一笑:“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环境?既然是约会,当然是女孩子做主,钱花的多花的少,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一定要喜欢。”

    子书言玉心里的感叹一晃而过,一个人说只要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的人,一定很有钱。一个能说钱多钱少不是重点的人,一定也很有钱。有钱,才有这般的底气。

    子书言玉投过玻璃幕墙看着楼下,突然眼前一亮,伸手一指:“那里,有一家兴龙大排档,那家的烤鱿鱼很好吃,啤酒也很新鲜去试试?”

    子书言玉也不是不知道,如果她真的必须以这样的身份生活下去,她可以不买几十万的香奈儿,但是必须知道为什么它值这个钱。她可以不喜欢拉菲或是krug库克,但是她必须知道怎么样摆出优适当的造型。她可以在没有人的时候,或者是没有外人的时候,做真实的自己,可是必须能陪得了萧凌然上某些场合。

    付出和收获总是均等得,如果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子书言玉也愿意牺牲和改变一些,可前提是,这个人要值得她如此。

    就像是此时,她要做的,也不是一味的牵就和改变,她可以陪着萧凌然在场面上优婉转,而萧凌然,也要能放下身段,和她在大街小巷,做最普通的情侣。

    子书言玉笑眯着眼,望着萧凌然,心里有些隐隐的期待。

    萧凌然顺着她的目光往下看了看,道:“你对这一片,倒是挺熟悉的啊。”

    “那是当然。”子书言玉道:“我以前,以前总是喜欢和徐欣然来这里逛逛,看看夜景,吹吹海边的风,再去吃点烧烤,很舒服的。”

    萧凌然看了看面前的菜,又再看着子书言玉期待的目光,再看了看腕上的手表,道:“菜都已经上了,只吃了这么几口,厨师会难过的。再吃一点,然后我们去看电影,电影看到十点,回来吃宵夜,喝啤酒,怎么样?”

    “好。”子书言玉想了想,非常完美的安排,最近一直混混愕愕的,倒是好久没有看过电影了。

    正打算继续开动,又听萧凌然道:“而且,你也不必那么拘束,虽然这是西餐,可你若是用吃烤肉的方法吃,也没有什么不好,又没有外人,你再拘束下去,我也要紧张了。”

    萧凌然的话里带着调侃的笑意,子书言玉瞪了他一眼,没见他有什么紧张的样子。

    这下子气氛完全的轻松下来,萧凌然让服务生将菜都抓紧上了,两人谁也不再扮优细嚼慢咽,商量着赶八点钟的那场电影。

    子书言玉不是没有交过男朋友,也不是没有和许殊约会过,可是当她和萧凌然从电影院出来,手牵着手走在灯光隐约的路上时,突然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被许殊追求的时候,子书言玉便觉得有种云里雾里的飘渺,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个那么普通平凡的女孩子,能被那样英俊潇洒,年轻有为的男人看上。

    好像平常都没买过彩票,无意中捡了一张,便一下子从天上砸下五百万,砸的眼前直冒金星,捧着这辈子没见过的巨款,手脚都没处放,不知道该放在怀里暖着,还是捧在手里护着。

    可和萧凌然的相处却不一样,这也是子书言玉从来都没有想过的男人,可从一开始,就没有一点可能发展感情的想法。没有期望,自然不是失望,在互相的憎恶中一点点的发现好,那种惊喜,往往更让人轻松。而一旦出了什么问题,也不过是退回印象的起点。

    难道还有什么关系,能比子书言玉和萧凌然两人开始的关系更糟糕?

    看完电影,萧凌然真的和子书言玉去吃大排档,转着酒杯质彬彬的男人,卷了衣袖,解开几粒领口的扣子,和子书言玉坐在挡的严严实实的大排档里,围着热气腾腾的火锅和啤酒,吃烤肉,倒是一样的和谐不突兀。

    也不知道是那瓶krug库克来了后劲儿,还是就不醉人人自醉,子书言玉感觉自己怎么也没到自己平日喝的量,便有些昏昏沉沉的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