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98章 不是逃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精准五码中特资料料香港凤凰天机24码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萧凌然能够理解子书言玉的心情,所以耐心的在浴室里等了一会儿,开始的时候,还隐隐约约的能听见外面有声音传来,可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却突然的安静了下来。

    “言玉。”萧凌然有些奇怪,试探着喊了一声,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皱了皱眉,萧凌然从浴室里湿淋淋的站起身来,也不擦,随手从架子上取了条宽大的浴巾裹在身下,便往外走。

    推开浴室的门,一目了然的房间里,却是空无一人。

    萧凌然的眉头皱的更紧,看向大门,大门是关着的,沙发上,子书言玉的大衣围巾和拎包都不在,可见是穿戴整齐的离开的。

    萧凌然再四下一看,茶几上的花瓶下,压了张便签纸,便走了过去。

    将便签纸拿起来一看,是子书言玉的字迹,很简单的写着:“萧凌然,让你误会了,我很抱歉。我会把自己的事情处理清楚,再仔细考虑我们的关系。”

    萧凌然眉头皱的更紧,转头往窗外看去,只见夜色茫茫。

    弯腰从自己的外套里把手机掏出来,拨了子书言玉的号码。

    并没有响几声,子书言玉便接了电话。

    “言玉,你在哪里?”萧凌然的声音不太好。

    电话那头迟疑了一下,道:“我在出租车上。”

    萧凌然呼出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一下,缓下声音道:“言玉,你这是干什么?你不愿意,直说就是,难道你还怕我勉强不成。”

    “不是这个。”子书言玉也平静道:“是我自己的问题。萧凌然,本来我以为,我们这几天的相处真的很好,虽然开始的有些不愉快,可是现在,就像是其他正在恋爱中的情侣一样,甚至还要更亲密一些。”

    萧凌然沉默没有说话,子书言玉又道:“可是我现在发现,我们的相处再怎么和谐,也抛不开子书言亦和玉氏给你的阴影。而中午的事情,我现在也没有办法给你一个解释。我决定先回香茗山住几天,等我的事情都解决以后,再回紫园。你放心,要是伯父问起来,我也不会影响你的。”

    萧凌然听到这里,抓着手机的手更紧的握了握:“子书言玉,你觉得,我这几天的表现,都只是为了在我父亲面前演戏。”

    “演戏不演戏的,那又怎么样呢。”子书言玉轻道:“其实别说旁人,有时候连自己,也分不清是真是假。可是不管你是真是假,我们之间只要有这样的事情存在,就很难没有芥蒂的相处,所以,我不想这样下去。”

    萧凌然不得不承认子书言玉说的是实话,可是念头一转,却道:“言玉,我中午确实听见了你和子书言亦的对话,既然你坦白说了,那我也想问问,为什么你不能和我解释。”

    萧凌然放柔和了些声音,道:“言玉,那天我对你说,我们之间,可以尝试着真心的开始。这句话,是真心的。如果你相信我,不管子书言亦有什么威胁你的,告诉我,我也能替你解决。要知道,现在你已经不仅仅是子书言亦的妹妹,也是我萧凌然的未婚妻,我不可能容忍我的未婚妻,受到旁人的威胁。”

    子书言玉脸上露出些苦笑,心里更苦:“萧凌然,我真的相信你,可是我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给我点时间,等我想清楚了,我会向你寻求帮助的。”

    借尸还魂这样的事情,太诡异根本无法开口。说自己一下子失忆了什么也不记得了?这又不是穿越回古代了,明显的也有些胡扯的厉害。

    如果这个时候,子书言玉实话实说的告诉萧凌然,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将心比心,让萧凌然怎么相信自己?

    “明天是周末,周一我会正常去上班的。”子书言玉道:“先挂了。到了香茗山给你消息。”

    “喂”萧凌然喂了两声,那边传来嘟嘟的声音,子书言玉已经挂了电话。再拨过去,便成了盲音。

    萧凌然骂了一句,将电话甩在沙发上,有些烦躁的抓了抓还滴着水珠的头发。

    这事情发展的,怎么和他想像的完全不一样。

    刚刚听见子书言亦兄妹谈话的时候,那一刹那,萧凌然心里怒意涌动,只想着布一个温柔诱惑的陷阱让子书言玉上钩,然后在她投怀送抱之后,好好的羞辱一番,让她知道自己并没有那么有魅力,别以为他和颜悦色了几天,就能予取予求。

    可是今天晚上,羞辱的心慢慢的变了,虽然一切按着程序设计的,喝了酒买了醉留在了酒店,可是拥着星眸闪烁的子书言玉,那一刻是动心是虚假,他自己心里明白。

    就算是子书言玉有什么目的才会这样任他接近,可两人这几日和谐的相处是真的,子书言玉不是那种自己不屑的女子,也是真的,两人已经是未婚夫妻,父母对她都喜爱的紧,相信不要多久,也就会转正,于是那蠢蠢欲动的心,也就把自己安慰的理所应当了。

    可千算万算没有想到的,却是子书言玉的退让。

    却说子书言玉在萧凌然进了浴室之后,只是愣了短短的片刻,便走到了茶几前。

    茶几上有便签,草草写了几句,子书言玉拿起大衣,围上围巾,轻手轻脚的推门出去。

    虽然有些失望,可她倒是不怪萧凌然,如果是自己听到萧凌然和别人的那样一番谈话,怕是也会误会。这世上,还有什么事,能比以为自己的恋人是另有目的才和自己上床来得更伤自尊?

    挂了电话,子书言玉静静的坐在出租车里,突然又不想回香茗山别墅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想来该休息的人,都已经休息了,这个时候去,有些奇怪了,更难免会让子书言亦怀疑。

    香茗山别墅从来都不是她的家,也不可能有为她留一盏灯的人,换到这个身体以后,她除了在方天家中过的那一夜,其他的,就一直是在紫园。

    想到方天,子书言玉对司机道:“师傅,麻烦,不去香茗山了,去明德医院。”

    有几日没去看母亲了,虽然每天一定会记得发几个短信或者打个电话,可是看不到人的感觉毕竟不一样。徐欣然住的是单间的病房,病房里有躺椅还有一张折叠床,十二点以后禁止探访,但是十二点之前探病都是允许的,而且自己和那里的几个医生也都熟悉,麻烦一下他们,让她在病房里留宿一夜,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个时候的城市虽然还是灯火通明,可是却一点也不拥挤了,出租也想早一点赶到目的地好多拉一个客人,将车开的飞快。

    子书言玉到医院的时候,才十一点半,进了徐欣然的病房,徐兰凤还没有睡觉,正躺在床上,织着毛衣。

    这是子书言玉再熟悉不过的场景,却是眼睛一热,转了转头轻轻的呼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一点。

    看清眼前的人,徐兰凤很是意外,忙着要下床:“言玉,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子书言玉笑笑,赶紧关了门,上前几步将徐兰凤按在床上:“徐阿姨,外面冷,您别起来。”

    徐兰凤顺着她的力道靠了回去,上下打量了一番子书言玉,有些紧张道:“言玉,出什么事了?”

    子书言玉一楞:“没出什么事啊。”

    徐兰凤将子书言玉的手拽过去,放在被子里捂着:“是不是和萧总吵架了?这么冷的天,怎么这个时候跑来?你最近不是很忙吗?”

    子书言玉还是习惯的,每日睡觉的时候,会和徐兰凤发几个短信,说说今天发生的事情,不自觉的,便会说到萧凌然。于是徐兰凤也就知道了,她和萧凌然的感情这几日甚好,也着实的为他们感到高兴。

    可是这个时候了,子书言玉一身寒气的出现在病房里,脸上的表情虽然说不上多难看,却也绝不好看,这不是出了事情,还能是什么?

    “是有点忙。”子书言玉有点支支吾吾:“不过也还好,没有那么忙。凌然也很好,没什么事情。”

    除了许殊,她从来还没有什么事情隐瞒过徐兰凤,此时睁着眼睛说瞎话,颇有些不习惯。

    可是徐兰凤也不知怎么的,看着子书言玉这个样子,便觉得她说的不是真话。心里更是觉得不安,皱了眉道:“言玉,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告诉阿姨,你这样吞吞吐吐的,阿姨看着心里也急。你要是不说,我可直接问萧总去了。”

    也就是前几天,子书言玉和萧凌然的关系和平之后,为了担心徐兰凤有什么急事找不到她,便将萧凌然的电话号码也给了徐兰凤,让她有事的时候也可以联系。

    子书言玉很是郁闷,可她却了解徐兰凤,她说了打电话给萧凌然,要是自己再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是一定会打的。

    逼着自己露出个笑脸来,有些无奈的道:“徐阿姨,你真的多心了,没有什么事情。我是和凌然去吃了晚饭看了电影,这正要回去路过这里,想着几天没来看你了,所以上来看看,凌然还在楼下等着呢,您要是给他打电话,他还不定怎么想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