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106章 契约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金猪app永利捕鱼游戏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子书言玉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拿着纸走到沙发上,摊了开来。

    这果然是张类似契约的东西,甲方的名字上,写的名字是子书唯意。

    子书唯意?子书言玉只觉得这个名字十分的熟悉,想了想,好像是在萧泺才来的时候,一起去看子书言玉的母亲的时候提过,那这个子书唯意,应该就是她的父亲。

    乙方上面的名字,是子书言亦,看来,这是一个父子之间的约定。

    子书言玉心里有点急,匆匆的往下看,再下面一行,还有一排签名,那些名字她都不认识,估计是做鉴证人一样的角色。

    再下面,是正式的合约,很简单,却也很搞笑。至少子书言玉觉得这是个很搞笑的合约。

    合约里的规定很简单,估计是在子书唯意病危的时候写的,上面很明确的说明,子书唯意有一颗摩谷鸽血红宝石,是他的私人珍藏,重达20克拉,存在银行保险库里,如果在子书言玉二十二岁的时候,能够和萧家后代结婚并且怀上萧家的孩子。那么这颗红宝石,便归子书言亦所有。反之,将由他委托的三名家族长者将红宝石拍卖,所得款项一半属于子书言玉,一半属于萧泺长子。

    20克拉的摩谷鸽血红宝石,子书言玉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她不知道那东西具体的值多少钱,可是这几年彩色宝石的价格突飞猛进,十倍百倍的往上翻,她看过一颗还不到20克拉的红宝石拍卖,就已经到了两千多万的价格。

    难怪子书言亦那么恶狠狠的,那么急吼吼的要她赶紧的和萧凌然把生米煮成熟饭,原来再过三个月,这至少是几千万的进项,就这么飞了。

    虽然一个字一个字看的明白,可是子书言玉却不知道为什么子书唯意会有这样的决定,会和子书言亦定下这样的约定,坐在沙发上,看着每个字都认识,可组合在一起却无法明白的合约,有些发愣。

    正在发愣,门外脚步声响起,子书言玉只来得及转过头去,便看萧凌然从外面推门进来。

    “等急了吧。”萧凌然手里拎了个袋子,笑著道:“给你带了好吃的。”

    子书言玉笑了笑:“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我还不饿呢。”

    萧凌然还不知道他那无孔不入的朋友已经干了这么一件不知好事坏事的事,坐在子书言玉身边,从袋子里拿出包装精美的蛋糕和咖啡,一一摆在桌上:“虽然是简餐,可是这家的糕点师傅,可是一流的,尝一尝他最拿手的黑森林。”

    子书言玉恩了一声,下巴扬了扬:“你的手机忘带,刚才你朋友给你发短信了。”

    萧凌然还有些后知后觉,没有想起来那一回事,随意恩了一声,将领带扯松了一些,放松的靠在沙发上,伸手去拿手机,一边道:“什么事儿啊。”

    子书言玉一边将咖啡打开,一边道:“说你要的东西茶道了。”

    “哦。”萧凌然这次只是应了半声,随后的话,便都堵在了喉咙里,身体,也一下子僵硬着坐直了。

    手机上,是那简单的一行话“你托我查你未婚妻的事情,已经办妥,要不要传真给你。”

    “东西已经传过来了,在这里。”子书言玉随手把传真件往萧凌然面前一推,挖了一勺黑森林蛋糕塞进口中,甜腻中带着丝微苦,却又意外的爽口,不由的眯起了眼。果真是一分价钱一分货,她也常在面包店买黑森林,可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

    萧凌然没有说话,不是不想说,是不知道说什么,子书言玉将传真件推在他面前的茶几上,他也没有伸手去拿,心里无比的后悔,为什么今天会忘了带手机。而那个一向谨慎仔细的家伙,为什么只发了个短信,为什么不打电话确认一下。

    更加为什么,他要把子书言玉留在自己办公室办公,现在该怎么办?

    他相信子书言玉能够理解他很想知道她和子书言亦约定的内容,可是,有没有人能不在意被人调查。还是私下里调查。”言玉”萧凌然一向巧舌如簧,此时却有些迟疑道:“我我想解释一下。”

    子书言玉恩了声,其实她并不怎么生气,被萧凌然暗地调查,这自然不让人愉快,可若不是萧凌然这么查一下,她估计也很难从子书言亦口中套出话来。所以按这么说起来,今天这歪打正着,未必是坏事。至少,是解决了她心中一个天大的谜团。

    “这是我一个做私家侦探的朋友。”萧凌然想了想,从实招来:“那天我和靳宸从楼下往上走,无意中正听见你和你哥哥谈话,听子书言亦用很凶的口吻,让你在三个月内,必须必须怀上我的孩子,否则就对你不利。我听了那话,以为你态度突然转变,并不是因为对我有了好感,而是因为另有目的,所以我很生气,而且也很好奇,想知道你们到底要利用我做什么。一时冲动,便让朋友替我查一查。”

    传真件就放在茶几上,萧凌然正了眼睛就能看见的地方,其实他心里此时还是很好奇,还是很想仔细的看看,可是现在这个气氛,却让他连往上面嘌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远处,可怜的私家侦探不住的打着喷嚏,揉了揉鼻子,自言自语:“难道真的是老了,今天穿的少了点,这就感冒了?不会啊,我还不到三十岁啊。”

    子书言玉的神情很平和,可越是平和,萧凌然心里越是觉得有点七上八下,毕竟这事情,是他理亏。

    子书言玉没有什么大家闺秀的斯像,蛋糕味道很好,不过精致也就不大,几口便吃了一半,嘴里含着东西,指了指桌上的传真件:“怎么不看?”

    “言玉。”萧凌然更不去想看桌上的件了,无奈的叹了口气,往前挪了一点,伸开双臂将子书言玉搂着:“在生我的气吗?”

    “我没生气,你放手。”子书言玉惊了一下,抬起手臂将蛋糕放在安全的位置,萧凌然刚才那突忽奇来的一下子,差点让她手抖了一下,沾了一身的奶油。

    萧凌然伸手将蛋糕拿到茶几上放着,手臂用力,将子书言玉转过来正面对着他,又道:“言玉,你在生我的气吗?”

    子书言玉有些无奈,推了推靠的有些紧的萧凌然:“别这样,这是公司。”

    “公司怕什么。”萧凌然不在意道:“这是我的公司,我说它该是怎么样的,它就该是怎么样的。”

    远然也有涉及房地产开发,而这栋办公楼,也并不是租来的房子,而是萧家自己的产业,所以萧凌然说我的地盘我做主,是绝对理直气壮的。

    “我真的没有生气。”子书言玉垂下眼:“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好奇的。”

    “可是如果是我,我一定会生气。”萧凌然道:“如果我知道你私下找人调查我,我一定会生气的。”

    萧凌然的声音很认真,子书言玉无奈笑道:“我没那么多讲就,这种事情,我不会放在心上的,再说了,你也不是想害我。”

    “我真的没有想对你不好。”萧凌然道:“言玉,我让人去调查这事情,一方面,自然是非常好奇,非常想知道有什么事情让你宁可委屈自己,也要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在一起,甚至于,要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去怀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的孩子。另一方面,也是那天听你和子书言亦的对话,火药味很浓,我怕他会对你不利。”

    子书言玉恩了声,不置可否,萧凌然的怀抱很温暖,也很结实,和昨晚上的感觉很像。可是昨晚意乱情迷,今天的她,却实在无法那么情意的沉迷下去。

    她一向是个多心的人,是个脆弱的人,母亲的婚姻失败是她一生的噩梦,感情两个字,对她来说,代表的从来都是虚假,欺骗,不安,而不是幸福甜蜜。

    感觉到子书言玉的冷清,萧凌然心中微微有些难过,可只是迟疑了一下,便将子书言玉的头轻轻按在自己的肩上:“言玉,昨晚上的事情,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对不起。”

    “早就说过了。”子书言玉动了动,感觉到萧凌然手上的力气,也就没有再挣扎。

    “可我还想再说一次。”萧凌然道:“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对,今天的事情也是我不对,以后我再也不会不信任你了。这份件,我不会看,不管那上面说的是什么,等你什么时候想告诉我了,觉得需要告诉我了,你再告诉我。”

    顿了顿,萧凌然又道:“但是如果有什么危险,有什么麻烦,一定不要瞒着我。”

    子书言玉放松自己的身体,将下巴搭在萧凌然肩上,没有说话,面上,却有些苦涩的笑:“萧凌然,其实你不必如此,我们之间,也还没有那么深的来往。你这样,会让我误会,以为你真的,已经爱上我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