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111章 脆弱的伤员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手机电玩城澳门永利登录视讯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不过这次的伤确实不是小事,萧凌然虽然硬气,却也知轻重,出了房间,夜风吹过,即使裹着大衣,却抵不住寒冷。

    好在子书言玉早叮嘱过了,车就停在门口,车里的暖气已经开了。

    子书言玉连忙打开车门把萧凌然推进去,自己坐进驾驶座,俐落的点火启动,速度一点儿也不慢,开了出去。

    离紫园最近的,还是明德医院,却也要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

    子书言玉是学过急救的,基本的常识是懂的,看着萧凌然手臂伤往外涌的血,第一时间在手臂上方包扎止血,虽然现在他的半条胳膊都已经染成了红色,可是血往外却是已经基本止住了。

    萧凌然有些疲惫,靠在座位上,微微的闭了眼。眉头轻皱,抿着唇。

    所谓男人,是指痛也可以忍着,却不是不痛。

    等红绿灯的时候,子书言玉忍不住多看了萧凌然两眼,伸手将空调温度又打高一些,轻声幻唤道:“萧凌然”

    萧凌然恩了一声,声音有点干,不过还算清楚,竟然还勾了丝淡淡的笑意出来:“我没事,别担心。”

    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情绪翻滚,子书言玉还想说些什么,还没组织好语言,红灯过去绿灯亮了,现在不是想事情的时候,子书言玉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子书言玉开车的机会并不多,不过天生敢打敢冲的性格,所以在有需要的时候,车速也绝对不慢。

    虽然这个时间很晚了,可是医院是二十四小时有急症的,车一停稳,子书言玉便跳下车,扶着萧凌然去了急症。

    血还没有全部止住,一路滴滴答答的有些触目惊心。

    然后又是一系列的鸡飞狗跳,好在虽然血流了不少,却没有划到主要的血管,萧凌然咬着牙一声不吭的让护士处理伤口,又是消毒又是打针的,直折腾了一个多小时。

    子书言玉是要陪在身边的,不过处理伤口的时候,护士还是客气让她在走廊上等着,萧凌然撩了撩眼皮,笑道:“言玉,去外面等我,我一会儿就好了。”

    消毒药水倒在伤口上,能感觉到萧凌然身上绷着的肌肉都颤了颤,可是说话的声音,却还是带了笑意。

    子书言玉心里也跟着痛了痛,咬了咬牙,走了出去。

    死要面子活受罪,这男人也真是麻烦,痛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人之常情,还怕自己看到不成。

    刚才子书言玉的神经也一直紧绷着,走到长廊上,这才觉得有些身上发软。

    从转角的饮水机里倒了杯热水捧在手上,子书言玉抿了口,坐在椅子上,长长的舒了口气。

    今天的事情虽然可怕了些,萧凌然手上的伤也有些触目惊心,可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如果这样下去,难保有一天要出大事。

    想着萧凌伊当时血红的眼睛和扭曲的面孔,就是完全的丧失了理智的,那簪子今天是划到了手上,萧凌然皮粗肉厚的,给戳一下就戳一下,哪怕是留点疤什么的,也不是什么事情。可是万一戳到的不是手臂呢?

    子书言玉越想越是觉得后怕,要知道,萧凌伊开始的目标,可是她的脖子。

    这个时候了,急症大厅里的暖气开的并不足,子书言玉出门的急急忙忙,穿的也不多,越想,越是觉得可怕。

    正想着,脚步响起,抬起头一看,是萧泺和几个人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进来。

    “萧伯伯。”子书言玉打起精神,站起了身。

    “言玉,你没事吧。”萧泺快步走过来,看着子书言玉身上也是血迹斑斑,脸色很是难看:“凌然呢?”

    “凌然没事。”子书言玉道:“正在里面处理伤口呢,只是皮外伤,已经止血了,没有伤到筋骨,医生说消毒包扎一下就行。”

    萧泺松了口气,道:“那就好。林福给我打电话说出了事,你们的手机又都打不通,我想这家医院最近,你们应该会到这家医院来。”

    子书言玉摸了摸口袋,抱歉道:“当时太急了,手机忘了带。”

    萧泺点了点头,在椅子上坐下,眉头都拧在一起。

    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也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哪怕是像萧泺这样,家财万贯,光线靓丽,可家里,却也还有咽不下吐不出的苦,对他来说,钱能解决的问题都已经不是问题,可是这世上,却偏偏有许多钱不能解决的问题。

    犹豫了半响,子书言玉还是忍不住道:“萧伯伯,我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

    萧泺叹了口气,缓缓道:“我知道你心痛凌然,我又何尝不心痛。”

    萧凌伊每次发病,难免都搞得萧凌然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这一道划痕那一道伤,虽然他从来没有抱怨过,可是萧泺看在眼里,却又如何不心痛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萧凌然虽然从来不说,可是在让萧泺欣慰之余,也是心酸。

    可是却没有办法,萧凌然很心疼这个妹妹,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更是将她被绑架的原因怪归咎到自己身上,后悔自责无比。所以萧凌伊一旦发作,他是宁可她伤了自己,也不愿意伤到她一丝一毫。

    正常的时候,萧凌伊对谁都不好,就对哥哥好。可是一旦发病,却是对谁都不好,对哥哥更不好,把所有的暴力和恨意都往萧凌然身上发泄,下手也难免没个轻重。

    “不是心痛的问题。”子书言玉想了想,把今天的事情详详细细,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看着萧泺皱的越来越紧的眉,狠心道:“萧伯伯,可能是我想的太多了,可是这样下去,我怕迟早是会出事的。”

    萧凌伊状似疯癫的时候,是没有理智可说的,而一个失去理智的人是可怕的,因为谁也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更何况像今天晚上的事情,更是防不胜防。

    萧泺闭了闭眼,只觉得头隐隐作痛,子书言玉说的话他不是没想过,不是没担心过,可是却有些不自觉的在逃避这个问题。

    沉默了一会儿,子书言玉正想着有些话自己是不是该说下去,萧凌然却处理好了伤口,从房间里出来了。

    再是强悍的男人,也是会痛会累的,虽然萧凌然背脊还挺的笔直,走路也俐落。却掩饰不了泛白的脸色和没有血色的唇。

    “没事吧。”萧泺的眼光落在萧凌然被血染红了的袖子上,语气虽然还是平稳,却难掩关切的道。

    “一点小事。”萧凌然笑了笑:“爸,你怎么来了?”

    萧泺摇了摇头,没说话,接过他手里的处方单,随手递给身边的手下,去开药拿药,便道:“需要不需要住院?”

    “就是一点皮外伤,住什么院?”萧凌然笑道:“回去再说吧。”

    回去的路上,换了萧泺的司机开车,子书言玉开来的车上血腥味有点重,萧泺只是打开了门,便让大家都去坐他的车。

    萧泺的座驾,是辆很沉稳却又不得不引人注意的宾利,萧凌然不喜欢那样的外形,不过按萧泺的说法,人到中年,越野什么的,有些冲撞不起了,还是低沉一点的好。

    子书言玉和萧凌然坐在后座,萧泺坐在副驾驶,开车的司机,是给萧泺开了几十年车的老司机,又快又稳,在平坦的路上,看着两旁景物飞快后退,一点儿也感觉不到颠簸。

    萧凌然这么折腾了一番,身体再好也觉得疲倦,微微闭了眼养神,没有说话。没有受伤的左手搭在身侧,动了动,触到子书言玉的手臂,没有挪开,却顺了方向,将她的手握在手里。

    子书言玉的手被萧凌然抓住,有些奇怪,侧着头看他。

    萧凌然的神情如常,可是脸上却没有一点血色,少了平日里硬朗的气息,竟是多了点让人怜惜心痛的感觉。只看的子书言玉想要把他搂在怀里好好的安慰一番。

    看着平日里身强力壮的男人难得露出脆弱的一面,子书言玉心里咚咚的跳了两下,不由的低声道:“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痛的厉害?”

    子书言玉没有受过这样的伤,不过肉上被戳了个洞,可想而知一定是很痛的。

    萧凌然微微的睁了睁眼又闭上,有些低哑的声音带了笑意道:“我没那么娇贵。”

    还能强颜欢笑,至少证明痛的不会太厉害,子书言玉松了口气,放松下来,哦了一声,道:“那怎么了?”

    “没事。”萧凌然闭著眼道:“就想抓这你。”

    子书言玉无语了一下,却忍不住笑了笑,由着他抓着。

    别说萧凌然疲劳,刚才那大半个小时,她自己也是神经一直紧绷着,如今一下子放松了下来,也觉得身心疲倦。

    系了坐在副驾驶上,从倒车镜看着两人的样子,脸上有些欣慰的笑容。

    电话响了起来,才震动了一下,萧泺就接了,低声的和远在香港的妻子怜惜。

    听着电话里萧母焦急的声音,萧泺先报了平安,又再安抚了几句,最终安慰的道:“这个媳妇儿啊,咱们是找对了。别看言玉平日里静内向的样子,今天出了事,最冷静的就是她。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发生,她一定是和儿子并肩战斗的,让人放心啊。”

    萧泺的声音压的很低,说的又是粤语,子书言玉迷迷糊糊的,半句也没听懂,只是看着萧凌然的唇角,笑意更深。

    爱人自然是用来心痛用来照顾的,可是再强悍的人,也会有软弱的时候,所以萧凌然可以敞开胸膛给子书言玉遮风躲雨,可是在遇到事情的时候,他也需要有一个人可以和他并肩作战。特别是像萧家这样的人家,萧凌然需要一个同样可以手腕强硬,可以翻云覆雨的另一半,若是能并肩而行,才能面对一切风雨。

    回了紫园,鸡飞狗跳的事情都已经处理完了,看着萧凌然欲言又止,萧泺道:“先回去休息把,有事情,明天再说。”

    子书言玉也有些话不吐不快,可是也同意萧泺的话。而且有些话,她还想先跟萧凌然商量一下,才知道在萧泺面前能不能说,该不该说。

    萧凌然也确实累了,将身体的重量倚了一部分在子书言玉身上,道:“那我先去休息了。”

    萧泺呼了口气,先去看了看萧凌伊,又去怜惜熟识的心理医生,原以为时间可以将伤口抚平。可是这么看来,保守治疗根本不是方法。

    萧泺从来不是犹豫不决的人,若是不能做事雷厉风行,也不可能有今天的事业,可是关心则乱,再是果断狠心的人,一旦事情牵扯到家人,却也难免会乱了分寸。

    子书言玉扶了萧凌然回房间,先让他在床上躺下,低声道:“休息吧,想不想吃点什么先?”

    萧凌然挪了挪身体,道:“我要换衣服,洗澡。”

    这个时候换衣服洗澡,子书言玉有些愕然,看着萧凌然半边染了血污的衣服,虽然有些理解,还是道:“你现在伤口怎么能沾水,将就着先睡一晚上,等明天好一点了,再换衣服。”

    “我没事。”萧凌然挣扎着坐起身:“言玉,你去休息吧,我自己来。”

    坐起来这个动作不大,不过这个时候,还是难免的牵动了他的伤口。

    咬了咬牙没有发出声音,却也难免的皱了皱眉。

    子书言玉也皱着眉看萧凌然,好吧,她承认,虽然萧凌然并不是个挑剔的人,可是他也是大少爷,衣食住行应该也讲究。衣服牌子差一点怕是心理都觉得别扭,更别说着一身的血迹。

    如果是在实在没有条件的时候,那也就罢了,可是现在条件还是允许的,难免要计较一下。

    叹了口气,道:“你别乱动,我去喊林叔。”

    “不要。”萧凌然有点别扭:“别喊他,我自己可以。”

    “怎么了?”子书言玉道:“林叔不是从小照顾你的吗?让他来给你擦擦,换个衣服”

    “不用。”萧凌然煞白的脸上,竟然难得的有了点血色:“又不是什么大事,我自己来就行了。你回去吧。”

    子书言玉狐疑的盯了萧凌然半响,直看的他扭过脸去,支支吾吾的道:“我都多大了,还要麻烦林叔吗?”

    这话说的含糊,子书言玉听着,琢磨了一番,忍不住的笑道:“萧凌然,你难道是在害羞吗?”

    这么大个小伙子了,还要让人来擦身换衣服,所以害羞了?

    萧凌然脸上红晕更深,沉默了一下,在子书言玉闪亮的眼神中,终于忍不住笑道:“言玉,别笑了,我是真没劲。”

    “我没笑啊。”子书言玉一本正经的装无辜,想了想,道:“好了好了。我不害羞,我来伺候小大爷,这样行了吧。”

    萧凌然盯着子书言玉,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两人的关系现在是属于暧昧不清的界限上,说要多亲密,也并没有什么亲密的关系。可说没关系,却又显然不是。

    其实试探暧昧,是恋爱中最令人心悸的阶段,小心翼翼的带着盼望,偶尔失望,又会为了一个甜蜜的小眼神,一个笑容惊喜,心跳不已。

    哪怕是萧凌然这样自以为成熟冷淡的男人,在这个时候,也难免有些难以自恃。

    子书言玉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萧凌然现在的状况是真的不好,定了定神,不再多想。真的说起来,虽然伤了萧凌然的人是他的妹妹,可是萧凌然这一下,却是替自己挨的,萧凌伊这一下是对自己来的,而萧凌然,想也不想的伸手挡在她身上。

    子书言玉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觉得有些冷。如果萧凌然的动作再慢一步,如果他不是一直集中的盯着自己,那现在动也不能动的,可就是自己。

    手臂上的伤,充其量只是失血和不方便活动。如果脖子被这么划了一道,可就不好说了。

    子书言玉闭了闭眼,不再多想,小心的将他的手臂托起,把外套脱下来,甩在地上。

    外套脱下,里面是件羊毛衫,淡淡的米色,被血浸透之后,有些触目惊心。

    子书言玉扶起萧凌然,道:“走,进浴室去。”

    萧凌然顺从的起了身,虽然有些没力气,不过走路还是正常,不至于要子书言玉扶着才能行动。

    萧凌然虽然也能吃苦,可是却也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这是个很大的浴室,简约而舒适。墙角,是方形的按摩浴缸,纯木手工质的,一看便价值不菲。踩在脚下的,是柔软的地毯,子书言玉也不知道地毯这东西在浴室里该怎么保持干净,不过这想来也不是萧凌然会考虑到的为题。

    搬了椅子给萧凌然坐着,子书言玉从房间里摸了把剪刀过来,看着他,瞇着眼笑。

    刚才在医院的时候,医生只是在袖子上剪开了口子给他处理伤口,大部分的衣服,还挂在身上。

    萧凌然的手臂现在也不能抬起也不能弯曲,子书言玉也只得下狠手,一副调戏良家民男的样子,咯擦咯擦的给羊毛衫,里面的全部剪开,破布一般的丢在地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