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117章 同床共枕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app下载云顶世界云天娱乐网址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萧凌然笑了笑,颇为理所当然的一屁股坐在床上,低着头,让子书言玉给他擦拭。

    萧凌然的头发短,揉几下就干了,子书言玉看着他那副样子,不由得伸手在他头上一阵揉,看着他头上成了一窝稻草,才满意的仍开毛巾。

    萧凌然无奈的用手掌随便在头上抓了几下,带着笑意道:“其实我一直觉得,我的帅和头发没有什么关系。”

    看着萧凌然扒拉着头发的样子,确实虽然凌乱却另有一番颓废的帅气,子书言玉摸了摸下巴,点了点头:”不错,果然别有一番风情。”

    萧凌然笑了笑,看着子书言玉将毛巾扔进浴室,自己先上了床,然后掀开被子,拍了拍另一边。

    站在床边,子书言玉有些犹豫。

    虽然此时的气氛很正经,萧凌然的动作也很正经,可是总体来说,还是有点奇怪。

    看着子书言玉怪怪的脸色,萧凌然笑:“上来吧,如果我的胳膊是好的,我一定公主抱你上来。可是现在,只能委屈你自食其力了。”

    子书言玉侧头看了看萧凌然的胳膊,扯了扯嘴角,都说了要陪萧凌然聊聊的,总不能两人对坐到天明吧,就算房间里是开着空调的,可是嘴舒服的聊天场所的,当然是窝在被子里,躺在软软的床上。

    子书言玉犹豫了一下,笑了笑:“你等我一下。”

    说完,子书言玉跑了出去,没过一会儿,哼哧哼哧的从外面推门进来,手里,抱着一床被子。

    萧凌然的床很大,睡三五个人一点问题都没有,唯一的问题,就是只有一床被子。

    子书言玉从自己房间里抱了床被子过来,哗的一下扔到萧凌然床上,然后坦然的上了床,舒服的裹上,望着另一个被窝里的萧凌然,笑。

    萧凌然有些无语,不过很快又笑了出来:“言玉,我想想,没有对你做过什么很过份的事情吧,你至于像防色狼一样的防我吗?”。

    “我这还叫防色狼?”子书言玉更是笑:“再说了,还是一匹伤残色狼?我是怕我不小心碰到脆弱的你。”

    子书言玉还真不怕被人看见,她和萧凌然这关系,是再清白也撇不清的。在这个不用男女朋友都可以一夜*愉的年代里,未婚夫妻,还有什么不名正言顺的事情。子书言玉不害怕被人说闲话,也觉得这没有什么闲话好说。

    不过追究起来,和萧凌然的感情毕竟没有那么深厚,就算现在尝试着交往,尝试着接近,和他同床共枕,也还是觉得有些别扭。

    萧凌然看出子书言玉笑开的脸上,昏暗的灯光下,难免还是有些红晕,也就收了话不再提。这些天相处,知道她不是个随便的女孩,也真的不存在对自己投怀送抱,欲拒还迎,所以今晚,也是真的没有存什么其他的念想。只是想要待在一起说说话,靠一靠。

    谁知这一靠就是半夜,子书言玉本来还看着时间,想着就算明天不用上班早起,十一点也该回去睡觉了,晚上在萧凌然房间过夜,还睡一张床上,还是不妥的。而且也没有这个必要,自己的房间就在隔壁,走出去两步就到了,他们两现在又不是如胶似漆,难舍难分的时候,没有那么寸步不离的必要。

    可很多事情,却不是像打算的那么好,开始的时候,各靠床一边的两人都还有些拘束,也不知道是谁先开了话题,另一个接了几句,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的说了下去。

    十一点的时候,萧泺从书房出来,路过萧凌然的房间回自己的房间,便听见了房间里,传来两人的笑声。

    房间的隔音设备十分的好,所以这笑声并不大,可是虽然不大,却清清楚楚,萧泺在门口站了站,不由得勾了勾唇角,往自己房间走去。

    定下这门婚事的时候,他如何不知道萧凌然不喜欢子书言玉,不但不喜欢,而且非常的排斥。虽然他相信萧凌然不管真的假的,是万万不能对子书言玉怎么样的,可是却也真心的希望儿子有一个幸福的婚姻。

    而如今,这两人终于握手言和,而且有几分真正恋爱的样子了,看着甜甜蜜蜜的两个人,他心里如何能不感到欣慰。

    这一天晚上,两人也不知道聊到了几点,第二天一早,萧凌然是被林福的敲门声吵醒的。

    “少爷。”林福在门上敲了敲:“少爷。”

    萧凌然昏昏沉沉的从睡梦中睁开眼睛,想习惯性的伸手去抓抓头发,手臂上,瞬间传来一阵刺痛。

    这一痛,彻底的醒了过来,含糊的应了一声之后,坐起了身,然后睁大了有眼睛,往左侧看去,脸上,浮上淡淡的笑意。

    大床的另一侧,有一床跟整个床单床幔毫不搭配的被子,被子缩成了一团,并没有占太大的地方,被裹成一团的被子口,揉了一片的黑发,露出半张沉睡中的脸。

    子书言玉闭著眼睛睡得正熟,呼吸轻柔几不可闻,虽然房间里暖和,还是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半点不露。

    被子里面的子书言玉还整齐的穿着睡衣,所以虽然是睡得香甜,可却半点也不香艳,萧凌然侧着脸看了许久,在原本就应该性质高昂的早上,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太振奋激动的感觉,可是伸手轻轻的将散在被子外的头发顺了顺,却有种淡淡的温暖,软软的,侵蚀着心脏。

    林福在门外等了一会儿,没见萧凌然有动静,又抬手敲了敲:“少爷,你的助理,有位邓可丈夫找你?”

    这个时候,邓可来找自己干什么,萧凌然皱了皱眉,低声应道:“知道了,让他等一下。”

    说完,萧凌然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下了床,打开衣橱,给自己找衣服。

    萧凌然虽然在家里并不那么在意形象,可是在外面还是保持的,特别邓可是公司的人,所以怎么的也得把自己打理清爽了才能见人。

    衣橱打开,虽然没有用力,却还是哗得一声,刚才林福又喊了两声,子书言玉本来睡觉就警觉,也就迷迷糊糊得睁开了眼睛。

    入眼的,不是自己已经熟悉的房间的摆设,眨了眨,再眨了眨,脑袋在房间里缓缓的转了一圈,这才想起来,这是萧凌然的房间,昨晚上聊天聊的晚了,脑子里还想着该回去睡觉了,可是不知怎么了,一倒,便倒在了萧凌然的床上。

    萧凌然听见响声,扭头,正对上子书言玉有些茫然,还带着睡意的眼睛。

    咧嘴一笑:“醒了?我的床,睡得还舒服吧?少字”

    能不舒服吗?子书言玉在身下这张一看就价值不菲的床上弹了弹,也坐了起来。

    “还早,你再睡一会儿吧。”萧凌然一边说着,一边努力的想套上件衬衫,奈何右手不太能使力,动作稍大了些,痛的不由皱起了眉。

    “有什么急事吗?”。子书言玉忙着跳下了床走过去,伸手替他拿起衣服:“我帮你穿。”

    萧凌然顺从的顺着子书言玉的角度伸手套上袖子,道:“邓可来找我,可能是有什么件急着要签。正好,我这几天不能去公司,也要跟他把一些事情交代一下。”

    书言玉应着,转到萧凌然身前,给他扣上衬衫的扣子,又从衣橱中拿了件和衬衫颜色相配的西装。

    看着子书言玉认真的替他扣上西装的扣子,萧凌然突然心中一热,没受伤的左手一伸,将子书言玉按在了胸前。

    子书言玉才起床,还是头发凌乱的样子,被他吓了一跳,挣扎着抬起头来,不悦道:“你干嘛?”

    萧凌然虽然也是才起床的颓废样子,可是脸上笑容却是温暖。

    “言玉。”萧凌然正色道:“我觉得,我们不象是未婚夫妻。”

    “怎么?”子书言玉不解道:“我又惹着你了?”

    萧凌然笑了勾起子书言玉的下巴,啪的印上一个吻:“你难道不觉得,我们像是老夫老妻吗?特别是你刚才给我整理衣服的样子,好像是我妈送我爸出门一样。”

    子书言玉在萧凌然毫无准备的偷袭下,愣了几秒钟,然后脸刷的一下红了,使劲揉了揉感觉烫烫的脸颊,子书言玉将萧凌然往卫生间推:“快去洗脸刷牙,谁跟你老夫老妻,别以为在你房间里睡了一夜,就随便你占便宜”

    萧凌然摸了摸嘴唇,笑的很乖的进去洗漱。

    子书言玉昨晚睡得太晚,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抱了被子,对着卫生间里的萧凌然道:“我回去了,再睡一会儿,有事喊我。”

    萧凌然含着牙刷呢,还没来得及让子书言玉就在他房里继续睡吧,只听哗的一声,门被打开了。

    一阵沉默之后,林福的声音十分镇定疑惑的道:“子书小姐”>,少爷房间里被子不够?”

    子书言玉在萧凌然房间里,这林福半点也不觉得奇怪,可是子书言玉手里还抱着一床被子,这就有点,让他不明白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