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118章 祸不单行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云顶顶国际大陆网址优德w88官网手机版APP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子书言玉抱着被子,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睁大眼睛,无辜的看着林福,尴尬无比。

    “林叔。”子书言玉讪讪:“其实昨晚”

    其实这根本是件没法解释,也不用解释的事情。既不是被捉奸在床,林福也不是子书言玉的家长,要是正儿八经的解释说她和萧凌然没什么,那更是奇怪了。

    顿了顿,子书言玉放弃了任何解释的想法,抓了抓头发:“我回房间睡觉了。”

    “我帮小姐拿吧。”林福好心的上前想要接过子书言玉手里的被子。

    “不用了不用了。”子书言玉侧了侧身,从林福身边走过:“林叔,你去看看凛然有什么要不方便的吧,他右手还不太能动。”

    林福应了一声,看着子书言玉进了隔壁的房间,这才往萧凌然房间走去。

    萧凌然已经洗漱好了,正走到床头柜边拿着水喝。

    林福走进房间,笑眯眯的在不算凌乱的床上扫了一眼,正色道:“少爷,胳膊上的伤,要注意啊。”

    萧凌然喝了口水,看着林福那表情,也忍不住的笑了笑。

    没有什么大事,邓可有一份件急着要签名,知道萧凌然今天不去公司之后,便赶紧找了过来,签了字之后,萧凌然正好又安排了一些事情。

    家里的事情,萧凌然自然不会说给邓可听,邓可能做到这一步,也知道什么能问什么不能问,万万不会傻的去问萧家发生了什么事情,要让萧凌然跷班几天。

    子书言玉又补了一觉,她一直缺觉,从上学开始便起早,稍微大一些的时候,更是要起来帮母亲干活。上大学了,知道自己比旁人的底子差,更没有家底能帮衬,想要过上好日子,只能比旁人更努力。到了上班,公司在城市繁华地段,房子是万万租不起的,只能远远的找了个便宜的住所,每天挤两个小小时的公交来回,于是睡眠的时间,就更少了。

    萧凌然处理完事情,心情还不错,用左手不太方便的吃了点早饭,晃悠着上楼。

    担心的事情,再担心还是一样会发展下去,其实萧凌然一直不是悲观的人,对自己也颇有自信,开始虽然不可避免的担心了一下,可是却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解决问题。

    上楼的时候,看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他印象中的子书言玉是不睡懒觉的,对早饭则很重视,想想昨晚上虽然聊天聊的晚了些,可是睡得应该也沉。这个钟点,是不是该喊她起来吃饭。或者,礼尚往来一下,自己也去子书言玉房里,很纯洁的再补上一觉。

    萧凌然犹豫着,便晃到了子书言玉房间门口,正抬手要敲门,突然听见房里传来一阵熟悉的音乐。

    这是子书言玉的手机铃声,萧凌然抬起的手略停了一下,他倒并不是想要偷听子书言玉的电话,只是还在考虑这个时候自己该不该进去。

    还在犹豫的时候,便听见铃声停了,子书言玉还有些迷糊的声音传来:“谁啊?”

    正在沉睡的人被吵醒,实在是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情,所以子书言玉这一声应,还有些不悦的音调。

    可是随后,子书言玉的声音马上紧张了起来,隔着门,萧凌然看不到她的动作,可是一听声音,却是能感觉她似乎一下子坐了起来。

    “你说什么?”子书言玉的声音从来没有那么紧张,带了些颤音似乎是强做镇定,但是依然克制不住。

    萧凌然不知道子书言玉得知了什么消息,有点担心,轻轻敲了敲门:“言亦,你怎么了?”

    子书言玉说了句:“我马上就来,麻烦你们了。”

    这话明显不是对萧凌然说的,然后便听见子书言玉跳下床的声音,哗的一声拉开衣橱。

    这是出什么事了,萧凌然心里一紧,顾不得许多,伸手一拉,子书言玉的房门没关,一下子便拉开,却见子书言玉刚将睡衣脱下往一旁甩去,隐隐约约的,衣橱的门半遮掩着,白皙赤luo的身子,什么都没穿。

    萧凌然怎么也没想到子书言玉正在换衣服,大门打开的一瞬,在看见眼前是什么的情况下,赶紧转过了身子,支吾道:“言玉,我不是”

    子书言玉正伸手从衣橱里拿出衣服,一点儿没有防备的,大门被打开,听见声响的时候,便条件反射的将衣服掩在身前,然后抬头看去,萧凌然已经转过了身,背对着自己。

    子书言玉没有锁门的习惯,因为紫园里的下人都非常守规矩,不管林福也好还是什么人也好,如果她在房里,是一定会在外面敲门,得到允许才进来的,这样闯进来的,萧凌然还是第一个。

    子书言玉锁在衣门后,有些怒道:“你怎么不敲门?”

    萧凌然不敢转身,忙解释:“我敲门了,你没听见。我听你接电话很紧张,怕你出了什么事情,这才推门进来的。”

    萧凌然转身的同时,也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这别墅里可不止他们两人。

    “别回头。”身后声响不停,子书言玉飞快的换上衣服,动作俐落之极,然后进了浴室,不过几分钟就出来了。

    听见子书言玉走进浴室的声音,萧凌然这才转过身来,看见浴室里开着的门和哗哗的水声,他一时没敢动。

    刚才的事情是纯粹的意外,可是意外归意外,尴尬还是难免尴尬,知道子书言玉不是那种豪放的女孩,却也不是扭扭捏捏斤斤计较的,心理虽然坦荡,可萧凌然却有些不知道一会儿怎么开口好。

    还没等萧凌然想好,子书言玉已经从房间里出来了,伸手拎了桌上的包,脸色低沉,道:“我出去一下。”

    “言玉。”萧凌然还以为子书言玉为刚才的事情生气,连忙的一把抓住了她:“刚才的事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什么也没看见啊”

    说什么也没看看见,其实是非常不妥当的,虽然只是一眼,不过萧凌然还是将美景收入眼中,那惊鸿一瞥中,大致的轮廓曲线却是养眼的紧。

    子书言玉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眉心紧皱,半点跟萧凌然说这个的心情都没有,伸手拉开大门:“我去医院,刚才医生给我打电话,徐欣然病情突然严重,徐阿姨一急,突然昏了过去,医生说可能有隐形疾病。”

    子书言玉半点都没有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要是在平时,萧凌然这么乌龙一下,难免两人还脸红心跳肉麻当有趣的小闹一闹,可是听见了这个消息,她却哪里有这个心情。

    萧凌然只是愣了一楞,子书言玉已经快步出去了。

    萧凌然连忙追了出去:“我陪你。”

    “不用了。”子书言玉一边疾步往前走:“你在家休息,我自己去就行。”

    萧凌然现在又不是生龙活虎的时候,而且萧家这几天也是关键时候,再是有天大的事情,难道还能让他们分心?

    萧凌然只觉得这话听的十分的别扭,皱了皱眉,大步跟上子书言玉:“我只是受了点小伤,又不是残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我陪你一起去。”

    子书言玉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情和萧凌然多客气,既然他说去,那就去吧。

    萧凌然的手臂短时间是不能开车的,知道子书言玉现在心理着急,也不敢让她开车萧凌然叫了司机小何,赶紧的往明德医院赶。

    子书言玉和萧凌然并排坐在车上,知道小何的车已经开的很快了,可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催他再快一点。她不担心徐欣然,因为她知道,现在躺在那里的徐欣然已经是个植物人,而且是个不会醒来的植物人,她担心的是徐兰凤。

    从小的相依为命,徐欣然是徐兰凤全部的希望和精神支柱,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怕是徐兰凤受不了这个打击。而如果徐兰凤有什么事,她又该怎么办。

    子书言玉想着,控制不住的有些颤抖,直到放在身侧的手被萧凌然握住。

    “言玉。”萧凌然有些担心的道:“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我没事。”子书言玉深深吸了口气,想要勉强对萧凌然笑上一笑,可是那笑容,却实在是难看。

    萧凌然轻叹一声,伸手将子书言玉搂过来,按在自己胸前,柔声道:“没事的,别担心,现在的医疗水平那么好,什么病都能治好。”

    子书言玉恩了一声,这一路绷着的神经,突然的放松了一点,贴着萧凌然的胸膛,低低的道:“萧凌然,你不知道徐兰凤对我的意义,她对我,就像是母亲一样,如果她有事,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子书言玉没有办法和萧凌然解释她和徐兰凤之间的关系,可是让她装作漠不关心,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我知道我知道。”萧凌然心里虽然纳闷,却还是伸手抚着子书言玉的脊背,低声道:“你放心,一定不会有事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