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121章 幸运星的噩梦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大发快三下载安装六和合彩网站560788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圆珠笔写出娟秀小巧的字迹,一看便是女孩子的。叠幸运星的纸条并不大,只是细长的一条,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

    如果说子书言玉的第一眼是纯粹的好奇,那么在看了一句话之后,心里却是如坠冰窖一般的,从骨子里透出凉意来。

    那纸条上,写的字子书言玉都认识,可是连在一起,她却有些反应不过来。

    拿着纸条的手,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那纸条上写着:“萧凌然,我恨你,我要杀了你。”

    子书言玉脑子里砰的一声,一个念头在脑中聚集起来,萧凌伊恨萧凌然,恨的,要杀了他?

    怎么会这样,自己见过萧凌伊两次,每次给她的印象,萧凌伊和萧凌然之间的关系,是十分亲密的,甚至是过于亲密的,在萧凌然介绍自己是他的未婚妻的时候,萧凌伊表现出极大的排斥,这分明是妒忌所致,不管是扭曲的妒忌还是孩子被抢了心爱的玩具,这都是因为喜欢。甚至与,导致子书言玉一直误会,以为萧凌伊对她的亲生哥哥有种不该有的感情。

    可是手里这张纸条,却是一盆冷水当头泼下,原来萧凌伊对萧凌然的感情,不是爱,而是恨。

    也听萧凌然自己说过,萧凌伊之所以被绑架,是因为一次约会中,萧凌然的迟到所致。当然这并不是事件发生最终的根本原因,可是连萧凌然都内疚至今,谁又知道在萧凌伊的内心中,会不会将这事情迁怒与萧凌然身上呢。

    寒风凌厉吹不进小楼,可是子书言玉的心,却好像破了个窟窿,飕飕的吹着冷风,她恍惚中有些明白。为什么萧凌然每次照顾完萧凌伊之后,总是伤痕累累,为什么每次平静的萧凌伊会控制住自己的行为,但是一旦暴躁起来,所伤害的目标,都是萧凌然。

    子书言玉拿着纸条,一时有些消化不了这事情,正在努力的想着,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子书言玉惊了一下,忙接了电话:“林伯,我在呢,好,我马上过来。”

    小何已经回来了,开了车在主楼前等着,子书言玉接了林福的电话,心中涌上个可怕的念头,身体一个激灵,伸手将桌上散落着的几个幸运星全抓在手里,又索性将那个装着幸运星的玻璃瓶也拿在手中,踉跄着往外跑。

    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萧凌然说手术二点开始,他就要进入萧凌伊的意识中,带她回来。

    可那前提是,萧凌然是萧凌伊绝对相信的人,因为在意识世界里,一切都是萧凌伊说了算,如果她对萧凌然是恨而不是爱和信任,那么迎接萧凌然的,只有折磨痛苦,甚至是同归于尽。

    子书言玉喘着气跑下楼去,看见小何和林福都在门前等他,冲上去将戒指塞在林福手里:“林叔我先走了,要是远然公司有个叫夏倏远的来了,把这个戒指给他。然后你打萧凌然的电话,打萧泺的电话,不停的打,如果打通了,让他们马上停下来,等着我过去。”

    林福听的云里雾里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到接了戒指,想起来问个清楚的时候,子书言玉已经心急火燎的,催着小何客车冲了出去。”快点,再快点。”子书言玉一边不死心的拨着萧凌然的手机,一边不停的催小何:“不要管红灯,有多快开多快,再快点。”

    小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被子书言玉催的心里毛毛的,终于忍不住道:“子书小姐,实验室有些远,再快也要将近一个小时,您别急。”

    子书言玉心里有一千只爪子抓挠一样,咬了牙想,我能不急吗?本来有萧凌伊对萧凌然的信任和喜欢,这都是有八成希望的事情。如今喜欢变成恨了,萧凌然还不是九死一生。

    不过能感觉出来,小何已经将车开的飞快了,宝马的性能倒是优良,速度提的很快,但是在市区,再快也不过如此。望着子书言玉铁青了的脸色,小何心里也是苦不堪言,这一路油门不松,过红灯的时候,能看见路边的检测器闪光灯直亮,也不知道这一趟要收几张违章,罚款事小,这分扣的,可千万别把驾照扣没了。

    子书言玉在听了一次又一次的您拨的电话已关机,将为您转到留言信箱之后,终于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还有四十分钟的路程,她就是急的烧了起来,也是无济于事。

    冷静了下来,甩了甩脑袋,子书言玉又将口袋里的幸运星拿了出来,拆开,一个个的看。

    对萧凌伊的真实心里世界了解的多一些,对后面的帮助,就大一些。

    那些纸条上,似乎还写了日期,这几个幸运星都是最近几天的,子书言玉看到一张纸条上写着:“今天哥哥带了未婚妻来给我看,我看的出来,他喜欢那个女人,为什么他可以拥有爱情,而我已经不再可能的。我得不到的,他也不配得到,我要毁了她。”

    子书言玉心里寒了寒,又再拆了一张看:“我故意要伤害那个女人,哥哥用手臂挡住了,流了好多血,染红了衣服和我的床单,我没让人换床单,看着红色的血,我觉得很痛快。这也算流血吗,我流过的,可比这多多了。”

    子书言玉一张一张,心惊胆战的看着,直到看到一张应该是最近的纸条,上面写着:“今天哥哥进了我的房间,他说,要进入我的意识,带我走出噩梦。我不知道那是怎么样的治疗,可是如果真的可以做到,我想哥哥一定会后悔的。因为我将会是他的噩梦,我已经在地狱了,难道还能更糟些吗?哥哥,我的好哥哥,你是不是要来陪我呢?”

    望着一瓶亮晶晶的幸运星,子书言玉只觉得寒意逼人,小何看着她很难看的脸色,小心道:“子书小姐,你是不是冷?我把暖气开大一点?”

    子书言玉摇了摇头,有点茫然。

    如果没有想错,这一瓶幸运星,其实就是一本日记本,里面一句一句的,写的都是萧凌伊的恨,一天一天,一月一月,积累起来的恨,无法消散,恨不得将萧凌然挫骨扬灰。所以一次次,她对萧凌然的伤害毫不手软,毫不心软,看着那个男人痛却忍着还要温柔对她的表情,她没有不舍,没有联系,只有很。

    另一个念头在子书言玉心里升起,看了四五张纸条,虽然恨意迷漫,可是自己很清楚,意思表达的也很清楚,而且感觉字里行间的意思,那看似疯癫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她明白的,清楚的。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能控制自己的行为,这样的人,真的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吗?

    子书言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这五十分钟的,捏着水晶瓶的手指苍白,紧张的有些抽筋,不可抑制。

    好容易,车子转进青山绿水的一处所在,小何道:“子书小姐,马上就到了。汪博士朋友的那间实验室,就在山下。””好。”子书言玉的声音有些抖,大脑却是难得的清醒:“你知不知道,进了大门,离实验室还有多远?那里面的工作人员,你认识吗?

    “认识阿。”小何道:“我送萧总来过几次,大门离实验楼没有多少距离,几百米吧。”

    子书言玉深深吸了口气:“等会儿进了大门,你就拖进一个熟悉的工作人员来,开车冲去实验室。”

    小何有些古怪的看了子书言玉一眼,感觉子书言玉今天的行为,有些非法的意味。

    子书言玉冷静下来,对着小何,严肃的有些可怕的道:“你们萧总现在正打算进行一项非常危险,而且错误的试验,我们要赶在试验之前阻止他,否则的话,他就死定了。”

    死定了虽然说有些言过其实,但是,怕是八成的生机,会变成八成的死路。

    可能是子书言玉的表情太过严肃,小何也不觉得她会用这样的事情来开玩笑,只是呆了一呆,便同样严肃的点了点头,抿了唇,低沉道:”我知道了,子书小姐请放心。”

    车子在十分钟以后驶进了一处挂着研究所牌子的大门,车只在通过门口路障的时候降下了速度,然后小何脑袋四下一转,正看见有人要出大门,随即招手:“小张,过来。”

    小张穿着个白大褂,手里拿着几张件,看来是研究所的工作人员。

    “小何来啦?”小张靠了过来:“来送人还是接人?”

    小何探身打开车门,招呼小张:“先上车,有急事说。”

    小张糊里糊涂的上了车,小何便一脚油门猜了下去。

    小张往前一冲,脑袋撞上了前面的车座,伸手稳住自己的身体,不解道:“干什么?”

    这是个私人研究所,并不大,所以子书言玉觉得,汪中铭带萧凌然他们过来这样劳师动众的事情,只要是研究所里的人,是都应该知道的。

    小张一脸茫然的点了点头,然后还是不明白他们要做什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