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132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必发娱app云顶娱乐平台app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萧凌然缓下车速,转过脸去看着子书言玉:“言玉,为什么这么问?”

    子书言玉笑了笑:“也没有为什么,只是突然有这样的感慨。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到底有多少是可以经受的住时间的考验的。我有时候,都不知道应该相信,还是不相信。”

    以前,子书言玉是不相信爱情的,什么麻雀飞上枝头,灰姑娘遇见王子,她知道,那都是骗人的,都是小说里的故事,做不得准。

    可是再理智的人,在看着别人的时候能够冷静冷漠的人,自己到了爱情面前,却也难免还是会陷入其中。

    子书言玉便是这样,在如今结束了过去了之后想想,也觉得当时的自己有些可笑,可是再可笑,现在是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当时的自己,却是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只陷在温柔的陷阱中,陶醉甜蜜。

    所以如今,从云端下来,摔得欺凌破碎,冷的透彻心扉,叫子书言玉再怎么能相信爱情,虽然说她与萧凌然,似乎也还没有到生死相许的那一步。

    红灯亮起,萧凌然将车停下,转脸看着子书言玉:“言玉,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不是一个专一的男人?”

    萧凌然的脸色挺严肃的,子书言玉一时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样的意思,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顿了顿,道:“我不是觉得你不专一,只是觉得,你有花心的资本。”

    “你觉得那些没钱没地位的人,就不会花心吗?”。萧凌然道:“言玉,我承认,或许对我来说,诱惑是比较多一些,但是诱惑归诱惑。我觉得男人是否专一,和他是否有钱没有太大的关系。我父亲,从小便是以继承人的身份教养,谁也不能说他没钱,可是他自从和我母亲结婚以后,便没有闹过任何绯闻,那些豪门的什么小三什么私生子,在我们家从来没有过。早上出门

    ,

    回家吃饭,就像是再正常不过的

    族一样。”

    想着萧栎在自己面前的点点滴滴,子书言玉道:“萧伯伯,确实是个好男人。”

    萧凌然笑了笑:“大家都觉得,有钱又怎么可能不花心,有钱又英俊的,花心也是难免,可其实花心与否,是对自己的要求。如果我有了心爱的人,却又和别的人纠缠不清,那不是侮辱别人,那是侮辱了自己的感情。那样的男人,便叫做风流潇洒吗?我父亲从小便告诉我,男人,在外要顶天立地,在家要做小伏低,妻儿老小都不能护的安乐周全,便是再有成就,那又能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

    萧凌然说的认真,子书言玉怔怔的看了他半响,长长叹道:“萧凌然,我突然觉得,萧伯伯真是个好男人,就算你年轻一点,你的魅力,还是没有萧伯伯大啊。”

    “可是家教既然如此,我也不会太差的。”萧凌然笑眯眯道:“言玉,你还是选择我,一来,我父母感情十分稳定,你是插不进去的。二来,就年龄而来,我父亲对你而言,也实在是大了一些。现在还看不出来,过几年,就会明显了。”

    子书言玉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萧凌然在说什么,忍不住笑着伸手敲了他一下:“胡说什么呢,萧伯伯的玩笑,也是好开的。”

    看着子书言玉这笑并不勉强,心情总算是开朗了一些,萧凌然也便笑了,不在胡说八道,虽然不算是严父慈母,但是在萧凌然成长的过程中,父亲的威严还是不可违逆的,所以开开玩笑无伤大,但是在他心里,对父亲还是着实崇拜的很。

    身后汽车喇叭响了几声,早变了绿灯,两人说着话,谁都没有注意。

    萧凌然一脚踩下油门,注视着前方的道路,淡淡道:“言玉,你放心,我和旁人不一样,我很挑剔的,而挑中你之后,我不会再看中别人了。”

    子书言玉的心情,随着车窗缝隙中吹进的有些冷清的风,也觉得舒缓了一些,侧脸望着窗外,没有说话,心里却有些轻松的想着。

    其实我也许已经不相信爱情了,可是我还是可以相信你。不过现在的子书言玉,已经没有办法全身心的付出投入,多少留下几分,也好在对方抽身而退的时候,可以不要输得那么凄惨。

    没多久便到了公司,一个早晨,子书言玉都在继续和昨天萧凌然教的一堆报表搏斗,萧凌然则从头到尾在见人,从一个副总到另一个副总,一个主管到另一个主管,忙的连水都没有时间喝一杯。

    忙的中途,子书言玉手机短信响了一下,接了起来,是子书言亦的,只有一句话:“我提醒你不要忘了,还有两个半月。”

    子书言玉初时没有当一回事,看完了回也不回的,啪的丢在了一旁,等忙完一个段落了,再仔细想想,却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

    子书言亦这话的意思,便是催她抓紧时间。那之所以催她抓紧时间,难道是因为知道她和萧凌然之间还没有进一步发展关系?

    他们两睡也一起睡了,这些日子也是出双入对的,为什么子书言亦能知道他们俩还没有进一步的关系呢?

    子书言玉疑惑了一下,抓起手机来又再看了一遍短信,心里的疑惑越发的浓重。

    正想着这事情要不要和萧凌然说一下问问他的意见,电话又响了起来,是徐兰凤的,说许殊的检查结果大部分都下来了,没有意外的话,后天下午就能手术。

    子书言玉心里虽然知道这手术也没有什么意思,可是却不能再在徐兰凤面前说什么,少不得又安慰了几句,这才挂了,这一打岔,却反而将子书言亦的事情忘了。

    下午…钟,子书言玉正在沙发上眯了眼,只听门外脚步声响起,萧凌然从外面回来,手里还拿着电话,向她招了招手。

    “怎么了?”子书言玉做起身来,努力的眨了眼,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要出去。”萧凌然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拿了大衣替子书言玉披上,扣着扣子。

    “去哪儿?”子书言玉还有些懵。她又不是真的总经理助理,没有必要大会小会的交际场所,萧凌然都把自己带着。何况那些场合,单纯朋友间的聚会,倒也就罢了,说笑聊天无伤大,但是真正高档的场所,她还是有些怯场,话怎么说,酒怎么品,心里没底,觉得还是避开的好,自己是无所谓,可别跌了萧家的面子。

    子书言玉没把萧凌然当自己人的时候,是没有那么多顾虑的,想着丢人又不是丢自己的人,怕什么。你萧凌然敢带我,我就敢去。可是自从两人关系好了之后,反倒是不太愿意在他朋友面前露面了,有些时候,她可以不在意,却不得不承认,一个圈子又一个圈子的档次,萧凌然代表的,是萧家,别人笑话,也不仅仅是笑话她,而是她身后的远然。

    “去找靳宸。”萧凌然道:“他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让我去看看。”

    “是关于那个剧本吗?”。子书言玉的脑子总算是转开了,站起身来,拎了自己的包:“他想到什么办法了?”

    “他有一个朋友正在周边的小镇上拍戏。借了个地方。”萧凌然道:“说是准备了一些东西,让我们去看看满意不满意。”

    这事情是萧凌然心里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一有了进展,他便有些迫不及待,子书言玉明白他心里的想法,也就随着往外走。

    出大门的时候,听萧凌然个林福打了个电话,说晚上不回去了,让他别忘了让司机给徐兰凤送饭,子书言玉这才想着,那拍摄基地,看来不近。

    果然是不近,拥堵着四点钟好容易出了市区,萧凌然将车开上高速公路,一路往南走。

    是个子书言玉听都没有听过的地方,只见萧凌然又给靳宸打了个电话确定了一下地址,然后便开了导行,顺着路标一路前行。

    天色渐渐的晚了,子书言玉开始是笃定,然后颇有些疑惑萧凌然是不是认路,到了晚上七点钟,她终于放弃了,打算破罐子破摔,到哪算哪的时候,终于听语音导行报路,前方五百米下高速出口,左转。

    忙给靳宸又打了个电话,报了现在的地址,靳宸在那边小道:“地方没错,从高速出来,再往前走,我在路口等你。晚上没吃,带你们去看一个谋杀现场,都有点心理准备,言玉胆子大不大,胆小的留在车上啊。”

    萧凌然开着车仔细找路,子书言玉拿了电话,哼哼两声:“尽管放心,我可不是吓大的。谋杀现场嘛,你敢演,我就敢看。”

    靳宸笑了笑,挂了电话,萧凌然又往前开了一段,下了高速,再往前走,再一个岔路口,一辆打着双跳的跑车停在路边。

    “你是靳宸的车吗?”。子书言玉探了探头:“紫色的,这颜色好奇怪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