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136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m.ytrip.net.cn噢百万彩票49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言玉宸看见子书言玉,立刻收回瞪着萧凌然的眼睛,换了一副笑容:“这地方简陋,有没有住不习惯?”

    “很好啊。”子书言玉看了看靳宸,又看了看萧凌然:“等了很长时间了吧,可以走了。”

    “没等多久。”萧凌然道:“也不急这一会儿,吃了早饭再走。”

    “不用了。”子书言玉抓了块饼:“走吧,我随便吃点就行了,太早了,也吃不下。”

    萧凌然看了看表,招手让服务员把桌上的点心打包装上,靳宸虽然叫了不少吃的,但是大部分没动。

    又让上了杯热牛奶,打包了一份果盘,萧凌然替子书言玉拿着,道:“走吧,在路上吃,好几个小时呢。”

    现在五点,就算是四个小时吧,到上海市区也不过九十点钟,哪里就非要吃不可。还点心牛奶加上水果,萧凌然真是丰富惯了,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不能受委屈。

    上了车,还是一人一辆,车子开出弯曲颠簸的小路之后,子书言玉便开始拆吃的。

    好在她是辛苦惯的命,从小也没有什么晕车晕船的毛病,该吃吃该喝喝,抽空看着路上没车的时候,还往萧凌然嘴里塞上一口点心,再把吸管递到他嘴边,喂一口牛奶。

    靳宸和萧凌然的车并肩行驶,无疑中扭了扭头,正看见子书言玉叉了一颗葡萄送进萧凌然嘴里,还伸手托着餐巾纸,在嘴边等着接葡萄籽。

    萧凌然吐了葡萄籽,腾了只手抓着子书言玉的手,在她手指上轻咬了一口。

    靳宸几乎要昏过去,按了电话”>快捷键,好大声音:“喂,萧少,你们可不带这样的。”

    “怎么了?”萧凌然戴了耳机,侧脸看着一旁的人,这么近的距离还打电话”>,什么事儿喊一声不就完了。

    “萧少。”靳宸道:“我说你们能不能不要肉麻当有趣,特别是在单身汉面前,这是会被诅咒的。”

    萧凌然呵呵的笑:“正在热恋当中的人,你浓我浓那是甜蜜,你看了肉麻,那是赤luo裸的妒忌。我可不能因为你不正当的理由就放弃享受我的甜蜜,不过,考虑到你的心情,我可以低调一点。”

    说着,萧凌然挂了电话”>,同时关上了车窗。

    车窗是深色的,虽然不是最深的颜色,但是也足够截断靳宸的视线。

    “怎么了?”子书言玉拿张湿巾擦了擦手,接着吃点心:“靳宸说什么?”

    萧凌然笑:“他妒忌,没人爱的孩子,看不得别人卿卿我我。”

    “靳宸也算是没人爱的孩子?”子书言玉撇了撇嘴,颇不赞同:“他还会没人爱?他顶多就是没你有钱呗,但是绝对绝对的,也还是个很有钱的人,看他的车,就抵别人的几套房子了。长的又那么帅,身材又好,还是名导,争着爬上他的床的人,怕是比你多。”

    “想爬上他床的人确实多。”萧凌然道:“但是想爬上他的床,不代表想爱他。靳宸也不是一个滥情的人,他那个圈子太乱,他算是洁身自好的。”

    子书言玉对靳宸的印象很好,听萧凌然这么说,倒是也点头认可。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找一个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人,并不容易。像靳宸那样的人,找一个对他没有别的意思,别有别的目地,又恰好是自己喜欢的人,更不容易。

    虽然是冬天,好在是风和日丽的,路上的人也不多,一路都很顺畅,并不拥堵。

    靳宸酷爱跑车,也酷爱速度带给自己的感觉,因此他开车很快,萧凌然虽然没有开快车的习惯,却也一路紧跟着。

    高速上畅通无比,进了市区的时候,开始拥堵起来,子书言玉看着表上的时间已经跳到了十点,想了想,给徐兰凤打了个电话”>。

    好像上次说做手术的时间,是今天下午,也不知道具体怎么样了。

    徐兰凤很紧张,几乎是立刻就接了子书言玉的电话”>,问她下午有没有时间,二点半钟手术,医生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三到四个小时就能结束,然后便是漫长的排斥期。

    “我已经在路上了。”子书言玉温柔道:“妈,你不要担心,明德医院的医资非常雄厚,软件硬件条件都很好,一定不会有事的。今天晚上我在医院陪着你,不管有什么事情,都有我在。”

    “还有我。”萧凌然插了一句,看着子书言玉朝他摆了摆手,没有说话。

    子书言玉又安慰了几句,挂了电话”>,揉了揉额头。

    被堵死在隧道里,前面的车流如一条长龙,没有一点往前移动的迹象,萧凌然看了看,拉下手刹,伸手抓过子书言玉的手。

    “别担心。”萧凌然柔声道:“还没开始做手术,怎么就这么没信心?现在科学那么发达,只要条件足够,死人都能复制一个活生生的出来,还有什么手术是做不成功的。”

    萧凌然的话当然是有些夸张的了,子书言玉勉强笑了笑,摇了摇头:”没事。”

    比起那些真正生死关头的病人家属,子书言玉无疑是幸福的,至少她并不用去担心徐欣然是死是活,也不用担心这场手术到底成功不成功,她唯一担心的,只是承受不了结果的徐兰凤。

    “先送你去医院。”萧凌然道:“两点半手术是吧,我会去陪你的。”

    “不用。”子书言玉道:“我没事的,你忙自己的事情,不用管我。”

    “言玉。”萧凌然捧了子书言玉的脸,认真道:“不要和我客气。”

    子书言玉无力的笑笑:“我没跟你客气,真的不用。二点半手术,你来了也是在手术室外面一起等,没什么意思。不管成功不成功,也是五六点的事情,你要是能忙的过来,下了班过来好了。”

    就算是最坏的结果,那也是在手术结束以后的事情,到时候怕是自己一个人安抚不了徐兰凤,多一个萧凌然撑着,倒不是坏事。

    凌然想了想:“我五点钟过去,正好给你们带点吃的,手术管成功不成功,怕是你干妈都没有胃口。”

    子书言玉恩了声,多少还是担心,靠着车窗不说话。萧凌然也不说话,车流开始有些松动的迹象,他一手扶着方向盘,缓缓的往前滑行,一手拉着子书言玉的手,搭在自己腿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

    人是群居的动物,寻找温暖是种本能,不含欲望,只是单纯的肢体相触的亲昵,可以让人觉得安心和舒适。

    一路拥堵,靳宸在一个十字路口打了招呼,往不同方向转去,萧凌然送子书言玉到了医院之后,去公司处理工作。

    因为是私立医院,而且是比较贵的私人医院,所以明德医院的人一向不是很多,住院部的环境,更是清净而安宁。

    子书言玉下了萧凌然的车,想想徐兰凤房间里的花该换了,从医院门口的花店买了束花,进了医院。

    可是徐兰凤的房间没人,病房的门都是不锁的,轻轻一推就开了。

    子书言玉看着空荡荡的病房,现便是出了一身的汗,随即冷静下来,觉得自己有点紧张了。

    手术还没做,徐兰凤就算是有什么想不开的,也还不是现在。

    放下花,到隔壁的医生办公室一问,原来是护工见徐兰凤压力太大,实在太紧张了,千哄万骗的,陪着她去花园里散步去了。

    子书言玉一颗心这才放回胸腔,想了想,问了许殊的病房在哪里。

    下午就要做手术,许殊也在几天前就入院了,现在应该不知道用什么心情在等待着。

    子书言玉对许殊,就算不至于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却也肯定是提到便咬牙切齿的,可是自从听说他要向徐欣然捐赠肾脏以后,这感觉便很奇怪。

    徐欣然现在生死未卜,并不是器官移植以后就能好起来,就连医生也说了,器官移植的作用,在成功的情况下,也就是让她继续昏睡下去,而不是让她清醒过来。

    子书言玉很想去当面问许殊一句,为一个植物人做出这样的牺牲,会有回报吗?如果你真的有你表现出来的那么爱她,当初又为什么要那么残忍的欺骗她?

    时间过的越长,子书言玉就越适应自己现在的身份,或许从奢入简难,从简入奢易,处理好人系关系之后,她甚至有些享受起现在的生活来。

    谁不喜欢香车宝马,谁不喜欢别人艳羡的目光,谁不需要被人尊敬敬仰,还有萧凌然,一个相当完美的未婚夫。

    可许殊和徐兰凤是她心里的一块旧伤,想到许殊,她会觉得心里有个疙瘩,堵在那里不上不下。而徐兰凤,是一处不可触碰的柔软,她痛,她便痛。

    让徐兰凤过上好日子,和许殊彻底的了解,子书言玉想,如果她能做到这两点,她就能完全摆脱徐欣然的阴影了。

    许殊的病房和徐欣然在同一层,子书言玉的脚步有些迟疑,有些缓慢,可是不知不觉的,还是走到了房间门口。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