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137章 不想承你情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买马最准的网站管家婆124期的门四不像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这房间很安静,在医院的一角静静的待着,平白的让人感觉到一些荒凉和寒冷。

    虽然因为有萧凌然额外的关照,所以医院对徐兰凤的照顾格外的多了些,可是许殊却没有什么特殊的身份,以子书言玉对他的了解,在本地他也没有什么亲人,以往风光的时候,红颜知己应该不少,可是自从孤注一掷在订婚宴上被子书言玉拒绝又被玉氏辞退之后,他便落魄了下来。

    有些交往,大家心里都明白,委屈求全,做小伏低,那是因为忍一时可以得到更大的利益。所以当许殊几乎是身败名裂的离开玉氏后,他的身边,自然也就冷清下来。这一点,他也是没有如何好抱怨的,心明如镜。

    本来,许殊的身家虽然和萧凌然完全没有可比性,可也算是家资殷实,这一点,就算子书言玉没有和他交往过,也能估计的出来。可现在不同了,子书言玉在订婚宴那个晚上之后,便没有特意的留心过许殊的境况,可是隐隐的,却也知道,他因为恶意损害公司名誉,玉氏不但和他解约,而且提出索赔,七闹八闹了一场之后,怕是搭上去不少钱。

    凭良心说,子书言玉是恨许殊的,分手的情侣很多,这没有什么,无论是性格分歧感情不合甚至移情别恋第三者第四者插足,这子书言玉都能忍受,可许殊对她,却是赤1uo裸的欺骗,从开始到最后,看好的,只是她设计出来的图稿。

    子书言玉有些时候很佩服自己的冷静,在自己付出了全部的感情满腔的热忱,然后被一盆冷水从头浇下的时候,她感觉世界都黑了,然后,竟然没有崩溃,没有冲到许殊的办公室,一哭二闹三上吊,没有想不开寻死,没有做出任何不理智的行为来。

    子书言玉还记得,她扔了电话”>,然后站在寒风凌厉的广场,站了半个小时,或许更久。然后脑子便重新开始运转,细细的将这些日子的一切过了一遍,然后很清醒的告诉自己:一切,都回不来了,关系,感情,包括自己的心血。

    如果这是个局,也并不是一个天衣无缝的局,但是局中的自己,却是因为意乱情迷,所以本该能看清的,都迷茫了。本该怀疑的,也相信了。

    子书言玉在街边坐着,一直到喧嚣的街头冷清下来,翻出钱包看了看里面的钱,打车去车站,买票回家。她知道自己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就算是到了许叔办公室,最后的结果,也不过是被保安赶出来,那个人是什么性格如何为人处世,她还是看得清楚。

    有利用价值的,温暖绅士,呵护备至。没有利用价值的,没有放在心里的,冷漠如冰,子书言玉冷冷的笑,原来自己就算是死在他面前,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吧。

    握着门把,子书言玉站在许殊所在的病房前,不过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却将那已经压在心地的旧伤翻了出来,电影一般过了一遍。她知道自己并没有那么坚强,不可能这边和许殊再见之后,那边马上若无其事的回到原来的生活中去,可她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撑一会儿,所以买了回家的车票,

    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面对自己的伤口。等不再流血了,没有那么疼了,再站起来重新生活。

    可是命运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暗夜的盘山公路,一场车祸,一切结束,又再换了个舞台,重新开始。

    子书言玉以为那是一段自己绝不愿意再去回想的过完,除了愤就是痛,设计图可以重画,恋人会再有,可是被伤害的感情,却是怎么也不可能释怀。

    可是事实上,当子书言玉再回想到这一段的时候,并没有太难过,那是自己的经历,可为什么再次想起,却像是看了一场电影。

    心情慢慢的平复下来,子书言玉缓缓的放松手掌上的力道,无声的勾了勾唇角。

    她想到了萧凌然,在这个时候,她竟然想到了萧凌然,想到他早上开着车时,一边看着路,眼角余光看着自己,嘴角那抹淡淡的笑意。

    果然是啊,治疗失恋最好的方法,是开展一段新的恋情。忘记一个人的最好办法,是爱上另一个人。

    子书言玉笑了笑,感觉心里堵的不是那么厉害了,伸手在门上轻轻敲了敲。

    许殊的声音依然干净清爽,顿了顿,从房间里传来“请进。”

    他一向很客气,无论是对竞争对手还是扫地的工人。即使这种客气都是假的,子书言玉一直都相信,哪怕他让保安把自己赶出去,一定也是客客气气的说请,而不是滚。

    子书言玉推开门,这是个单人病房,房间里只有一张病床,许殊穿这蓝白条纹的病号服,靠坐在床上看书。

    桌上摆着一束马蹄莲,那是以前许殊最喜欢送子书言玉的花,开始的时候,她以为许殊以为她喜欢,虽然不知道他这以为是哪里来的,却也不愿意拂了他的好意,恋爱中的人,其实收什么的感觉,都是粉色的。只是到了后来,她才明白,那是因为许殊自己喜欢。

    他那样的人,或许永远都不会在意别人喜欢什么。而自己还远达不到让他处心积虑的讨好,投其所好的地步。许殊听见有人进来,还以为是医生查房,很自然的道:“还有什么要检查……”

    剩下的话,许殊都咽了下去,他知道子书言玉一直在照顾徐欣然,要不然这么一笔昂贵的医药费不是徐兰凤可以负担的起的。但是他也知道子书言玉现在对他的态度自从莫名其妙的转变之后,是没有一点余地的厌恶,所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回来找自己。

    两人视线接触的那一刹那,许殊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慌,然后便镇定了下来。笑了笑:“言玉,你来看我?”

    子书言玉也觉得自己的表情难免有点僵硬,不过还是很快的调节了一下,走进房间,没有关门。

    “你为什么要为徐欣然做这样的牺牲?”子书言玉心里憋的慌,也不转弯抹角,直接了当的问道。

    许殊还是笑了笑:“言玉,我为她付出,你伤心吗?”。

    子书言玉也笑了笑:“许殊,我想你误会了。我不是来指责你为什么玩弄别人的感情,也不是来指责你为什么脚踩几条船。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对徐欣然这么好,虽然这也是应该的,徐欣然的死,你知我知,说她是被你害死的,这也不为过。”

    能明显的看到许殊的身子抖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看她:“言玉,你说什么?”

    子书言玉冷冷道:“我应该没有冤枉你吧。如果不是被你欺骗,被你骗了设计图稿,又因为攀上豪门抛弃了她,她怎么会在坐夜车回家,怎么会出车祸?怎么会半死不活的躺在这里?”

    子书言玉说这话的时候,是气势十足的,她没有一点冤枉许殊,也不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她只是很冷静的,说出那日生的事实。

    虽然许殊顿了顿,似乎闭了闭眼,有些无力的道:“我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

    “当然。”子书言玉很中立的道:“谁也不知道她会出车祸,所以也不能将这场意外的责任归咎与你,我这么说,只是想告诉你,其实徐欣然和你,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如果她现在醒过来,她会告诉你,她是不会原谅你的,最好的结局,是她也不恨你,你们两个,最多也不过还是陌生人罢了。”

    “可她现在没醒。”许殊道:“言玉,我从没听你说过你和欣然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听欣然提起过你,你说你们的关系很好,难道你不想她醒过来?”

    如果现在站在这里的子书言玉不是徐欣然,如果她真的只是一个曾经的情敌,那怕再是关系要好的朋友,子书言玉都怕是没有那么心安理得。

    在生死攸关的时候,子书言玉想的不是怎么抛去以前的介蒂,联手将徐欣然救回来,而是一遍一遍的置疑许殊,不想接受救命的器官源,说她没有私心,真的是很难让人相信。

    可没有如果,子书言玉就是徐欣然,她可能会对这世上的任何人起坏心,也会一心一意的对着自己。

    所以许殊的话,对子书言玉没有任何的触动,她只是很认真很认真的告诉他:“我希望徐欣然好,我会尽全力救她,许殊,我不想说,但事实上,我有钱,而只要有钱,有没有你都不是问题。肾脏移植的患者,大部分移植的是人造器官。”

    子书言玉对徐欣然是不是能治好,真的是没有什么想法的,可是她想知道许殊捐赠出器官后会有什么影响,所以特别去咨询了医生,所以对这方面,也知道了不少。

    “还有。”子书言玉定定的看着许殊:“你不用半点怀疑,如果徐欣然站在这里,她会告诉你,宁可死,她也不想承你的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