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144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46天天好图片玄机香巷正板挂牌彩图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萧凌伊从萧凌然怀里抬起头来,一张楚楚可怜带着泪光的小脸蛋,可在子书言玉眼里,怎么就这么便扭。

    这世上,多的是生在福中不知福的人。萧凌伊被绑架的时候,或许是受了很多罪,可是那并不是萧凌然的错,错的人,都已经用生命付出了代价,萧凌伊可以恨,可她不该恨萧凌然。她只能伤害爱她的人,可那些人,却偏偏是最不应该伤害的。

    子书言玉看着此时的萧凌伊,心中有些淡淡的伤感,萧凌伊有父母有兄弟,吃穿不愁,呵护备至。可是自己呢,自己的童年乃至整个少年时期,甚至都在为生存而惶恐,就算是委屈了累了,看见母亲更疲惫的脸,便将什么苦都打碎了吞进去。

    靳宸无意中转了转头,看见子书言玉脸上的表情,不由的道:“言玉,累了吗?”。

    “我没事啊。”子书言玉勉强一笑,不想让人看出脸上的失落。她只是比着萧凌伊的处境,有些感怀过去,然而过去已经是过去,感怀,也没有什么意义。

    “是不是担心凌然。”靳宸温和道:“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是啊。”小林也跟着笑道:“萧少可是我们的老板,打在他身,痛在我们心,我们可不舍的下重手。”

    子书言玉笑了笑:“我是真的没事,你们别担心。”

    靳宸又盯着子书言玉看了两眼,发现她确实只是心情有些微的起伏,也觉得是正常的,便没有多说,回头去看屏幕。

    小黑屋里,萧凌然搂着萧凌伊,正说着安慰的话,从当下的局势,说到小时候的故事,向她保证,不关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定会让他安全的。这些话虽然剧本上都是有的,可是萧凌然都是真情实意,没有半点虚构,娓娓道来,听的车里的人唏嘘不已。

    做哥哥的,做到这个地步,真的是很难得了。何况他们都是接触多了有钱人家的,为了钱为了生意,兄弟姐妹->反目成仇大打出手,甚至互相诋毁买凶杀人这样的豪门丑事,也都并不稀奇也不少见。

    子书言玉的感触没有旁人深,却也能了解,看看自己便知道了,子书言亦还不是自己的哥哥,可是除了想用她换钱换生意,似乎也就没有其他的念头了。

    萧凌伊有些呆呆的缩在萧凌然的怀里,看不出表情。

    时间过的很快,下午六点钟,小林一脚踢开了小黑屋的门,凶神恶煞的走了进去。

    眶的一声巨响,萧凌然和萧凌伊同时抬头望向门口。

    门又被关上了,绑匪三人族进了房间。

    小林大步走了过去,一把拉起萧凌然的衣服领子,恶狠狠的道:“好你个萧泺,竟然敢报警,要不是我跑的快,今天就进去了。萧凌然,你说五千万对萧家不算什么,我看萧泺,可是把这点钱看的比你的命还要重要。”

    “怎么可能?”萧凌然也不知道是真的觉得惊讶,还是故作镇定:“这不可能,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老子看着一阵风吹起来,送钱的那个人大衣底下漏着警服的边。”小林嘴里骂骂咧咧的,一口喝了杯子里的水,心里这口气还是抹不直,将杯子啪的一声砸在地上,然后大步走到楚诺身边,劈头盖脸的便打了下去。

    苏浅叹了口气,转过头去,心太软啊心太软。虽然明知道是假的,可是看的还是觉得心里不忍。

    “言玉,休息休息。”靳宸在苏浅肩上拍了拍:“今晚还不会有什么,你安心的休息。”

    子书言玉看看剧本,演戏也要讲究循序渐进,第一天萧凌伊的情绪会绷的很紧,但是还不会多害怕,这一天多是让萧凌然温言软语,给她输入信心,这一天,不能有太多外人在场,所以小林也只不过是进去露个几次面,就会退出来。

    子书言玉笑笑,不得不承认,虽然明知道是假的,可是看见拳脚落在萧凌然身上的时候,心里还是非常的不忍。不会想到这是假的不痛不痛,而是会想,再是假的,也还是会痛的。

    不过子书言玉从来不是一个会让别人为自己操心的人,摇了摇头说没事,继续安静的看着。

    今晚还只是前戏,并没有上正餐,小林又骂骂咧咧的对着萧凌然很揣了几脚,给萧泺打了个凶恶无比的电话->,连威胁带恐吓的骂了一通,便道:“今晚先关你们一个晚上,明天,等明天要是萧泺再敢跟我耍什么花样,再要你们好看。老子顶多是不要那五千万了,他可少了一个儿子。”

    说完,小林带着两个手下出了房间,房间里顿时又恢复了黑暗,连灯都被关上了,伸手不见五指。

    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境遇,萧凌伊脑中一幕幕的出现经历过的画面,心里自然是怕的,紧缩在萧凌然的怀里,这个时候倒不是装了,瑟瑟发抖。

    看萧凌伊这个样子,萧凌然心里心痛的紧,可是若不想办法拔了她心里的刺,才十八岁的姑娘,难道一辈子都在阴影中渡过。如果对他的恨可以让她开心让她快乐,那也就罢了,可是事实上,她的恨越深,自己的痛,也越深。

    恨,从来不会让一个人解脱,特别当你伤的是你最亲的人,那更是一柄双刃的剑。

    看了看时间,七点钟了,靳宸道:“言玉,今晚上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我在前面定了宾馆,还是上次的那家,我送你去休息吧。”

    “那你们呢?”子书言玉道:“你们不去吗?”。

    “都去。”靳宸道:“怕万一晚上里面有点什么,我们轮流守着。你安心去休息,明天上午也不用早起,事情开始了,我去接你。”

    虽然萧凌伊是个小姑娘,大家也都不愿意说,可是心里却多少还是有点顾忌,怕是万一有点什么,一个人都不在实在不放心。

    子书言玉想了想,这个顾虑,她也是有得,论理,守夜怎么也该算她一份。可是这一群人里,只有她一个是女孩,估计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人同意她留下来。

    子书言玉从小是没有什么人为她操心的,也就自然的养成了习惯,什么事情都不想让别人担

    心,能多做一步的,就多做一步。

    再看了看房间里窃窃私语的两个人,看看靳宸,道:“那好,我先去休息了。明天再过来。其实,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是这个时候,我希望他知道我一直在陪着他。”

    在很多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的,未必是物质上的需求,而是精神上的陪伴。特别是像萧凌然这样,他最不缺的就是钱,所以在物质上,苏浅并没有什么可以帮他的,可是在精神上,她却知道,萧凌然是希望她在的。

    子书言玉没有意见,靳宸便安排开了,汪博士的年龄有些大了,不能熬夜,于是靳宸一个,小林一个,加上跟着小林的两个小伙子,一个人两个小时轮班,既不会怎么耽误睡觉,也能看着整晚。

    又看了一会儿监控,靳宸便开车送几人去吃饭,还是那天子书言玉和萧凌然住过的宾馆,房间早是定好的,饭菜在白天也已经大电话->定好了,并不算远,开车十几分钟就到了。萧凌然的卡宴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了宾馆门口,钥匙靳宸丢给了子书言玉,万一有什么事情,也好代步。

    饭菜是丰盛的,不过这个时候谁都没心思吃喝,随便吃了点,给大家发了钥匙,靳宸值第一班,开车又回了现场。汪博士进房间继续完善明天的计划,子书言玉回房间待了一会儿,觉得现在睡觉有点早了,正将电视翻来覆去的转台时,门被敲响了。

    “谁?”子书言玉问道。

    一个人在外地,几本的警觉子书言玉还是有的,不要给陌生人开门。

    “靳导忘了样东西,让我送给子书小姐->。”外面的人答道。

    子书言玉没想太多,一边想着靳宸会有什么东西给自己,一边开了门。

    这也不能怪子书言玉没有警觉心,实在是在这个年代,真正被绑架过的人能有几个,像电影里那样门一打开便冲进一个劫匪的情况又有多少,何况这并不是什么荒凉的人烟稀少的地方,这宾馆是影视基地最好的宾馆之一,就算是凌晨三四点钟,也都还有收工的剧组回来,二十四小时都有人来往。

    可子书言玉还是大意了,她的潜意识还是过去的徐欣然,根本没有想过会被绑架,一穷二白的,绑架了回去要不到钱不说,还贴油费呢。

    门一打开,子书言玉便被一股力量推进了门。

    怕的一声,房门关了起来,子书言玉根本没有回过神来,一只结实的手臂勒住了她的脖子,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抵在了太阳穴上。

    子书言玉脑中有那么一瞬间的一片空白,她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也根本无法想像自己会遇到这种情况,几乎是呆在了原地,脑子里缓缓的重新运转。

    这是被打劫了?而且还是持枪匪徒?

    “别出声。”低沉的男声在背后响起,子书言玉看不见他的脸,可是却突然觉得这声音有一点熟悉。只是一点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

    男人从背后勒住子书言玉的脖子,一手按着她肩膀,这姿势非常的让人不舒服,子书言玉不由本能的挣扎了一下:“你是什么人?”

    手臂一阵剧痛,被拧在了身后,男人制止住她的挣扎,轻松的用一只手便握住她的两只手腕。

    枪管移开了一点,手臂却收紧,子书言玉咳了两声,一动也不敢动。

    “子书言玉?”男人的声音里,有点不屑:“像你这样的大小姐->,怎么一点儿警觉心也没有?”

    这声音,子书言玉越听越是觉得熟悉,努力了想要转过来:“你到底是谁?”

    “别动。”男人声音不悦道:“你不用知道我是谁,要是不想受罪,乖乖的听话就好。我可不是怜香惜玉的人,你要是闹,可别怪我不客气。”

    男人的声音恨冷静,在枪管的威慑下,让人相信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子书言玉没有本事和他硬砰硬,逼着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尽量放松身体,缓缓道:“不管你是什么人,那你想要什么呢?我的包在桌上,里面有钱,也有卡,你都可以拿走。”

    好汉不吃眼前亏,虽然子书言玉是很舍不得钱的,可是要和命相比,那钱也就不那么重要了,钱嘛,是还可以赚的,命可是没了就没了。徐兰凤还在医院,好日子还没开始,可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男人冷哼一声,略微弯了腰,子书言玉这才看见,脚边有一个大袋子,男人从袋子里,拽出一件挺大的风衣。

    粗鲁的给子书言玉将风衣套上,又从袋子里拿出帽子和围巾,一眨眼,便将她裹的严严实实。

    子书言玉的鞋就放在门口,是双冬天穿的皮靴,中性的款式,跟也不高,深褐色,乍一看上去,也分不清男女。

    那男人似乎十分的满意,像是哥俩好一般,一手将她两只胳膊按在背后,一手扶住她的腰,掩了风衣的衣襟,衣服里,虽然还隔了几层,可子书言玉还是能感觉到枪管的冰冷。

    “就这样往外走。”男人推了推子书言玉:“敢耍什么花样,小心我给你放血。”

    子书言玉能感觉到男人身体绷的很紧,处在极度的警惕之中,这个时候,自己没有一点的机会,抢就抵在腰上,子书言玉还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这种大规模杀伤武器,也无从去分辨它的真假,可是她知道,这不是可以试的。

    不得不非常的佩服自己,虽然从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可是在最初的恐惧紧张之后,子书言玉已经渐渐的冷静下来,感觉到腰间硬绷绷的东西,脑子里开始转,这并不是一个枪支合法化的社会,自然,有些人可以用其他的渠道和方法得到非法的东西,可这毕竟不是容易弄到的,也就说,眼下抵在自己腰上的枪,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或许是假的机率,比是真的还要大些。

    这个点,宾馆里不会一个人都没有,从大门出去到门口,这路上一定会遇到可以求助的人,或许还会遇到回来休息的小林他们,都是机灵的人,一个眼神一点表示,就该知道自己的处境。

    如果运气不好,这把枪是真的,那么这一枪打在腰上,受伤是在所难免,和被绑架去比起来,哪个更花来?

    子书言玉脑中飞快的转着,那男人似乎是知道了她心里的想法,冷哼一声,抬手向墙壁上一指。

    很轻很轻的一声,一个灯泡应声而灭。

    那是一盏水晶吊灯,中间一个灯泡,边上围了两圈透明的水晶串珠。

    这男人的一枪,正打在灯泡上,然后便镶在了天花板上,边上的水晶串珠连动都没有动一下。而且更可怕的是,这一枪过后,只有啪的一声,然后噗的一声。那是灯泡破碎之后,子弹镶入墙里的声音。而那只枪,是装了消声器的,基本上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子书言玉头皮一阵发麻,看着地上掉了一地的碎玻璃,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这个男人是不是想告诉自己,如果不听话,这就是榜样。他的枪法很准,这枪也是真枪,自己那些侥幸的想法,还是收起来比较好,如果不想死的太早的话。

    “走吧。”男人没有多说,相信自己的行为已经把用意表明的很清楚了,推了推子书言玉的肩,伸手开门。

    走廊上并没有人,男人动作很快,挟持着子书言玉快步往下走,经过大堂的时候,正好迎面有个剧组正回宾馆,热热闹闹的一大群人,和他们擦肩而过。

    可是大冬天的,戴着围巾帽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么晚了,忙了一天的人都累的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休息休息,谁又会注意两个擦肩而过的陌生人是不是有什么异样呢?

    出了大门,门口停了辆外地拍照的商务车,一见两人出来,便打开了后门。

    子书言玉知道这个时候有什么异常举动,那就是和自己的小命过不去了,老实的上了车,虽然心里还有些其他的念头,可是绝不敢表现出来。

    那男人也跟着上了车,在她身边坐下。刷的一声,车门便锁死了。

    车窗上,贴的深色的膜,子书言玉从里往外,也只是隐隐约约的能看见一点灯光,想来从外面往里看,又是这个时候,是什么也看不见的。靳宸他们肯定只以为自己是休息了,这要等到明天早上找不到人的时候,才能发现自己失踪。

    车子启动起来,子书言玉想着这次的事情,真的闹大了。

    一个晚上能开出去很远,离开这个城市一点问题也没有,即使萧凌然有通天的手段,怕是也束手无策。不过好在还不至于是仇杀。绑架什么的,只要对方有所求,就还有柳暗花明的希望。

    上了车,盯在腰上的枪便被收了回去重新插在了男人风衣下的皮带里,子书言玉第一时间转头看那男人,却是愣了愣。

    怎么总觉得这个男人,有些面熟呢?

    “开车。”男人低沉的声音命令驾驶座上的人。

    座上一声应:“龙哥。”

    车子冲了出去,龙宇并不在乎被子书言玉看见自己的长相,拿下帽子随便的丢在一边,放松了将腿交叠着架起,舒服的坐着。

    毕竟子书言玉在他看来只是一个小女孩,也提前调查过,还是个有心脏病,身体并不怎么好的女孩子,是没有什么杀伤力的,不用太过防备。

    感觉到子书言玉一直在看他,龙宇不由的也侧脸看了看她,拿了只烟出来点着,吸了口,吐出去:“老老实实的待着,我尽量不为难你。”

    车窗全关着,烟味实在很难闻,子书言玉往后缩了缩,咳了两声。她真的不晕车,但是在一个全是烟味的密封车厢里,那就不敢肯定了。

    龙宇皱了皱眉,又抽了一口,将烟丢在地上踩灭。

    “谢谢。”子书言玉勉强让自己的笑容自然一点:“那个,我能知道你有什么要求吗?不管有什么要求,都好说啊。”

    这貌似是听萧凌然对小林说过的话,现在好了,现学现用。想到这两天反反复复看了无数遍的剧本,子书言玉只觉的车里的空气又冷了一分。

    “什么都不要问,只要老实待着就好?”龙宇的声音冷冷的:“我要什么,不是你能给的起的。”

    这脸子书言玉只觉得有些熟悉,这声音,也有些熟悉,不由的盯着龙宇问出这么一句:“我们见过吗?”。

    龙宇嗤笑一声:“子书言玉,这个时候你和我套近乎攀交情,是不是有点迟了?”

    “不是套近乎啊。”子书言玉诚恳道:“我真的觉得你很面熟,声音,也挺熟吸,总觉得应该见过才对。”

    或许是以前子书言玉见过的人,现在脑中还有个朦朦胧胧的印象,但是却记得不清楚了。

    “我这样的身份,没有机会认识你这样的千金大小姐->。”龙宇冷冷说着,半眯了眼睛:“你话太多了,再让我听见你发出声音,就把你敲昏。”

    子书言玉缩了一下,闭了嘴,老老实实的坐正。

    时间有些晚了,车子里的等关了,只有外面照进来一些隐约的光线,子书言玉僵着身体坐了一会儿,发现车子完全没有停下的迹象时,索性放松了身体,靠在了后座,闭上眼睛。

    既然什么也不能做,不如养精蓄锐。反正,说到底,自己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事情再糟糕,又能怎么样。如果自己真的出事了,相信萧凌然会照顾上疗养院里自己的母亲,也会照顾好医院里的徐兰凤。这么比起来,这次比上次,总是好的。

    龙宇进来的时候,子书言玉已经打算睡觉了,所以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刚才那样的情况,自然是没有可能去拿了。不过手表还在手腕上,过了一会儿,听前面的人道:“龙哥,前面有收费站。”

    子书言玉下意识的睁眼,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十一点十分,车子已经走了一个半小时了,而一个半小时内能到的收费站

    子书言玉心里正转着这手表是不是能派上什么用场,便听龙宇冷道:“没想到你虽然身体不好,脑子转的还挺快的。”

    子书言玉干笑了一下,眼睁睁的看着龙宇伸手过来,一把抓了她的手,有些粗鲁的将手表扯下,打开车窗,毫不犹豫的丢了出去。

    路上车来车往,子书言玉甚至听到了表壳被车轮碾压发出破碎的声音。

    这表,还是萧凌然送的呢,自然是价值不菲,子书言玉有点心痛,却也不敢说什么,有点出头丧气的低下了头。

    龙宇探头往外望了望,自语道:“还是谨慎一点的”

    子书言玉不知道萧凌然这话是什么意思,却惊恐的看见他从座位下面拿出个小喷雾瓶子,再从口袋里拿出块手帕,然后喷了些药水在手帕上。

    子书言玉非常想推开车门夺路而逃,也觉得龙宇这举动,百分之百的没有什么好事,可是事实上,她什么也做不了,车门是推不开的,龙宇强健的臂膀上全是肌肉,子书言玉两手也腿推不开他一条胳膊。

    看着龙宇凑了过来,看着沾着药水的手帕贴近自己的脸,子书言玉一点点的往后靠,直到后背贴上了车门,再也无路可退。然后鼻子中,冲上一种非常难闻刺鼻的味道,便失去了知觉。

    子书言玉再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命比萧凌然好一些,她至少不是在一个暗无天日的荒山小屋上。

    子书言玉从麻药中醒来,还有些晕眩,睁开眼睛愣了半天,这才完全清醒过来。

    身下是柔软的床,还穿着自己那一身衣服,这是间挺大的屋子,看装修的风格,应该不是酒店旅馆,而是私人住宅。

    头顶吊着明亮的灯,床上是柔软的被褥,地上,浅色的木地板,和床对着的,是尺寸可观的液晶电视。一旁还有书架,书架的门关着,看不清里面放的是什么书。从窗子看上去,这明显是二楼,月色明朗,花木葱郁。

    如果子书言玉现在不是被两手铐在床头的话,她甚至要以为自己已经被救了出去,现在正在萧凌然另一处的别墅了。

    这床很大,子书言玉被拷在一边,占了小半张床,而在另一边的床头柜上,放着她见过的拿把枪。

    黑色的枪管给人阴森的感觉,现在就那么大咧咧的放在柜子上,在子书言玉似乎触手可及的地方。但是目测了一喜啊,子书言玉知道那是拿不到的,而且即使拿到了,自己也不会用。以前军训的时候倒是开过枪,可都是淘汰下来步枪,哪里有机会碰这么先进的东西。

    房间的侧面,还有一扇门,应该是浴室,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难道是挟持了自己的那个龙宇,在里面洗澡?

    子书言玉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眼前这情景怎么这么熟悉,貌似在很多电视里,都有这样的镜头。而在电视里,在里面洗澡的,应该是男主角才对。

    瞎想了一下,子书言玉赶忙停了下来,她可不是坐以待毙的人,手腕转了转,有些困难的抬头看困着自己的手铐。

    手铐这东西,子书言玉没见过,但是眯着眼睛研究了一下锁的地方,觉得应该不是很大的问题。可是手腕是被拉在上方扣在镂空花纹的金属靠背上的,子书言玉努力的用手臂的力量将自己往上挪了挪,又挪了挪,记得头发上是个发夹可以用的。

    正当子书言玉努力的用手指去够头发的发夹时,浴室里的水声突然停了。

    子书言玉身子一僵,连忙停住了动作,还没想好是不是要装作没醒继续昏迷,浴室的门就打开了。

    龙宇穿了件睡袍,头发上还滴着水,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虽然在这个时候,可子书言玉却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身材没话说,髋肩长腿,敞着的睡袍随意的扎了条衣带在腰上,露出大半个胸膛,结实的肌肉是萧凌然不能比的。身上,有些浅浅的还能看出来的伤疤,从脖子一直延伸进腰里,虽然能看出是过去了许多年,可是依然能想到当年狰狞的样子。

    龙宇将擦着头发的浴巾随手往旁边一扔,往床边走去。

    子书言玉本能的往后缩了缩,可是眼中神色更是疑惑,嗫嗫的犹豫着开口:“你真的不认识我?”

    “现在还想和我套近乎?”龙宇嘴角勾起一点似笑非笑,凑了过来,勾起子书言玉的下巴:“怎么,看上我了?萧凌然,满足不了你,在别的男人的床上,也这么迫不及待。”

    龙宇说话很难听,子书言玉脑中模糊的轮廓有些清晰,可是怎么也对不上,听他这么说,虽然竭力告诉自己镇定一点,再镇定一点,却还是心里发慌,只觉得龙宇高大的身体在自己面前,那种压迫感无法形容。一切尽在别人掌握,自己做不了主的感觉很糟,可是现在就是这样,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她完全不能想像,也不能左右。

    “你误会了。”子书言玉勉强笑了笑,往后挪了点:“龙先生,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可能是你长得和我某一个朋友很像,所以我才会觉得熟悉。”

    “是吗?”。龙宇从床头拿了手机->,调了几下,上来便扒子书言玉的衣服。

    “喂书言玉大惊:“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吗?你跟萧凌然到底有什么过龙先生,你冷静一点。”

    也不知道为什么,龙宇现在这举动,子书言玉是怕的,可竟是也没有那么怕。就算是哗的一声外套被撕开的声音,也并不让她觉得这男人想做什么不堪的事情。

    是的,就是这样,这个男人的眼神表情太冷静,冷的即使在这个时候,这个动作中,子书言玉也没法跟那样的事情挂上勾,不过遇到这样的事情,就算是知道挣扎没有意义,本能的,也还是忍不住要挣扎。

    手铐很结实,床也很结实,子书言玉挣了几下,只觉得手腕上破了皮一般的痛,手铐自然还是纹丝不动。腿脚是自由的,但是这个姿势,只能用膝撞到龙宇的背,龙宇身上的肌肉结实,撞上去的感觉好像是撞到了石头上,子书言玉只觉得自己的膝盖有点痛,对这个男人,应该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

    但是子书言玉的挣扎还是让龙宇觉得很麻烦,皱了皱眉,索性将一边的被子扯过来,摊开,将她包裹了进去,人压在上面,还是撕扯着她的衣领。

    子书言玉愣了愣,停下挣扎,她可不想弄巧成拙,龙宇这行为,和自己想的好像不一样。

    见子书言玉安静了下来,龙宇哼笑一声:“你倒是够冷静。怎么不反抗了,也许你挣扎着,我就来了性质也不一定?”

    手机->就丢在床上,子书言玉看了一眼,现在选择的是照相功能,不由的脑中一闪:“你要干什么。”

    冬天穿的多,子书言玉的衣服又都是好料子,凭良心说,就算是力气再大的人,想要纯粹用手撕开,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从领子处,要是想撕的支离凌乱,却不是什么难事。

    房间里开着暖气,所以龙宇只穿了一件睡衣也并不嫌冷,子书言玉的挣扎中能看见他里面除了内裤什么也没穿,但是男人嘛,也就可以了,游泳池里下饺子一样你贴着我我贴着你,还不是就那么一条泳裤。

    子书言玉看不清自己现在的全貌,但是大概的可以估计出来,完全符合一个刚刚或者将要被暴力侵害的女性的样子,领口清凉的感觉让她有点庆幸自己的内衣非常保守,虽然这个角度龙宇肯定是能看见些边缘,不过也不会太多,充其量,也就当自己穿了泳装。

    龙宇没有再暴力下去,翻身和子书言玉一起躺着,伸手揽过她的肩,贴上她的脸。

    龙宇的皮肤有些粗糙,子书言玉受不了两人脸贴着脸的样子,向一旁扭过了头。

    龙宇调整了一下摄像头的位置,伸手捏上子书言玉的下巴,强迫她转过脸来,然后按下拍摄键,便放开了手。

    “很不错的照片。”龙宇看了看,笑道:“我想,萧凌然看到这张照片,一定会很满意。”

    照片就放在眼前,子书言玉想不看也不行。

    这真的是一张很不错的照片,照片里,一个非常精壮结实的男人,敞着浴袍,露着肌肉分明的胸膛,头发上还有些微微的湿润,一看便是刚沐浴完毕。紧贴着的,是个两手被靠在床上的女子,头发凌乱,咬着唇,下巴被强硬的拧过来,没有看镜头。只能看见半截肩膀,光裸着的肩上,挂着一根内衣系带。让人怎么都觉得,镜头未拍到的地方,一定也不是什么整齐。

    如果这照片的气氛不是那么诡异的话,也算是俊男美女,十分的养眼。

    子书言玉盯着照片,心里转着,萧凌然看到了这张照片,自然又急又怒的,但是对她来说,短时间内应该是安全的。

    如果这个男人真的有这样歹毒的想法,她反正是砧板上的鱼没有反抗的能力,不用那么客气的还要演戏。而他之所以只是照了这样一张照片,要么肯能还是心有顾忌,不想闹的不能回头,不可收场。要么,跟萧凌然的恩怨是一回事,有些人虽然坏,却还是有自己的原则的。

    龙宇对这张照片也十分满意,按了发送键,然后便松开了按着子书言玉肩膀的手,翻身到另一边。竟然还不忘伸手替她把被子拉高一点,一直遮到脖子。

    虽然是自欺欺人,可是整个被遮盖住的感觉让子书言玉觉得安全,她看那男人翻身躺在了一边,从床头柜上拿了枪在手里摆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不由的壮了壮胆子:“龙先生?”

    “恩?”龙宇斜睨了她一眼:”怎么?”

    子书言玉陪着笑脸:“能不能帮我把手铐解开,我又跑不掉,也不敢跑的。这样太难过了。”

    这倒不是说谎,这样确实难过,虽然子书言玉只要放松手臂不动,并不会感觉到手铐勒住皮肉,可是两只胳膊被拉直在头顶这个姿势,实在是不舒服。

    何况龙宇也不打算对她怎么样,反正只是关着而已,为什么要关在自己的床上,不能换个地方吗?

    “你胆子倒是不小,还敢跟我提条件?”龙宇挑了挑眉:“有着时间,还是多祈祷祈祷萧凌然能早点来救你吧。听说你们感情很好,就不知道,能好到什么程度。”

    子书言玉心里苦的很,她并不怀疑萧凌然会不会来救他,可是萧凌然现在还是自身难保中。他的手机->,甚至不在身上,刚才那张照片,也不知道会被谁看见。

    萧凌然的手机->确实不在他自己身上,绑匪怎么可能留着人质的手机->呢,这是最基本的常识,所以小林一早把他的手机->给搜走了。

    要是常规,萧凌然的手机->会暴露他的位置,是要扔的越远越好的,可好在这只是演戏,所以萧凌然的手机->现在装在靳宸兜里,有什么事情,不急的就先压下来,急的,也可以通过对讲机告诉萧凌然,偷偷联系。

    此时靳宸正抱着手臂靠在商务车里,瞇着眼看着小屋里的情形。想着可以用这做题材拍一部电影。

    然后萧凌然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不知道有什么事,靳宸将萧凌然的手机->拿出来,一看是条彩信,陌生的号码,题目是萧凌然,别来无恙。

    点名道姓,肯定不是发错消息了,靳宸还以为是萧凌然什么朋友从外地来了,也没有多想,便按开了。

    第144,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