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重生之钻石豪门 »  第146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玩ag一天赢了100多万王中王大公开内部一码

小说:重生之钻石豪门作者:茗末
返回目录

    萧凌然点了点头,关心则乱,他怎么会不懂这个道理。可是懂是一回事,能够镇定下来又是一回事。想着子书言玉没有一点防备能力的躺在另一个男人的床上,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冷静下来。

    “凌伊那边怎么办?”靳宸看了看车外的小屋。

    “龙宇不主动来找,想找到他是不容易的。”萧凌然想了想:“今晚先一切按原计划,明天一早,只要龙宇联系上了,这边就收尾。我不能拿言玉的性命开玩笑。”

    宸道:“你放心,我会注意着的,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你。香港那边,我朋友也是有些面子的,让他出面再周旋一下。想来龙宇就算是再倨傲,也要给几分面子。”

    萧凌然又默默的坐了一会儿,很烦躁的揉了揉额头,拉开车门出去。

    小林就等在外面,他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但是毕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见萧凌然无精打采的出来了,倒也不敢多问,还是原样将他送了进去。

    萧凌然这一夜自然是不能眠,搂着萧凌伊互相取暖。好在那烦躁焦虑的样子也十分符合现在的境况,所以假戏用上真情,萧凌伊看了,倒是并不觉得奇怪。

    更睡不着的,就是子书言玉,虽然龙宇在拍完照之后就将被子给她拉扯盖好,也并没有要做什么的表示,可是这种情况下,是个正常人也还是睡不着的。

    何况子书言玉现在还是用一种不怎么舒服的姿势被拷在床头。

    龙宇办靠在床头,很是轻松。一手垫在脑后,一手拿着杂志。一条长腿曲起,床头柜上,甚至还摆了杯红酒,非常怯意的样子。

    时间已经很晚了,龙宇没看多久便放下书,看了看时间,将被子往自己身上一拉,熄了床头的灯,躺下睡觉了。

    子书言玉郁闷的想吐血,这算是怎么回事?

    窗帘没有拉,子书言玉努力让自己维持一个不要太累的姿势,侧脸看着龙宇。

    这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那么眼熟?他和萧凌然有过节,普通话发音也不标准,应该是个香港人,可是自己认识的外地人都屈指可数,哪里认识什么香港人。

    想的头有些痛,子书言玉习惯的想要揉揉自己的眉心,手往前一拉,发出一阵声响,这才想起来手腕还拷在床头。

    那声响却让已经进入浅睡的龙宇惊醒了过来,一阵开眼第一个动作,便是伸手拿了床头柜上的枪,还没等子书言玉反应过来,枪便指在了额头。

    子书言玉顿时僵住了动作,瞪大眼看着他,心想不至于吧,不就是吵着他睡觉了,应该没有那么严重吧。就算有下床气,也不能那么气不是。

    龙宇也只是瞬间便清醒过来,看着子书言玉有些怕的屏住了呼吸的表情,脸色不善的收回了枪还放回桌上,伸手抓了抓头发,没说话,翻个身又睡了。

    子书言玉只觉得空调房里,自己还是出了一身冷汗,被一个黑社会老大用枪指着头,这经历可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有的。不过再想想却也唏嘘,看龙宇刚才的反应和动作,这该是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才能磨练出来的反应。

    人在江湖飘,有今天没明天,自己的命和别人的命,同样是不值钱的。

    子书言玉缓缓的放松下来,闭上眼逼着自己休息,她现在做不了什么,只能等着明天龙宇和萧凌然的谈判。与其在惊恐中彻夜不安,还是养好精神比较重要,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的,她从来不会坐以待毙。

    子书言玉闭上眼睛还没有十分钟,门便被敲响了,屋外一个声音低低的道:”大哥,大哥。”

    龙宇睡眠很浅,一点声音便能让他醒来,从睡眠中刚醒有些低哑的嗓子应了声:“谁。”

    “是我。”门外报了个名字,然后便没了声音。

    龙宇起了身,下床开门,那个人将声音压的很低,子书言玉听的不太清楚,不过隐隐约约的,好像是有什么人来找萧凌然。这样半夜三更的来找,必然不是什么好事。

    听那人说完,只听龙宇道:“让他稍等,我马上下来。”

    说着,龙宇关了门回来,打开衣柜,并不避讳子书言玉,将睡袍甩在地上,拿了长裤衬衫和外套,一件件的穿上。

    龙宇的头发略长,睡袍脱下衬衫披上的中间,在黑发的间隙中,子书言玉似乎看见他背上有些什么,但是不过一闪而过,衣服很快便穿上了身,没有看的真切。

    龙宇扣着纽扣转过身来,见子书言玉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发愣,不由轻薄一笑:“我的身材,不比萧凌然差吧。”

    子书言玉被惊醒过来,有些尴尬的转过脸去。

    龙宇的身材,确实是好,虽然萧凌然的也很不错,可是毕竟是健身房里练出来的,和道上摸爬滚打的龙宇,终究不是一个级别。

    不过子书言玉这个时候,再是潘安再世,也不会有心情多看他几眼,她的心思,还在刚才在眼前一闪即逝的龙宇背上,那惊鸿一瞥,将一些久远的会议翻了出来。

    “我要出去一会儿,老老实实的待着。”龙宇有事情在身,也不管子书言玉发愣,丢了句话,便开门出去,虽然他是个足够小心谨慎的人,可是一个从小锦衣玉食,身体又不好的娇滴滴的小女孩,实在是没有一点需要防备的必要。就算是就这么把她丢在房间里,想来也掀不起风浪,更何况,还拷着呢,难道还能有什么意外不成。

    可惜龙宇还是低估了子书言玉,于是很意外的事情,也就发生了。

    子书言玉看着龙宇关门出去,自然是没有什么反应的。可是龙宇一出去之后,她马上仰头去看囚禁着自己自由的手铐。

    刚一醒过来的时候,龙宇还在房间里洗澡,她就研究过这个手铐,并且认为虽然有些难度,但是还是有希望kei打开的。

    子书言玉想着,龙宇穿戴的那么整齐的出去,必然是见一个至少比较重要的人,或者是办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那么也就是说,短时间内是不会回来的,至少十分钟二十分钟的不会回来,而这么长的时间,足够自己解开这幅手铐。

    子书言玉先是用力将自己的头往上抬起,用活动范围有限的手摸到了自己发髻上的发卡,拿了一个下来,也不管将手腕勒的丝丝红印,右手灵活的挑着锁心。

    开锁对子书言玉来说,完全是个业余爱好,也就学过那么一段时间,不过画图的人手上自然是非常灵活的,这手铐也不是什么精品,龙宇并未想着这是个需要重要看守的人,所以也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子书言玉便将一只手铐给撬开了。

    原以为一只开了,另一只便好办了,其实正好相反。刚才子书言玉的手虽然是不能大幅度的活动,可因为是右手,即使活动范围有限,也还是灵活的。现在左手回复了自由,但是运动起来,明显的有些失调,这下又折腾了半响,这才好容易将右手的手铐也解开了。

    四下看了眼房间,没有电话”>,手机”>已经被受走了,根本没办法和外界联络,子书言玉顾不得揉揉勒破了皮的手腕,猫着腰,贴着墙角偷偷的溜上阳台。

    这里果然只是二楼,并不高,三米不到的样子,下面是一片绿草地,紧挨着墙的,还有一溜排的树木。

    这样的地方,子书言玉一定是束手无策的。可是徐欣然却是觉得难度虽然有,可是在现在这个环境里,也就变得一点难度都没有了。

    子书言玉醒来的时候便被拷在床上,鞋子不知道被扔在了哪里,贴身的几件衣服还在,不过领口都被撕的零乱不堪。抬头远望了一下,这个地方明显的很偏僻,冬季的夜很冷,只穿着袜子踩在阳台的地砖上,凉意顺着脚底侵了上来。

    子书言玉没有看见楼下的灯光,估计这个阳台对着的不是楼房的正厅,而是花园之类的地方,半夜的时候,静悄悄的,正是个逃跑最好的地方。

    管不了万一被发现有什么后果,子书言玉回到房间里,先从衣柜里拿了件龙宇最厚实的外套,然后走到阳台边,将外套丢了下去,自己也跟着爬上了阳台的栏杆。

    虽然爬树上墙下河抓鱼这样的事情对子书言玉来说是小时候常干的事情,可毕竟不是现在这个弱不禁风的身体。站在阳台的

    栏杆上,子书言玉颇下了些决心,咬咬牙,纵身跳了出去。

    还好还好,虽然生疏不过以往的记忆还在,子书言玉管不了被撞的有点痛的下巴,慢慢的顺着树干往下滑。先离开这里再说,再是荒郊野外的,也总能找到人吧,赶紧联系上萧凌然,这才是至关重要的事情。

    外面很冷,子书言玉从地上拾起龙宇的衣服裹在身上,也不顾了脚下冰凉刺人的地面,找着路往外走去。

    第146,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