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引子 致命邂逅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棋牌游戏大厅优德w88号官网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雾气蒸腾的浴室,暗香浮动,一室静谧。()娇艳的花瓣铺满了浴池,艳丽的颜色衬着绝色女子玉白的肌肤,愈发显得晶莹剔透,美丽无比。

    突然,一团黑影从窗外跳入,扑通一声落进池中,水花飞溅!女子大惊,未及反应,赤裸的身子,已经被人从身后紧紧抱住!

    陌生男子气息,窜入鼻间,她悚然一惊,怒声喝问:“谁?!”

    无人应答,唯有锋锐冰冷的剑气直逼颈项。笼罩一室的温热水雾,仿佛瞬间冰冻凝结。

    她的身体僵住,微微泛白的面容,却强自镇定下来。悄悄地动了动手,暗暗将两枚花瓣捏在指尖……

    “不许出声,否则我杀了你!”

    刻意压低的声音,冷厉而阴沉,带着些许喑哑,是个年轻男子。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随风散开,他气息虽冷,却有些不稳,像是受了重伤。

    她没再说话,似乎是被吓到了,但无人能看到的她的清冷瞳光,却十分镇定。不动声色地看向池中的花瓣,清亮的眼瞳转了几转,似是在权衡利弊。

    “你是何人?想做什么?”她低声发问。怒气已被压下,声音平和镇静,不似一般的大家闺秀受制于人,惊惶失措。

    男子有一丝微微地诧异,冷冷道:“放心,只要你听话,我不会要你的命!”话音冷酷霸道,毋庸置疑。显然久居上位,惯于掌控他人生死。

    他在她身后,衣衫湿透,健硕的胸膛紧密贴合着她的后背,肌肤滚烫。而此刻,她全身未着寸缕,竟被一个陌生男子这样抱在怀里!灼烫的热气,吐在耳际,引人颤栗。腰间的大掌,将她箍得更紧,几无缝隙的贴合,使得心跳无端加速。若没有那剑光大煞风景,还真是一幅香艳无比的鸳鸯戏水图!

    她皱眉,正想叫他放手。门外忽然传来极细微的脚步声!

    男子立时身子一滑,悄无声息地潜入池底。修长的手指,从她不盈一握的腰肢,一路滑至脚踝,紧紧握住。女子止不住浑身一颤,慌忙想避开,却被夺命的利器抵住了后背。

    冰冷的寒气,直透背心。

    室内,死一般的寂静。

    浴房的门,无声地开了。黑衣蒙面人寒剑一闪,不由分说地抵住了女子的咽喉。低声喝问:“人呢?”

    她双目圆睁,表情惊恐,瞪着他的身后,尖声叫道:“啊!他、他……在你后面……”

    黑衣蒙面人大惊,立即扭头转身。就在这一瞬间,池底的男子冲天而起,流光飞舞,直劈而下!黑衣蒙面人再欲抽身后退,却已来不及。绝世宝剑噗地一声,刺中他的右胸,刷地一声抽出,血光喷涌飞溅。

    默契无间的配合,本是素不相识的两人,竟仿佛合作多年的伙伴。

    黑衣蒙面人惨叫一声,见情况不妙,捂住胸口转身欲逃!

    池中男子冷目眯起,岂容他就此离去!不由冷哼一声,流光脱手,发出致命一击。

    冷厉的寒芒,激起满屋的杀气。

    眼看黑衣蒙面人就要丧生于此,女子眼光一闪,飞快扬手,两枚花瓣,快如流星闪电。

    剑向偏离,花瓣入体,黑衣蒙面人一声闷哼,夺窗而逃。

    男子听到剑落地之声,浓眉微微一皱,飞速扣住她腰肢。女子立刻屈起手肘,用力往后一顶,正中男子胸口。

    热血汩汩涌出,似乎正中伤口。他仿佛被激怒,低咒一声,猛地抓住她,用力一提,两人双双跌向浴池外!

    几乎是同时出手,挥灭了灯火,动作出奇的一致。

    满室静谧,一片黑暗。

    倒在地上的时候,他在上,她在下,依然是软玉温香抱了个满怀!她又羞又气,挥手欲拍,却被他抓住扣在头顶。

    他气息紊乱,似乎力气不支。她只觉得他肌肤滚烫,仿佛不只受了伤,还中了毒。心下暗暗吃惊,一个重伤中毒的人,在黑暗中反应居然如此迅敏,判断精准,不敢想象,若是他没受伤,该是何等的可怕!

    男子的脸,近在咫尺,胸膛起伏,气息激荡,喘息也变得粗重起来。温热的鼻息,尽数喷薄在她白皙的面庞。有些微的灼烫感。

    她不由自主双颊发烫,一种奇异的感觉,在心里头流窜。以至于她竟忘记了,应该立刻推开他。

    腰间的大掌忽然上移,擦过酥软的胸,停在纤细的颈项。软玉般的柔滑肌肤,带来的美好触感,令人几乎不忍捏下去。他只迟疑了片刻,便飞快捏住了她的纤细的脖颈。

    “能以花瓣悄无声息打落我的剑,同时又能打入人体内,这样的功力,在江湖上,没有几个!说,你是谁?!”他微微冷笑,声音毫无温度:“你既助我杀人,却又放人逃走,究竟是何用意?”

    “你怀疑我是那人同伙?”她冷笑,“若果真如此,你已经死了!”

    男子冷声又问:“你不怕他招来同伙,连累你跟我一起死?”

    她自信道:“他没那个机会。”花瓣入体,绝无生还的可能。

    男子微微一愣,她微微抬手,轻轻拈起池中的花瓣,缓缓扫过他的鼻尖。

    异样的香气,一瞬侵入肺腑,不到片刻,他直觉得丹田中气沉如铁。

    “花瓣有毒?!”男子未有所料,面色遽沉。大掌立时扣住她的死穴,冷冷地命令:“拿解药来!”

    她不惧反笑,“那你得先放开我。”

    男子沉声道:“交出解药,我就放了你。”

    “不放我,没解药。我们就一起等死!”她冷笑,我能等,只怕你等不得。

    男子皱了眉头,扣在死穴上的手指微微一松,就在她暗松了一口气时,屋外突然传来丫头的声音:“小姐,你洗好吗?”

    他的手转瞬又扣了上来,不等她有所反应,他抱住她往床上一滚。

    帐幔落下,两个人挤在锦被之中,大气也出不得。他将她紧紧扣在怀里,示意她答话。她无奈,只得对外叫道:“我已经睡了,你下去歇着吧。”

    门外安静下来。夜色如水,冷风吹入室内,将一室雾气吹散。先前的杀气,已经荡然无存。

    “你可以放开我了!”她低声提醒。

    男子闻言挑眉,用力将她拉近,黑暗中他们脸对脸,鼻对鼻,气息温热,近在咫尺,仿佛亲密无间的恋人,不分彼此。却根本不知道对方长得是圆还是扁。只是她肌肤柔腻的触感,体间那似有若无的独特香气,不断蛊惑着他的神经。

    不知是毒发还是受伤力竭,男子竟有一刻的失神,只想抱着她,寻求片刻的温暖和安慰。只是怀中佳人一再挣扎,他不耐地冷哼一声:“你若再动,休怪我不客气。”

    她倒吸了一口冷气,低声问道:“你到底想怎样?”

    “哼!”他抱着她不肯松手,冷冷道:“我腰间锦囊里有药,取来我服。”

    “你的药,解不了我的毒。”她试图说服他,放开自己去拿解药。

    男子箍在她腰间的手一紧,声音愈加冷厉:“想活命就取药来!”

    她无奈,只得伸手在他腰间去摸索,温软的纤纤玉手一触到精瘦的腰,两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浑身微颤。柔若无骨的手在他的腰间摸了许久,没有摸到锦囊,不由自主地扩大了摸索的范围。蓦然感觉到男子的身躯紧绷,僵硬似铁。一声几不可闻的微哼,从他口中发出,似乎有什么抵住了她的下身,坚硬灼烫,令她呼吸一窒。

    心,不由自主,跳得飞快。如擂鼓一般。

    从不惧怕任何的女子,突然间涨红了脸,手指立刻顿住,大气也不敢出。

    他轻轻喘了一口气,“怎么停了,药呢?”

    她只得咬了咬牙,伸手又往他下腰探去,终于摸出了药丸,她心中微喜,兴奋一抬头,香软的樱唇竟恰巧印在了他的唇边。男子浑身一震,喉头滑动,下意识地略略偏过头去,竟然翻身将她压住,毫不迟疑地吻住了她!

    侵略性的占有,不容丝毫退避。柔软的双唇,滚烫的贴合,陌生奇妙感受,仿佛灵魂出窍,令她的脑中一片空白。

    只在一瞬间,她回过神来,挥手欲拍,无奈他动作更快,大掌用力,与她十指相扣,食指上冷硬的白玉指环硌得她心头一震,当下再不迟疑,张嘴用力往他唇上咬去!

    男子下唇吃痛,立刻偏头抽离。腥味涌出来,她一惊,这血色中毒气甚重!是什么人下手这样狠,不惜下毒重伤,惟恐此人不死?!

    只觉得那男子手上力道微微一松,她立刻用尽全力挥手一推。男子猝不及防,差点儿翻身跌下床去!千钧一发之时,他用力抓住她的腰,倒在她身侧。一时毒气攻心,丹田气血翻涌,再也控制不住吐出一口血来。唯有箍在她腰间的手,仍然死紧。

    她想推开他,无奈他沉得比山还重,只得拍了拍他的脸,叫道:“喂!醒醒!死了吗?”

    男子突然冷冷道:“你是希望我死了!药呢?”

    她松了一口气,摸索着将药丸塞进他的嘴里。他立刻翻身坐起,沉默运功。

    她终于脱离了他的箝制,赶紧用锦被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这个高大的黑影。

    “今日之事,不许跟任何人提起!”不消一刻,他气息已稳,似乎已经好了许多。

    她没有应声,心中却暗暗奇怪,难道他真能解毒?那是什么药丸,竟然连她也闻不出成份。

    男子又道:“你救了我,我会再来找你。”说完忽然伸手一探,抓住了她的手。

    “不必!”她断然拒绝,冷声道:“若非形势所逼,我未必会帮你。放手!”

    “你以为你逃得掉?”男子冷冷一笑,黑暗中他看不清她的样子,一只手突然摸上她的脸,似乎想记住她的模样。

    女子心里大惊,身子不断的往后躲,但整张脸,仍然被大掌细细地摸了一遍。放手之时,他将她从不离身的白玉指环夺了去。

    “入浴都没舍得脱下,定然是珍贵之物!”

    “快还我!”她急忙去抢,却为时已晚。男子身形已跃出窗外,只有声音隐约传来:“记住,我会回来找你!”

    天色仍黑,冷风吹皱一池春水,已是人去楼空。

    本站,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