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十七章 冤家路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 官网 网址澳门永利ag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苏漓睁眼,挽心站在床前,脸色沉郁地问道:“你刚才在做什么?”

    苏漓迅速压下心头余惊,答道:“练武。我看别人是这样练的,可我怎么做,好像都不对。”说罢抬头,挽心目光犀利,带着些微的审度。黎苏不闪不避地迎视。如她所料,挽心并非普通丫鬟,且武功高强,内力深厚。

    “为什么突然想习武?以前怎么教,你都不肯学。”挽心疑惑又问。

    苏漓垂眸答道:“以前我觉得有你在身边保护,我不学也没关系。但是这一次差点就……”说到这里,她突然顿住,似难过得说不下去。悄悄抬眼,瞧见挽心眼中有异色划过,一闪而逝。似自责,又似歉疚。苏漓低头,嘴角几不可见的一勾,继而半是难过半是坚定道:“我不想再这样受人欺负,所以,我想拥有可以保护自己的能力。”

    挽心赞同地点了点头,神色竟然颇为欣慰,“你终于想通了!我早就跟你说过,只有自己变强,才能活得有尊严。今晚你先休息,从明天开始,我教你练功。”

    苏漓大喜:“好!”

    挽心没有食言,第二天晚上,不但教她内功心诀,还传授了较为简易但非常实用的招式。苏漓本就天资聪颖,悟性过人,又曾多年习武,此刻不管什么招式,皆是一学即会。对于心法,稍经指点,便能得入门道,初次练习已是进展神速。挽心大为惊异,竟然赞叹道:“以前没看出来,你是个武学天才!”

    苏漓一怔,担心自己表现得过了。连忙抬头,见挽心神色似乎并无异样,这才应道:“既然决定要学,当然得用些心。”

    挽心点头,“这样也好。我不可能时刻守在你身边,你能早一日练成,我也早一日安心。希望今后的每一天,你都不会让我失望。”

    略含期待的眼神,激起苏漓心头意气。她站直了身子,坚定回道:“我会努力。”

    如星子般灿亮的黑眸,散发的全是斗志,还有自信的力量。

    挽心看得愣了一下,盯着她的眼睛道:“你变了!”

    苏漓回道:“人总是会变的。尤其在经历过生死之后。以前我以为,处处忍让,总能换来安生,但实际不是。人善被人欺,你越胆小怕事,别人越会骑到你头上!倒不如让想办法自己变得强大,即便将来是死,也要为自己保留一份尊严。”

    这是她的真心话。在回到相府之前,她想过伪装,以懦弱胆小的表面,掩盖真实的性情,以免让人怀疑。可是,在挽心这样的人物面前,与其伪装,倒不如坦然做自己,更容易得到信任。

    这个世界,强者为尊。

    “你这样想是好事。”眸中犀利渐渐淡去,挽心语调深沉道:“但要记住,在你有足够把握能在相府安稳立足之前,切不可轻易显露武功!”

    这是自然。她比任何人,更清楚这一点。

    这一夜时间过得飞快。与挽心的相处,逐渐变得自然。而此后的每个夜里,皆有进展,不出数日,苏漓竟已觉出体内有真气盈荡,这让她惊奇不已。据她所知,普通的内功心法,至少需要修习数月,方能有此成效。也不知挽心所授,究竟是何种内功心法,以苏漓这样差的体质,竟也能练得这般神速!

    清晨的阳光明媚照人,简陋的小院里,从石缝中钻出的小草,看起来顽强而又生机勃勃。

    苏漓一大早叫来沫香陪她出去走走。这相府,虽不比摄政王府那样大的离奇,却也是地形复杂,庭院无数,她若不多熟悉熟悉,将来在自家府里迷路,可就说不过去了。

    绕着后院转了一圈,发现今日的园子格外安静,唯厨房热闹非凡。几十号人穿梭忙碌,那阵仗好似帝王将要驾临。

    “今日府里有客人吗?你可知是谁?”走在花园小径,苏漓疑惑问道。

    沫香正想跟她说这事呢,这会儿见她问起,连忙回道:“听说是老爷今日宴请镇宁王,现在整个相府的人都在议论,大小姐有可能会嫁到镇宁王府去呢!”

    脚步一顿,苏漓脑子里浮现出一张俊美绝伦的脸,还有那人尊贵而又无可匹敌的气势……

    东方泽那样的男子,会娶苏沁当他的王妃?苏漓微微讶异,转头问道:“父亲几时回来的?”

    “昨天夜里。”沫香话音刚落,就闻前方有人叫道:“哎哟哟!这是谁呀?”

    高亢而尖锐的女声,打破满园的静谧。苏沁一身红色衣裙,鲜艳夺目。腰肢款摆,手中蒲扇轻摇,自以为婀娜多姿,一路扭了过来。那张精心描绘过的脸蛋,也算得上还有几分姿色,不过比起苏漓,却又差的远。若无那个胎记……

    苏漓不自觉地皱了眉头,真是时运不济,随便走走,也能撞见瘟神。不欲生事,她打算就此避过。可还未转身,苏沁已经大步朝她走来。见苏漓神色淡淡,并不像往日那般见了她就心生畏惧,顿时心生不快,昂首斥道:“本小姐跟你说话呢!你竟敢不理!”

    手中扇子,毫不客气地朝她脸上招呼过来。

    苏漓眼光一沉,下意识地想要抓住苏沁的手,却被沫香拉着退后。苏沁一招未中,心里的火蹭一下窜上来,咬牙骂道:“该死的丫头!”朝身后使了个眼色,两个丫鬟立即上前扭住沫香的胳膊,一左一右,两个耳光照着沫香的脸,狠狠扇了下去。

    用足了力气。

    一缕血丝渗出口角,两边脸颊很快便肿如馒头。沫香没有吭声,显然被欺负惯了。可苏漓却不习惯,对那两人皱眉斥道:“住手!”

    冷沉的声音,极具威势。震得两个丫鬟停住了动作,惊讶无比地抬头望过来,一对上她冷若寒冰的眼神,皆是身子一抖,竟不自觉松手退了下去。

    苏沁也被镇住,张大嘴巴,像看陌生人一样的看着她。这丫头自从上次醒来,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居然敢这么跟她说话!苏沁瞪圆了眼睛,怒道:“几天不见,你好像变厉害了!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敢在本小姐面前,用这种语气说话,你想干什么?”

    本站,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