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二十六章 妳逃不掉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网站多少云顶娱乐0163198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苏漓心头无法遏制地一阵绞痛,往日里百般疼爱的庶出妹妹,在出事之后,却对害了自己的人,如此示好,怎能不叫人齿冷心寒,这世间除了最敬爱的母妃,还有什么是值得珍惜的?

    看到东方濯与苏漓紧密贴合的姿态,黎瑶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之色,不由自主地奔来过来,口中不敢置信地喃喃道:“姐,姐姐?”她一把抓住苏漓,激动的脸色无法控制,东方濯立刻被推挤到一旁。

    黎瑶颤抖着伸手,去轻轻抚摸苏漓的脸,似在确认,眼前这人到底是真是假?温热触感传来的那一瞬,她止不住失声痛哭。大颗的泪珠滚滚落下,顷刻衣衫便湿,泣不成声,反复叫道:“姐姐,你真的是姐姐?为何他们都要对我说姐姐去了?”她一头扑在苏漓的怀里,狠狠抱住,“姐姐,瑶儿真的好想你啊!这世上只有姐姐最疼瑶儿,你明明平安无事,为何还要这样吓我?”

    苏漓面无表情,伸手将黎瑶慢慢推开,缓缓道:“这位小姐,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姐姐,我姓苏,叫苏漓。只是碰巧与黎苏小姐……长得有几分相似而已。”

    黎瑶“啊”一声,玉手轻轻掩住了口,泪眼婆娑反问道:“你骗人,天底下哪有这样巧的事情?”

    苏漓静静看着她,伸手将刻意遮挡左脸颊的发丝,拂到耳后,露出了那块嫣红如血的胎记,她故作平静道:“你仔细看看,你姐姐脸上肯定没有这块东西。()”细腻白净的肌肤上,猛地露出这块印记,红白相间,乍看一下还当真有些可怖。

    黎瑶猛抽一口冷气,伸手便去擦那胎记,见到手中并无任何颜色,不由惊得倒退几步,正靠在东方濯的身上,颤声道:“你,你当真不是姐姐?”

    苏漓眸光犀利,直盯着黎瑶,似要看穿她心底真实所想,半晌方缓缓摇头。

    “为什么?!姐姐这样的好人,老天为何会让她死?!”仿佛难以接受这样残酷的打击,黎瑶骤然爆发,片刻,她神情呆滞地转身,面向东方濯傻傻道:“姐姐走了,姐姐真的走了……”她蓦地双手抱头,痛苦万分地哀叫一声,不住摇头道:“我不信,我不信……”忽然间,便倒了下去。

    东方濯站在一旁,恍若未见。他的眼光,只死死定在苏漓脸上那块殷红胎记上,无法移动半分。

    “瑶……黎小姐!”苏漓大惊,直扑了过去将她扶到软椅上,连声叫道:“黎小姐,你醒醒!”

    黎瑶双眼紧闭,面无人色的躺在她怀中。

    连唤几声,黎瑶仍然没有反应,苏漓心急如焚,猛地抬头,对东方濯咬牙质问道:“静安王,你还愣着做什么?即将过门的未婚妻子昏迷不醒,你为何能够如此无动于衷?!难道在你的心里,女人的生死,永远都是这样的无所谓吗?!”她心绪激荡,字字铿锵,掷地有声,掩饰不住愤恨的目光,直瞪着面前这个毫无反应的男人。

    东方濯垂视着她,忽然大步上前,一把将苏漓扯进怀里,死死擒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扬起头来。那双漂亮眸子中,毫不掩饰地透出愤怒仇恨的目光,恨不得立时化作利刃,将这恨到骨子里的男人刀刀凌迟致死!

    东方濯眼眶忍不住有些发红,恨声道:“你看你,还是这样恨我,竟敢说你不是黎苏?”

    苏漓死瞪着他,一字一字说道:“黎苏小姐乃摄政王府嫡出千金,又是当今陛下钦赐的明玉郡主,身份尊贵,岂是我这等不祥之人能与之相提并论的。”她顿了一顿,继而又凄然笑道:“只可惜这样一个人,却被人冤枉陷害,一世清名被传得面目全非,就连死后……尸身既不可葬入皇陵,亦不能进黎家祖坟,最后只埋骨在一处偏僻山沟……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我、如、何!”东方濯半晌方从齿间逼出这一句。

    “若非是你误信谗言,辱她休她赶走她!她又怎么会死!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你!王爷你难道都忘了吗?!”强抑住心头的恨意,她十指指尖几乎掐进肉里。

    东方濯眼光亮得骇人,手中猛一用力,快要将她下巴捏碎,语声轻缓,似在自问:“忘?她给予本王的耻辱,本王怎么可能会忘?”

    苏漓吃痛,推他不动,内心愤恨,不知如何是好,东方濯只是牢牢盯紧她的脸,厉声又道:“倒是你,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黎苏,倘若你不是她,又以何种身份,在此质问本王?!”

    苏漓愤然回道:“苏漓仅为黎苏小姐的朋友,本是无权过问她的私事,但此等人神共愤之事,任何一个人也不会冷眼旁观!”

    “与本王作对只会自取其辱!”

    “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

    “你!简直胆大包天!”东方濯停了一瞬,浑身的怒气,几欲逼得人不能呼吸。

    苏漓却昂起头,傲然地与他对视,眼中毫无惧意。

    东方濯盯了她半响,眼光复杂,变幻不断,不知突然想到了什么,竟邪侫一笑,低头凑近她,冷酷的声音,在她耳旁一字一句,清晰说道:“好!很好!本王欣赏你的胆量!告诉你,本王不管你到底是谁,你再也逃不掉了!”

    这是苏漓此生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她便忍不住真的笑了,才数日不见,这个男人的狂傲霸道有增无减,他以为他是谁,掌控这世间一切的神么?只要他一句话,便可轻轻松松将她握在手心里?可她苏漓,已经不是从前的黎苏!以后她的命运,都只会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极力抑制住心头的怒火,她真想挥出一巴掌狠狠打醒他!而就在这时,有人飞快地将她拉住,不着痕迹地拂袖,那力量恰到好处,令东方濯不由自主地松了手,他连退几步,喘气瞪向那人。

    东方泽揽住苏漓纤腰,旋身一转,将她带出几步之遥,淡淡责备道:“苏苏,你僭越了。怎可对皇兄如此无礼!”他面色平静,继而又道:“黎小姐不幸离世,闻者难免伤心,只是逝者已矣,生者如斯,二皇兄若想他朝继承晟国大统,还是先保重身体为好!”

    东方濯脸色铁青,咬牙冷笑道:“不劳六弟费心!”

    “既如此,泽便不扰皇兄雅兴,先走一步。”东方泽说罢,拉了苏漓便走。

    “站住!”东方濯声音里急怒难抑,“苏漓留下,本王准许你离开了吗?”

    东方泽头也没回,淡淡道:“苏苏是本王带来的,自然由本王带走。皇兄若有异议,大可以去父皇母后跟前申诉。”他的唇边闪过淡淡笑意,充满了讽刺。

    苏漓的心莫明地一沉。

    本站,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