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五十二章 奇怪的温柔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娱乐国际云顶娱乐斗地主苹果版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苏漓眼光微变,他竟如此迅速便查到这件衣服的出处!不错,这的确是挽心为方便她夜间练武,特地去荣锦坊为她定做的。可挽心当时并非以相符丫鬟的身份,东方泽又是怎么联想到她的身上?

    忍不住看了眼挽心,挽心此刻也很吃惊,没想到苏漓所说的登徒子居然是东方泽!她皱了皱眉,目光似无意扫过苏漓头上发簪。

    苏漓顿时心头一凛,蓦然想起,初遇东方泽时,她被人砍断的发簪里的沉门迷药!挽心去定制衣服,戴了沉门独有的面具,东方泽定是由此联想。

    想通关节,她反而定下心神,此时东方泽的手已经到了跟前,她连忙后退一步,笑着拦道:“不必了吧,王爷准备的,必定合适。”

    “那倒未必,本王可没为苏苏量过身。”东方泽沉目轻笑,方才他明明看到她眼光一瞬百变,转眼却又淡定如初。

    不再给她阻拦的机会,他双手一扬,那衣袍立刻就披在了她的身上。

    苏漓心知若再坚持,只会让他更加怀疑,但众目睽睽之下,让一个男人亲手为她穿衣,也实在诡异。何况那人还是身份尊贵、性情冷漠深沉的镇宁王!

    “我自己来。不敢劳王爷大驾!”她慌忙推他的手,但他却纹丝不动,只盯着她的眼睛,沉声笑道:“本王乐意。”

    一旁的沫香早已看得呆住,只觉得眼前一幕万分和谐。

    盛秦目光轻闪,讶然与惊异之色,跃入眼帘。跟了王爷那么多年,还没见过王爷对哪个女子这样殷勤温柔,哪怕是虚假的伪装,也不曾有过。

    苏漓感到很不习惯,眼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在她身上上下动作,不容拒绝的神态让她无可奈何。而他的脸,近在咫尺,不断靠近,五官轮廓仿佛神斧天成,俊美到不可思议。

    似是故意的,他朝她轻轻吐出一口气,深邃的黑眸,邪魅之色一闪而逝。

    第一次,帮一个女子穿衣,感觉有些奇妙。他忽然放慢了动作,眼前的女子,过于镇定的神色,让他心生不悦。

    干净好闻的气息,拂在脸上,她白皙的面庞,终于控制不住泛起一丝淡淡的红晕。不自然地撇开头去,正好看到院门口,站着两人。

    瞪眼如牛,嫉色如狂,苏沁原本经过精心妆扮的面容,此刻看起来有些狰狞,与身后手捧锦盒的婢女,一齐愣愣地站在那里,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镇宁王的温柔,天下女子无人敢想,苏漓这个不祥人,凭什么可以轻易得到?

    苏沁真想冲进去拉开苏漓,将她身上的那件衣裳撕碎,可是又拼命忍住。上一回的严重失误,已经让她丢尽了脸面,这一次不能再冲动了!极力按捺住内心的嫉恨,苏沁柳腰款摆,进屋乖巧行礼:“沁儿见过王爷。”声音娇柔甜腻,让人听着骨头都快酥了。

    苏漓止不住浑身起了一层寒栗,悄悄抬眼看东方泽,他正为她系腰带,头也不抬,随口说了句:“免礼。”

    苏沁却没起身,反而扑通一声跪下道:“沁儿该死!上一次,沁儿不知那百花茶不能与酒同用,险些害了王爷,请王爷恕罪!”说是请罪,神色却万分委屈。

    东方泽淡淡瞥了她一眼,面无表情道:“过去的事,本王不想再追究。你起来吧。”

    “谢王爷!”苏沁悬了许久的心,终于落地了。然而她却不知,在东方泽的眼里,她不过是个蠢笨无知的女人,对这种女人,他从不会多费一分心思。

    而眼前的苏漓……东方泽眸光微闪,她当日的表现,着实出人意料。一个从小不出家门一步,也不识字的女子,如何能闻香辨花,精通药理?

    感觉到他的注视,苏漓下意识退了一步,与他拉开距离。

    东方泽抬眼将她从上到下细细打量,无论肩、袖、腰、身,都裁剪合宜,恰到好处,仿佛就是为她量身裁制。他不禁眯了一下眼睛,目光犀利,紧盯着苏漓。

    “果然很合身。”

    仿佛听不出弦外之音,苏漓淡笑道:“王爷的眼光,自不会有错。”

    东方泽却道:“本王可不是火眼金睛。”

    空气中,有无名的火花四下飞溅,苏沁却半点也感觉不出,只看他们两人都是笑着望着对方,以为他们这是郎情妾意的表现,心里很不是滋味。眼珠一转,她走上前去,自以为不留痕迹地推了一下苏漓,跻身到他二人中间,拉着苏漓的手,娇声责备道:“妹妹,你也太不知分寸了!王爷是何等身份,妹妹怎么能让王爷为你穿衣呢?传出去,会被人说闲话的!”她紧紧捏着苏漓的手,尖利的指甲,几乎要刺进苏漓的肌肤。

    苏漓微微皱眉,还没开口,就见东方泽面色一沉,冷冷哼了一声,“谁敢说本王的闲话?!”

    苏沁一愣,刚要辩解,东方泽走到桌旁坐下,浓眉一挑,沉声又道:“是本王要帮她穿衣,苏大小姐认为本王很没分寸?”

    他语声俱厉,听得苏沁心头一慌,抓住苏漓的手立时松开,惊惶难定道:“沁儿不敢!沁儿……只是觉得妹妹她……”一句话说不完,苏沁的额头,已冒出冷汗。

    东方泽道:“你妹妹怎样,本王心里有数。本王觉得她好,她就是好!谁敢在背后说三道四,本王定不轻饶。”仿佛为证明他话里对苏漓的喜欢,看向苏漓的眼光,突然变得异常温柔。

    苏沁看得呆住,如果镇宁王能如此对她,她死也愿意!如此一想,她对苏漓的嫉恨,越发深浓。

    而那句话,若搁在别的任何一个女子身上,只怕都会欣喜若狂,可苏漓却只觉得心底发寒,东方泽并非多话之人,何故突然对苏沁说这些?让苏沁更厌恶憎恨她,对他又有何好处?

    “王爷言重了,小女子何德何能,得王爷如此庇护,实在承受不起!”苏漓淡淡说完,以手扶额,皱眉微行一礼,歉意道:“请恕苏漓失礼,今日苏漓身体有些不适,恐怕不能再招呼王爷!劳烦姐姐陪同王爷去前厅用茶,想必父亲大人已在那里恭候多时。”

    苏沁眼光一亮,小心翼翼地望向东方泽,见东方泽起身,不禁浮现期待之色。但东方泽却走向了苏漓,满怀关切,对苏漓道:“苏苏哪里不舒服?让本王看看。”

    修长的手指,直摸向苏漓脉门。

    苏漓心下微惊,飞快地避开,只听他笑道:“本王略通岐黄之术,苏苏若真有何不适,可别误了病情!”

    苏漓一怔,他会岐黄之术?她才不信!恐怕诊脉是假,探她有无内力才是真!

    ------题外话------

    往后几天估计也得晚上才能更新。过阵子会恢复上午更。么么亲爱的们,抱歉让你们久等哈~其实这篇文我很想一直固定更新时间的,没想到会有意外情况~

    本站,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