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五十三章 三人行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东方心经彩图大全20184码中特期期中最全资料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王爷无所不通,让人佩服。苏漓的身体自己知道,不过是些小毛病,略微休息片刻便好。多谢王爷关怀!”她唤来沫香,替自己脱去了黑衣,扶了她走到软椅边坐下,全然是体力不支的模样。

    “哦?既然如此,本王就在此等你片刻。”他丝毫不勉强,又笑着坐了回去,对她的逐客令视若无睹。

    苏漓心中暗沉,淡淡浮出一个笑容:“多谢王爷体恤。只是我身子乏了,怕会怠慢王爷。不如……请姐姐替我招呼王爷吧。”

    苏沁面上一喜,在东方泽下首坐了,悄悄拿眼瞟他,鼓起勇气道:“沁儿听说王爷爱花,特地托人花重金从汴国购得一种稀有名花,以赎上回之过,希望王爷喜欢。”她从婢女手中接过锦盒,小心翼翼奉至他面前,就好似奉上的是自己的一颗心,神情羞涩,又万分期待。

    东方泽却看也没看,只淡淡道:“苏大小姐有心了,不知是何名花?”

    苏沁连忙道:“回王爷,是情花。”

    东方泽和苏漓的目光皆是一怔,双双朝苏沁的手上看去。苏沁见他神色有动,不禁欣喜,连忙打开锦盒,一枝洁白剔透的纤细花朵呈现眼前,衬着两片绿叶,立刻满室生香。

    东方泽微眯了一下眼,似在细看,沉吟未语。

    苏漓默默低下了头,情花乃汴国皇室之花,怎么可能流入市井之中买卖?此花外形确有几分相似,但茎叶无刺,香气颇浓,明显不是情花!只怕是苏沁枉作了一回好人!抬眼看了看东方泽,他的脸色似乎面无表情,显然没有丝毫惊喜之色。若真是一个爱花之人,见了此等奇花,怎么会毫无反应?只怕……他早已看出端倪。

    苏沁却全然不知,顾自笑着又道:“沁儿为寻此花,可是费了不少周折。望王爷……笑纳!”

    东方泽伸出手将盒子接过,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苏大小姐竟然知道本王在寻此花?有这番心意,本王岂能不收?”

    苏漓心一沉,他在找情花?为何?

    苏泌笑靥如花,不由自主朝他靠近一分,“只要王爷喜欢就好。”

    东方泽眼眸一转,看着苏漓道:“苏苏也瞧瞧!”

    苏漓微怔,心思瞬间转了几转,要她来说真话么?站起身来,细细看那花儿,悠然叹道:“此花与情花外表确有几分相似,但可惜,并非真品。姐姐怕是被人骗了!”

    “你说什么?”苏沁面色大变,蹭一下站起来,瞪着苏漓,怒不可遏。这个臭丫头,又来和她作对!真是可恶。正要斥责几句,却听东方泽沉声道:“苏苏认得情花?”

    他深沉的眸底,透出犀利灼热的光芒,紧紧将她锁住。

    苏漓淡淡一笑,“真花倒没见过,只见过图样。听闻情花乃汴国皇室特有之花,茎叶带刺,香气独特,只在特别的时候才会出现,眼前这枝……样子形似,香浓且重,只怕有误。”情花若能拿钱买得到,黎苏体内的毒,早就解了。

    “……你胡说!”听她说得越多,苏沁心里越慌,不由激动叫道:“这不可能!王爷您别听她的!”

    东方泽仿若不闻,深沉双眼,仍盯着苏漓,目光一转不转。

    苏漓扬唇淡淡一笑,“其实情花是真是假有什么关系,姐姐这番心意,王爷自然明了。”

    苏沁一时语塞,满腔怒意竟无从发泄。这一回她可是下了血本,卖了不少体己物,求娘求了好久,才求得银子买到了这珍品!想不到苏漓一句话,就让她的心血全部化为乌有!

    东方泽道:“想不到苏苏不出门也能知天下事!既然此物并非情花,苏大小姐的好意,本王心领了。”翻手盖上锦盒,他一张俊脸,面无表情。

    苏沁登时凉了心,愤恨地看向苏漓,咬牙切齿。

    苏漓皱眉,他明明也看出那并非情花,却非要说成是为顺她的意,才相信此物有假!眼见苏沁的恨意已深,再坐下去,只怕是事端更多。于是她上前一步,将锦盒又递了回去:“此花虽不是情花,却也是万金珍品,对身体有益,姐姐一番心意,王爷还是收下吧。”

    东方泽眼波流转,笑道:“当真是珍品?既然如此,本王就将此物转赠给苏苏,愿苏苏身子早日康健。”

    苏沁刚刚喜上心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又凉了半截,

    苏漓一怔,笑着将锦盒又推了回去,“王爷折煞苏苏了。此花性寒,不适合苏苏用。王爷还是收着罢。”说完,不等他拒绝,便笑意盈盈地走过去挽住了苏沁,“天气不错,苏苏想去花园走走,反倒清爽些。姐姐可愿意陪妹妹一起?”

    苏沁一愣,黑着一张脸没有说话,东方泽却已然站起身来:“也好。本王也觉得坐久了乏闷。”

    苏沁一听他也要去,自然欢喜,哪里还顾得上生气,立刻叫道:“王爷请,花园里的花开得正好呢!”

    苏漓唇边扬起淡淡笑意,一抬眼,竟看到东方泽深沉幽黑的眸子,不由心头一跳,又低下头去。一行三人,迈步往后花园去了。

    一路赏花评景,苏沁好不殷勤,俨然一副主人家的模样,领着二人穿过大半个花园,来到碧荷塘边。荷塘水面,碧叶接天,一片绿意盎然之中,数十根凸起的石柱,约有一丈多高,架着一根独木桥,如回廊般曲折迂回,盘横在荷塘上方,看上去,甚有几分惊险。

    东方泽目光一动,“想不到相府花园还有此等景致,不错!苏苏常来此地吗?”

    不等苏漓开口,苏沁已经捂着嘴笑道:“妹妹一向胆小,连荷塘边都不敢靠近,哪里敢走这独木桥!从上往下看这荷塘,景致最好,王爷可想上去?”

    东方泽没有回答,只对苏漓笑道:“苏苏胆小么?本王可没看出来。不过本王记得,苏苏似乎怕水。”

    只那一次一瞬间的感觉,他记得如此清楚。苏漓连忙笑道:“王爷记错了,我不是怕水,只是晕船。”

    “哦?”他眉梢轻挑,“果真如此,就跟本王去赏赏这高桥上的美景。”

    苏漓低眉敛目,淡笑,“王爷请。”

    东方泽笑意更深,大步踏上石阶,径直往那独木桥走去。苏漓脚步一顿,苏沁已经飞快地跟了上去。苏漓嘴角微勾,一抹冷意一现即逝,没有说话。

    习武之人身形控制游刃有余,东方泽走在桥上,如履平地一般。跟在他身后的苏沁,反倒走得有些战战兢兢,显然心有惧意。心头暗悔,刚才不该快意逞强,以为那死丫头必定不敢上来,才抢在前面跟在了东方泽身后。现在真是进退不得了,只得暗咬银牙,一步一步往前走。

    苏漓在最后,也走得最慢。她身子轻晃,脸色却一如平常。这根桥约有一脚宽,对她来说,并非什么难事,但此刻不能暴露武功,她要做做样子。

    三人走到两根独木链接拐弯处,苏沁突然惊叫一声,几乎要掉下木桥,她飞快往前一扑,双手紧紧抱住身前的男子,同时右脚踩空,慌乱往后用力一蹬,正中苏漓膝盖。

    这一脚,放在任何一个没有武功的女子身上,必然是要掉下去的。苏漓顿时“啊”的一声惊叫,直直朝荷塘内坠去。

    本站,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