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五十四章 高手过招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黄大仙精准出码一百度地图导航我的位置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东方泽倏地回头,此时一个青色身影足踏碧荷,身躯如离弦之箭,从岸边飞驰而来。

    东方泽眼中精光一闪,旋身一转,震开抱住了自己的女人,身形如电,飞驰向下,在挽心即将接住苏漓的一瞬,他猛一拂袖,长臂捞伸,抓住女子急速下坠的身形,将她带进怀里,紧紧抱住。先前袖袍拂过的方向,正对着飞驰而来的青影。

    一股劲气袭面而来,挽心竟然躲闪不开,心下一惊,只得挥袖去挡。只听“砰”的一声,两股强大的内劲相撞,好似一道惊雷轰然炸开。顿时荷浪翻滚,气势骇人。

    一声惊恐的尖叫,伴随着噗通落水声,随之传来。苏沁在惊吓中直直地掉进了荷塘里。

    东方泽头也没回,抱着苏漓站在荷叶尖上,目光深冷。对面的青衣女子,从第一次进苏漓的小院,就感觉到那不是个普通的丫鬟。能轻易挡住他四成的功力,比想象中的还要厉害三分!

    苏沁在水中不断地扑腾,一张惊恐万状的脸,惨白如死。

    “救……救命啊……”她祈求地望着苏漓,却发现苏漓目光冰冷如刃,全然不是她往日认识的那个怯懦的妹妹,不禁内心充满恐惧,绝望叫了一声:“王爷……”又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水,没入水中。

    东方泽仿若不闻,眼见苏沁就要沉下去,苏漓仿佛又感觉到那沁凉的寒意,如水一般地包围过来,心下一冷,不由叫道:“挽心,救人。”

    挽心闻言飞掠而起,贴着水面一把抓住苏沁的衣领,拎着她迅速回到岸边。

    四周已围上来一帮下人,皆是一脸震惊地盯着她看,挽心皱眉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送大小姐回房,找大夫来诊治。”

    她言辞颇有几分严厉,一时众人都才回过神来,忙不迭地抬着苏沁往房内去了。

    东方泽看着挽心的身影,目光越来越深,越来越冷。

    “相府真是藏龙卧虎,本王以为苏苏已经够特别,想不到身边的丫鬟竟也如此出人意料!”回到岸边,他放下苏漓,低头看她,只见她面色微白,看似受了惊吓,然而垂下的眼光却镇定如常。

    挽心低了头没有说话,面色无波,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盛秦忍不住频频朝她打望,谁知道天下能接镇宁王一掌的人,能有几个?

    苏漓抚了抚胸口,轻声道:“王爷言重了。挽心不过是从小跟我表舅父学了点武艺罢了。”

    “表舅父?”东方泽微微皱眉。

    “是啊,”苏漓抬眸淡笑道,“王爷有所不知,挽心是我母亲娘家一个远房亲戚家的孩子,我表舅父虽非江湖中人,但却有一身好武艺,在当地锄强扶弱,小有名声。可惜后来发生一场瘟疫,官府为免瘟疫传播别处,放火烧村。我那表舅父为了救人死在大火中。挽心命大,没染上病,拼命逃出,才来投奔了我娘。”

    “哦?果真如此,那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东方泽抬眼看挽心,挽心低头,面有戚戚。东方泽目光轻闪,瞟了盛秦一眼,沉声笑道:“巧了,我这侍卫也是从小习武,素日里眼光颇高,见了习武之人,总想去讨教一二。”

    “盛秦不才,请挽心姑娘赐教。”盛秦应声大步上前,目中光芒冷厉,直盯着挽心。

    挽心没做声,朝苏漓望了过来。苏漓眉头微蹙:“挽心不过是一个奴婢,怎么敢跟王爷的人动手?只怕……不妥。”

    东方泽笑道:“苏苏担心什么?你若不让盛秦动手,他今晚怕会睡不着觉。这样吧,点到即止,不用武器,如何?”

    苏漓欲言又止,眼看那盛秦内力凝于掌心,满脸兴奋,跃跃欲试之情倒并非作假。只是东方泽之心,却昭然若揭。如何是好?

    盛秦此时又上前一步,对挽心抱拳,说了句“姑娘请”,退后一步,摆开架势,并不急于进攻,倒也有礼让之风。

    挽心暗一沉吟,心想若一味拒绝,只怕东方泽疑心更重。当下抱拳道:“请。”一掌平平挥出,似乎普通至极,的确是江湖草莽的平常招式。

    盛秦暗暗纳罕,这女子内力非常,为何招式却如此普通?难道她有意隐瞒?当下毫不留情,攻势渐渐凌厉。高手比试,隐藏实力比拼命相搏还要吃力,因为对方的每一招,都能激发出人体内潜藏的最直觉的反应。不过十招,挽心已显露败象,几次险象环生,被她堪堪躲过。

    苏漓看得心惊不已,盛秦不愧是东方泽身边最得力的下属之一,武功高强,内力浑厚,虽然手无利器,但一招一式,都凌厉生风,气势逼人。挽心渐处下风,若一个不小心,使出自身绝学,被东方泽看出她就是那天在望月湖行刺他的黑衣人,那就糟了!刺杀皇子的罪名非同小可,一旦被识破,别说一个挽心,整个相府都难逃干系!

    不行,她得想办法阻止这场比试继续下去,否则以东方泽的敏锐,迟早要看出端倪。苏漓转眸,悄悄看了眼东方泽,此刻他面色深沉,正密切观察着挽心的招式变化。突然,身旁苏漓上前一步,指着草丛里惊叫一声,“那是什么?”

    东方泽顺着她手指的方向,飞快地瞥了一眼,像蛇一样的漆黑草绳隐在低矮的树丛里,他皱眉应了句:“草绳而已。”

    苏漓神色惊魂未定,手贴上胸口,东方泽回头,欲继续观察那二人比试,不料她已经与他靠得如此之近,一转头,英挺的鼻尖,不小心撞上她蓬松的乌发。

    “叮当”一声脆响,她头上的碧玉簪子,倏然掉在石板路上,摔得粉碎。

    苏漓似是愣住了,瞪大双眼,失声叫道:“啊!我的……玉簪!”

    她这一声惊惶无措,听得他微微一愣,那打斗的两人也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苏漓蹲下身去,洁白的细指,颤抖地伸向已摔成两截的碧玉簪子。

    东方泽顿时浓眉一皱,拉起她道:“一支玉簪而已,也值得你这般伤心,回头本王送你一支更好的便是。”

    苏漓抬头看他,眼光忧伤带着锐利的冷意,仿佛冬日里突然而降的寒雪,瞬间凉透心骨。

    本站,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