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五十九章 大师箴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优德w88官方网站永利app游戏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院子一瞬寂静下来。

    众人连忙上前见礼,晦光大师清淡的目光,望了眼满院的狼藉,朝东方泽施礼道:“老衲晦光,听闻施主抓了本寺僧人缘智,不知所为何事?”

    东方泽躬身还礼,恭敬道:“贵寺僧人缘智,乃沉门的联络人。大师可知情?”

    晦光大师慈眉微凝,略一沉吟道:“几位施主请随老衲去禅房一叙。”

    众人施礼低声应诺,随大师往后院去。晦光大师的禅房,在佛光寺西北方一处小院内,祥和安静,迎面一个大大的禅字,佛法精深。

    “诸位施主请坐。”

    “大师请。”

    各人盘腿就坐,唯有项离曲腿斜坐,毫无正形。晦光大师也不介意,只道:“老衲愿闻详情,施主请讲。”

    东方泽正色道:“本王日前收到消息,有沉门中人隐藏贵寺,与香客接洽密谋杀人。本想捉拿此人,探寻一二,不料沉门神通广大,派人来杀人灭口。令血污佛门净地,本王深感遗憾。魏述。”他回头叫了一声,魏述立即上前,将黑色药丸与毒血奉至晦光大师面前。

    东方泽道:“此药丸乃沉门独门秘药‘绝命’,用于身份暴露或是任务失败自尽之用。是在缘智的牙齿里找到的。这黑血是缘智‘化骨’之后所留。大师请过目。”

    晦光大师看过之后神色凝重道:“的确是沉门秘药,‘绝命’与‘化骨’,缘智果真是沉门中人,善哉,善哉,老衲也有失察之罪!”

    东方泽道:“大师是得道高僧,门下徒众甚多,一时不察,才让这些恶人得惩。如今恶徒已伏法,大师大可不必自责。”

    晦光叹息一声,敛目不语。

    东方濯道:“本王因一己喜恶,毁坏贵寺院墙,明日会派人送来银两,请大师勿怪。”

    “如此多谢施主。”晦光大师说完,望着他,又道:“老衲赠施主一句话,一念在天,一念入地,戒急戒躁,智者所为。老衲观施主眉心黯沉,两眼发青,想必近日为心魔所困,噩梦多扰。正所谓过往云烟,施主当放则放。”

    东方濯眼光微变,神色间掠过一抹痛苦之色,低头道:“多谢大师指点。”

    东方泽道:“今日之事多有叨扰,望大师见谅,我等先告辞了。”

    晦光大师微笑看着他道:“施主胸怀天下,智谋高远,可也愿听老衲一言?”

    “大师请讲。”

    “莫贪少疑,真心待人。”

    东方泽笑道:“多谢大师箴言。”此时此刻,他听得清楚,却还未能深刻体会这句话。

    众人起身告辞,郎昶却道:“郎昶有一事,想单独请教大师。”他温和的目光从苏漓面上看过,细微的表情变化,令苏漓心中生出异样之感。

    苏漓原也想请教晦光,却没料到郎昶有此一举,只得迈步往外走去。身后晦光大师忽然叫道:“女施主请留步。”

    苏漓微愣,回头见晦光大师慧目慈祥,朝她摇头叹道:“执怨愈深,福缘愈浅。女施主当放宽胸怀,方得解脱。”

    苏漓怔住,晦光大师果然是慧目如炬,只短暂片刻,她未发一语,却也能将她心中恨怨全然看透!前面东方泽疑惑深思的目光投过来,她微微垂眸道:“谢大师指点。”然而,冤屈未申,仇不得报,如何才能放开胸怀?

    离开禅房,苏漓垂目思索,想到郎昶看她的眼神和奇怪的态度,心中忽地一动,拉着挽心到一旁低声吩咐了几句。挽心便应声而去。

    东方泽下令撤掉所有封锁院门的侍卫,那些在惊变中吓得魂不附体的人们,立即蜂拥而出,争先恐后离开这是非之地。一时间热闹的寺院变得寂静万分。

    苏漓暗叹一声,“今日晦光大师开坛讲经,五年逢一次,想不到竟会如此收场。真是罪过啊,罪过。”

    东方泽笑道:“今日去了,还有来日,苏苏何必感叹?”

    苏漓淡然一笑,没再说话。一行人下了福山,项离便拱手笑道:“诸位再会,在下要回去准备聘礼,改日好上门迎娶美人儿。”说完,他竟头也没回地走了。

    东方泽微微皱眉,东方濯冷笑一声,“不自量力!”

    东方泽翻身上马,锐眸四下一望,问道:“苏苏,怎不见你的婢女挽心?”

    苏漓回道:“哦,我见山林还有桃花开得甚好,叫她采几枝回去。”

    “哦?是吗?”他明显不太相信,视线定在她脸上,目光犀利,锐意暗藏。

    “当然,”苏漓叹息,“山下的桃花已经开败了。”

    东方泽道:“花有败时,美人却越来越惊艳。就连天下第一多情公子竟也对苏苏一见倾心,为博美人青睐,连性命都不顾。”似笑非笑的神情,分明意有所指。

    苏漓抬头迎视,嘲弄冷笑道:“一见倾心?难道王爷以为那多情公子会有几分真心!天下男子,负心薄幸者,多如过江之鲫!”

    东方泽哈哈大笑,“那本王祝苏苏早日觅得真心郎君!”

    苏漓不甘示弱地抬头看他,目光冰冷,今日之事,她心如明镜,他抓沉门之人逼其指认,意在挽心。不料,出来一个项离搅局,还有神秘人杀人灭口!按说东方泽此刻的心情定然不好,可从他脸上,她却找不到丝毫郁色。

    “我们走吧。”东方濯上前来轻扶她一把,冷声道,“六皇弟今日功亏一篑,想必还有许多事要做。”

    东方泽目光一沉,微微冷笑:“本王功亏一篑,还得感谢二皇兄那一掌!本王很好奇,以皇兄之力,竟然打不中一个项离!”偏偏打中那具尸体!

    东方濯扬眉问道:“六皇弟怀疑本王故意坏你的事?”

    “不敢。”东方泽面无表情道:“本王有事,先行一步。驾!”骏马扬蹄急奔,他带领着一队人马绝尘而去。

    东方濯嘴角轻扬,冷笑着哼了一声,拉着苏漓上车。苏漓看着他冷酷的笑意,联想到刚才东方泽的言语表情,心里微微诧异。莫非他真是故意的?一时心思沉了,却不知如何开口。

    “你那时说,绝不与人共事一夫,可是真心话?”东方濯突然问她,眼光有几分认真。

    苏漓没有答话,当时她脱口而出,并非深思熟虑。嫁人之事,尚不在她考虑范围。而且,这世界,有只娶一个妻子的男人吗?

    她嘲弄地笑了笑,却见他眸光缓缓低垂下去,平常飞扬自信的神采,此刻黯淡了几分。似是自嘲,又似是悲伤,他竟然自言自语:“我曾经想,此生若得那一人,再无他求。”

    苏漓心底一震,胸口遽然痛了起来,脸色却冷如寒冰。而东方濯眼底的悲伤也不过一闪而逝,仿佛在坚定自己的意志,又变得十分冷酷。

    回到相府,已近日暮时分。用完晚饭,挽心方才回转。

    “怎么现在才回?没事吧?”苏漓遣开沫香,关上门,这才急切问道。

    挽心道:“山上山下都有镇宁王的人,我不敢大意。”

    她就知道东方泽不会放过任何机会!苏漓想了想,问道:“那个项离是何身份,你知道吗?”

    “现在还不敢确定。小姐让我打听的事……”挽心皱眉,语气顿了一下。

    苏漓道:“怎么?没打听到吗?”

    挽心摇头,双眉微锁,目光直投在苏漓的脸上,沉吟道:“我在禅房外头,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我听不大清,但是……我看到定国太子拿出来一幅画像。”

    苏漓想,他若是找人,有画像很正常。可是挽心的神色,有些古怪。苏漓疑惑道:“他在找画中人?”

    挽心目光微闪,“不错。不过那画中人,跟小姐至少有七分相像。”

    苏漓登时愣住,郎昶那天在城隍庙里的那句话不是玩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忽尔都追着她说她像故人,郎昶又拿出跟她七分像的女子画像找晦光大师打听……

    这个京都城,跟她长得相似的女子,除了黎苏和她的母妃,还会有别人吗?

    她转过身子,坐到梳妆镜前,缓缓抬手摸上自己那熟悉又陌生的脸庞。

    这样的一张脸,带着诡异的胎毒,冥冥中这次重生的机会似乎并非偶然。再有半月,就是二王选妃大宴,汴国第一将忽尔都和定国太子郎昶必然在座,她的命运又将会转向哪一个未知的方向?

    本站,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