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六十八章 静安王捉jian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云顶娱乐官方永利娱场城app不能登录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滚烫的唇,触碰到她最为敏感小巧的耳垂,暧昧而灼烫的气息,撩拨着她心里摇摇欲坠的底线,苏漓忍不住轻吟出声,“你,你快,放开我……”

    曾经清亮坚定的眸光,此刻却因他而迷离狂乱,她雪白的贝齿轻咬着红唇,这不自觉的动作,映在他眼中,分外妩媚勾魂,是世间最旖旎动人的画面。

    一把火从心底窜上来,他再忍不住,牙齿轻轻扯住她的耳垂,舌尖舔舐,苏漓立刻浑身颤抖,难耐地“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若不是被他揽在怀中,只怕已经跌倒。

    东方泽寻到了她的弱点,更不肯罢休。他火热的唇舌,在她纤细白皙的脖颈间,肆意撩逗,一双手灵活地抚触娇嫩雪白的肌肤。

    苏漓顿时一个激灵,她惊呼一声,用力地仰起了头,艰难地找回神智,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被他拥着游到了池边。

    后背抵在光滑的池壁,腰身被掌控,她无处躲闪,轻薄的衣衫半褪至香肩,滚烫的唇舌一路沿着脖颈而下。柔滑细腻的肌肤,被他用吻,寸寸细致的碾过。

    她惊骇的想叫他停下,却叫不出声音,仿佛全身的每一个感官都已经被控制,酥麻快意的感觉,一波一波地冲击着心脏,这种感觉陌生得让她恐慌,却也致命的诱人。

    她用尽全力去扯开他仍在撩拨的手,却反而被他借机一扭,用力将手臂压在自己身后!

    一双深不见底的墨瞳,写满了情欲,得不到纾解的渴望,叫嚣着要冲破屏障,浑身紧绷,痛苦难忍。东方泽眉心微微一蹙,额头上瞬时滑落数滴汗珠,他停下来踹了一口气,俊脸再度逼近,鼻尖轻轻抵住她的,两人眼对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难耐的欲望之色。

    苏漓心间一震,他……原来他和她一样,也被欲望所控制,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温泉池的气息暧昧浓郁,将黑夜染上一抹浓重欲望的色彩。

    被他圈定的这一方天地里,东方泽急喘难定,苏漓魂魄游离。

    他眼底的浓情,好似美丽的梦靥,将她牢牢锁住。

    东方泽缓缓在她额间落下一吻,沿着双眼,红唇,脖颈……逐一向下,忽然,她柔软的心口被他的唇重重吻上,苏漓心头一震,只觉得那个吻,好像要被他深深地烙进她的心里。

    苏漓的呼吸,顿时屏住了。他的举动,是那么的强势,直击内心,没有给她丝毫抗拒的机会,她只能仰着头,微张着唇,迷乱在他强势的攻击下,不停地吸气,试图驱散心底陡然错生的情意。

    身子却不由自主地弓起,似乎在迎合着他的肆意狂放。

    “苏苏……”他突然停住动作,抬起头来唤她,眼中浓烈的渴望,还有明显的挣扎和犹豫。

    苏漓星眸半醉,喘着气,浑身无力,早已说不出话,那神情无比惑人。

    东方泽低喘一声,迫切地想与她紧密交缠。

    月华如水,山间清凉的夜风温柔的拂过,他突然变得激烈的动作,让她猛地记起曾经被人侵犯的一幕。娇软的身躯陡然变得僵硬起来,曾经撕裂般的痛楚,犹如一条毒蛇吐信,发出危险的信息,猛然间窜上她的心头!曾经无比屈辱的记忆滑过脑海,她滚烫的意识,仿佛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冰水。

    狠狠地咬住自己的唇,痛楚钻心,她猛地抽出手,借背靠着池边的反力,拼尽全力将身前的男子一把推开!

    东方泽正值情动,毫无防备,只听“噗通”一声,他瞬间没入了水面。

    苏漓急喘着在池中站定,飞快将自己的衣衫拢紧,平复心绪,可水面平复翻腾之后,都没见东方泽起身。

    她微微一怔,连忙向前走了几步,透过波动的水纹,发现他就在自己脚下,直直地躺在池底,一动也不动。

    苏漓顿时心中一沉,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见东方泽猛地出手,抓住她的脚踝,用力一扯,苏漓登时失了重心,倒向水里,那令人难以言喻的恐惧,再度袭来。

    入水的一刹,苏漓慌乱地吸了口气。根本来不及反应,东方泽便一手死死扣住她的双腕,将她翻身压在池底,看到她痛苦难忍的样子,他心底微微一动,低头吻住她的唇,将一口气渡了过来。

    苏漓以为他又要做什么,刚动了一下,却被他锐利的目光警告,明显叫她不要反抗。事实上,她的那点微末功夫,在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何况还是在水底。

    两个人安静地躺在水中,苏漓心中渐渐不安,不明白他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东方泽的眼神,锐光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异样的温柔,温柔得好似快要和四周透明温热的泉水融为一体。

    苏漓愕然。

    他静默地凝视着她,没有任何进一步的动作。

    口中渡来的气息渐渐薄弱,彼此都清楚感受到了窒息的痛苦,但是他仍然没有动。

    渐渐地,胸腔生出的那股闷痛,逐渐替代了方才体内难以平息的旖旎情念,苏漓瞬间醒悟,东方泽是在用这种濒临死亡的痛楚,来压制欲望所带来的失控。

    她的心,不由自主地微微一抽,有一丝刺痛。

    这样,又能坚持得了多久?

    谁也不知道。

    轻轻闭上双眼,苏漓无法再直视他温柔的眼光,还有那,苦苦隐忍挣扎的痛。

    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有一瞬,她的意识开始昏沉,就在她以为,自己会和他就这么抱着死去的时候,东方泽却带着她快速冲出了水面。

    新鲜空气一瞬灌进肺腑,她剧烈地咳嗽起来,一只手抚上她的后背,轻柔有力的拍着,她的咳声渐缓下来,根本不敢看他一眼。目光投向别处,突然,她浑身一震,视线所及,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月光所无法照见的阴影处。

    东方泽靠着池边,只是喘气,没有说话。身畔传来苏漓猛地吸气声,东方泽顺着她的眼光,飞快转头望去,顿时目光一沉,只见不远处,东方濯瞪大双眼,面色铁青,正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们。

    面对苏漓衣衫不整,还有两人暧昧至极的举动,眼前的一切都让东方濯觉得如此刺眼!这情景仿佛一柄锋利的尖刀,狠狠刺进了他的心里,将他藏在内心的隐痛狠狠剖将开来。无法遏制的痛楚,几乎让人承受不住,但他却像个木桩一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脸上神情,分不清是愤怒还是绝望。

    所有人都不说话,空气静默到令人窒息。过了片刻,一阵惊天狂怒,卷着悲愤绝望的气息劈面而来,苏漓忍不住身子微微一颤,恍然间,似乎回到了大婚那日,他就是这样,双目通红,在暴怒中失去理智,疯狂地将她伤害……

    下意识地攒紧手心,却被东方泽握住了指尖,他的手掌温暖而有力,向她传递着某种坚定的力量。她禁不住回头看他,只见他目光深沉,原先萦绕在周身的暧昧隐忍的气息,已因突然闯入他们二人世界的不速之客,而变得冰冷,令人不寒而栗。

    似乎感受到她内心的波动和不安,他低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仅仅是这一个眼神,就仿佛能安定人心,自重生之后,再没想过要依靠任何人的苏漓,心忽然平静了下来。看向他的眼光,也不自觉地变得柔和,完全没想到这仿佛郎情妾意的对视,会在岸上男子的心里掀起何等的惊涛骇浪。

    冲天的怒气,转瞬即至,东方濯脸色铁青,一句话也没说,就已经冲到了他们的面前。

    十指急张,分别抓向二人的颈项,速度快得让人来不及反应。

    苏漓面色微微一变,但东方泽却连看也没看一眼,在东方濯凌厉的指力即将到达他们颈前的前一刹,揽住怀中女子的纤腰,从池中飞身而起,带起漫天水花,如鬼魅般的落在了东方濯的身后。

    飞快地抓起岸边的衣物,旋身一转,他已穿戴整齐,并顺手帮苏漓理了理被他弄得凌乱的衣裙。直到她胸前的春光,被彻底的掩盖住,他才满意地收手。目光冷如冰霜,投向正处于暴怒边缘的男子,淡淡讥嘲道:“二皇兄来得可真巧!”

    的确,巧得有些不正常!好像有人算准了时间一样。

    苏漓也知道今晚的事不寻常,但一时半会儿竟想不出问题究竟出在了哪儿。

    而东方濯此刻眼里心里,全是他们衣衫不整地亲密抱在一起的画面,整个人完全被怒气所掌控,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仔细思量东方泽话中之意。见一击不得,他心里更是愤恨不已,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当然不希望我来!东方泽,你好卑鄙,竟然妄图用这等下流的手段得到她!”

    不错,这种手段确实很卑鄙下流!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在背后如此算计他东方泽?待他查清,定会加倍奉还!冷厉的眸光仿佛在半空掀起了冰雪,一股寒彻人心的冷气流扩散到四周,让人恍然错觉,从炎炎夏日忽然一下子来到了狂风猎猎的寒冷冬天。

    苏漓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东方泽面无表情,淡淡讥讽道:“本王再卑鄙,也绝不会对自己喜欢的女人用强!”

    心间蓦然一震,她仿佛又看到了他在水底强自隐忍欲望之痛的表情。心尖好似被什么轻轻划了一下,有些细微的疼痛,叫人无法忽视。

    东方濯被戳中痛处,脸色倏然惨白,一双盈满痛怒的眸子顿时充满了血色。他无比痛恨地攒紧了双拳,额头青筋暴起,抬手挥出一掌,毫不犹豫地朝那个可恨之极的男人狠狠拍了过来,去势狠厉至极,似是不将那人碎尸万段不能解他心头之恨。

    东方泽目光微微一沉,嘴角嘲弄勾起,苏漓立刻感觉到,他周身都被一股强势的劲气所围绕,她甚至没看见他出手,那股劲力就如同飞矢般离弦而去,与东方濯挥出的掌力凶猛地撞到了一起。

    砰的一声巨响,整座山似乎都颤动了一下。

    二人掌力所及之处,连参天的老树也被连根拔起,那气势极为吓人。

    苏漓有些怔住,不是没见过东方泽动武,须弥山沉门总部,他亲自带人围剿,计划周详,行速如电,不费吹灰之力将沉门门主打败,那时候的他,仿佛天地的主宰者,命定之王。而此刻,在迅疾而起地又一轮的内力比拼下,这个俊美绝伦又威势十足的男子,发舞飞空,衣袂翻扬。天地间忽然狂风大作,周围的一切,无不在颤抖,挣扎着脱离了原先的轨道,就连东方濯也控制不住地往后退,唯有他东方泽,巍然不动,稳稳地立在原处,耀如神祇。

    她不得不承认,与这二人相较,她的武功,真是差的太远了。

    东方濯大退十步,方才稳住身形,胸腔内有股淡淡的血气在激荡,他震惊地抬头,一直都知道东方泽武功不弱,却没想到会强到如此地步!虽然,他们并未使出全力,但对方实力,心里都已有数。东方濯皱起浓眉,眼中闪过一丝狠劲,他看向东方泽身边的女子,冷冷地说道:“你过来!”

    无论心里有多痛恨,他还是对她有所顾忌。

    苏漓没有动,仿佛对他的命令充耳不闻。东方濯不禁握紧了拳头,怒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要对本王解释的吗?”

    极力按捺住胸腔的怒意,他想给她一次机会,以免犯下与从前同样的错误。但苏漓却忍不住冷笑出声。

    解释?他以为她还是以前那个天真的黎苏么?

    “静安王想要什么样的解释?苏漓以为,你更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东方濯双目遽然一瞪,不敢相信她会这样回答他,一直压抑在心底的曾被爱人背叛的痛苦,忽如潮水袭击而来,转眼将他吞没。他望着她冷漠的笑容,就好像看到了曾经毫不留恋地离开他生命的女人,心里阵阵抽搐。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背叛我?”他忍不住问她,充满恨意的眼神,带着深深的绝望。声音因痛苦而嘶哑,仿佛被人撕裂了心肺,胸口急剧起伏。

    苏漓的心猛地被刺了一下,先前被染上双颊的情欲之色早已褪了个一干二净,又回转了一贯的苍白。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幕,好似回到了原点。然而,他依旧是发现她背叛而愤怒疯狂的静安王东方濯,她却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在慌张中着急解释的明玉郡主黎苏。

    “静安王你是不是弄错了?我苏漓既没和你私定终生,也并非你的妻妾,‘背叛’一词,用上你我之间,似乎并不合适!”

    她是那么的冷静,比当日的黎苏有过之而无不及,东方濯望着她,不断地喘气,好像被人扼住了喉咙,呼吸都带着痛。口不择言道:“所以你就可以这么……,当着本王的面,也敢和他亲热有加?你把本王当成什么了?!能带你进宫的垫脚石吗?你对本王所表现出来的情意,难道全是假的?”

    问这些话的时候,他的双手都在控制不住的颤抖,仿佛只要她敢说一个“是”字,他就会不顾一切地冲过去将她捏碎。

    这一刻,他心里的恨,是那么的浓烈。苏漓看着这样的他,就好像在看着另一面的自己,情意?那不过是他的错觉。嘴角的笑容陡然扩增,她眼底的冷光却如寒冰乍泄,这样,他就会又痛又恨了么?可是和她比起来,他所承受的,远远不及她的万分之一!

    “二皇兄的这些个问题问得真真可笑!”苏漓还未答话,东方泽突然讥嘲接口,目无表情道,“她可不是明玉郡主,本王从未看出她对你有何情意。二皇兄,你的梦,也该醒了!”

    他只是寥寥数语,却总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轻易击中东方濯的要害。东方濯浑身一震,几欲怒气攻心,多年以来对此人积攒的愤怒和怨恨,都在这一刻骤然爆发,淹没了理智。没有留下任何的余地,他红着双眼,飞身而起,用他所能支配的全部力量朝对方劈出一掌。

    掌风伴随着飞卷而起的花草树木,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连池中的温泉水仿佛都已变做致命的武器。那样的劈天气势,有如山洪爆发,冰堤一泻千里,让人无法抵挡。

    苏漓面色大变,还未来得及惊叫一声,人已经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毫无挣扎的余地。

    本已发出内力去抵抗的东方泽,惊见于此,心头大震,竟想也没想,慌忙撤了掌力,完全没有考虑这样做将会为他带给什么样的反伤。

    飞身直扑而下,将半空中的女子卷入怀抱,两个人不可控制地抱着滚下山坡。

    整个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已经死去。

    东方濯终于恢复了理智,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呆呆看着女子坠落的方向,心在那一刹那间,好像彻底地空了。无法形容的恐惧渐渐地将他笼罩,这一刻他是那么的害怕,害怕这个女子也会像那人一样,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他的生命……

    “漓儿!漓儿——”

    绝望的呼喊,沉沉回荡在寂静的后山。天地间流动的空气,突然凝结成霜,牢牢笼罩在男子的心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漓从昏厥中醒来,四周浓墨一般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记忆中最后的一幕,是被东方濯掌力掀飞,又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紧紧抱住……

    东方泽!

    她心底一震,飞快起身去寻找那个人的身影。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不顾一切地撤了掌力来救她,但她很明白,他这样做,必然会被自己的内力反噬。习武之人,内功越高,反噬越重,这严重程度可想而知。他还抱着她滚下那么高的山坡,她隐约记得那山坡陡峭,荆棘丛生,慌忙站起身来,动动了手脚,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并不严重,没断胳膊断腿也没有内伤,只有些小小的皮外伤。

    “东方泽?东方泽!”情急之下苏漓连叫了几声,完全没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叫的是他的名字。

    她有些着急了,不知道她这是掉进了什么鬼地方,周围又黑又乱,她刚迈出一步,就被什么给绊倒了。朝地上飞扑而下,栽倒在磕绊物上,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只腰间好似被一硬物硌了一下。

    身下传来一道闷哼,苏漓愣了愣,飞快抬手摸了过去。

    一张轮廓分明的俊脸就在指掌下,苏漓心中大喜,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样高兴见到他。

    “东方泽?是你吗?你怎么样,伤得重不重?”一连声地叠问,苏漓丝毫没有意识到,此刻她的双手,正紧紧捧在他的脸上。

    身下的男子这时睁开了眼睛,如剑光般凌厉的双眼在触及面前的女子时,视线不自觉变得温柔了许多。

    身上很痛,五脏六腑都仿佛要被自己的内力给震碎,但他却没有叫她起来。定定地望着趴在他身上的女子,她的眼睛在黑夜中有如星子,光亮耀眼,她的手指有些微的轻颤,将她面上所没有表现出来的担忧透过贴合的肌肤,清楚地传递到他的心上。那是不夹杂任何目的性的关怀,让人感觉温暖而纯粹。

    原来这个女子,并不像她外表看上去的那么冷漠!他忍不住心里生出些贪念。因此,久久没有答话。

    苏漓还以为他伤重得说不出话来,心里略微慌乱,急忙起身要查看他的伤势,却被他阻止。

    修长的手指,毫无预兆地抚摸上女子的面庞。与温泉池里情欲激荡时完全不同,此刻他指尖微凉,似是害怕遗憾般,想将某些东西用手指刻在心里。

    鬼使神差一般,苏漓竟没有躲开,说不出的熟悉感,在心底里蔓延,好像……这样的一幕,曾经在哪里发生过?

    指尖下的轮廓,柔美而精致,每一分一寸,都仿佛是上苍完美的杰作……

    突然,东方泽的手顿住了,深邃的瞳孔,有奇异的光芒缓缓绽放。他忽然盯着她眼睛说道:“我腰间有药,取来我服。”

    有什么在脑子里一闪而逝,苏漓微微一怔,下意识地伸手,朝他左腰摸去,拇指大的精致瓷瓶,准确无误地落在手心。

    两个人顿时都呆住了。数月前的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瞬时在他们脑海中过了一遍。

    “原来是你!”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