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七十六章 准备好了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娱乐场yl永利提款提不出来怎么办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阳骁立刻收了手,苏漓心中一喜,如遇救星般地立即朝后退去。回头一看,果然是定国太子郎昶。

    一袭绣有金色云龙纹的浅色衣袍,将他衬托得温文尔雅,尊贵无比。也不知是何缘故,苏漓每次见他,在防备的同时,总能感受到一股莫名的亲切。

    “苏漓见过太子!”

    郎昶微微一笑,不着痕迹地将她护在身后,对阳骁拱手道:“这位,想必就是传言中最受汴皇器重的四皇子吧?郎昶久仰!”他笑容和缓,却冷意暗藏。

    阳骁顿住身形,扭头看他,扬了扬眉,微带不屑地笑道:“原来是定国太子啊!太子客气,既然这么巧遇上了,那就一起走吧。”

    看了眼被郎昶挡在身后的苏漓,阳骁突然不再纠缠,甩了下头,欲把风流之态演绎到最佳,朝苏漓挤了下眼睛,这才率先转身离去。而那一转身的傲态,配上他那张扬的红袍,显得无礼之极。

    郎昶却似乎并不在意,只转头对苏漓关心问道:“你没事吧?”

    苏漓摇头,“多谢太子帮忙解围!”

    郎昶望了眼阳骁离去的背影,清眉微皱,难得严肃道:“天下间奇毒秘药,七分在汴国。此人行事无忌,若实在避不开,你尽量当心些!”

    “我会的。谢太子关心!”苏漓感激一笑,生分而有礼。她也看得出来,那个汴国四皇子年纪轻轻,看似无赖,实际精明至极,不好应付。

    郎昶张了张口,似是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最后竟望着她叹了口气,温和笑道:“走吧。”

    苏漓点头,两人很有默契地同时举步,并肩而行。刚到别宫门口,便有管事的太监恭敬地迎了上来,向他们行礼问安。

    萧山别宫主分东、西两宫,两宫又分三十六殿,另有七十二景。皇帝皇后的居住之地都在东宫,皇子们则在西宫,而选夫宴安排在七十二景之首的云烟台。

    按规矩,苏漓得先去东宫后殿拜见皇后,而郎昶则应该去云烟台等候,于是两人客气几句便告辞离去。苏漓在一名小太监引领下过了一个枫景园,前方便是东宫了。

    此时东宫门外,东方濯正来回踱步,深青色的锦衣华服不断地被风扬起,英气的眉宇微微拢住,隐约透出几分焦躁不安的情绪。

    一见苏漓,东方濯立刻迎了上来,二话不说,拉了她就走。

    苏漓愣道:“你干什么?要带我去哪里?”

    她直觉地挣扎,东方濯毫不理会,也不回答她的问话,径直带她去了一个无人的偏殿。

    苏漓挣开他的手,微带薄怒,讽刺道:“你也想作弊吗?想学汴国四皇子那样提前向我探听题目内容?”

    东方濯眉头一皱,望着她,一句话也不说。从怀里掏出一物,飞快地塞到她的手心里。将她手指并拢,紧紧握住。

    苏漓不明所以,低头去看自己的手,有潋滟红光从指缝里透出来,血一样的颜色,仿佛要染红她苍白的指尖。苏漓顿时愣道:“凤血灵玉?!”

    她惊讶抬头,记得皇后曾说,这东西要作为礼物送给静安王妃,她当时千方百计想得到却毫无办法,如今已经确定东方泽不是凶手,不再需要此物却又轻而易举的得到了!

    或许,世事就是如此奇妙,越强求越得不到。只是,这个时候,东方濯拿来凤血灵玉交到她手上是什么意思?

    “只有你,才有资格成为它的主人!”仿佛看出她心中的疑惑,东方濯缓慢而又坚定地说道。然而苏漓却已经不想成为它的主人了!

    东方濯好似感觉不到她的拒绝,目光定定落在她脸上,晦暗而又温柔,有些无奈,还有一丝痛苦,“在这个世上,能让我东方濯放下身段去祈求一份真心的,也只有你苏漓!但你对我,似乎总是那样冷淡,无论我做什么,你都很排斥,到底原因为何?”

    苏漓抬眼望他,异常平静道:“你想知道?”

    之前很想,“现在已经不想了。”东方濯摇头,又道:“我现在只是要告诉你,不管你今日选择谁,我都不会放弃。”

    他还算有自知之明,清楚她今日无论如何也不会选择他,但他又无自知之明,明知她对他无意,却一厢情愿要坚持下去。

    苏漓不禁微微冷笑,“静安王这番话,听起来真是感人!如果今日过后,你仍然说得出这样一番话,那我会重新审视你在我心里留下的印象!”

    今日过后?东方濯本该感到喜悦,但看到她嘲弄的冷笑,心里却莫名感到不安,隐约觉得,今日除了选夫,还会有重大事情会发生!

    “漓儿……”他柔声唤她,却被苏漓冷冷打断:“请静安王以后叫我苏漓或者明曦郡主!”

    东方濯皱紧了眉头,分明不应,一双大掌将她纤细的手紧紧包裹。苏漓用力挣了几下,却只是被握的更紧而已。

    她挑了挑眉,语气冷漠道:“请静安王放手!我该去向皇后娘娘请安了!”

    “那正好,我也正要去给母后请安。我们一起走。”说罢牵着她朝后殿行去。刚走没两步,碰巧遇见从皇帝寝宫出来的东方泽。

    看了眼她被牵着的手,东方泽的目光几不可见地一沉,面无表情,笑道:“二皇兄刚从皇后娘娘那里请了安,怎么又要请一遍?父皇今早用膳极少,刚传了御医去请脉,二皇兄不去瞧瞧吗?”

    以皇帝身体不适为由,东方濯没有理由说不。紧紧握了握苏漓的手,东方濯皱了下英气的眉:“我去看看父皇,漓儿去拜见母后,一会儿我就过去。”他改握她双肩,低头对她温情款款柔声细哄,那种无奈的口吻,好似是她拉着拽着非要他陪她去见皇后似的。

    苏漓只觉得十分好笑,挣脱他的手掌,她冷冷地扬眉看他。

    “静安王请便!”

    东方濯眼光一沉,还想说点什么,但见她面色如此冷漠,终究放弃。冷冷地看了眼东方泽,拂袖离开。

    待东方濯身影完全消失后,苏漓这才举目看向东方泽,墨色锦袍,玉带束腰,长身直立,站在金色的阳光下,俊美得让人不敢直视。这个人,生来就是比阳光更耀眼的存在,那尊贵而又透着天生的王者气势,让人一见,便止不住怦然心动。如果,此刻,他俊美绝伦的面容,不是那么冷漠深沉……

    苏漓微微愣了一下,只见他双目锐利如鹰,正复杂地盯着她握有凤血灵玉的手指。

    凤血灵玉,他送给东方濯与黎苏的大婚贺礼,却被东方濯硬塞到她的手里,可见东方濯心意如铁,不言自明。

    不知为何,苏漓的心里,竟忽然生出一丝慌乱,她下意识地低下头去,但又很快意识到,这不该是她应有的反应!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单纯的防备与被防备、试探与被试探的相处模式,逐渐地发生了改变?

    心中猛地一沉,苏漓飞快地抬起头来,笑着与他见礼。东方泽没有说话,苏漓想了想,担忧问道:“陛下的龙体……”

    “无甚大碍,夜里头没休息好罢了。”东方泽淡淡应了一句,便掉过头去,没再看她。那样冷漠的神态,令两人在竹篱谷后山经历的一切以及贵妃陵墓前的亲近,都变得恍如隔世,有如梦境,极不真实。

    苏漓心间微凉,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细微失落感,在空气中静静的缠绕,她自嘲一笑,垂眸道:“那我便放心了。我还要去给皇后请安,镇宁王告辞!”

    对于他人的冷漠,她选择回以更深层的冷漠。

    淡淡地告辞,与他擦肩而过。低垂的视线,忽然触及他黑衣锦袖下,被攒得发白的手指。苏漓登时愣了一愣,脚步不自觉地为之停滞。她尚未来得及抬头看他,手却已经被男子宽实的大掌迅速地包裹住。

    风轻轻的吹来,空气中桂花香气浓烈醉人,一路有宫女太监投来异样的目光,他似乎浑然未觉,根本不去理会。

    仿佛要捏碎她手中的凤血灵玉,他手上力道大得惊人。手指被硌得生疼,苏漓却一点也不挣扎,她甚至有些留恋,这种带着痛意的存在感。

    原来他的内心,并不如他表面看上去的那般平静!

    透过男子不断收紧的掌心,她仿佛能清晰感受到他内心激涌的波澜,强烈的怒意,好似他心爱的女子遭到他人的觊觎或者侵犯。

    一股淡淡的甜蜜感,无意识地沁入心间,苏漓第一次觉得,被人在意的感觉,是如此美好!不由轻轻地笑了。

    没有任何解释,也不多言,苏漓随着他的脚步,一同来到皇后歇息的凤仪殿外。

    东方泽这才放开她的手,凤仪殿的宫女飞快进屋禀报,得到皇后恩准,二人方并肩入殿。

    殿内布置精致奢华,处处彰显着一国之母的尊崇地位。

    被贴身婢女扶着,坐在金丝锦被铺就的软榻上的皇后,身穿后袍,头戴凤冠,一身极为正式的打扮,衬得她早已不再年轻的面容更加肃穆庄严。

    “拜见皇后娘娘,愿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苏漓按规矩行叩拜之礼。东方泽却只需拱手作揖:“儿臣给母后请安!”

    皇后为众皇子嫡母,凡是有封号的皇子,都必须称其为母后。东方泽叫得自然,听起来似乎完全没有违心之感。苏漓不禁看了他一眼。想起日前他才被皇后设计陷害,差点被迫要娶苏沁,如今见了皇后,却仿佛没事一般。此人的心机之深,远在她想象之外。

    皇后淡淡的目光扫来,笑道:“平身吧。镇宁王今日怎么和明曦郡主一起来了?”

    东方泽沉着应道:“儿臣刚刚去父皇处请安,父皇惦记母后昨日身上不爽,特地让儿臣前来问安。正巧在宫门外碰到郡主,故而同行前来。”

    皇后笑道:“我昨日不过是身子乏了睡得早些,难为你父皇还惦记。你坐吧。近日我听你父皇说你剿杀沉门立下大功,想必忙坏了吧。”

    东方泽淡淡道:“能为父皇分忧,是儿臣应尽的本份。”

    “嗯,你一向能干,皇上没少夸你。那沉门中人,可是尽数剿灭了?本宫听说沉门在江湖上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残酷组织,只要有钱,什么人都敢杀。这等邪教组织怎么能在我晟国立足?镇宁王要多多留意,万不可留下后患。”皇后凤眸微眯,笑容暗冷。

    东方泽冷笑道:“母后放心,儿臣自当竭尽全力将他们一网打尽,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

    苏漓一惊,他不是说不追究了吗?怎么此刻在皇后面前又……

    “嗯,你可有良策了?”皇后点头询问。

    东方泽淡淡道:“沉门总部和各分支已被儿臣全部消灭,就算有一两个余孽逃出,也不足为患。儿臣日夜追查,相信不久便能将他们绳之于法。母后放心。”

    苏漓心头一跳,这一句,并不像托词。可他对她说过的话,言犹在耳。想必沉门的那个看不懂的顾主名册,他不会轻易放弃寻找。

    皇后目光一沉,却又笑道:“好,镇宁王办事,皇上一向放心。本宫也自然放心。对了,本宫还有几句话,想单独跟明曦郡主说。镇宁王,你就先退下吧。”

    东方泽微微一怔,说道:“母后一向视儿臣有如亲生,有何体己话还怕儿臣听见吗?平常在宫里,母后忙于后宫诸事,儿臣就是想多陪母后说说话也没机会,今日难得母后不用理那些琐事,却要急着赶儿臣走,不知是何道理?倘若换做二皇兄在此,母后大概不会如此吧?”

    他似怨似怪,神情颇为受伤,像是一个怪父母偏心的孩子!看得苏漓怔愣不已,隐约觉得此事有异。

    东方泽垂目,不着痕迹地扫了眼皇后面前的茶几,那上面搁着一杯已快要凉掉却没人动上一口的茶,他目光微冷,没有半点要走的意思。

    皇后脸色变了一变,嗔责笑道:“瞧你这孩子说的!本宫什么时候说要赶你走了,本宫不过是要跟郡主说些关于女儿家的私话,你一个大男人,听这些作什么!去罢。”

    如果不知情的,一定会觉得眼前这一对母子母慈子孝,不是亲生胜似亲生,让人感动。但苏漓听着二人的对话,只觉得脊柱发寒。难以想象,身为国母,在这样慈爱亲和的笑容背后,竟全是处心积虑置人于死地的阴谋算计!难怪皇帝的七个儿子,最终只活下来这两个!

    “原来是这样,那儿臣就不打扰母后和郡主叙话!”东方泽说罢正要躬身告退,又似突然想起什么,回头又道:“……哦对了,刚刚来时,儿臣见二皇兄去了父皇寝殿,想必稍候会和父皇一起过来,儿臣就在门外等候父皇和皇兄!”

    他依旧笑得平静而谦恭,只是那笑容在转身的一刻,就已经迅速结成了冰。朝苏漓使了个眼色,东方泽大步踏出门去,在院中站定。

    苏漓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严肃的警示,不由联想到温泉一事,那一次皇后利用苏夫人算计东方泽未能得逞,难保她今日不会故技重施,打她的主意。思及此,苏漓的心里自然又多了几分警戒。抬头看向皇后,此刻皇后正盯着东方泽的背影,目中阴冷寒光一闪而逝,仿佛被人破坏了好事,心中恨极怒极,连拳头都握紧得发颤。

    屋里有淡淡熏香寥寥升起,在空中与清茶里散发的奇异冷香逐渐汇合,苏漓手中的凤血灵玉,原本冰凉沁骨,此时却忽然炙烫如火,似要穿透肌肤焚烧她的理智,令她意识逐渐开始溃散。

    恍惚间,苏漓似乎回到了温泉池里,与东方泽几近赤裸,抵死纠缠,那种美妙的感觉如海浪般袭击着她的身体……

    苏漓顿时心头一凛,果然被她猜中了!她飞快从袖中摸出一粒药丸,用指尖碾碎,正要敷到指甲刺破的肌肤处,却又顿住了。皇后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就是要在选夫宴之前,让她和东方濯生米煮成熟饭,这样她便不得不嫁给东方濯。然而,皇后应该想不到,东方濯会被东方泽支到皇帝那里去。此刻东方濯不在,东方泽又守在门外,再过不久,皇帝就该到了!

    苏漓缓缓收了指尖秘药,她倒想看看,皇后打算如何收场?

    “来人,茶凉了,替郡主换杯热的来。”皇后松开紧握的拳头,看了苏漓一眼,对身后的贴身婢女吩咐道。

    当那婢女将一杯冒着腾腾热气的新茶递到苏漓的面前,苏漓当时就止不住心中的冷笑,皇后果然是皇后,进退之路都计算周全。这一杯含有解药的茶一经喝下,今日在这凤仪殿里的所有计谋都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苏漓虽然明白,却不能不饮。稍后,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仰首将茶一饮而尽,身体里所有的不适之感,顷刻间全部消失殚尽,方才的幻象仿佛是做了一场荒唐的梦。

    “多谢皇后娘娘!”将所有情绪掩在心底,苏漓低头谢恩,全然一副无所觉察的样子。

    皇后慈和笑了笑,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笑道:“今天可算是你的大好日子,准备好了吗?”

    苏漓垂眸淡淡应道:“是的。”

    皇后眉头一动,正要试探她要选的人是谁,苏漓这时抬头问道:“不知娘娘近来凤体如何?夜里可还有噩梦之症?”

    苏漓突然提及此事,皇后一怔,思索道:“噩梦倒是没了,近几日却有些失眠,是否跟你让本宫饮用的云未枸杞银花茶有关系?”

    苏漓点头:“云未性寒,不宜常年饮用。娘娘的症状既然都已有所缓解,不如先停用一段时日。以后……若有复发,再另想他法。”

    “还会复发?”皇后皱眉看她,眼中不无怀疑。

    苏漓坦然视之,为了拖延时间,她将那些花草的复杂药理详细道来,语气平静,神色却肃穆恭谨,听得皇后眼光变幻不断,直到皇帝驾临,方恢复常态。

    “拜见陛下!”待皇后行完礼,苏漓与众人一同行礼叩拜。

    皇帝大步进屋,脚步稳健,气势如虹,脸上并未有丝毫病态。扶起皇后一同坐到主位,皇帝这才对下面的人道了声“免礼”,目光投向门外,淡笑道:“泽儿进来吧。”

    东方泽谢恩入内,与随皇帝同来的东方濯一道给皇后行礼,之后一左一右,与苏漓并肩而立。

    苏漓今日清眉淡扫,胭脂妆面,左侧耳际乌发微微勾挽,恰到好处的将左边脸颊上的红色胎记悄悄掩藏。身上着一袭雪锻长裙,外罩淡粉纱衣,头上两支颜色清透的碧玉簪斜斜插在发髻里,简单而又不失庄重的打扮,令清丽脱俗的绝色女子,在这金碧辉煌的屋子里,更加显得高雅不凡,飘逸如仙。

    这样的女子,单凭外貌气质,就足以颠倒众生,倘若再多些智慧……

    皇帝眼光微动,目光审视在她的脸上,似乎在思量着什么,神色变幻莫测。苏漓不明究竟,只低低垂着眼睫,皇帝又看向她身边的两人,在他眼里各有千秋却同样优秀的两个儿子,她会选择谁?

    “明曦郡主,你准备好了吗?”与皇后问了同样的问题,但皇帝的语气里没有试探,只有隐约的期待。

    “是的陛下!”苏漓低头应答,内心控制不住有些激动。尽管她所准备的,与帝后所想完全不同,但为了迎接这一天,她已期盼数月,把该想到的都想到了,该准备的也都准备了,只等着那一刻的到来。即便明知那样胆大的作为会触犯皇威,触怒龙颜,甚至有可能会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但有些事,她却也不得不去做!

    因为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一旦错过,就再也不有了!思及此,压下内心激越澎湃的心情,苏漓抬头笑道:“明曦已经准备好了,请陛下放心!”

    皇帝点头:“但愿你不会令朕失望!”

    微带叹息的语气,透出的却是沉沉的警告,引来皇后与东方濯的疑惑注视。东方泽投来淡淡一瞥,似是若有所思。

    苏漓垂下眼睫,恭敬地应了声:“是。”

    皇后忽然将目光投向她握有血玉的手,奇怪问道:“郡主手中拿的是什么?”

    苏漓微微一愣,随即摊开掌心。

    “凤血灵玉?!”皇后惊讶叫道。不等苏漓开口,皇后已走到她的面前,看了眼她身旁的东方濯,拉着她笑道:“本宫先前还奇怪呢,这濯儿怎么大清早的就跑来跟本宫讨要这块玉,原来是急着给你呀!……明曦郡主,记得本宫曾跟你说过,这块玉,本宫是打算送给静安王妃当贺礼的,既然现在濯儿把它送给了你,而你也已经收下了,那你今后可得好好保管!”

    笑容亲和,目光慈爱,当着皇帝的面,皇后轻轻拍了拍苏漓的手,分明意有所指。

    东方泽不禁目光一凝,转头就朝苏漓看了过来。

    苏漓心下微惊,立刻叫道:“皇后娘娘……”

    “你呀,什么都不必说了,本宫都知道!”皇后温和地截断她的话,一副了然口吻,却根本不给她分辨的机会。望向东方濯,嗔责又道:“你这孩子也是!选夫宴还没到,就算你们俩私底下心意已定,但这样也未免太心急了些!……陛下,您说是不是?”皇后笑着回头看向皇帝,凤目之中精光敛藏。

    皇帝瞥眼看向苏漓,没有说话。

    苏漓皱眉,先前皇后一计不成,她也猜到皇后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看来,皇后是要借血玉大做文章,逼她在选夫宴上非选择东方濯不可!试想,假如皇帝真的相信了她和东方濯已暗通情意,私定终生,倘若到时候她选择的却不是东方濯,那她岂不成了欺骗皇后、戏弄皇子?而朝三暮四、对感情不忠,属女子品德之最大缺失,为皇室择妃最首要忌讳!

    皇后这一招,真是用心险恶!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