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七十九章 带妳回国做公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官方下载APP澳门永利是什么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苏漓连忙道:“明曦明白了,多谢陛下恩宠!”说完抬眼,直视帝王,尽管这样显得很无礼,但她丝毫无惧,朝皇帝拜了一拜,坚定又道:“请陛下相信苏漓!”

    她态度诚恳,让人无法怀疑。

    皇帝目光一动,却并没有因此而满意,只是,此刻云烟台下,去准备装入锦囊之物的四人已经返回。

    皇帝朝台下看了一眼,沉声道:“希望你不会令朕失望!起来吧。”

    “谢陛下!”苏漓微微松了一口气,起身才发现手心已沁出冷汗。

    皇帝摆手,命人将画架撤下,示意苏漓回到席位。苏漓刚一坐定,四人这时陆续上了云烟台,满天乌云顿时散尽,四周又是阳光明媚,清风和煦,放眼所及,不是满园硕果,就是遍山红叶,花草树木繁盛,美景依旧。

    皇帝面色无波,笑带威严;皇后面含微笑,端庄合宜;苏漓静坐原位,笑容高雅淡定,仿佛之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

    四人各归其位。

    阳骁率先让人将锦囊送到苏漓面前,苏漓打开一看,里头装的是马鬃和黄金。

    汴国是马上民族,以精良战马与骑术闻名。据说在他们国家,不论男女老少,只要骑上马背,即可参军为战士。是以当今天下诸国,以汴国的骑兵最为厉害!所以马是赖以生存的根本,进可逐鹿天下,退可保家卫国。而金银珠宝则为汴国所缺,阳骁装这锭黄金的意思是……有钱则国泰民安?

    苏漓凝眉,只听阳骁解释道:“我们汴国土地虽然辽阔,但物产稀薄,时有百姓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倘若我们能够拥有很多金银珠宝,就可买到大量的布匹和粮食,如此便可安定民心,使百姓生活富足。”他目射精光,心驰神往,仿佛他说的那些金银珠宝已经摆在眼前。

    然而,他想要很多金银珠宝,真的仅仅只是为了国富民足吗?恐怕不止于此吧?!

    汴国之人一向野心蓬勃,上一代汴国皇帝曾挥师南下,肆无忌惮侵虐小国,在中原之地掀起狼烟遍地,与定国几度势成水火,最后因粮草不济才撤军返回。

    此刻阳骁提到粮草,令人不禁想起前事,一向温文尔雅的定国太子此时目光微微一寒,下意识地攒紧了手中的锦囊。苏漓抬头看到,他浅色的袖袍上,不知从何处沾染上了一丝鲜红的血迹,极为奇怪。

    第二个送来锦囊的是东方濯,里头装的是玉雕之龙和一把尖锥。

    龙,乃是天子象征。玉龙象征着皇权的至高无上。君临天下,莫不臣服。原来他想的是这个。苏漓微微冷笑,拿起尖锥,微微皱眉,她虽然身份尊贵,并不认得此物,却能感觉到这铁器上隐约散发出的煞气。

    “这是何物?”

    “此用我晟国特有的一种极刑,名为锥窟。此刑法就是使用这种尖锥在人身上锥出无数个窟窿,灌入蜂蜜,让蚂蚁啃噬,使人生生痛死。是专门用来惩治十恶不赦之人,为世人所惧。”东方泽冷冷的声音传来,让苏漓莫明地深身一震。

    极刑!她惊疑不定的目光朝东方濯看去。如此残酷的手段,倒有几分符合他急怒的性子。

    “以法治国,保天子权威,使苍生有序,得万民臣服!”东方濯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上去眉目英俊,信心满满,好像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光芒,十分耀眼。

    “恩,想法不错。”皇帝的眼中,浮出几分赞赏的笑意。

    东方濯喜道:“谢父皇夸奖!”

    苏漓的心沉了下去。

    皇帝将目光投向他的另一个儿子,问道:“镇宁王,你的呢?”

    东方泽起身回道:“儿臣已经备好了,这就让人给郡主送去。”说罢拿出锦囊递给身后的宫女,宫女双手接过之后,面色一变,惊讶之情掩饰不住,飞快奉至苏漓面前。

    苏漓伸手接过,微微一怔,前两个锦囊皆是鼓鼓囊囊,沉沉甸甸,而东方泽的这个锦囊不仅空空扁扁,更轻飘得好似完全无物。不由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却见他举杯饮茶,朝她微微一笑,似是让她尽管拆开来看。

    苏漓便不再多想,打开锦囊,只发现一张纸条。

    众人皆愣,不明所以,目光齐齐聚集在她的手上。苏漓取出纸条,轻轻展开,只见上头写了四个大字——

    修身齐家。

    云烟台上登时一片肃静,周围鸦雀无声。

    东方濯原本还止不住得意的神情突然间荡然无存,他呆呆地望着苏漓的脸上因纸上四字而展现出来的由衷的笑意,清晰地意识到,这一局,他又输了!但他不服,所以皱眉道:“六皇弟,你犯规了!郡主说的是两样东西,你只装了一样!”

    东方泽笑笑,没说话,将目光投在苏漓身上。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苏漓的脸上缓缓绽出一个笑容,东方濯想的是如何治国,阳骁想的是征伐天下,而东方泽却直接是治理天下!真是一心还比一心高,不知郎昶的答案又是什么?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以孔子论造福天下,镇宁王只此一物,已胜却万千!”郎昶拱手为礼,表示敬佩之情。

    东方泽淡淡笑道:“太子过奖!”

    “哈哈哈。”皇帝开怀笑道:“太子说得好!只此一物胜却万千,郡主以为如何?”

    苏漓自然笑道:“镇宁王心思高远,令苏漓佩服之至!”

    “好!”皇帝龙颜大悦,对郎昶笑道:“定国太子,就剩下你了!”

    郎昶微笑点头,宫女上前欲取锦囊,他却起身,亲自给苏漓送了过去。锦囊放到苏漓手里的时候,他略微停顿了一下,朝苏漓展颜一笑,笑时眼睛里有一道温暖的光,那种光,她只在母亲的眼睛里看到过,既疼爱,又充满期盼……

    苏漓飞快移开视线,一垂眸,又看到他修长的手指不知被何种利器划了一道口子,伤口细长,还在慢慢往外渗着血,显然是新添的。苏漓不禁一愣,定国太子给她的感觉是一个行事非常稳妥之人,不会不小心弄伤自己,那么,身在帝王行宫,周围防卫森严,他这伤……究竟从何而来?

    似乎看出她心中的疑惑,郎昶一笑,示意她打开锦囊就能得到答案。

    苏漓便打开锦囊,先拿出来的是一个小而精致的匕首。被布帛缠裹住大半锋芒,露出的一小截顶端,锋刃雪亮,尖利得好像能划破世间一切硬物,寒意慑人。郎昶的手指就是被这个匕首划破的?苏漓又伸手取出里头的另一件物品。

    是皇室之人才可用的明黄色锦帕!

    帕子上绣有一龙一凤分在南北两端,中间有两滴血迹,像是浸过水,溶在了一起。苏漓愣住,裹住锋芒的匕首,可以代表他希望各国之间能止息刀戈,和平共存,但,这个锦帕……又是何意?

    龙凤分离,血浓于水……这是她第一反应下的释义,但这和她所出的造福苍生的题目似乎并不相干!

    抬头,她不解地望着他,郎昶的眼光依旧温柔亲切,在周围投来的与她同样疑惑的视线中,他不慌不忙,缓缓说道:“自隆西九年过后,前朝覆灭,天下分割,中原才有了定、晟两国,原本两国祖先曾共效一朝,彼此惺惺相惜,情同手足,但由于各自因缘,各建其国,又因国家利益冲突常有战事发生,致使他们之间的关系再也无法回到过去……为此,皇祖父深为遗憾,直到临终前依然耿耿于怀,留下遗言,希望两国后世子孙有朝一日能结为姻亲,化干戈为玉帛,和平共存,造福苍生!”他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

    皇帝脸色微动,“先皇也曾与朕提及此事,奈何联姻之事终未能成行,实在令人遗憾!”

    郎昶笑道:“此次来晟国之前,郎昶也觉得非常遗憾,但后来一想,先祖希望两国后人联姻也不过是希望两国能成为亲友盟国,彼此嫁娶之女子,是公主还是郡主其实并不那么重要!”言下之意已是非常明白。

    众人脸色皆是一变,东方濯眉头皱起,忍不住冷冷问道:“你想用先祖遗愿压人,来达成你自己的目的?”

    郎昶道:“静安王误会了!带郡主回国,的确是郎昶的心愿,只因我父皇近年来身体大不如前,越发的念着先祖遗愿,只盼着有生之年能多见到一个亲人,日后真……也不至于无颜面见先祖,徒留遗憾!郎昶身为人子,自当以孝为先,而郡主天资聪敏,气质高贵,在郎昶眼里她或许不是公主却更胜公主,想必……我父皇见了,定能了却他心中多年的牵挂!而我定国上下,必会将郡主当成公主一样的对待!”

    皇帝眼光微闪,笑道:“太子的心情,朕非常理解,朕也很想成全太子一片孝心!但是……这场选夫宴,朕亲口承诺由明曦郡主自行选夫,绝不干涉,一切听凭郡主心意!”

    “这是自然,郎昶向来尊重郡主,绝无强求之理。只是……”他顿了一顿,转首又对着苏漓道:“郎昶想告诉郡主,只要郡主愿意随我去定国,昶定以公主之礼相待,将来可享尽富贵,得尽荣华,绝不令郡主受半点委屈!相信……父皇也是如此!”

    这一次,他在“父皇”二字前头没有加上我字!定定望着苏漓,语气真诚,毫无伪态。

    苏漓愣了愣,听他这么一解释,表面上看,似乎完全合情合理。她低头看向手中的明黄锦帕,南北一龙一凤,代表两国联姻,相溶的血迹则代表联姻之后不是亲人更似亲人。可是为什么……她总觉得,他话里有话,真正的用意并非于此?

    看皇帝的表情,两国先祖的关系,以及临死前的遗憾,应该是真的,但定国皇帝真能为此这般牵挂在意?恐怕不尽然!她看晟国皇帝就好像没怎么把这事放在心上。而亲人一词,以及他刻意强调的“公主”二字,还有最后那一句“父皇”,都显得有些怪异,仿佛他想带她回国,不是为了联姻,而是为了让她去做定国的公主……

    苏漓心中一动,有什么在脑子里盘旋而过,呼之欲出,却终究还是被困锁在一团迷雾里。

    无论如何,他笑容和善,处处示好,用了自己的血滴在帕子上,刻意让她发现,明显是向她传递一个讯息:“在我心里,你比那个锦囊重要!”

    虽说苏漓不知其因,但这个题目的真正答案,她也算是得到了。

    站起身来,苏漓举杯朝他敬道:“太子至诚至孝,令苏漓万分感动!苏漓这杯敬太子,祝太子的父亲身体康健,早日达成心之所愿!”

    她笑着说,之所以不称定国皇帝而称之为太子的父亲,是因为郎昶在说到“父皇身体大不如前”的时候,眼神里的担忧像是每一个深爱父亲的孩子。那种浓郁的亲情,苏漓仿佛感同身受,不禁动容。就在那一刻,她竟然真的很希望定国皇帝的身体可以快点好起来,这种希望来的莫名其妙,却又自然得好像本该存在。

    郎昶望着她笑了,与从前的清雅温和完全不同,此刻他笑得十分欣慰。伸手接过宫女送来的美酒,两人相视而笑,一饮而尽。有一股淡淡的默契,忽然在他们二人之间流转开来。

    众人皆愣,皇帝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所有的人对这一局的结果,都感到非常意外。原本他们都以为这局东方泽赢定了,却没料到郎昶凭一席话博得了苏漓的好感!除了意外之外,也有人松了一口气。

    东方濯掉头看向东方泽,本想奚落一番,却发现原本最该郁闷的人,此时眼帘低垂,面无情绪,好似对苏漓的选择毫不意外。不禁嘲弄道:“你倒是沉得住气!”

    东方泽头也不抬地回道:“是二皇兄太不了解她,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会知道她真正的心意!”他抬眼扫了眼阳骁、郎昶,最后看向苏漓,嘴角噙住一丝若有若无的浅淡笑意,越来越期待最后一题了!或许这一题,才是她今天最大的心思!

    苏漓感觉到他的注视,回头看了一眼,东方泽这时起身笑道:“恭喜太子!”

    他那笑容竟好似对她的选择毫不介意,苏漓心里一沉,陡然间郁闷顿生。

    郎昶朝她看过来,别有意味地对东方泽笑道:“多谢镇宁王!方才郎昶还担心镇宁王心里会不高兴,看来是我小人之心了!”

    东方泽却道:“太子并非小人之心,郡主不选本王,本王心里是有些不好受,但本王认为,太子赢了此局,并不代表下一局也会赢!”他话说一半,瞥眼一瞧阳骁,那意思分明是:就好像四皇子赢了第一局却未必能赢第二局一样。

    阳骁面上阴色一闪,口中却哈哈笑道:“镇宁王真是够坦率!小王就喜欢结交你这样的朋友!不过……依镇宁王看,下一局,谁会赢呢?”

    东方泽挑了挑眉,看向苏漓,似笑非笑道:“这得看明曦郡主,本王可不敢断言!”不过他相信,最后这一局的胜者,绝不可能是阳骁和郎昶二人!而今天这场选夫宴,最后的赢家,也不一定就是他们四人其中的一个!东方泽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也越来越让人看不懂。

    郎昶微微皱了皱眉,发现论深沉,东方泽竟丝毫不逊于晟国皇帝,甚至比皇帝更难以捉摸!假以时日,此人若继承皇位,当今天下这三国鼎立的局面,怕是会有所改变!思及此,他心中微沉,看向苏漓的眼光,不觉多了几分忧愁。

    苏漓放下酒杯,突然觉得有一股凛然的寒意朝她直袭而来,转眼间弥漫了整座云烟台。她一惊回头,看到皇帝面色阴沉,眼底凛冽杀机一闪而过,不由心头一凛,立刻回身行礼:“苏漓鲁莽,方才实为太子一片诚孝所感动,一时逾矩,请陛下恕罪!”

    皇帝沉目看她,高高在上的眼神带着无穷压力直逼她眉睫而来,苏漓飞快垂下头去。

    众人皆怔,进而屏息。

    刚才还气氛融洽的云烟台,此刻寒意入侵,气氛倏然凝重。

    皇帝打眼将下头之人全部看了一遍,沉了沉,才缓缓开口道:“郡主何罪之有?朕说过,今日选夫全凭你心意,朕既然有此允诺,自然不会怪罪于你!起来吧。”他面色威严,语气深冷。显然心里还是怪罪的,只是碍于那几人在场,不便发作。

    苏漓自然明白,但因她心中早有打算,也不便多言。谢恩起身,各人都回席位落座,东方濯这才问道:“第三题是什么?”

    苏漓没有回答,只朝他轻柔一笑,道:“静安王稍安勿躁,方才二题,令四位颇费心神,苏漓深感不安,正好前些日子,苏漓新研制了一种花茶,可颐养心神,正好借此机会,请四位品鉴。”

    她招了招手,四名绿衣环髻的宫女,端着茶盘走上云烟台,将四杯精心炮制的花茶,小心翼翼地奉至四人面前。

    揭开杯盖,色泽金黄透亮,香气四溢,诱人品尝。

    东方泽眉头几不可见地一皱,品茶?这个时候,她倒是有此闲心了!可既是品茶,又为何只有他们四人有份,却不为皇帝皇后准备?眼中疑光一闪,他抬眸看向苏漓。

    苏漓此时面带微笑,眸光低垂,感觉到他正朝她看了过来,眼皮顿时一跳,心里止不住地生出一丝紧张。

    东方濯率先端起茶杯,饮了一口,只觉得清香入喉,沁人心脾。当即忍不住赞道:“嗯!好茶!”

    苏漓轻轻地笑了,那个笑容看上去好似欣喜而又满足,然而,却无人窥见她低垂的眼眸里,笑意薄如蝉翼,讥讽暗藏。

    郎昶与阳骁闻言同时举杯饮了一口,俱是面现惊喜之色,赞不绝口。唯有东方泽举杯放到唇边,轻啜一口,眉头微皱,迟迟不语。

    众人心中微生疑惑,但四人之中有三人叫好,周围的人,理所当然都觉得这茶定是极品,不禁畅想起那茶的滋味,究竟好到何种程度?

    苏漓悄悄抬眼,瞧见皇帝、皇后眉头微微皱起,面上隐有不快,而这时,一直不曾开口的东方泽,却在其他三人饮完半杯之后,突然望着她,皱眉摇头道:“茶虽是好茶,只是可惜……”

    可惜?!

    众人皆愣,苏漓猛地抬头,惊疑不定地目光直朝他望去,只见东方泽眸光中竟淡笑盈盈,一派平静,似乎没有丝毫的疑虑不安。如此镇定,哪里有半分不喜之色?苏漓心头一沉,唇角轻扯,优雅笑道:“镇宁王,请赐教!”

    东方泽缓缓放下杯子,笑道:“此茶名为五花茶,其中四种均为秋季菊花,色泽金黄,对人体多有助益。可惜味淡略涩,所以你加了另一种有香无色的香袭人!本王生平最不喜这种花香,纵然其他四花皆能养生助体,却因这一种而败味,甚为可惜!可惜!”

    他脸色平淡,频频摇头,却让苏漓心头愈沉。香袭人是极为常见的花茶香料,香气也不甚浓郁,与菊花相辅,有沁脾助养之功效,东方泽对花草药理颇有研究,不会不懂。他却直言说自己不喜欢,是真心不喜,还是另有他意?苏漓突然想起那次在相府里,苏沁的那杯百花茶,他是否早就看出端倪,却不点破,故意想将计就计?想想真是有些后怕,这个男人的心思,实在是太深了!

    苏漓强压下心里的不安,站起身来欲客气几句,却突然脸色发白,头晕目眩,一个礼尚未行成,就砰地一声,猛地栽倒在地。

    因事出突然,没有人能赶得及扶住她。看着她就那么毫无预兆地倒在了地上,众人脸色无不惊变,东方泽等人齐齐站起,四人之中有三人飞快掠到她的跟前,唯一没动的,是阳骁。此刻他张大了嘴,似乎也非常惊讶。

    三人手忙脚乱地将她扶起,发现她双目紧闭,面容惨白,整个人完全失去了意识,看起来毫无生气。

    众人皆是心头一紧,东方濯看着她这样的脸庞,只觉得脑子里倏地一空,这一幕,似曾相识……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