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八十章 重演处子有yun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pk10计划pk计划网页版精准六肖全年无错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苏漓?苏漓!你醒醒!”东方濯内心控制不住恐慌,大声叫她,拼命抓住了她的身子,轻拍她的脸。

    郎昶皱眉,急忙按住他的手,清雅的面庞难得出现一丝不镇定的神情,语气严肃地阻止道:“你住手!快传太医来!”

    东方濯一愣,立刻停住了摇她的动作,回头对身后怔怔发愣的宫女太监大声喝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传太医!”

    那些人吓得身子一抖,惊惶着连声应道:“是是是……”

    底下这时已是一片混乱,众人争先恐后,几乎是连滚带爬下了云烟台。

    “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帝也皱着眉头站了起来,但他的问题,没有人顾得上回答。底下四人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苏漓的身上。

    就连一向沉着镇定的东方泽,此时也不仅满面疑惑,眼底还藏着一抹掩饰不住的惊慌之色。皇帝面色一沉,看来这个女子当真是不一般!

    皇后见皇帝起身,自然也坐不住了,望着底下因为那个女子昏迷而慌乱无措的她的儿子,心里变得异常沉重。

    “你不知道她身子不好吗?”东方濯突然抬头,狠狠瞪着东方泽,那表情愤怒而又厌恶,“你生怕没人知道你了解那些东西?不出来卖弄一下你不甘心是不是?这下你满意了吗?”

    东方泽一掀眼皮,深沉的眼底寒意一闪即逝。面对他恶意的质问,东方泽不怒反笑道:“二皇兄此话何意?莫非你以为,她是因我说出茶有问题,才被吓晕的吗?二皇兄把她当成什么样的女子了?在你的心里,她原来是如此胆小怯懦,不堪一击?!”他句句反问,嘲弄之极。

    东方濯心头火起,却忽然又清醒了几分,不得不承认,东方泽说的并非没有道理。苏漓不是吓晕的,这点他也可以肯定,只是一时着急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此刻被堵,只能哑口无言,心中郁闷非常。

    正想再找话驳回去,这时皇后看了一眼皇帝的脸色,赶紧走过来拦道:“你们俩个都少说一句,赶紧把郡主扶到一边休息!”

    有宫人搬来躺椅,置于云烟台南侧,东方濯飞快抱起苏漓,将昏迷不醒的她安置在躺椅上。不顾忌别人的眼光,也不管皇帝是否在场,他紧紧拉着她的手,与东方泽一左一右守在她身边,任是谁都能看出他此刻忧心如焚。

    皇后想去提醒他现在的场合,但是想了想又忍住了。

    郎昶没有跟着过去,目光一直不断往云烟台下瞧,显然他的内心也很焦急不安,只是极力维持着表面的淡定。

    阳骁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又将其他几人都看了一遍,脸上不正经的神色已经消失,眼中渐渐露出诡光,又很快被掩藏掉。

    片刻后,太医李忠和匆匆而来,还未来得及向帝后行礼,就被东方濯一把扯去苏漓身边,急声叫道:“快看看她怎么回事!”

    李忠和慌忙应了,一号脉,脸色蓦然惊变,震愕不已。

    东方濯皱眉问道:“怎么样?郡主得的究竟是什么病?要不要紧?”

    李忠和一惊回神,豆大的冷汗,立刻从额角簌簌滚落。他飞快起身,迅速地跪到了地上,低着头,身躯竟然微微发抖,双唇颤了几颤,却是半响都没能吐出一个字来。

    众人都看出事情有异,心里各自一沉,东方濯沉不住气,正要斥责,却听东方泽沉声令道:“郡主何病,李太医只管据实禀来就是!”

    “这……”李忠和抬手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悄悄瞥眼看了一眼东方濯,似乎想到了什么往事,心有余悸,仍是迟迟不敢开口。

    东方濯不耐道:“有话你就快说!别这么犹犹豫豫的!”

    “是……是!”李忠和偷眼又瞧了眼面色不好的皇帝和皇后,只觉得有一把刀,好像已经架上了他的脖子,面带死气道:“依郡主的脉象来看……郡主没病,郡主……郡主只是有了身孕!”

    身孕?!

    被皇帝特别恩宠的郡主,在帝王为她举办的选夫宴上,突然被诊出怀有身孕?!这个消息,好似一道惊天霹雳,猛然炸响在几可接天的云烟台上!

    包括皇帝、皇后在内的所有人,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好半响回不过神。就连东方泽,亦是眼神惊变,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东方濯顿时呆住了,只觉得脑子里轰然一声巨响,那被他深埋在心底,无法触碰的伤口,仿佛瞬间被撕裂开来!半晌,他上前一步,死死地揪住了李忠和的脖领。

    李忠和登时吓得浑身一颤,被他勒得喘不过来气。

    东方濯眦目欲裂,双眼通红,利刃一般的眼光,快要将李忠和射穿!李忠和控制不住打了个哆嗦,只听东方濯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字,问道:“你说什么?!”

    “郡,郡主……已经怀有两个月身孕……”李忠和语声艰难地答着,话还没说完,就被东方濯猛地一把甩在地上,连滚了几滚。

    两个月的身孕,两个月的身孕……

    东方濯似是被人狠狠敲了一棍,忽然觉得全身都失去了支撑的力量,他踉跄着大步后退,险些摔倒在地,被人从身后一把扶住。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刚才的那一幕,他会觉得那么熟悉!

    大婚……原来是大婚!

    他清楚的记得,他大婚那日,黎苏在第三拜之后,突然昏倒,也是这样脸色惨白,毫无生气,然后被太医诊出身怀有孕,同样是两个月……

    诡异得无法解释的相似,令一切都好似回到了数月前的那一天。窒息的绝望,与澎湃而来的痛楚,反复在东方濯的心头激荡。

    一个这样,两个也是这样,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剧痛袭来,他心头越发狂乱,忽然有什么紧要的事,在脑海中迅速滑过……他用力地将身后之人一把挥开,飞身直掠到东方泽的面前,伸手就要去抓东方泽的衣领。

    东方泽面色微冷,眼光忽地凌厉,闪身一避,手腕一翻,便死死钳住东方濯伸来的手。寒声问道:“二皇兄要做什么?!”

    东方濯挣了一下,竟没能成功,心头燃烧的怒火,更是急剧膨胀,他赤红着双眼,与东方泽拼力相持,嘶声叫道:“是你!?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对不对?”

    几近疯狂的姿态,吓得周围的人都退避三尺。而他所说出的话,更是一言激起千层浪,皇帝、皇后,以及所有人的目光,皆刷地一变,齐齐定在了东方泽俊美的面容。

    东方泽心底一沉,冷笑警示道:“父皇面前,二皇兄还请慎言!冤枉了我不要紧,可别毁了明曦郡主的清誉!”

    东方濯哪里还听得进他的话,只厉声斥道:“你还想不承认?在竹篱谷后山的温泉里,我亲眼看到你们……”

    “濯儿!不可胡言!”皇后脸色骤然一变,出声打断他的话。

    东方泽抬头看了眼皇后,半是冷笑,半是讥嘲的神色,在深邃的黑眸中,转瞬即逝。

    皇帝的面色阴沉至极,拧眉朝皇后望来,皇后连忙又喝止道:“还不快放手!陛下面前,你们兄弟两不可造次!”

    堂堂强盛帝国,昭告天下为郡主选夫,没想到夫君还没选中,便昏倒在地,被诊出身怀有孕!静安王还当众指责她腹中的孩子是镇宁王的!天底下恐怕没有比这更可笑的笑话了!

    想到这里,皇帝脸色铁青,周围寂静若死。

    众人屏息,更无人敢吭出一声。

    东方濯死死地瞪着东方泽,兄弟两人仍是僵持不下。

    “泽儿!你给朕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皇帝怒声喝叱,盯着东方泽的眼神,更是森冷锐利,有如冰刃。一个明玉郡主,已经丢尽了皇家的脸面,如今再来一个明曦郡主,这等丑事接连发生在晟国,今后如何去收复人心,如何一统天下?!

    皇帝已然震怒,东方泽缓缓放手,眉心一蹙,沉声答道:“回父皇,儿臣不知!”

    “你不知?那谁知道?”皇帝沉声怒斥,厉目一扫东方濯,“你说。”

    东方濯心头一惊,先前他是被眼前突如其来的事,冲昏了头脑,才会失去理智说出那些话。刚才被皇后出言阻止,他立刻清醒了不少。深知此事重大不可随意乱说,否则,即便当日没有发生那种事,苏漓也不可能再选择他。

    再说,那日温泉之事,他虽然当时很愤怒,但事后也隐约觉出哪里不对。尽管一直没查出原因,但他相信苏漓并非那种随便的女子,否则这场选夫宴她完全可以直接选择东方泽,而不必这样大费周章。细细回想,东方泽的表情,疑惑诧异,沉思不解,显然对这个消息也同样感到震惊意外。

    那么,这个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东方濯百思不得其解,不由烦躁地握紧了拳头,低头回道:“儿臣……也不知。”

    不知道……好一个不知道!皇帝怒极反笑,几乎快要一脚踢翻面前的桌案。

    周围众人,噤若寒蝉。

    死一般的寂静,无声弥漫在整个云烟台上。气氛极度压抑沉闷,空气中仿佛跳跃着看不见的火花,只待引火一触即发,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绷紧了心弦。

    然而,人群中,忽然有人发出几声轻笑。所有人顿时心头一凛,是谁?竟然不要命的,在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

    一些胆小怕事的宫女太监,已经在簌簌发抖,惊恐地悄眼望向声音来源。

    红衣似火,唇边挂着一丝邪魅笑容,原来是汴国四皇子阳骁!恐怕也只有他这种整天没个正经的人,还能在这时候笑出声来!

    皇帝冷冷地抬眼,强压住心头的怒意,不悦地问道:“四皇子在笑什么?”

    阳骁掸了掸衣袖,仰头嘻嘻笑道:“回晟皇陛下的话,小王很是高兴!”

    “高兴?”皇帝眼中戾气一闪,声音不由越发低沉,熟悉他脾性的人都很清楚,这是陛下发怒之前的征兆。

    阳骁却仿若不觉,顾自笑道:“对啊陛下!小王是想,郡主有孕,本来就是喜事一桩,小王若是有幸被她选中,这下不但媳妇有了,连儿子也是现成的了!”说罢,又是哈哈大笑,满面喜色,他言语之中察觉不到半点讥讽之意,好似真是恨不得立即将苏漓娶回家去。

    众人顿时沉默无语,看着他的眼光,像是在看一个奇怪的异类。

    东方泽微微眯起了双眼,静静打量着阳骁。这位年轻的汴国四皇子,看上去插科打诨毫不正经,却掩不住骨子里透出的精明锐利。

    一个男人,对自己正在求娶的女人肚子里怀着别人的孩子,完全不在意,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圣人;另一种是别有目的,他根本不是真的想娶她!阳骁显然不属于前者。

    东方泽眼光淡淡地转向郎昶,与阳骁浑不在意的态度截然不同,郎昶剑眉紧皱,神色间也满满都是震惊疑惑,眼中还带了一丝隐忧,相比她有孕的消息,他看上去似是更关心她的身体状况。

    皇帝的脸色阴晴不定,强自将心头怒火压下,此刻,他看上去平静了不少。而望向苏漓的眼光,却逐渐露出了杀机。

    郎昶看后,心头一惊,连忙开口问道:“此事非同小可,太医你会不会是诊错了?”

    所有人的目光,又投向瘫坐半天的李忠和。李忠和忍不住身子一抖,慌忙从地上爬起来跪好,连连叩头道:“微臣敢以性命担保,郡主的脉象,确为……喜脉无疑。”

    李忠和心底郁闷之极,话语中,已经带了些哭音儿,行医一辈子,竟然两次遇上这种事,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尽管李忠和的态度十分笃定,皇帝仍然下了旨意:“来人,召太医会诊。”

    半年之间,两度会诊,此等待遇,除了皇帝,也只有她一人有此殊荣。榻上女子眼睫几不可见地微微一颤,转瞬又安静得仿佛不曾醒来。

    周围众人屏息以待,李忠和跪在那里,突然想起一事,不禁浑身直冒冷汗,连忙禀道:“启奏陛下,微臣有事禀告。”

    皇帝冷冷扫了他一眼,“讲。”

    “是,陛下。”李忠和颤声道:“数月前,郡主曾两次向微臣问起同一个问题,当时臣感到很惊讶,但也没太在意,现在想想,或许……与此事有关!”

    “是何问题?”不等皇帝开口,东方濯已抢先急切问道。

    李忠和忙答道:“当日郡主问微臣:处子有没有可能怀孕?”

    处子怀孕?这怎么可能!

    众人呆愕一瞬,无不感到十分奇怪,唯东方泽目光一凝,脸色疑惑中,带着深思表情。

    东方濯皱眉怒道:“好好的,她问你这个做什么?”一个未出阁的千金小姐,怎么会问这种难以启齿的问题?

    李忠和忙道:“微臣也不知。当时郡主只说是听人提起,感到好奇才问的。”

    “那你是怎么回的?”东方泽眸光微沉,缓缓开口。

    李忠和正要回话,东方濯却突然断然喝道:“这怎么可能!处子怎么可能会怀孕,简直是天方夜谭……”他情绪异常激动,说到最后一句,语声忽然消失了,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再说不出半个字,竟然也“砰”地一声,直直栽倒在地上。

    众人大吃一惊,皇后脸色急变,第一个冲了过来,手忙脚乱地扶起他,急声叫道:“濯儿?濯儿!你怎么了?”

    东方濯英俊的面容一片惨白,没有回应,看样子已经失去了知觉。

    皇帝心头也是一惊,连声叫道:“李太医!”

    “是。”李忠和脑子发晕,慌乱起身,手还没来得及搭上东方濯的脉搏,只听身后有人“哎”了一下,紧接着传来“扑通”三声,阳骁、郎昶、东方泽三人,竟然接连昏倒。

    整个云烟台顿时炸开了锅,反应快的太监,迅速搬来躺椅,逐一放在苏漓右手边,一字排开。

    此刻,选夫宴上最重要的五个角色,选夫之人与备选之人,一女四男,皆昏迷不醒。

    皇帝的脸色难看之极,他定定地望着李忠和搭向东方濯脉搏的颤抖的手,眉头渐渐拧紧。

    “怎么样?”皇后紧张问道。

    李忠和没说话,他是吓得根本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方才手一搭上东方濯的脉搏,就已经傻了。

    皇后的问话,让他瞬间回神,立时倒吸一口冷气,惊颤跪地,惶恐不已。

    这时,太医院十八名一品医官全部都到了。十八人挨个给四人诊了一遍,所有人俱是惊恐万分,不敢开口,趴在地上,簌簌发抖。

    “臣等该死!”十几名太医齐齐向帝后叩头请罪,个个都汗如雨下,滴答作响。

    一向以端庄淑仪著称的皇后,此时凤颜失色,心头大慌,勉强才维持住镇定,可她颤抖的双手,却怎么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慌乱和害怕,不禁嘶声叫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快点给我说!”她紧紧握着自己儿子的手,心急如焚,连尊称一时都忘了。

    太医们趴在地上的身子止不住一颤,在底下悄悄地互相对视几眼,神色都是惶惑不解,谁也不敢先说一句话。

    最后还是李太医长叹一声,用尽全力抬头回道:“启禀陛下、皇后娘娘,两位王爷、定国太子,以及汴国四皇子的脉象……跟、跟……”

    “跟什么?再吞吞吐吐,朕下令拉你们出去全砍了!”皇帝终于忍不住了,他气得浑身发抖,伸手指着他们,连连喘气,叫道:“连个脉象都诊不出,朕留你们何用!”

    众太医们顿时哭爹叫娘,慌忙磕头求饶,其中一人,在帝王失了常态的急怒声中,脱口哭叫道:“回陛下,是跟郡主的脉象一样!”

    什么?!跟郡主的脉象一样……

    那岂不是……喜脉?!

    所有人都惊得张大了嘴,下巴几乎掉到了地上。恐怕泰山崩于面前,皇帝和皇后的脸色,也不会如此难看。

    震惊,呆愕,还有难以置信。

    本来,郡主有孕已经是惊天霹雳,如今两位尊贵的皇子,还有两国身份非比寻常的使者,竟然也被诊出怀孕……

    这这这……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一大殿的人,你瞪我我瞪你,全都震惊地说不出话来。自然是谁也不敢相信,包括诊出脉象的太医们。

    情况一时又陷入胶着。

    而就在这时,苏漓的指尖,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微微一动,空气中,迅速有淡淡异香升腾缭绕,无人察觉。

    不片刻,东方濯便意识回转,醒了过来。他扶额坐起,看到身侧还躺着另外三人,不由愣了一愣。转过头,奇怪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太医们一个个低下了头,自然是大气也不敢出。静安王易怒的脾性,众人皆知,这答案谁敢告诉他?

    东方濯只得疑惑地向身边的皇后问道:“母后,我刚才是怎么了?”

    皇后语塞,尴尬地望着他,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总不能说,你被太医查出怀有身孕了吧?这太可笑了!

    东方濯见皇后神色怪异,而皇帝面色黑沉阴鹜,周围气氛更是十分诡异,他心头不禁疑窦丛生,立即翻身下地,随手揪住一名太医,冷声逼问道:“说,本王究竟怎么了?”

    那名太医看了看皇帝的脸色,又看了看东方濯,声音颤抖着回道:“您……您、您的脉象……和郡主一样!”

    “你说什么?!”东方濯双眼一瞪,顿时将那人掷到地上,怒声道:“荒谬!”说罢还觉得不够,一脚将那人踢翻在地,骂道:“简直一派胡言!”

    他眼光一转,又落到另一名太医身上,那人顿时呆了,惊恐地伸出手,指着还躺在椅子上的另外三人,颤颤巍巍地回道:“启禀、禀王爷,您……四位,都和郡主脉象一样!都、都是喜脉!”说完不等他踹,自己就瘫倒在地。

    东方濯彻底呆住,而这时候,正好另外三人也一并醒来,听到太医的话,个个都是腾地一下坐起了身,瞪大了眼睛,愕然不已。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