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八十三章 晟国第一女官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棋牌游戏金沙国际娱城8004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陛下!苏漓斗胆,想举荐一人!”窒息的沉默后,苏漓毅然开口。

    皇帝问道:“是谁?”

    苏漓抬眼,与皇帝对视,面色平静,语气镇定道:“就是苏漓自己!”

    “你?”眉梢微挑,皇帝问了和刚才同样的问题。

    苏漓答道:“是的陛下。苏漓的命,早已和明玉郡主一案绑到了一起,此案若能交给苏漓去办,苏漓必能尽心竭力,死而后已!”

    “那你若查不出个结果呢?”

    “苏漓愿以死谢罪!”她神色万分的坚定,这一刻,仿佛有异样的光芒从她身上倏然散发,让人无法忽视。

    皇帝目光微动,定睛看了她许久,突然转向东方泽,问道:“泽儿,你意见如何?”

    东方泽微微思索道:“儿臣以为,此案既然与明曦郡主息息相关,明曦郡主又有明玉郡主托梦相助,对当时情景了然于心,犹如亲历,想必这个案子交给她去查办,是再合适不过!只是……”他语音微顿。

    皇帝问:“只是什么?”

    “只是事关摄政王府与静安王府,要查案,郡主是女儿身,无官无品,恐怕不合礼制!查案需有官阶,否则以她一个郡主身份,还不足以动用朝堂的权力。”东方泽缓缓说完,转眸望了苏漓一眼。

    皇帝想了想,看不出情绪的眼光将黎奉先、苏相如、东方泽、东方濯四人一一看过,最后定在苏漓的脸上,思忖道:“身份……不是问题,这个案子交给你去查办也并无不可,但……”

    皇帝话音一顿,苏漓心微微提起,抬头看着皇帝,只见皇帝目光又瞥向郎昶和阳骁,“今日这场选夫宴,总得先有个结果,不能让定国太子和汴国四皇子在这里再等你三个月!”

    苏漓立刻明白了皇帝的意思,连忙起身朝郎昶、阳骁行礼道:“太子温文尔雅,俊逸无双;四皇子幽默风趣,难得一见,若论夫君人选,二位都是万中无一的上上之选!苏漓蒙二位错爱,心中感激不尽,然而……”她回头看了一眼东方泽和东方濯,眼神脉脉含情,仿佛娇羞难定,回头又道:“缘分一事,确实难以言说,苏漓不敢相瞒,心中无意于二位,实不敢耽搁二位行程,尚请二位见谅!”

    深揖一礼,她客气婉拒,不选最终属意人选,却先将这两国皇子轻易淘汰,令在场之人,大感意外。

    东方濯本该是最高兴的一个,但此刻他却完全高兴不起来。黎苏一案,若真是冤案,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如何面对死去的黎苏亡灵,还有这个和黎苏仿若一人的苏漓……往后,他还能理直气壮地认为,这个女子是上天赐给他的补偿吗?深深地闭上双眼,他忽然什么都不敢想,未来他想拥有的一切,都已经在这一刻变成了泡影。

    似乎对这样的结局早有预料,郎昶面上的表情没有太大变化,只是轻轻地扶起她,遗憾地望着她,叹息道:“郡主不必感到抱歉!郎昶此行,得遇郡主,已是十分满足,只要郡主开心幸福,郎昶于愿足矣!”

    他的语气,真诚亲切,眼神温柔,但苏漓还是感受到了来自他内心的淡淡失落。等待三月,最终孤身返回,空手而归,无有怨怪,间中也不曾使阴谋诡计欲得她手中锦囊,如此君子之风,苏漓不禁暗暗钦佩,朝他感激一笑。

    “好可惜啊!”阳骁这时叫道,在一旁夸张地捂着胸口,耷拉着脑袋,似乎因为落选,非常难过。

    苏漓有些好笑,她可不认为这位四皇子是真的难过,反而觉得,这个人表面看起来没个正经,好像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应该是那种只要认准了,便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之人。

    苏漓笑道:“四皇子不必遗憾,听闻汴国女子多美人,且个个英姿飒爽,不让须眉,应该比苏漓更适合做四皇子妃!苏漓就在此祝愿四皇子早日找到心中佳人,共结连理。”她随手拿起两杯酒,笑着递给他一杯。

    阳骁无奈接过,仰头一饮而尽,大叹一声,道:“美人再多,也比不上一个小阿漓你啊!唉!罢了罢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能勉强,那就……也祝小阿漓你开心幸福,只要你幸福了,我也就幸福了!”

    他说的好像真的一样!

    苏漓饮完酒,淡淡一笑,再行一礼。回到皇帝面前,叩头道:“陛下,明玉郡主一案一日未能查清,苏漓性命生死难定,恳请陛下准许苏漓先查清明玉郡主之冤案,让死者冤灵得到安息之后,再从二位王爷之中择一而嫁!伏乞陛下成全!”

    她态度诚恳而又恭敬,所做要求也合情合理,挑不出毛病。

    皇帝的脸色渐渐舒缓,无非是不准她选那二人,既然她已将他们淘汰,日后如何选择,都将在帝王的掌控之中,自然就不再有顾虑。

    “好!朕就再给你三月时间!高公公,”皇帝对身边近侍招手唤道,“即刻拟旨,封明曦郡主为一品女官刑正司,负责调查明玉郡主一案。查案期间,刑部之人任凭调令,凡涉及此案情者,所有人都必须予以配合,不得有误!”顿了顿,目光扫过东方泽和东方濯,又道:“你们两个,就从旁协助吧。”

    “遵旨!”二人异口同声,齐齐恭应。

    “谢陛下隆恩!”苏漓一拜到底,虽然一切都在她掌控之中,但此刻仍然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情绪。经过数月努力,她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调查自己被害一案!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回到从前生活过十六年的地方!

    周围的人,听到这一旨意,都愣住了,无不惊奇地看着她。

    一场选妃宴,她打破不祥传言,从一个不受宠的相府庶女千金,成为万人瞩目的明曦郡主。得获殊荣,成为第一个可以从皇子之中任意挑选夫君的女子!

    一场选夫宴,她又从二品郡主荣升为一品女官!全新官职刑正司,皇帝金口玉言,专为她而设!自古女子为官,本就稀奇,何况官至一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更是前所未有,令人不禁称奇!

    牵动人心达数月之久的明曦郡主选夫宴,终于在皇宫别苑落下帷幕,结果依旧悬而未决,当真是吊足了百姓的胃口。

    随之而来的几个消息,一个比一个更具有轰动效力。

    其一,便是数月之前的京城第一美人明玉郡主黎苏,与人通奸怀孕被揭露羞愤自杀一事,现下有可靠证据证明她竟然是被人故意陷害的!

    其二,当今圣上下旨负责彻查此案之人,正是被封了当朝第一女官的明曦郡主苏漓。此女选妃宴上献舞一支,惊艳全场,被圣上亲封郡主,随后又有三国皇子争做她夫君的候选人,这等荣光,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令人惊叹不已。

    而选妃宴后,坊间开始流传,这两位同样芳名远播的郡主,并非亲生姐妹,却生得极为相似,乍一眼望去,根本难以分辨。更有人,听在宫里当差的亲戚说,黎苏是给苏漓托梦,请求她帮助翻案。这种种诡异的难解之谜集合到一处,更是为黎苏案增添了浓重的神秘色彩。

    一时之间,晟国京都大街小巷内,人人奔走相告,见了面便热烈的议论着这匪夷所思的事件,进而产生了无数新生的版本,所有人都对这位晟国新晋的第一女官生出强烈的好奇与敬仰之心。

    直到苏漓身着晟国绝无仅有的一品女官服,乘着皇帝钦赐八抬大轿到了摄政王府门前,顿时将城中积蓄已久的气氛,推上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氵朝。

    这一日清晨,艳阳似火,摄政王府门前人头攒动,除却侍卫把守的领地不得闲杂人等走动之外,其余空地一大早已经被老百姓围了个水泄不通。众人纷纷前来,争相一睹这传说中第一女官的风采,盛况毫不逊于明玉郡主出嫁之时。

    尽管早已知道苏漓与第一美人黎苏容貌相似,众人仍是被她惊人的美貌与气度当场震住。

    她,身着一袭玄色朝服,衣襟上绣出一只展翅翱翔的金色凤凰,在阳光下闪耀着夺目的光芒,与当朝男官的朝服绣纹无有半点雷同,彰显出她与众不同的身份。满头青丝高高挽起,束在金翅冠之中。光洁娇嫩的左侧脸颊上,嫣红似血的火凰纹饰,妖娆妩媚,更衬得她肤光胜雪,黛眉如画,红唇如朱,素颜清丽。

    苏漓手捧圣旨,目不斜视,站在轿前,仰头盯着摄政王府大门前烫金大字的匾额,百感交集,心头默默念道,母妃,女儿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回到王府,终于有机会……为自己洗刷不白之冤。

    快步踏上石阶,早在门前恭候的刘管家忍住心头惊颤,陪着笑脸小心翼翼,引着这位风姿卓绝的女官往府里走,一路所到之处,府内丫鬟仆役无不目瞪口呆,纷纷惊惶拜倒。回想上次,还是扮作东方泽的小厮才能进得府门,那时的她,仿佛空气一般,根本无人理睬。

    这世间,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又有几人可以秉持真性,不以权势地位做结交的第一准则?

    苏漓步履如风,直接进了王府前厅。摄政王黎奉先与一众家眷早已得了消息,守在厅内等候圣旨驾临。黎府众人虽然早有耳闻,但除了黎瑶之外,皆是无可避免的,被第一次见面的苏漓震惊得说不出话。

    众人一时忘记初衷,呆呆地看着苏漓。

    “你,你真的是苏相如的千金?”到现在,黎奉先仍是有些难以置信。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

    父女相见,似曾相识,却已物是人非。

    苏漓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百般滋味在心头,只轻声回道:“是的。”

    黎奉先眼中一黯,苏漓稳住心神不再多言,随即在厅内站定,“刷”地一声,将明黄的圣旨展开,沉声道:“黎奉先接旨!”

    宣读圣谕,黎奉先只得率众拜倒。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有摄政王之女黎苏蒙受不白之冤……”苏漓竭力稳住激荡的心绪,认真将圣旨上每一个字,朗朗读来,平静无波的语气中,隐藏着无数惊涛骇浪。

    短短百十字的圣旨,仿佛是扣在她心上多时沉重的枷锁的钥匙,骤然间开启崩裂开来!她的声音不大,却清朗有力,字字铿锵,一声声如钟鼓鸣响,打进了所有人的心里。似乎借此在向全天下的人昭告,这只是一个开始,曾经不实的传闻终有一天会破灭,黎苏案也终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她会用事实证明,她绝对不是他们口中说得那般不堪的女子!

    圣旨宣读完毕,黎奉先叩首谢恩,静默片刻,缓缓起身去接圣旨,脚下不稳,一个趔趄,退了几步,被身后的玉侧妃赶忙扶住,忧心忡忡地道:“王爷,您没事吧?”

    苏漓将圣旨收起,闻言心中一动,此时她才蓦然发觉,往日意气风发威严无比的摄政王黎奉先,看上去似乎苍老了许多,两鬓的发丝中似乎凭添了缕缕斑白,眉梢眼角尽是落寞,神情颇为憔悴。

    推开玉侧妃的搀扶,黎奉先缓缓站到苏漓面前。她们两个不只长得相像,字迹相同,就连……说话的语气几乎都是一模一样!这一点细微之处,迅速唤起了他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黎苏自幼喜爱念书,七八岁已将名家名著全部读完,她拿着书本仔细朗读的一幕,似乎就发生在昨天。

    “你,再念几句话来给本王听。”他眼中神色极为复杂,既有惊疑,又有怀念,似乎还有一点小小的期盼。

    苏漓别开眼去,虽然选夫宴上,父王称隐瞒她并非自杀的真相是为了顾及母妃的身体,但是母妃死后,为何还要将她葬在那等荒野之地?她很想开口问清原因,却又拼命地忍住了。不论如何,她现在最要紧的,是在三月之内查清冤案!

    苏漓用力地深吸口气,飞快将所有情绪敛藏,平静道:“王爷,您的女儿,的确已经死了,她含冤莫白,至死不安。现在需要本官,来为她找出真凶!”说着,双手缓缓将明黄圣旨奉上。

    这句话仿佛一记闷棍,顷刻间将他心底所有的期待打得烟消云散,黎奉先脸色灰败,半晌,方颤抖着双手接过,那重逾千斤的圣旨。他死死攥着这卷明黄的布帛,似乎已用尽全身的力气,低声哽咽道:“惜今……本王,对不起你。”

    一听到母妃的名字,苏漓心如刀绞,却平静劝道:“逝者已矣,王爷还需保重身体。若想王妃安心,早日为明玉郡主找到真凶才是紧要!”

    黎奉先身子一颤,悲伤说道:“若那般容易查清真相,本王又何须等到今日!”

    苏漓一愣,“此话何意?”莫非父王也一直在暗中调查却查无结果?

    黎奉先摇了摇头,却不再多言。

    苏漓只好掩下心头疑问,轻声叹道:“王爷,本官奉旨行事,若有不当之处,还请王爷多多体谅!”说罢稳稳退后,行了官礼,随即又朗声叫道:“来人,带本官前去明玉郡主生前所住之处!”

    不容置疑的口吻,令守在门外的刘管家心里又是一个激灵,一边毕恭毕敬地带路,一边暗想,这第一女官,不光容貌与大小姐相似,就连言谈举止也几乎是一般无二!

    黎苏的园子坐落在王府东北角,因性情喜静,所以当年她并没有按例住在主园,而是黎奉先特许,为她辟出一块地,请来名家精心设计,建造了这座悠然小筑。

    昔日繁华美景堪比宫廷内苑,如今美景依旧,主人的命运却早已变了不知几回。

    苏漓心头一紧,脚下不禁加快了步伐。朱红大门紧闭,漆面凋零剥落,远不如她出嫁之时的鲜亮夺目。她伸手轻轻一推,那门“吱呀”一声,开了。

    她眼底不由自主地涌起一层薄雾,曾经在梦中百转千回的景象,终于真实的呈现在面前。

    这是她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即便蒙上双眼,她也能将这园子里的细节一一道来。地面上积了厚厚一层落叶,踩上去沙沙作响。池塘里五彩斑斓的几尾锦鲤早已消失无踪,梨树下半局残棋犹在,仿佛在等待主人回来走完……

    苏漓独自站在园中,旧事在心头翻涌,满是难以言说的酸涩。

    “苏姐姐。”

    一声轻唤,自门外传来。

    苏漓飞快压下伤感情绪,轻轻转身,露出微笑,“瑶儿。”

    黎瑶快步走过来,刚要给苏漓见礼,苏漓连忙上前拉住她道;“你我姐妹,不必讲究这个。”方才在前厅两人没有机会说话,见苏漓来了后园,黎瑶便赶紧跟了过来。

    她一双手冰凉,眼圈微红,紧紧拉着苏漓,颤声道:“苏姐姐,你告诉我,真的是我姐姐给你托梦,让你帮她伸冤?”

    苏漓知道她与黎苏姐妹情深,一直以来,黎瑶都相信黎苏被人冤枉,想必是听说黎苏含冤托梦,便急切的赶来询问。虽然这个妹妹对自己一心一意,却也无法告诉她真相,比托梦更让人难以信服的,是黎苏借尸还魂的事实。

    苏漓压住满腹心事,当下只是轻轻拍着黎瑶的手,点头道:“是。明玉郡主告诉我,我与她容貌相似,乃是天意。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会来找我,托我为她翻案。否则,我怎么会知道她被人冤枉致死的事?”

    “可是,前几次与苏姐姐相见,为何都没听你提起?莫非信不过瑶儿?”黎瑶伤心道。

    “好瑶儿,不是苏姐姐不告诉你,实在是……这事,太过匪夷所思。”见她泪光闪闪,苏漓连忙安抚,“最初我也吓得要命,后来连着数晚,黎小姐夜夜在梦里与我相见,细述她被冤枉的经过,我才慢慢地信了。”

    “姐姐性情坚韧善良,事事为他人着想,她一定是受了极大的委屈无处申诉,否则断不会用这样吓人的方法去求人!只是为何,她不来找瑶儿呢?她一定是在责怪瑶儿没有为她主持公道!”黎瑶眼中全是自责与痛苦,再忍不住,直哭了出来。

    苏漓见她懊悔自责,鼻子也是一酸,急忙拥她入怀,连连抚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慰道;“瑶儿不必自责,你对你姐姐的一片真心,她都知道的。”

    黎瑶猛地抬头,一双泪眼似乎在询问她。

    “真的。明玉郡主并不是只与我述说冤情,她在世之时与你的姐妹情,也都曾有提及。阴阳相隔之人,更能看到常人所不能见,谁对她好,她心如明镜。”

    黎瑶想了想,忽然道:“那,若是姐姐再去找你,你一定要记得告诉她,有时间来看看瑶儿,瑶儿真的很想念她。”

    苏漓点头,伸手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心道这个傻丫头,别人听到遇鬼逃还来不及呢,谁会像她这样,一副求之不得的急切样。

    黎瑶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地离开她的怀抱,关心道:“苏姐姐,那眼下姐姐的案子,你可找到什么线索没有?”

    苏漓轻叹一声,缓缓打量着四周,“眼下只能先将这园子封了,把郡主大婚当日所用过的东西统统带回去,慢慢查线索,时间隔了这么久,估计查起来也很有难度。”

    “姐姐出嫁之日所有用过的东西……呀,那我送她的胭脂,在苏姐姐你那呢!”黎瑶似乎又突然想起什么,失声叫道,“对了,还有那支发簪!”

    苏漓心头一跳,对,发簪!之前一路排查,自己最无把握确定的东西,便是凤灵血玉与黎瑶的胭脂、发簪。胭脂在上次祭拜母妃之时,瑶儿已经送给了自己,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她心思一转,轻声道:“什么发簪?”

    黎瑶盯着她诧异地反问道:“姐姐没同你说吗?”

    苏漓摇头。

    黎瑶解释道:“那天姐姐出嫁,我不是送了她那盒香膏胭脂,当时是用我的发簪挑了一些擦在她脸上的。要按苏姐姐所说,这也该算是姐姐当日曾经接触过的东西吧?”

    苏漓想了想,建议道:“的确是,眼下为了寻找线索,瑶儿最好还是取来留证。”

    黎瑶点头道:“嗯,只要对苏姐姐查案有帮助,瑶儿一定尽力相助。我这就去把那发簪给姐姐拿来!”说完,她转身飞快地走了。

    苏漓想阻止,却又忍住了。心想那发簪即使有异,已经过了这么久,药力怕早已消失。转念一想瑶儿有这番心,也不枉她们姐妹一场,于是没再唤她。缓缓走出悠然小筑,回望片刻,沉声发话道:“将这园子封了。传令下去,任何人不得私自入内,一旦发现必送府衙,按疑犯论处。”

    立即有人应声,上来将院门关了,御笔朱漆的封条,顿时将悠然小筑划为禁地。

    园子拐角处,若隐若现一个娇小的身影,躲在墙后面探头探脑,苏漓转身,却不料被那人看清了她的容貌,大叫着直接冲了过来。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冲撞大人!”随从瞪眼,伸手拦住。

    “住手!”苏漓连忙喝止,她一眼认出,这人竟然是她从前的贴身丫鬟莲儿!

    这丫头被随从一拦之下,脚下一滑摔倒在地,口中仍是不停叫着:“我家小姐是被冤枉的!求大人一定要为小姐伸冤!我家小姐……”话没说完,她便气竭,晕了过去。

    苏漓心中又惊又痛,莲儿自幼在她身边服侍,乖巧伶俐,甚为贴心,只是水灵灵的一个小丫头,为何变成今天这副摸样?她看上去瘦得几乎只剩下一把骨头,脸色暗黄,满面愤懑。王府里有谁给她气受吗?

    苏漓上前,将她扶起,连声唤道:“你怎么了?醒一醒?”

    黎瑶刚好匆匆赶了回来,一见莲儿,脸色顿时一变,急忙解释道:“苏姐姐别怪她,这丫头以前是姐姐身边的人,姐姐过世之后,她不小心犯了事,被贬到了杂役房。今儿个莽撞跑出来,只怕是听说苏姐姐与姐姐长得相似,心里惦记。唉,这丫头,也是一个实心实意的。”

    “她犯了什么事?被谁罚去了杂役房?”苏漓面无表情,一字一字道。

    黎瑶犹豫一下,低声道:“姐姐刚过世那阵子,她天天到父王跟前去喊冤,说姐姐是被人冤枉害死的。父王开始念在她服侍姐姐一场,没有过多追究,后来闹的厉害了,一怒之下,便把她发去了杂役房。姐姐和王妃过世,她无依无靠,底下的人暗地就欺负她。我见她可怜,想去跟父王讨了她,只是一直没得机会。”

    黎瑶一席话,仿佛钢针刺入心肺,让苏漓心痛得说不出半个字,银牙暗咬,她万没想到连她身边的丫头,也会因此受到牵连!怀中莲儿可怜兮兮的小脸,几乎了无生气,而黎奉先无视一切的举动,更令她的心,感到彻骨寒冷!

    当下从怀中掏出一瓶药油,轻轻在莲儿鼻子前晃动两下,小丫头突然咳了两声,缓缓睁开了眼,涣散的视线呆了片刻,凝在苏漓脸上不动了。

    “小,小姐?!”这怀抱是如此温暖,她难以置信地瞪着苏漓,眼中顿时惊喜万分,却忍不住哭了出来,“小姐你终于肯回来看莲儿了?你受的委屈,莲儿都记得,莲儿眼睁睁看着小姐受人欺辱,却没能保护你,是莲儿的错,莲儿对不起你啊!”她哭得泣不成声,语无伦次,似乎思维早已经混乱了。

    “这丫头与姐姐感情甚好,总是觉得因她护主不力,才让姐姐……遇到意外,最初人还好好的,脑子清醒,没想到日子一久,便不时会说些胡话。”见莲儿伤心至极,黎瑶触景伤情,忍不住去拭眼中的泪,对苏漓小声的解释。

    说胡话?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会落得如此下场!想必是莲儿在府中不停地四处求助,惹得那些见风使舵的下人心生厌恶,进而对她刻意欺凌迫害,才会让她变成这幅模样!为何以前她从未发觉,王府中会有如此阴暗的一面?!莲儿若在王府待下去,只怕连命都要丢掉,她待主子如此忠义,自己决不能坐视不理!

    苏漓强压下心头愤懑,飞快地平复了心绪,扬声吩咐道:“来人!这人是此案最重要的证人之一,将她带回府去,好好安置,不得怠慢!”

    “是!”随从立即躬身应道,上来俩人将莲儿搀起。

    莲儿却突然发作,失控地又哭又叫道:“我不走,我不走!我还没给小姐讨个说法!”她拼命挣脱,力气大得惊人,那两名随从无奈,又不敢强拉她,只得放了手。

    莲儿从地上直扑向黎瑶,连声哀求道:“二小姐!你最好了!你跟他们说说,不要带我走!莲儿会很听话的!”

    黎瑶急忙安抚她,柔声哄道:“莲儿,你别着急,你瞧,姐姐不是在你跟前好端端地站着!”说着,她向苏漓暗暗示意。

    苏漓轻轻点头,试着用熟稔的语气,轻声对莲儿微嗔道:“莲儿,你刚才还说听话,如今我回来了,你却连我的话,也不听了?”

    莲儿怔住,双眼含泪,恐慌地看着苏漓,似是生怕小姐丢了自己不再理她。

    黎瑶忧心忡忡地道:“苏姐姐,她如今这副样子,出了府,恐怕会给你惹麻烦吧?姐姐这案子又耽搁不得,不如……还是让她留在府里,我去向父王直说,把她到身边来照看着,如何?”

    苏漓沉思片刻,缓缓摇头道:“你贵为王府千金,总不能整天盯着一个丫头。若你不在,又有人借机刺激了她,这病只怕更重,我带走她好生调理,尽快治好,说不定对你姐姐的案子还会有帮助。”

    黎瑶一想,觉得苏漓说的颇为有理,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苏漓转身,柔声对莲儿道:“莲儿,你听小姐的话,跟着这两位大哥先走,等小姐办完了事,就过去找你,好不好?”

    她的语气轻柔和缓,一如从前,莲儿眼中忍不住又流出泪来,有多久都没听到这熟悉的口吻?她焦躁不安的心,顿时安定下来,莲儿依依不舍地拉着苏漓的手道:“莲儿一定乖乖听话,等小姐来找我。”

    苏漓轻哄几句,见她情绪稳定了一些,向两名随从示意。随从小心翼翼地护着莲儿走了。

    望着莲儿远去的背影,黎瑶长叹一声,与苏漓无言对望,心中都是沉重至极。半晌,黎瑶将发簪交给了苏漓,苏漓一看,果然是当日用过那支,纯银所制,并无复杂纹饰,普通之极。两人又闲话几句,姐妹二人就此告辞。

    午后骄阳,炽热灼人,围观在摄政王府门前的人群早已散去,苏漓缓缓上了轿子,只觉心底冰凉一片,她手中握着黎瑶的发簪,怔怔出神。

    这发簪,普通得并无任何可疑之处。却不知为何,正是因为这份普通,让她莫明地心神不宁。她心知此番回王府查找线索,不会有多大收获,却也不得不走这一趟,因为掌握在手中可以追查的线索,本就少之又少,所有的一切都像一团迷雾,令人摸不着头绪,无从下手。

    心底忽然生出一股莫名烦躁,她临时改变了主意,又想到黎苏遇害的江边去看看,吩咐起轿,直往城外澜沧江边而去。

    离澜沧江越近,苏漓的心就越沉重,她伸手挑帘望去,江岸边美景如画,一如往昔。下了轿,吩咐随从在此等候,一人沿着岸边缓缓独行,向当日最终激战之时的地方走去。

    苏漓站在树林中,缓缓四望,茂密的枝桠间,清风拂过,树叶发出细微的沙沙声,鸟儿在枝头清脆的欢叫,一切看上去是如此的静谧祥和。

    谁能想得出,这一片宁静的天地,曾经发生过那般惨烈血腥的绝杀?苏漓闭上眼,心底涌上无法言喻的悲伤。她在心底告诉自己,翻案的机会得来如此不易,勿论前路有多艰难,她也要顽强的走下去!

    浑黄的江水滔滔,奔涌不息,到底埋葬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不知何时,一股熟悉的存在感缓缓逼近,苏漓蓦然睁开双眼,不远处,江岸边的如烟绿柳轻轻飘动,东方泽锦衣玉带,俊雅逼人,站在树下正深深地凝视着她。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