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八十五章 神秘的白玉指环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料一分快三是全国开奖吗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是!”那人连忙爬起身,飞快退了出去。

    苏漓心中一动,这几个人行事虽然粗鲁了一点,但是似乎并没有伤她之意。不由得仔细打量面前这个黑衣面具人。他身形略高,头发束在脑后,整张脸藏在面具之后,唯有一双眼睛,傲气凌然,略带利光。情绪却让人无从窥探一二。

    他缓缓走近,脚步声很轻。苏漓心头一沉,这人武功不弱。

    黑衣面具人居高临下,紧紧垂视着她,一言不发。

    苏漓微微昂起头,毫不畏惧地回视着他。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谁也不肯先退避。

    半晌,那黑衣面具人无声一笑,站到一旁。他身后的人立刻清楚地出现在苏漓眼前。他身着一身灰袍,浓眉大眼,鼻直口方,唇上一撇短须,年纪在三十左右,气质冷硬。他赞赏道:“郡主身陷险境没有半点怯意,的确非寻常女子。难怪晟国皇帝对你如此看重。”

    苏漓挑眉,不慌不忙地回道:“原来阁下知道我的身份,那你也应该很清楚,晟国律法,绑架朝廷命官可是要掉脑袋的?”她虽是回答灰衣人的话,眼睛却一直看着黑衣面具人。

    灰衣人一笑,不答反问道:“看样子……郡主似乎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处境?”

    苏漓微微一笑道:“阁下大费周章,又甘冒杀头之罪将我绑来,岂会轻易将我杀了?在没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之前,我暂时还是很安全的。”

    黑衣面具人眼光一闪,看着她的目光似乎多了几分兴趣。

    灰衣人笑道:“明曦郡主临危不惧,不输男子,着实令在下佩服。我等有一事想请教郡主,所以不得已而为之。望郡主见谅。”

    “废话少说,你到底想干什么?”苏漓冷冷撇他一眼,沉声道。

    黑衣面具人在暗室中坐了,轻轻一挥手。灰衣人立即上前一步,从怀中掏出一张图纸,展开,“这指环,在哪里?”他的声音,不由自主地沉了几分。

    苏漓心头一震,脸上却没有表露分毫情绪,只见那图上,一对白玉指环,精致典雅,画风十分细腻,连指环内壁上刻的神秘花型,都描绘得细致入微。正是母妃留给她最重要的一件贴身之物,后来又被东方泽夺走的那只白玉指环。只是为什么,她手中只有一个,而这图上却是一对?

    黑衣面具人依旧没有出声,眼光却十分专注,紧紧地盯着她的表情。

    对方费了这么大劲,就只是为了问这指环的下落?苏漓心中疑惑渐生,对于过往,容惜今从不多谈,每每黎苏问起,总是刻意回避,身上似乎隐藏了很多秘密。这其中的端倪,黎苏也不清楚。

    如今这指环是母妃留给她最珍贵的念想,就算她知道个中端倪,也不可能会交给他。

    苏漓仔细地看了一阵,淡淡道:“很漂亮的一对指环。”

    黑衣人面具人脸色一沉,突然冷笑一声。

    灰衣人面色一凛,立刻追问道:“郡主是聪明人,又何必装傻?这指环到底在哪里?”

    “又不是我的东西,我怎么知道在哪里?”苏漓不屑地瞪他一眼。

    灰衣人急了,正待再上前逼问,黑衣面具人突然伸手阻止了他。灰衣人只得退一步,神色分明焦躁一分。

    黑衣面具人缓缓上前,蹲下身,伸手钳住了她的下巴,阴沉的目光在她脸上打转,却没开口。隔着那面具,青春阳刚的男子气息,仍然丝丝缕缕地吹拂在她脸上,这举动着实有些暧昧,如果没有这层障碍,只怕他已经亲上了她脸。

    她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苏漓眼光一冷,头用力一挣,从他掌中脱了出来,一时之间,却忘了身后精钢特制的墙壁,黑衣面具人眼光一凛,飞快地伸手,适时地在关键一刹,稳稳地垫住她后脑。只听见轻微一声响,苏漓的头磕在了他的手掌之上,没有疼痛,只有异样的感觉。

    苏漓瞪大了眼,只觉那面具内的眼眸,突然间有那么一点点调皮的神色一闪。明明是针锋相对的两人,却又生出一点难以言喻的亲密的关怀。

    黑衣面具人缓缓抽手,起身。

    这指环似乎对他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眼下,指环又在东方泽那里,她心底忽地一动,或许……可以借这机会找出所有谜底?她微低了眼,立时计上心来。

    苏漓淡淡开口道:“这指环,我只见过一只。”

    黑衣面具人眼光忽地一亮,瞪着她眼光喜色难掩。

    “我方才看着有点眼熟,一时不能确定。不过,我突然想起来,这指环在镇宁王那里,见过一次。”

    “是他……”灰衣人微微失色,黑衣面具人闪过一丝厉光,他连忙噤了口。

    黑衣面具人微微挥手,灰衣人当即掏出一张白绢来,递到苏漓眼前。

    是东方泽给她的,杀手的遗物!

    苏漓心一沉,这白绢方才她明明揣进怀里,定是路上不小心滑了出来,才被他们发现。正在疑虑,灰衣人冷冷又道:“此物又如何得来?”

    苏漓淡笑道:“巧得很,这东西也是镇宁王给我的。”

    灰衣人显然有些不信,盯着她又道:“镇宁王又如何得来?”

    苏漓略一低头,沉思片刻。说道:“镇宁王说此物是杀明玉郡主的杀手之物,他无意间得到,本官特向他讨来,查案之用。”

    见他仍在迟疑,苏漓又道:“你想要指环,我可以帮你。不过我有个条件。”

    “你如今自身难保,还想跟我讲条件?”灰衣人似乎笑了笑,斜睨着苏漓。

    “这指环对你一定很重要,如果条件互利,为何不能谈?”

    灰衣人还想斥责,黑衣面具人却举起手制止了他,示意他近身。灰衣人走到他面前,他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语音几乎轻不可闻。灰衣面色微变,却凝重应了一声“是”。

    “我家主子说了,你能帮我们拿到指环,我们自然能答应你一个条件。”

    苏漓大喜,笑道:“好。我帮你拿指环,你告诉我这白绢上符号的意义,如何?”

    黑衣面具人目光一沉,灰衣人的神色显然惊异了一分,不由脱口道:“你!怎么知道我认得这符号?”

    苏漓微微一笑,“指环上的纹饰与这符号根本就是同一种文字,你们既然在找指环,认得这文字有什么奇怪。”

    灰衣人面色一暗,这女子原来只是在试探,岂料自己没沉住气,着了她的道!当下懊恼一分,忍不住朝黑衣面具人看去,果然,主子已经非常不快。沉着眼挥了挥手。

    灰衣连忙振作一分,咬牙盯着苏漓道:“好,你帮我们拿到指环,我告诉你符号的意义。现在……如何去接近镇宁王?”

    苏漓眸光一闪,道:“拿纸笔来,我约他相会,商讨黎苏之案,他定会前来赴约。”

    纸笔很快送到,灰衣人解开了她身上缚住的绳索。苏漓揉了揉手腕,略一沉思,执笔飞快地写了一行字,拿起那张信笺递给他,道:“马上送去镇宁王府。时间拖得越久,对你们就越不利。”她如今的身份非比寻常,失踪一晚已经是不寻常,若不尽快回府必定会引起朝廷注意。

    黑衣面具人深深看了她一眼,这个女人处变不惊,还会找适当的时机,尽力为自己谋取利益。

    灰衣人低头仔细看了看信笺,只有短短一行字:“吾前日请教之事,未有解惑,彻夜难眠。望明日申时,澜沧江一会。苏漓字。”很平常的一句话,他迟疑一下,小心折了起来,放进信封。随即唤了人来,叮嘱连夜送去镇宁王府。

    黑衣面具人没再多说一句话,大步踏出门去。脚刚出了门口,却又回过头来,望了她一眼。只是这一眼的眼神那样熟悉,仿佛能看到面具后那张年轻邪魅的脸,令苏漓的心,怦然一跳。

    门缓缓关上了。苏漓靠着墙慢慢地坐下,决定养精蓄锐,明天还有一场仗要打。只要东方泽没有出乎她意料之外,这场仗还是胜券在握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又开了,进来一个下人,手中端了饭菜与茶点。小心翼翼放在苏漓身边,垂首道:“这是主人为您准备的,还请慢用。”

    不知为什么,这人说话的语速很慢,感觉有些奇怪,苏漓不禁多看了他几眼,只见平淡无奇的脸上,满是恭敬,那一双眼目光热切,毫不相称地紧紧盯着她。

    苏漓心头一跳,眼中飞快掠过一丝笑意,却只是淡淡道:“哦,知道了。”她笑意盈盈地看着仆人,却没去动那丰盛可口的饭菜。

    那仆人点了点头,缓缓抓住了她的手臂。

    苏漓轻轻摇头,轻声道:“我另有计划,你隐藏好身份,若有意外,再出手不迟。”

    仆人略一颌首,示意明白。收拾了东西,躬身退出。

    这一夜很快便过去,没有人再来骚扰苏漓,身处险境,她居然也能安稳睡了个觉。

    直到翌日上午,那门才“哐啷”一声又开,进来的却不是黑衣面具人,而是一张陌生的脸孔,他垂眸沉声道:“苏小姐,请。”语声虽是淡淡,态度却明显比昨日恭敬有礼许多,显然是昨日黑衣面具人忽然爆发的怒气,有了效力。

    苏漓淡淡扫了一眼,平静的起身,不见半点慌乱之意,走到他面前,闭眼。

    黑衣人心底略略一惊,也不多话,取出一条黑色布巾,将她双眼蒙了起来,手上力道恰到好处。随即领着苏漓小心地走出了这神秘的地方。

    苏漓眼前一片漆黑,只觉得被那人扶上了一辆马车,刚坐稳车便启程,车里很静,入耳只有疾驰的马蹄声。她暗自屏息,仔细地分辨车内的气息,对面有一道似有若无的清浅呼吸。心下登时了然,这车上除了自己,应该还有一个人,而他一路始终没有开口,多半就是昨天那个黑衣面具人。这下才略略宽心。

    她撒下这天罗地网,主角不到,如何能演完这出戏?

    大约一个时辰后,车外隐约有奔腾不息的水声遥遥传来。

    澜沧江,到了。

    苏漓蒙着双眼被带着下了车,一脚踏上松软的土地,有湿软的青草花香,窜入鼻间,已经到了岸边。拖着她向前走了一阵,那人一把扯下她眼上的黑布,盛夏日头猛烈,刺眼的光线顿时晃得她睁不开眼,半晌,才缓缓张了开来。

    果然是他,黑衣面具人。

    他仍是一言不发,示意苏漓坐在身畔的石台上。

    这石台是岸边唯一一处可以坐的地方,右侧十丈之远便是滔滔江水,身后是一片密林,长满了郁郁葱葱,芳香四溢的花草。

    这里看起来似乎与昨日并没什么不同,不知为何,苏漓心底却忽然生出警惕,她刚动了下身子,黑衣面具人闪电般伸手,正点中她穴道,苏漓身子顿时僵住。

    随行赶车的两名黑衣人,与他对视一眼,立即拔身而起,直跃上林间大树,藏身茂密的枝叶中,黑衣面具人则敏捷地跳入苏漓身后的花丛。

    一柄雪亮剑尖,寒意迫人,正抵住苏漓后背心,她面色无波,不惊不惧。心里却没有忽视那阵不安,她身子不能动,只得微微转动眼光,谨慎观察目所能及的情况。

    澜沧江畔,景致依旧美得如画,绿草如茵,一如往日。巡视一遍,她正收回目光,却忽然发现自己身前几步之遥的青草地,有些异样。只见方圆数尺的一块草皮,比周围土地微微向下塌陷寸许,草根间隐约还有泥土翻动过的痕迹。

    苏漓心头一沉,这里……有个陷阱!这陷阱设置得隐秘暗晦,若不细看根本不会发现。

    约定的时间很快便到,远远地,传来马蹄声响,身后黑衣人立即有所反应,将那剑尖又动了动,警示苏漓打起精神。

    不消片刻,东方泽玉树临风的身影出现在苏漓的视线里,一见她已经等在那里,不禁讶然笑道:“想不到苏苏比本王到得还早些,你信上说彻夜未眠,不知是何事让你如此着急?”

    苏漓连忙笑道:“王爷贵人事忙,若不是事出有因,苏漓也不敢劳王爷大驾。”她脸上虽然笑着,却对他紧紧皱眉,眼光不住地朝前面那块草皮瞟。

    “苏苏有事,本王岂敢不来?”东方泽眼光微微一动,仍旧笑意盈盈,脚下步伐却丝毫未见迟缓,他此刻看上去心情十分愉悦,满面春风。

    苏漓直觉告诉自己,他心思细密,深沉难测,必定不会上当,可眼看着他越走越近,就快要到陷阱边缘,一颗心却控制不住地紧张。

    东方泽见她没回话,正要开口,草丛中,一块小石子突然飞速往陷阱正中的位置快速滚去,只听“哗啦”地一声,尘土飞扬,泥土青草的香气顿时四溢,那平整的草地竟然轰然塌陷,露出一个十几尺深的地洞来!

    东方泽立时脸色一变,顿时停下脚步。

    苏漓身后浓密的花草从,簌簌摇晃,两下分开,黑衣面具人跳了出来,一把将苏漓狠狠扣在身前,执起手中利剑。

    东方泽沉声喝道:“什么人?”

    远处守候着的贴身侍卫盛秦盛箫,听到动静,迅速向这边奔来,一见苏漓被挟,纷纷亮出兵刃。

    那黑衣面具人手臂猛然一紧,苏漓纤细的脖颈,登时被他勒得喘不上气,白皙的脸颊通红,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东方泽脸色阴沉,紧紧盯着黑衣人的动作,挥了挥手,盛秦盛箫两人只得退后,守在几丈之外。

    “你挟制郡主,设下陷阱伏击本王,胆子可当真是不小!”

    黑衣面具人略路松开手臂,示意苏漓说话。

    苏漓咳了几下,喘平了气道:“他,他想要王爷身上那枚白玉指环。”

    看到他迫切渴望的眼光,东方泽心底生疑,这指环不过是黎苏的贴身之物,为何会令对方如此紧张,还冒险挟制了苏漓来威胁?

    他心念微动,从怀中取出那枚指环,拿在手中问道:“你要的是这个?”

    玉质白皙细腻,雕工精致典雅,静静的躺在他手心,黑衣面具人定睛一瞧,双眼立即放光,恨不得一步上前就要将指环夺过来!不过他很快醒悟,这指环明明是一对!

    他低低道:“还有一只呢?”

    东方泽眼光微微一冷,沉声道:“这指环本王只有这一枚,你放了郡主,我就给你!”

    一只指环就想换人?黑衣面具人冷笑,锋利剑刃横在苏漓纤细的脖颈上,寒意森森,已陷入肌肤几分。

    东方泽唇边牵起一丝冷笑,眼底戾气顿生,他缓缓道:“你若敢伤她一根头发,本王定会叫你死无葬身之地!”他语声轻柔,那股令人与生俱来的王者霸气,立时叫人从心底生出寒意。

    感觉到他一瞬间散发的杀气,黑衣人心头一窒,飞快定住心绪,看他在意苏漓的程度,完全不似说谎,这指环意义非同一般,能找回一个已算不易,心思一转,当下点了点头。

    东方泽心头微微一松,沉声道:“指环交你,如何保证她的安全?”

    黑衣人沉吟一下,低声道:“扔。”

    “不行!郡主安全不容有失!”东方泽断然拒绝,随后又道:“二十步为限,等她走到十步,我丢指环。”

    静了一瞬,黑衣人应道:“好!”

    东方泽眼光微沉,五指蓦然收紧,缓缓垂手,指环握在掌中。

    黑衣人啪地一声,先解了苏漓的穴道,她僵硬了多时的身子顿觉一松。

    “苏苏过来,”东方泽屏息道,平静无波的语气中,隐隐露出些微的紧张。

    苏漓定了定神,数着步子向东方泽走去。

    她走得不快,也不算慢,可就这十步距离的光景,却将众人情绪扯得彷如一根紧绷欲断的弦

    黑衣人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地盯着东方泽的举动。

    随着苏漓第十步落下,东方泽手臂飞快一扬,只见白光一闪,那指环恰好掉入了前面的陷阱里!

    黑衣人顿时一惊,怒火窜上心头,暗骂东方泽狡诈,随即飞身一跃,便跳入了那陷阱去找,与此同时,树上两名藏匿许久的黑衣人纵身跳下,长剑一挥直向东方泽杀来!

    东方泽连头也没抬,仿佛早就知道树上藏了人,他冷笑一声,身形急如闪电,直跃到苏漓身边,紧紧揽住她的纤腰,随即袍袖一挥,浑厚的内力犹如惊涛骇浪,瞬间直拍向那两人。

    两名黑衣人心头大惊,想不到镇宁王东方泽的内力竟然如此深厚,那一掌的力量,仿佛千钧重石头迎面直压,叫他们无法喘息!

    盛秦盛箫在东方泽动手一瞬,飞身而至,即刻持剑与那两人杀在一处。

    东方泽抱着苏漓,速度分毫不减,犹如离弦之箭,瞬间向后弹射开去,足足有数丈之遥。她的脸颊,刚好被东方泽紧紧拥在温暖胸膛,隔着衣衫,只觉得他心跳又急又快,仿佛重锤,每一下都清晰地打在着她敏感的神经上。

    永远波澜不惊,深沉难测的东方泽,原来也会有如此紧张的一刻……

    苏漓心跳微微一顿,他是……真的在意她的安危吗?

    黑面具人找不到指环,心头怒极,跃出陷阱。

    苏漓心头一惊,立即叫道:“抓住那带面具的人,别让他跑了!”

    东方泽冷笑道:“一个也跑不了!”他手臂一挥,四周立即有大批的侍卫如潮水般快速涌上来,手执弩箭,将激战一处的几人团团包围。

    苏漓顿时想起,望月湖那次被沉门偷袭,也正如今日一般,她没有看错他,东方泽,果然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东方泽一声令下,立即又有数名侍卫加入到激战之中,力求在最短时间将三名黑衣人制服。场中登时杀得烟尘四起,那三人眼见包围圈越来越小,一时间恐怕难以脱逃,不由心头急怒,手下攻势愈发凌厉。

    两名黑衣人的武功本就稍逊于黑衣面具人,被后来加入的侍卫杀得开始手忙脚乱,不出一刻便被击毙。苏漓看得真切,急得大叫一声:“留一个活口!”

    盛秦盛箫配合无间,雪亮剑光密不透风,将黑衣面具人团团裹住。

    三人缠斗不休,终于,黑衣面具人被盛秦一剑刺中小腿,他腿上一痛,身子便矮了下去,单膝跪地,飞快地用剑撑地,待他反应过来,颈前已经有两柄明晃晃的剑,被寒气森森的杀意抵住,刺骨般冰凉。

    盛秦眼疾手快,为防对方寻死,飞快将他穴道点住,一掌打掉他的面具,露出真容来。苏漓走近一看,不由大吃一惊!

    为何是他?!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