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八十八章 圣女教尊使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游戏官方网站澳門永利网址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为首一人红衣似火,张扬无忌,双眼明亮迫人,正是四皇子阳骁,他身后紧跟着的是使节忽尔都与师爷速穆。

    大老远地,阳骁便挥着手臂高声大叫道:“小阿漓——等等我!”

    东方濯皱起浓眉,不由问道:“阳骁不是明日才走?”

    苏漓无奈地叹气道:“前几日在宫里遇见了他,他知道我去汴国查案,就自作主张说要一同回去,我没答应他。”

    不愧是自小在马背上讨生活的人,骑术的确精湛。话音未落,阳骁一人一骑已奔至车旁,他扬着马鞭,哇哇叫道:“小阿漓!你不守信用,说好一起走的嘛!为什么不等我?”

    苏漓秀眉微蹙,心底有些哭笑不得,这四皇子虽与她同年,但小她三月。明明比她还要小,却偏偏叫她小阿漓!

    东方濯也冷着一张俊脸,阳骁这种油腔滑调见面三分熟的人,他打心底不喜。

    “幸好我赶得及,否则只能跟在你马车后面吃土了!这一路追得我累死了!小阿漓,今天起得太早,为了追你,我连觉都没睡够,怎么样,让我上车歇一会吧?”阳骁嘻嘻笑道。

    东方濯脸色立时一变,冷笑道:“怎么堂堂汴国连四皇子连歇息的马车都没备?”

    阳骁头一甩,满头小辫随之一飞,全然不在乎东方濯的冷嘲热讽,翻了翻眼道:“汴国有的是马,又怎么会少了车?小王就是想跟小阿漓说说话。阿漓,你不会拒绝我的哦!”最后一句未说完,他竟然从马背上直跳进车内,眨巴着一双眼,冲苏漓魅惑一笑。

    “你!”见他如此无礼,东方濯顿时不悦,正要发作,却被苏漓伸手阻止,她略含深意地眼光正对上他,“王爷,四皇子到晟国做客,我们既为主人,自然要尽心招待。殿下既然累了,就在这歇歇也并无不可。”

    东方濯听出她话中的意思,眼下还未出晟国地界,这小子历来肆无忌惮,若在真在晟国境内惹出什么事,确实得不偿失。当下只得冷哼一声,沉了脸不再理他。

    阳骁伸了个懒腰,四肢摊开大咧咧地躺倒,冲着苏漓咧嘴笑道:“还是小阿漓最好!”

    苏漓也不理,随他自己得意。

    见苏漓一言不发,阳骁翻了个身,突然喊她,“喂,小阿漓,”

    苏漓转头,淡淡道:“殿下有何吩咐?”

    “没事,反正闲着无聊,”他嬉皮笑脸地道,“不如……说说你查案的事给我听,我瞧瞧有什么能帮上手的?”

    “哦?怎么殿下对我要查的案子也有兴趣?”说着,苏漓斜睨着他,状似无意地拂了拂鬓边的发丝,纤纤玉指上戴着的,正是那枚白玉指环。

    阳骁眼光稍稍一顿,未作任何停留便移开了,唇边勾起一抹邪笑道:“我对案子没兴趣,不过小阿漓的事,便是我阳骁的事,任何时候,你要帮手,只一句话,阳骁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他这话说得格外亲热,好似真的与她有着生死的交情。

    “殿下厚爱,苏漓谢过。案情不便透露,还请殿下体谅。”苏漓淡淡地撇开眼。

    “喔。看起来很复杂的样子哦。”他也没再追问。随后便闲扯起了汴国的风土人情,言谈之中,阳骁提起自己的国家,十分骄傲,声称有着世上最优良的战马。

    直到天黑,进了驿站各自歇息,一夜无话。

    队伍不急不缓的向天门行进,这一路阳骁一直不肯骑马,始终窝在马车上,吃喝随意,自说自话,十分惬意。饶是挽心如此淡定的人,一听到阳骁的声音,也忍不住暗暗皱眉,颇觉头痛。

    东方濯始终沉着脸,但却对这个汴国的四皇子无可奈何,恨不能立刻到了汴境,赶紧将这个嘻皮笑脸的小皇子赶走,各走各路。

    项离等三人混在护卫队中,一直守在嫌犯囚车的旁边,小心谨慎的观察四周环境,一路上风平浪静,没发现任何异象。三四天之后,入夜时分,一行人终于抵达了边界天门。

    天门作为晟、汴两国的交界之处,地处要塞,军队警戒远胜其他国防线。远远望去,天门山果然如那副图画一般,巍峨高耸的山峰半掩云雾之中,仿佛一道天然屏障,将天门城护住,城外那条大江碧孤,奔腾不息直往汴国方向而去。

    天门客栈是天门城内最大的一家客栈,据说这里的掌柜有着汴国人的血统,八面玲珑,生意做得远近闻名。

    苏漓远远看着那并不华丽却气势巍然的客栈大门,内里莫明有一丝紧张感。过了这里,明天就会入汴境,此行成败与否,旨在今夜了。

    “今夜就在此歇脚吧。”东方濯跳下马背,帮苏漓撩起车帘,却赫然凑来阳骁一张笑嘻嘻的脸。他沉下眼光,冷冷道:“四皇子想必在车上已经歇够了,可以接着赶路。”

    阳骁扬了扬眉,跳下车叫道:“哎呀,明天就要回国了,我正想和小阿漓再多说说话。正好,今夜就歇这儿!”好象是故意想气东方濯一般,他不忘回头看了看正下车的苏漓,朝她挤眉弄眼。

    苏漓无语,只当做没看见。东方濯本想发作,但一看到苏漓,那一腔火气便莫明地消失了。

    远比路上的驿站舒适,一进门,阳骁大咧咧地坐到椅子上,举止乖张。掌柜一看来人派头不小,还身着汴国装束,连忙小心地迎上来,正待开口招呼,门外又走进来一男一女,身后跟着几名威风凛凛的侍卫,心中立时又是一惊,只听那英挺男子冷冷道:“所有闲杂人全部出去!今天这家客栈,本王包了!”

    苏漓微微皱眉,心有不悦,却不便发作。东方濯一向狂傲惯了,根本不明白此行目的,不知他会不会破坏了自己的计划!她一时有些后悔,还是应该坚拒他跟来。

    来的居然是个王爷!掌柜面皮一抖,连忙迎上前来。谦恭笑道:“爷一路辛苦了!快请进!不过现在夜深了,好多客人都已经歇下,若是要赶出去……怕是……不太妥当。”他拿眼暗暗去瞟苏漓,这个人分明是个女子,却身穿官服,身份定然不简单。在这是非混杂的边境作买卖,掌柜的早已练就了一双看人的利眼。别看那叫得大声的王爷气势非凡,但很显然,他身边的那个女官,才是个当家作主的。

    果然,苏漓轻声一叹,开口劝道:“王爷,天色已晚,何必惊动他人?反正我们只住一晚,明天就要过境。还是不要大动干戈。”

    英挺男子眉头微皱,居然并不反驳,显然是十分尊重她的意见。

    “多谢姑娘体谅!”掌柜面上一喜,立刻陪笑道:“小的立马备上最好的上房,让您住的妥妥帖帖!这位姑娘……如何称呼啊?”他有意无意地去瞟苏漓,充满了探究。

    东方濯不悦地瞪了他一眼,“问那么多做什么?快带我们去上房!”

    掌柜连忙诺诺地应了,亲自带着一行人上了楼,安排住下。天门客栈果然不一般,一百余号人的食宿在短时间内迅速安排妥当,几位身份最尊贵的客人,被请到三楼天字号房,一一入住。

    一路上虽然风平浪静,可直觉提醒苏漓,身后有人跟踪,她思量片刻,叫来挽心,叮嘱道:“今晚最好安排江元他们三个看管嫌犯,一定加倍小心,我感觉对方可能还会有动作。”

    挽心领命而去,不一会儿,匆匆回禀道:“已经安排好了。天色不早,小姐沐浴后还是尽早休息。”

    苏漓点点头,心中略略安定,有江元三人看着那犯人,应该是万无一失。如果她和东方泽所料不错,圣女教的人,一定盯上了她,只待她入了汴境便会动手。只是,她不会真如了他们所愿!

    浴房雾气氤氲,苏漓将身子浸入浴桶,刚刚放松心绪。忽然,窗外宁静的夜空传来一声惨叫,听上去叫人毛骨悚然。

    苏漓心头一沉,连忙叫道:“挽心!出了什么事?”

    挽心在门外凝重道:“我去看看。”说罢,飞快地下楼去了。

    这声突如其来的惨叫,十分诡异,苏漓越想越不安,刚决定要起身,忽然发觉一道黑影从屋顶上方缓缓地将她笼罩。

    她吃了一惊,飞快转身,正对上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他身形竟然倒吊,在半空中微微摇荡,脸上带了一张青面獠牙的面具,影影绰绰,完全笼罩在帽沿下,看不真切,只有一双眼灼亮迫人,紧紧盯着她玉白的手臂。

    “大胆登徒子,竟敢私闯本郡主浴房!”苏漓怒目喝叱道,心中却暗自吃惊,这人轻功居然如此高明,他藏在这里,自己与挽心都没能发觉。

    见她怒容满面,那人无声一笑,高大身形顿时又滑落几分,苏漓眼光警惕万分,双手紧紧掩住前胸,不自觉地又将身子缩进水中几分,以免春光外泄。

    做工精致的黑色斗篷,绣着繁复的花纹,极为独特,一眼看去,竟然有几分眼熟。苏漓脑海中白光一闪,这花纹……似乎在哪里见过?

    不过未来得及她细想,那人忽然间出手,五指如勾,夹着凌冽的劲力,直朝苏漓手上抓来!

    苏漓心头一惊,只得伸手去挡,她身无寸缕,处处受制,动作不敢太大。而那人似乎也不着急,犹如猫捉老鼠一般,只是与她缠斗。

    忽然,那人眼中精光一闪,手上骤然发力,双臂一挥,苏漓眼前一花,一双纤纤玉臂已被他死死锁住,半分也动弹不得。

    苏漓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那人的脸,离她那样近,她清楚地看到面具后那双漆黑明亮的眼,闪过一丝促狭,似乎笑了一笑,他一言不发,只是盯着她看。

    “想不到堂堂圣女教尊使竟然私闯女子浴房?”苏漓双颊泛红,眼神却是清亮坚定。

    那人浑不在意,似乎根本没听到,又缓缓贴近她几分,那面具几乎就要贴上她的脸,而他唇齿间呼出的热气,带着撩人的热度,轻拂过她脸颊,竟有着几分暧昧亲近的意味!

    苏漓眉梢一挑,怒气上涌。这时,浴房外间传来匆匆的脚步声,那人眼光一冷,不再迟疑,身形倏地向上,握住苏漓手臂的双掌,顺着她纤柔的手臂一滑,一顺到底,直接将她手上的指环脱了下来!

    苏漓顿时一惊,立即伸手去抓,却抓了个空,她想起身,水声哗啦一响,她登时醒悟自己的处境,仰头向半空中的男人,气恨地骂道:“卑鄙小人!”

    他眼中带笑,仍旧一声不出,看她气恨的摸样心情似乎格外愉悦。

    浴室门开,挽心忧心忡忡地匆匆而入,“小姐……”突然见房内多了个人,悚然一惊,喝叱道:“什么人!”随即揉身而上。

    “挽心,快点抓住他!他抢了我的指环!”苏漓急切道。

    那人一见来了人,不再恋战,身形在半空倏忽而动,向前一荡,直接破窗而出!

    高大的身形轻飘如纸鸢,转眼隐没在沉沉夜色之中,只听楼下守护的侍卫喝道:“什么人?”

    挽心直冲到窗边大声叫道:“快抓住他!他抢了郡主的指环!”

    挽心内力充沛,这一声大叫,竟然嗡嗡作响,整个客栈内外都听得清清楚楚!一时侍卫如涌,都往这个方向奔来!守在门口的项离立刻叫道:“追!”

    挽心一把抓起旁边的衣服给苏漓披上,急切道:“小姐你没事吧?”

    苏漓摇了摇头,惊魂稍定,飞快地整理好衣衫,咬牙道:“这该死的登徒子,竟然趁我沐浴之时来抢指环。”

    她脸色一整,急声道:“那犯人是不是出事了?”

    挽心立即点头道:“对方身法诡异,合他们几人之力竟然也没护住,那嫌犯已经死了!江元还中了毒!”

    “中毒?不好,他本就体内有毒,一定是不小心妄动真气,才会着了对方的道儿,去看看。”

    两人不再逗留,匆匆下楼,此刻江元房内,秦恒正在为他清理伤口,那伤口鲜血淋漓,苏漓推门而入,神情凝重,挽心飞快将门掩上。

    江元与秦恒顿时一惊,目光惊疑不定的看着挽心,不明白这明曦郡主怎么来了。

    苏漓轻声地关切道:“你的伤怎么样?”

    话一出口,两人更是吃了一惊,苏漓微微蹙眉,上前仔查看了江元伤势,方松了口气道:“还好,这毒不算厉害,秦恒又清理的及时,我这有配好的药丸,吃上几粒,再运功将毒逼出,就无后顾之忧了。”

    “你?”江元似乎想到什么,惊讶道:“你是……”

    挽心上前低声道:“事到如今,也不必再隐瞒,她便是我们的门主。”与其遮遮掩掩,倒不如坦诚相待,沉门上下一心,才能更好辅佐小姐办事。

    两人顿时呆住,万没想到,自家门主竟然是当朝的明曦郡主!当即就要拜倒,苏漓连忙拦住,低声道:“不必多礼。”说罢,从怀中取出那解毒的药瓶,细细叮嘱秦恒使用方法,并告知他运功之法。

    江元此时神色复杂,其实他心里早已察觉到她便是曾来花渔沟问诊的女子,而他体内毒丸一直未除净,一度以为苏漓因当时就诊一事,对他心存顾忌。如今看来,倒是自己小人之心了。难怪她当日会说,若日后沉门有更合适的人选,她会退位让贤,如今看来,确非虚言。以她显赫的身份,坐这沉门门主的位置,一旦暴露身份,只会惹来麻烦更多。

    而眼下她为了救治自己,冒着危险前来解毒,可见她以诚待人,光明磊落,一连串的举动无法不令人钦佩,至此,他才心悦诚服,是真正发自内心的臣服。

    秦恒为江元运功解毒,不一刻他的脸色便恢复如常。

    “属下多谢门主!”江元向苏漓躬身拜倒。

    苏漓轻声道:“不必多礼。如今这个情况,你们对我仍以郡主相称为好。”

    众人连忙称是。

    苏漓又道:“江元体内的毒十分奇特,我思索良久都找不到彻底解除之法。似乎发现一种,解除之后,不日便会新生出一种来……”

    江元脸色大变,咬牙切齿道:“是衍生!”

    苏漓轻轻点头,“不错,刚开始我还怀疑,如今看来,确是衍生无疑。”

    秦恒惊道:“这是什么毒?闻所未闻。”

    苏漓慎重道:“此毒十分阴狠,前一种毒的解药,即是毒药。解一种毒,便新生一种毒,如此循环往复,终不得干净。”

    挽心和秦恒都呆了一呆,这,这不是让毒永远都解不掉?

    江元脸色铁青,“没想到前门主竟对属下防备甚重,不惜用这种奇毒来对付属下!”

    苏漓叹道:“你也不必太担心,汴国奇毒甚多,这衍生便是源自汴国皇室。如果此行顺利,没准儿我们真能找到解毒之法。”

    江元看着她,忽然间眼眶发热,低头拜道:“门主磊落关爱之心,世所罕见。属下……一定追随门主左右,尽心尽力,绝无二心。”

    苏漓连忙扶了一把,“你是当世神医,苏漓受不起这大礼。起来吧。如今指环被夺,咱们还得赶紧想个法子。”

    挽心沉声道:“这贼人武功很高明,躲在郡主房内我都没有察觉,只怕不那么好对付!”

    苏漓脸色一沉,“圣女教果然厉害,一路暗自跟踪到此,早就摸清我们的底细,用了这声东击西的法子!将带路的人直接斩杀,这样我们没有引路的人了!”

    “最紧要的事,便是将那指环拿回来,否则这案子的线索就断了!”

    “以项离的身手,追上此人,应该不是问题。”

    夜色沉沉,只有空中皎洁明月,洒下一片淡淡白光。项离领着一众侍卫一路紧追,前方若隐若现,有三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在急速狂奔,直上了天门山间小道。

    此时已值秋季,皎洁的月光下,仍清晰可辨,漫山花木繁盛,山间道路却依稀可见复杂多变。这三人似乎十分熟悉此间道路,渐渐地,将项离一众人快要甩开。忽然,到了一处三分叉口,那几人身影一顿,竟然不再逃。

    猛然回身,当中一人身形高大,气势凌然,低垂的帽沿下,是一张青面獠牙的面具,只一双眼灼亮,正是从苏漓房中跳窗而出的人!他左右身侧,也是两名与他同样装扮的人。

    项离心中一沉,这伙人明显是有备而来!三人配合巧妙,难分彼此。当下持剑沉声叫道:“哪里来的贼人!胆敢抢夺明曦郡主之物!”

    那人低声一笑,手臂猛然一挥。项离心中立即警惕,心中暗道不妙!

    只听“砰”地一声,一大团白雾自地面疾速弥漫,转眼之间,面前景物一无所见,如坠迷雾仙境。

    项离轻功绝世,心知对方要借此遁逃,清啸一声,腾身而起,身子顿时拔高数丈,冲破面前氤氲白雾,意在于高空看清对方行迹。却没料到,一望之下,根本没发现对方的踪影!

    对方的轻功竟然比他还要高明?!

    身形飞快落地,众人挥散烟雾,待眼前景物再次清晰之时,岔道上的三条人影已经不见。

    项离心头一凛,立即做出决定:“兵分三路,追!”数十人迅速分成三队,匆匆沿着三条山道追去。

    山间参天大树枝叶一晃,高大身影落地无声,三人向来时方向正要奔去。

    狭窄的山道上,缓缓走来四条人影,拦住去路。

    三人心底一惊,顿住身形。

    “阁下抢了明曦郡主的东西,还想借这障眼法遁逃?”截住去路的四人,也是一身侍卫打扮,这几人的装扮,与方才的人一模一样,分明是与他们一伙的。

    一黑衣斗篷人冷笑道:“取回本教之物,又怎么能说是抢?”他语声缓慢,发音生涩,听上去不似晟国口音。他黑色斗篷,绣着精致的独特纹饰,衣角上还有一支若隐若现的花,在夜空中微微翻飞。如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圣女教轻功卓绝,行踪诡变,障眼法果然名不虚传。”站在最前方的侍卫,手按在刀柄上,目露精光。

    黑衣斗篷人微微一顿,低声笑道:“还算有点眼力,想不到晟国名不见经传的侍卫,也能认识圣女教尊使。”

    “圣女教虽然是汴国的江湖组织,但是其行事作风,诡秘多变,最擅用毒,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你既然已经知道本尊使的身份,还敢阻拦?不怕本尊使对你用些独特手段?”

    “呵呵,”侍卫中有一人轻笑,他缓缓走出,脸色忽地一变,沉声用汴语说了句话,“寂听平江月。”这句话正是苏漓在大殿之上揭晓答案那首诗的最后一句。

    “我心素且静!”圣女教尊使脱口接出下句,心中顿时大吃一惊,灼亮的双眼,死死盯着对方看了半晌,似乎在确定对方的身份。半晌,他迟疑地道:“你,是何人?”

    侍卫不语,脸上平淡的几乎没有表情,只是一双眼紧紧盯着圣女教尊使。倘若真是圣女教分支尊使,必定会接出下句,这第一步试探,对方没有任何破绽。

    “能说出八处分支分舵的暗语,我是何人,你心里自然有数,你我同为主子效力,也不必再遮遮掩掩,我问你,那指环当真在你手中?”

    圣女教尊使迟疑一下,点了点头,随即从怀中取出那枚指环,以示证明。

    侍卫眼光一亮,“拿来我看!”他不自由自主地上前一步,显然十分迫切。

    圣女教尊使警惕地收手,分明对他仍有戒心。

    侍卫脸色一沉,道:“你明知我是你上司,胆敢不尊我命令?”

    茂密的树林中,忽地闪出一人身影,同样是脸带面具,身披黑色斗篷,只听他低哑道:“我等奉命找寻这指环,循例应该直接交给主公,你虽说出分支暗语,却也不能代表主公!”

    原来这在暗处的人,才是真的尊使。

    对方谨慎的态度,令那侍卫沉了脸,他灵光一现,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向前一举。在迷离月色下,仍是清晰可见,那令牌金光灿灿,有人的手掌大小,做工极尽精致,中间是一个花型文字,与那指环和白绢上的文字极为相似,一时看不清写的是什么。

    “主公身份特殊,岂可轻易相见?见此令牌,如见主公!”侍卫沉声道。

    那真正的尊使,紧紧盯着这令牌,却仍是坚定道:“属下明白。但这指环事关重大,必须见到主公才能交出!”

    侍卫心头一沉,感觉有些不妙,这令牌是圣女教最高权威的象征,可以号令教中所有人等,为何这尊使却不买账?

    他小心的后退半步,单手负背后,无声地打了个手势,口中却道:“你是那个分支的?简直胆大包天,竟敢命令主子前来与你一见?”

    “虽然我们同属一教,却从未谋面,我又怎可轻信于你。万一有何差错,本尊使又如何向主公交代?”黑衣斗篷的尊使毫不让步。

    “哈哈,好!”未等侍卫答话,那几人中又缓缓走出一人,他慢慢抬起头,皎洁的月光正打在他年轻的脸上,一双眼漆黑明亮,笑容邪魅惑人。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