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八十九章 四皇子的约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六会彩报码室管家婆正版四不像期期准必中图管家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正是阳骁。

    “主公在此,这下你可以交出指环了吧?”那侍卫沉声道。

    他小心戒备,见那尊使全部注意力似乎都盯在阳骁身上,眼光微微一冷,不动声色地后退。

    尊使眼中精光一闪,沉声喝道:“你去哪里?”

    侍卫立即挥出一掌,白色烟雾“砰”地一声,再次弥漫四散,所有人都在原地驻足,屏息不敢乱动,侍卫身形倏忽而起,形如鬼魅,趁机潜入茂密的山林之中。

    真是好险,差一点就上了对方的当!这人扮作圣女教尊使,足足有九成九相似,若非他最后拿出那面独一无二的令牌,作为试探,只怕也无法分辨真伪!

    知晓他圣女教分支暗语,还懂得汴国语言,对方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厉害?心底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一时间却又无法肯定。

    情况紧急已不容多想,眼下必须尽快保证安全,他疾速飞奔,仔细的辨认前方路径,越过这座山头,便是通往汴国的那条必经之路,碧孤江畔。

    天已渐亮,碧绿江水奔流不息,半空之中望下宛如一条清澈的玉带。

    一出山坳,他疾行的脚步,忽然停住。

    江水悠悠,伊人独立。

    看到他的身影,她回眸一笑,慧光流转,满是洞悉一切的自信,似乎在说,看你还往哪里跑?

    他皱起眉,定定地看着她,许久都没说话,半晌,长长地叹了口气,似乎已经认命。

    她眨了眨眼,揶揄道:“想不到四皇子殿下,不止轻功好,连易容术也是令人叹服。”

    身份既然已经被识出,也没有再隐瞒的必要。阳骁大大方方地将人皮面具摘了下来,坦然笑道:“小阿漓,我果然还是低估了你!”他缓缓走到她身边,唇边依旧是挂着邪魅惑人的笑,挑了一双浓眉道:“说吧,你个小鬼灵精,啥时候发现是我啦?”

    苏漓浅浅一笑,“从殿下捉我回去那时候。”

    阳骁两眼一瞪,双手叉腰,不服气地叫道:“不会吧?!那我从一开始,岂不是就被你耍得团团转?”他极力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不过看上去似乎不太成功。

    苏漓歪着头看他,眨了眨眼,一点也不害怕。

    阳骁无奈地叹气,叫道:“好啦好啦,快点告诉我。到底怎么发现是我啦?”

    苏漓叹气道:“殿下冒着风险绑人,却又对我格外照顾,你手下的人,不过是粗鲁了一点,你却发那么大的脾气。如果不是与我相识,恐怕也不会这么……小心。”她斟酌了一下,本想用在意,却又觉得有点不妥,于是改了小心。

    阳骁眼光一闪,轻笑道:“就凭这一点?你长的这么漂亮,难保没人对你一见钟情,做不得准!”

    苏漓灿然一笑,“多谢四皇子谬赞。苏漓还没有惊艳到足以让绑匪一见钟情!其实绑架并不奇怪,你们控制了我,必然是有所求。所以嘛……我也不急。”

    阳骁露出几许赞赏的笑容,“不错,继续。”

    苏漓微微一笑,又道:“不过……四皇子这么聪明,也犯了最愚蠢的错误!”

    阳骁的脸色登时变了。

    苏漓只当看不见,又继续道:“你既然来抓我,为何要人扮成摄政王妃的样子来相诱?既然抓了我,又不敢开口说话,找了个属下来替你审问,这证明你怕我听到你的声音,认出你是谁!除了我熟识的人,没有人会这样遮遮掩掩。开始我还以为你是哑巴……”

    一听这话,阳骁双眼立时瞠得老大,他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随便挥挥手就能迷倒一大片闺阁少女的帅哥,居然把他想成哑巴?

    “后来见你对属下悄悄地说话,我才打消了这个疑虑。你对我的态度,既有戒备,却又关心,就连我的头要磕到墙壁,你都会伸手阻拦,开始我的确不解其中奥秘。直到那一刻,你离我很近,我才真正确定了你的身份。因为,高明的易容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容貌,外形,甚至声音,但是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独特的气质和感觉,那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隐藏的。”

    阳骁不错眼珠地盯着苏漓,似乎很在意她对他的评价。

    “汴国盛产马匹,你身上有着阳光与青草的味道,闻得久了,自己便不觉得。但是对于异国人来说,这种感觉是很独特的。”

    阳骁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千算万算,却没想到最终出卖自己的,竟然是无法改变的特质,她心思如此聪慧,观人于微,换做旁人,也不见得能察觉到。这是不是就算,天意?

    “所以在我问你指环下落的时候,你便打好了主意要引我出现?”他懒懒道。

    苏漓点头,“不错,但是我也没有说谎,那指环的确是在镇宁王手中。你既然想要,那自然要约他出来。”

    “你还真会用心思,竟然在那信里留了暗语?”阳骁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瞧。

    苏漓轻牵唇角,斜睨着他道:“说到心思,谁能比得上殿下您?掉包计用得如此巧妙,派了个手下去交易?”

    “呵呵,我身份特殊,自然要小心行事啦。”他不以为然地撇撇了嘴,走到一旁去坐下,吊儿郎当的表情又回到了脸上,“不过我也很佩服你们二人的默契。事败之后,我想了很久,计划如此周详,可算是万无一失,问题一定出在那封信上。所以我回去把那信上的话反复想了好久,终于让我想到了!”

    他斜眼笑她,“小阿漓,你的心思如此迂回,和镇宁王配合得天衣无缝啊!”

    “殿下果然智慧过人,”苏漓由衷赞赏道,汴国民风彪悍,也是尚武轻文,阳骁无人提示,竟然也能猜透其中的秘密,绝不简单。

    “所以你们就制定了这计划,放出指环的消息,来引我出手。这计,的确很妙,那抢你指环的人,便是镇宁王吧?”阳骁若有所思地道。

    苏漓只是笑笑,没有否认。

    阳骁冷笑一声,“想不到贼喊捉贼这事,他玩得还挺溜。”

    苏漓叹了口气,道:“如果你没有在第一面就想要使手段带我走,如果你没有在选夫宴上,答对了第一道题目。可能我怎么都没办法猜到,身份尊贵的汴国四皇子殿下,竟然是圣女教的主人……”说到这里,她的声音渐渐冷了,眼光淡淡一转,落到阳骁的脸上。

    阳骁眼光微微一闪,半晌,才嗤笑道:“本皇子身在宫庭,代表着皇家,怎么会去做那一个区区江湖帮派的主人?!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虽然意在指环,却绝不是那圣女教的主人。”

    苏漓挑眉,质疑的神情显然表示不信:“指环是圣女教之物,你不是教中人,何以如此想得到它?”

    阳骁叹息一声,“我之前做了那么多事,的确是很想得到那只指环,但圣女教的事,我所知却并不多。”

    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不止这个指环,苏漓在心底暗暗道,同样重要的,只怕是你要找的人,这指环便是那人的信物!所以你才会找人假扮母妃容惜今来引我上当!

    苏漓紧盯着他,缓声问道:“那指环,到底有何意义?”

    阳骁静了片刻,起身负手凝望面前碧孤大江,沉声道:“它是我父皇一直在寻找的一位故人的信物。这件事辗转多年,一直挂在他心头。倾尽了人力物力,一直未得所踪,直到这次忽尔都去了晟国,偶然……见到了你。”

    “我?”苏漓目光一沉。

    “不错。你的样子,和父皇找的人,非常相象。”他紧紧地盯着她,浮滑的神情不在,面色有一分严肃。

    苏漓沉默了一刻,“相象?有多象?”

    阳骁歪着头看她,笑意浮出来,“嗯,若是看画像,应该有七八分象。只是父皇要找的故人,年纪比你大很多。”

    苏漓心头一跳,却没说破。转开眼道:“忽尔都将军知道带不走我,于是借选夫之名,为你找到了来晟国的机会。”

    阳骁点点头,“我意不在选夫,只为圆父皇这个心愿,找到指环。”

    “难怪第一次见面,你就用那块古怪的石头,来迷惑我的心智。想用那个来套出指环的下落?你当时怎能确定那指环就在我身上?就因为我与你口中的故人,长得很像?”

    阳骁不语。

    “忽尔都第一次见我,就已经说我像他要找的故人。他也是奉汴皇之命吧?这人到底是谁?”苏漓迫切地想知道,母妃容惜今到底与汴国皇室有什么瓜葛。

    阳骁却收了嬉笑之色,一脸肃穆,郑重道:“这其中缘故,我真是不太清楚。只知道此人,与那指环一样,搜寻多年,全无下落。”说完,他深深地看了苏漓一眼,又道:“你问了我这么多,也该轮到我来问了吧?”

    “四皇子殿下,想问什么?就由本王来解答吧!”身后一道沉厚声音响起,阳骁微微一顿。

    气氛似乎一时凝住,仍是秋季,却不由叫人从心底发寒。

    东方泽唇边噙着一丝冷笑,飞身而至,站定到苏漓身畔,沉声道:“你一定想知道,这指环为何会在本王这里。”

    阳骁锐眸冷冷扫他一眼,没应声。

    “这指环,也并非本王所有,而是眼下明曦郡主正在查案的一件重要证物。”东方泽缓缓道。“我们放出的消息千真万确,指环是明玉郡主所有,可惜你要找此物的主人,已经死了。”

    阳骁微微一惊,“死了?怎么死的?”他不由自主地看向苏漓,很显然她的表情明确。

    “此物确属于明玉郡主。苏漓不巧与她容貌极为相似,因此你们才会认错。苏漓得蒙皇上大恩,重查明玉郡主被害一案,如今案情迷离,尚不知凶手是谁。”苏漓表情淡淡。

    阳骁只得叹息道:“主人既然已经仙逝,那可否叫小王将此物带回?以慰藉我父皇思念之情?”

    “不行!”苏漓断然拒绝道:“指环是此案最重要的线索,案件还没了结,证物岂能被你带走。”

    “若真是只为解思念之情,四皇子殿下为何要如此费尽心思,布局筹谋?殿下这谎言未免说得不够圆满。”东方泽目光灼灼,显然并不相信。

    “真实与否,小王也不便言说,如果你们不信,大可以随我回宫,去问问我父皇。相信父皇会给王爷一个完满的答案。”阳骁暗中窥探着面前两人的神情,有一丝期盼,似乎很希望他们能跟他一起回去。

    此话一出,苏漓便觉有些心动,她是真的想知道母妃容惜今与汴国皇室之间的关系,一时间犹疑难定。

    东方泽只看苏漓一眼,便猜到她心中所想,知道她为了查案必然想去找到结果。

    他多年历练的敏锐直觉告诉自己,这事绝非像阳骁所说如此单纯,背后必定会隐藏了不为人知的秘密与凶险。

    不等苏漓开口,东方泽飞快地道;“若是此案了结,郡主便与殿下去一趟汴国也未尝不可。只是,殿下也知道,此案由我父皇亲自下旨,影响极大,她身为督办,若是中途出了什么岔子,只怕难以交代!”

    他话里有话,暗中提醒苏漓,切勿因此忘了现下最重要的事。

    果然,苏漓听了,仔细一想,也觉得不妥,又不想放弃这机会,当下心思一转,果断道:“殿下,你的邀请我答应。”

    阳骁眼中顿时一喜,却没料到她紧跟一句,“但是,要等明玉郡主之事正式结案,为她找到幕后真凶,我便会带着这白玉指环,亲自去汴国,拜见汴皇陛下!”

    她语声中的坚定,叫阳骁立时明白,这次邀她去汴国之行的愿望,怕要落空。他掩饰不住眼中失望,缓缓道:“空口无凭,你又让我如何信你?”

    “殿下,你我相识时日不长,但苏漓的为人,想必你也略知一二,我说得出,做得到!答应的事情,决不会退缩。”

    阳骁心底微微一动,眼前这个看似娇小柔弱的女子,却有着不输给男人的手段智慧,以及胸襟气度,虽然那场选夫宴最终成了一场闹剧,始作俑者却正是她自己,那托梦伸冤一事,听起来煞有介事,他心底也是半信半疑,不以为意。但就这份敢于争取的勇气,他由衷佩服。

    他,可以相信她吗?她的身份,还有待证实,可是,他似乎已经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天平,倾向她那一边。

    见阳骁有迟疑之心,东方泽立即又沉声道:“其实郡主何时去见汴皇陛下,这掌握在殿下手中。”

    阳骁神情微微一滞。

    “此案还有一个关键证物,就是殿下从明曦郡主身上得到的白绢。白绢上的神秘文字,与白玉指环上的极为相似,想必殿下定知其中奥秘。若殿下肯赐教一二,帮我们将那白绢上的秘密揭开,那么破案就指日可待。黎苏案一旦昭雪,那明曦郡主就可以很快去汴国见到汴皇陛下了。”

    苏漓心中一动,东方泽果然应变极快,这下既解了阳骁邀请之困,还能得到破案的关键秘密。

    阳骁看着苏漓沉默不语,内心似乎还在权衡,苏漓又紧跟一句:“如果明玉郡主就是四皇子要找的故人,那么殿下也希望早日能查出那迫害她的人吧!”

    阳骁目光一闪,果断地道:“好!我帮你。不过那白绢不在我身上。”

    苏漓心头一跳,他就这样答应了?看他毅然决然的神情。似乎颇有些赌注的意味,心中一时滋味难辨。

    “事不宜迟,你们立刻回天门客栈,将白绢上的文字译出。”东方泽看着苏漓道:“二皇兄在客栈必有部署,本王还是不要出现为好。我已命盛秦回客栈附近,有任何事都可以命他来报本王。”

    苏漓微怔,暗叹他想得周到,默默点头,他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阳骁望着他远去的身影,不禁若有所思地道:“这个镇宁王,似乎对你很是上心啊。”

    苏漓心头一跳,状似无意地道:“殿下玩笑,王爷与黎苏小姐也是旧识,此番如此尽心,是另有缘由。”

    阳骁笑笑,没再多说话。两人回到客栈,东方濯果然率领一众侍卫在客栈前,严阵以待。院子里站了不少人,想必他早已将这客栈内内外外都搜了个仔细。一见到苏漓,他大喜过望,立刻迎上前来,叫道:“漓儿!”

    苏漓微微点头:“静安王。”

    东方濯一眼便看到了她身后的阳骁,脸色微沉,仍止不住担忧道:“你怎么样?那抢指环的贼可曾追到?”

    阳骁笑嘻嘻道:“咦,静安王在这里搜了半天,有没有收获?”

    似乎察觉出他笑容里的微微的嘲弄,东方濯脸色愈加难看,瞪着他道:“四皇子深夜不在房中休息,这么忙跑到外面去做什么?”

    “哎哟!不识好人心,我当然是去帮小阿漓抓贼啦!”他乌黑的眼珠滴溜溜地一转,不知死活地搭上苏漓的肩膀,笑得无比地不正经,“我早说啦,小阿漓的事就是小王的事!”

    东方濯黑眸一沉,显然已有发怒的迹象。苏漓不着痕迹地推开了阳骁,快步往房内走去,“不要闹了,正经事要紧。”

    东方濯不得不按下心头怒火,二人一前一后跟着她进了房中。阳骁的侍卫见他回来了,纷纷上前拜见。他懒懒地伸了个腰,笑道:“真烦人,吵得人觉都没睡好。小阿漓,你要我帮忙,去我房里吧。”

    “帮什么忙?”东方濯忍不住脚步一顿。

    苏漓淡淡地点了点头:“多谢四皇子。请。”她抬脚跟了上去,东方濯脸色不豫,却只能照跟。一进房门,阳骁便往床铺倒去。

    “哎呀,终于可以躺一会了。”他没正经的笑容时刻挂在脸上,让苏漓无可奈何,只得没好气地拉了他一把,“说了要帮忙的!快起来。”

    他顺势一扯,苏漓竟不及防备,立刻跌向床铺。她怒色上涌,正欲发作,阳骁却暗使了个眼色,悄悄地将白绢塞进了她的衣袖之中。她满腔怒意立时发作不了。

    眼见东方濯已经按捺不住要出手了,她立刻站起来,走到桌边坐直了身子,若无其事地取出白绢道:“别闹了!过来帮忙!”

    白绢舒展,安静地平放在桌面上,二十四个诡秘难测的花型文字,在光线的照映下泛着幽幽冷光,似乎在引诱着世人一窥究竟。

    “这是什么?”东方濯第一次见到白绢,不由疑声问道。

    苏漓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这是暗杀明玉郡主的杀手所有。”

    东方濯微微一惊,“杀手之物?那漓儿又是从何处找到的?”

    “是镇宁王追查线索时候所获。”

    东方濯心头一震,真的是他?选夫宴大殿之上,东方泽当众声称暗中在调查黎苏一案,本以为是为了开脱他自己,而随口编造的谎言,想不到竟然是真的。忽然又想起苏漓对他不屑地眼神,意指他曾身为黎苏的夫君,却对此一无所知,心底骤然一痛,不由自主握紧双拳。

    阳骁此刻却一反常态,脸上不见半点笑意,眉心紧蹙,双眼锐利如鹰,紧紧地盯着白绢上的文字,显然在认真思索。

    见他迟迟没有反应,苏漓心底微微一沉,不由追问道:“怎么了?”

    半晌,阳骁方缓缓摇了摇头,沉声道:“这种文字记载的方式历史悠久,并非我汴国常用文字,一个符号其中要包含很多意思。我要破译,也需要费点心思。”

    苏漓点头道:“没关系,你仔细一些,一定要保证翻译的准确性。毕竟这是人命案,不得有失。”

    阳骁看着她轻笑一声,“小阿漓,放心,阳骁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说罢,他收了脸色,执起笔,从第一个符号开始逐一破解。

    时间似乎变得极其缓慢,每一刻都似在煎熬。

    阳骁写得很慢,每一句似乎都要仔细斟酌后方才下笔,仍不时停下来认真思考,越到往后,额头上竟然出了层薄汗,显然是极耗心力。

    苏漓不禁暗暗一叹,一个符号代表很多含义,他只凭记忆便可将文字译出,的确是聪慧过人。终于,几张笺纸密密麻麻写满了字,阳骁长吁一口气,将毛笔一丢,展眉笑道:“好了。”

    苏漓心头一松,连忙走到他身旁,将笺纸拿起来,她只一眼,就看到了明玉郡主黎苏的名字!之前所有的怀疑在这一刻,得到了证实!左手剑魏述果然是杀死自己的真凶!

    可是,细细查看之下,这上面翻译出的二十四句文字,竟然都只有一半!

    东方濯也忍不住凑到她身旁,急切地寻找着答案,看到黎苏的名字,眼中一痛,这上半句清清楚楚地记载了被害人的姓名,年龄,以及被杀日期,却丝毫不见幕后主使人的记录。他不由失声叫道:“为何只有一半?”

    阳骁神色坦然,摊手道:“因为这白绢上面的符号,只是一半的文字记录。要想解开下半句的答案,只怕还另有对应的文字符号。”

    只有一半,这该如何是好?

    情况一时陷入胶着,苏漓盯着那白绢上的符号,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同样类似的文字,还有一处,沉门密室里的神秘书册!

    阳骁看着她若有所思的表情,眼光一闪,似乎猜到些什么,却没点透。

    东方濯却心事重重,他内心满是无奈与挫败,没有注意到她垂眸深思的表情,为何找到线索却仍是没有答案?

    苏漓定了定神,叹息道:“既然如此,也只能先这样。殿下想必也累了,还请先去歇息吧。”说完,她再三拜谢,与东方濯出了门。

    “这白绢必然还有玄机!”东方濯显然没死心。

    苏漓沉声道:“下官定会仔细再查。忙了一夜,静安王也请去歇息吧。我也累了,有什么事,明日再商量。”说罢,她快步回房,只觉得东方濯忧色甚重的眼光一直跟着她打转。

    苏漓走得很快,微闭上双眼,快速回想着与白绢上黎苏案相对应的文字符号。这几个月来,从沉门密室中带回来的东西,她早已翻了个遍。这本书册也不例外,虽然一直不解其中的意思,但是上面的图形却早已烂熟于心,白绢上的符号,与之对应的还有一个符号!那个必然是这密语的另一半内容!

    她冲回房中,立刻取来了从沉门中得来的秘册,果然很快便找到了白绢上黎苏之案的符号记录!其后还有一个图形相对应,她找来纸笔,分毫不差地描在纸上。事不宜迟,只能再去找阳骁。她折回阳骁的房门前,犹豫了一刻,伸出手去。

    “笃笃”敲门声很轻。

    “进来。”

    苏漓推门而入,阳骁依旧坐在原处,正悠闲饮茶,似乎早就猜到她会折返。

    阳骁眉梢轻挑,斜睨着她笑道:“这么快就回来,看来我没猜错,另一半符号果然在你手中。”

    苏漓也不多话,坐到一旁,将绘好的符号展示到他面前,静静道:“还请殿下费心。”

    纸上有两枚图形,前一枚是白绢上的,另一枚……却叫阳骁微微一怔,这个符号是加过密的!

    他抿了抿嘴,疑惑道:“郡主从哪里得来这个记录?”

    苏漓沉声道:“此事十分机密,还望殿下勿要多问。总之明玉郡主一案,复杂得紧,现下苏漓不便多说。”

    阳骁一愣,皱眉道:“这个符号加了二道密语,显然是汴国皇室所特用的。所以我才会有此一问。”

    苏漓也愣了,皇室密语?难道沉门和汴国皇室还有关系?她迟疑道:“四皇子确定这是皇室密语?”

    “当然。”他目光里难得地认真,“此密语只有我皇族才懂,旁人就算知道它是什么也破译不出。”

    苏漓皱眉道:“此物乃是一个杀手组织沉门所有,苏漓也是无意得到。其中缘故不便明说。还望四皇子相助,明玉郡主能否沉冤得雪,全赖此物了。若四皇子能助苏漓一臂之力,漓感激不尽。”

    阳骁不正经的笑容又浮上眼帘,“好啊,小阿漓要记住哦,你欠我的人情!”当下也不再多言,集中全部精力翻译面前的两道难题。

    时间无声地流逝,下半句的答案终于揭晓。

    当苏漓迫不及待地拿过那张薄薄的笺纸,目光凝定在一个熟悉无比的名字上,一颗心彷如坠入无尽深渊,身子僵硬如石,再不能移动半分。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