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九章 验明正身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app手机版永利快三是否合法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心间剧痛,一阵剧烈的咳嗽便随之而来。他抬起头,痛苦锥心,他却陡然间变得面无表情,对皇帝道:“父皇,……她,不是黎苏!”

    苏漓心底剧烈一震,诧异地回头看他,发现他的眼光,定在某一处,却完全看不到焦点。

    他的声音,仿佛被压上了千斤重物,这是东方濯此生说过的最艰难的一句话!说完之后,他的心,好像也跟着空了!他才刚刚确定她还活着……他才刚刚对生活又燃起了希望,然而此时此刻,他却不得不亲口否认她是他妻子的身份,亲手将她推进别人的怀里……从此,她与他,真的是再无相干了!

    心好像痛得窒息,可是为什么他还活着?

    皇后目光变了好几变,神色之间掩饰不住失望,而王安则是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不是没看出他的挣扎,只是想不到他的主子会是这样的选择!如果承认她是黎苏,至少还有机会向皇帝求情,而否认了,却意味着他将永远失去他最心爱的女子!

    “王爷!”王安止不住情绪激动地叫道,“您明明已经确定她是,为什么要否认?今天一早您赶去相府找她,不就是要证明这个事实?您现在否认这一切,这是在亲手把您的妻子往别人怀里推啊!”有些心痛,他心里的主子,应该是竭尽全力去争取才对,怎么会就这样轻易地放弃?!

    如若是从前,或许东方濯真会如王安和皇后所料,然而如今,经历过蚀骨锥心的悔恨和思念,他一心所求,不过是她好好地活在这个世上……

    “濯儿!”皇后痛心无比地起身,朝他走来,“你这是怎么了?就算你再怎么喜欢她,也不能为了帮她脱罪而说违心之言!”

    “我没有!”东方濯抬眼定定地看着他的母亲,从小到大,他都知道,母后无时无刻不在为他筹谋,即便有些行为他并不认同,但他也会体谅她一片为他之心,尽量让自己符合她的期望!可是这一刻,他却突然感到很失望,母后口口声声说是爱他,却从来没体谅过他的心情,尤其此刻!

    咬了咬牙,将所有的痛苦咽下喉咙,他一字一句,无比坚定道:“母后,我很确定,她是相府千金苏漓,并非儿臣已经过世的妻子黎苏!望母后不要再纠缠这个问题了!”

    皇后脸色狠狠一变,目光顿时沉冷如冰,身后皇帝凌厉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刺在后背,皇后万分心痛,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胸膛因情绪激动而起伏不定。半响才道:“你,你真是……太让本宫太失望了!”

    “母后也很让儿臣失望!”

    “你!”皇后怒极拂袖,责备而失望的眼神,让东方濯狠狠别过头去。只听皇后又道:“你以为母后这么做是为了一己私心?本宫一向对泽儿视如己出,本宫才不能允许,同一个女子,嫁过本宫的儿子,转眼间换一个身份,又嫁给本宫的另一个儿子!这是我们皇族的丑闻,若有朝一日真相大白,会遭天下人耻笑的你懂不懂!”

    东方濯皱了眉头,抿唇不语。东方泽却微勾唇角,扯出一抹几可不见的冷意。

    不愧是皇后,任何时候都能为自己找到冠冕堂皇的理由,还能轻易地挑起皇帝的忌讳!

    看着皇帝越来越冷沉的神色,苏漓心中不禁暗暗冷笑,看来皇后是认定了她是黎苏,怎么都不打算放过她!那好吧,与其这样被动的化解别人的质疑,还不如主动出击!

    犀利的目光,扫过王安,定在皇后的身上,苏漓淡淡地笑道:“皇后娘娘不必动怒,其实要证明明曦的身份,很简单。”

    她抬手一撩左颊边的发丝,露出殷红如血的胎记。“这个,打苏漓出娘胎就有的,就是最好的证明!”

    皇后却冷笑道:“连脉象都可以作假,胎记,也未必全是真的!”

    苏漓早料到她会如此,放下手道:“一般的胎记或许可以作假,但苏漓这个,却是由毒素积成,自娘胎里带来的,绝无作假的可能。皇后娘娘若然不信,可召太医来瞧。”

    皇后目光轻闪,朝皇帝看了一眼,皇帝没有说话,只轻轻一挥手,高公公立刻差人去召太医。

    李忠和近来运气不大好,每次赶上这种事,他总是第一个被召来。还未进殿,就已经感受到了里头不同寻常的压抑气氛,刚到门口,帝王阴沉的脸色,让他不由自主地先捏了一把冷汗。

    “微臣叩见陛下、皇后娘娘!”

    皇帝淡淡摆手,“免礼,去给郡主看看,她脸上的胎记。”

    李忠和一愣,心想一胎记有什么可看的,莫非陛下是要帮郡主去除胎记不成?慌忙应身起来,到苏漓面前。

    苏漓再度撩起发丝,李忠和仔细地看了又看,以前没注意,这一看才发现,她这似乎并不是普通的胎记!因此回身禀道:“回陛下,郡主的胎记……似乎是从母体中带来的毒素积聚而成,要想祛除,只怕需要先解毒。”

    皇后面色微微一怔,惊疑不定地望向苏漓。

    皇帝道:“果真是毒素形成?可知何毒?”

    李太医摇头,“恕微臣无能,实在看不出来!只是觉得,不像是普通的胎记!”

    不像,而非不是!前头也说的是似乎,并不完全肯定!皇后眉梢一扬,就要开口,东方泽却眼光一闪,先她一步道:“李太医,既然是毒,那这种毒,对郡主的身体,可有何危害?”他剑眉微皱,眼中的担忧之色,自然而不加掩饰。看得东方濯眼光一黯,垂眸噤口。他,已然失去了那样的机会!

    李忠和回答得有些迟疑:“这个……下官也不敢断定!不过,下官曾为郡主诊脉,并未发现有何异样,这毒虽从娘胎里带出,想来郡主体内应该甚浅,因而积于肌肤表面,除了会影响体质,应无其它威胁。”

    东方泽这才笑着点头,似是放心。

    皇帝道:“你先退下吧。”

    皇后转头,瞧见皇帝的眼底,依稀可见残留的疑色。皇帝多疑,且疑心难消,这一点没人比皇后更了解。她立刻笑道:“陛下,看来李太医也不是很确定呢!既然是毒,也可以是自己下的。敢在大殿之上药倒应选皇子,明曦郡主再为自己制造个胎记,又有何难?”

    皇帝眸光深深,盯着苏漓没有言语。

    苏漓心头一凛,深知这疑问一旦提起,在皇帝的心里,必然没那么容易消解。毕竟亡灵托梦一事,太过诡异,当时皇帝会选择相信,是因为无人往她就是黎苏那上头联想,如今这种可能一经提出,那当时她所有的证明,都变得不再成立。如今要让皇帝完全相信她是真的苏漓,只剩下一个办法,尽管那个办法,她并不想用。

    深吸一口气,苏漓迎着皇帝的眼光,上前一步,恭敬禀道:“陛下,皇后娘娘,明曦自知亡灵托梦之说,难以让人信服,但此事确是属实,明曦不敢有所欺瞒!倘若陛下、娘娘仍有疑问,明曦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证明。”

    皇帝道:“你说。”

    苏漓瞥眼,瞧了眼身旁目光黯淡的东方濯,沉声说道:“明玉郡主生前曾遭静安王侵犯,已非完璧,但苏漓却是处子之身,陛下可召人来验,立知真假。”

    众人脸色皆是一怔,连东方泽都意外不已。东方濯更是仿佛被她的话击中心肺,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整张脸血色全无。

    皇后微微感到诧异,验身的确是证明她身份的最直接的方法,却没想到她竟主动提出,心里不禁升起疑惑。王安听得愣住,惊疑不定的眼神,直盯着苏漓看,似是想看清她到底想耍什么把戏!

    “父皇!儿臣反对!”就在皇帝准备召人之时,东方濯突然急切地阻止,神情有些激动。

    皇帝目光如刃,冷冷斥问:“为何?”

    东方濯痛苦地低下头去,只觉得浑身都没有力气,却在皇帝面前跪得笔直,悔痛道:“儿臣……曾经蠢笨无知,用天底下最愚蠢的方法,去证明黎苏的清白,结果适得其反,误中小人奸计!为此,儿臣悔不当初!……黎苏她,既在梦里将生平所学传授苏漓,又将平生经历尽皆告知,在儿臣心里,苏漓虽不是黎苏,却也等同黎苏再世!而验身,是对一个清白女子的亵渎和羞辱,儿臣……恳请父皇三思!”他叩下头去,额头直抵冰冷地面。

    如果当初他能有这份认知,他们之间,就不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苏漓静静地垂下眼眸,窗外有阳光照进来,脚下华贵的金丝地毯,金色耀眼,照得人一阵恍惚。地毯上金丝绣制的藤蔓,好像突然间伸进了心底,搅得人一阵心乱。

    皇帝面无表情道:“那你说一个不会亵渎她,又能证明她不是明玉郡主的法子?”

    “儿臣……”东方濯抬头,浓眉紧皱,眼窝因憔悴而深陷,他几度张口,却没能说出一个字。他很想告诉天下人,她的确是他的妻子黎苏,但是他却不能。

    东方泽看了看苏漓,略微思索道:“父皇,儿臣觉得,不如用守宫砂。”

    以最大程度保留她的尊严,又能消除皇帝的猜疑,如此一举两得。

    苏漓微微扬唇,抬眸瞧他,似乎任何时候,他都能比别人更加清醒冷静。

    皇帝对此提议颇为赞同,立刻命人去办。

    东方濯皱紧眉头,心中仍有顾虑,担忧地望向苏漓,却见苏漓望向东方泽,目光含情,虽然浅淡,却又不可掩饰。东方濯登时心头一震,整个人都愕然呆在了那里。本以为,她选择东方泽,只是为了逃避嫁给他,却没料到,她竟然真的已经对他动了情吗?双拳蓦然攒紧,紧紧抵在冰冷的地面,骨节发出细微的响声,有如心碎。

    鲜红的丹砂,被奉至眼前,高公公亲执银针挑出,点在苏漓白玉般的手臂上,艳色抹之不去,益发鲜红欲滴。

    铁一般的事实,摆在眼前,轻易将所有的猜忌质询击溃。

    众人眼光,各不相同。饶是镇定如东方泽,此时也禁不住松了一口气。她是苏漓,只是苏漓!

    皇后神色一震,似是不大敢相信,大步过来查看。苏漓任她抓住手臂,面对惊讶,她只是微微一笑,瞥眼见王安面色惨白。

    “母后这下可以放心了!”东方泽淡淡笑道,一转眼,望向王安的目光已是寒意森森,沉声问道:“王安,你还有何话说?”

    王安顿时瘫在了地上,瞪大眼睛,不可置信道:“不可能的!这里头一定有问题!”目光望向皇后,似是想让皇后相信他,但皇后却根本就不再看他一眼。

    迅速镇定下来,皇后的脸上又恢复了国母式的慈和笑容,拉着苏漓的手,略带安抚地笑道:“看来真是本宫多心了!……唉,本宫这也是为了皇族的颜面着想,明曦,委屈你了!”

    苏漓只觉得一阵恶心,不着痕迹地拂开她的手,恭敬有礼地笑道:“皇后娘娘言重了!让娘娘如此费心,本就是明曦的不是,岂敢言‘委屈’二字?只恳请陛下和娘娘为明曦做主!”说罢回身,朝皇帝跪下,嘴里说着不委屈,面上的表情却又分明写着委屈这两个字。

    皇帝目光轻闪,本是为她选夫的好日子,却突然闹了这么一出,也难怪她会委屈!皇帝沉目一扫王安,对外叫道:“来人!”

    禁卫军侍卫立即肃容上前待命。

    似已看到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王安脸色一片灰白,却没有求饶。

    皇帝道:“将王安拉出去,砍了!”

    东方濯惊喘一声,忙上前两步道:“父皇请息怒!”

    王安毕竟是跟了他十几年的人,除了这次以外,以前从未做过一件错事,虽然此人真正效忠的是他的母后,但多年的主仆情谊,求情自是难免。但他一句话没说完,东方泽厉目扫来,轻轻笑道:“二皇兄莫非还想为他求情?说来也怪,王安不过是个奴才,平白无故,为何要诬陷明曦郡主?恰恰赶在郡主选了本王之后!”他垂目盯向王安,言语犀利,意有所指。

    皇后面色微变,尚未开口,东方濯已皱眉,之前本就郁恨难舒,痛不可言,此刻听东方泽话里有话,自然愤怒难平,冷冷道:“六皇弟此话何意?难不成你想说是本王指使的吗?”

    东方泽淡笑望他,“泽并无此意,二皇兄你想多了!”说罢顿了顿,面无表情,又道:“泽只是认为,一个会背叛主子的奴才,留来无用,二皇兄实在不必为他求情!”

    反之,一个在关键时刻弃车保帅的主子,也用不着死忠。

    王安眼光微变,下意识地朝皇后看去,立刻接到一个警告的眼神,慌忙垂下头。只听东方濯冷声道:“有用无用,不是你说了算!本王与他,好歹也做了十几年的主仆,危难关头,他也曾为本王出生入死,不顾自身安危,本王岂能看着他死而无动于衷?!东方泽,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冷血无情吗?”

    东方泽笑意渐冷,“我知道二皇兄你一向重情重义,但也该分个时候和轻重!王安身为奴才,不安分守己,却无事生非,诬告当朝郡主,犯上欺君!此等重罪,绝不可赦!”

    “你!”东方濯面色一白,怒目急睁,浑身直颤,已说不出话来。东方泽却气质闲定,面不红气不喘,好似只是与人闲话家常。又道:“我记得选夫宴上第二道题目,二皇兄选了玉龙和尖锥,意为以法治天下,方能安定民心。今有王安犯法,不能因为他是二皇兄你的人就网开一面,你我同为皇子,更应以身作则,为杜绝此等事件再度发生,王安必须严惩,非死罪而不可赦!”

    皇帝点头,显然对这个儿子的一番话颇为赞同,但他却没开口。

    东方泽继续道:“除非……他是受人指使,幕后另有主谋!又当别论。王安,究竟是何人指使你陷害明曦郡主,说!”

    东方泽面色威严,陡然对王安厉声喝问,惊得王安身子顿时一抖。皇后的脸色愈加难看,直往皇帝瞟去,正好皇帝的眼光也朝她看过来,说不出的犀利深冷,皇后立时身躯一颤,飞快收回了视线。

    至此,诬告之事已成事实,再无辩驳余地,欺君之罪无人可保,除非招出幕后主使,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王安自然明白东方泽的意思,但他眼光转了几转,不看皇后,却只看向东方濯,多年的主仆情谊……只这一句,已令他眼光一动,心下涩然不已。咬了咬牙,王安竟然抬起头来,看着东方泽,面目狰狞地笑道:“镇宁王不必白费心思,小人今日所作所为全是我自己自作主张,与别人无关!小人贱命一条,死不足惜,但镇宁王若想借此机会,让小人诬陷他人,那是痴心妄想!”

    “哦?”东方泽掉头冷笑,“那本王倒是好奇,郡主获罪,对你有何好处?”

    王安挺直了身子,回道:“小人眼见我家王爷为明玉郡主之死自责难过,日渐消瘦,小人心想,如果明曦郡主就是明玉郡主,王爷的病应该就可以不药而愈……”

    “糊涂!”东方濯怒声斥责,到底心有不忍,眼光转向一旁默不做声的女子。只见她面色淡淡,竟毫无波动,仿若与己无关。

    苏漓是受害者,倘若她肯替王安求一句情,王安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苏漓却一言不发。任何想要害她的人,她都不会心慈手软,否则便是为自己埋藏祸根!何况,连他真正的主子都不曾为他求情,哪里又轮得到她!苏漓心中冷哼一声,抬头看皇帝,皇帝这时冷脸斥道:“任何人都不得求情,否则一律同罪!拉出去!”

    皇帝一声令下,侍卫毫无迟疑,当即将人拖了出去。

    没有挣扎,甚至没有惨叫,手起刀落,血洒青石,王安就这么死在了长春宫外。皇后面色微微发白,却由始至终,没有再说一句话。

    东方濯有些心寒,感觉头一阵眩晕,这一天,情绪波折实在太大,从震惊到心痛,无力到心寒……本就身染重病的残躯,无法负荷这样沉重到绝望的心情。

    不去想谁死了,谁离开了,谁再也没可能和他旧梦重圆了……这一刻,他只觉得天空都染满了青红的血色。

    “父皇,母后,儿臣……有些累了,想先行告退。”垂下的眼眸了无生气,整个人看上去确如他所说,疲惫不堪,仿若无力,随时都像是要倒下。

    皇后心间一疼,原本皇帝未发话,他这样的要求极易惹皇帝不快,但皇后此时却也不忍责怪,不由自主地恳求地望向皇帝。

    皇帝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起身道:“既然选夫一事已定,都散了吧。”说罢再不看任何人,大踏步地出门而去。

    深深的宫巷,仿佛永无尽头的囚牢,东方濯每一步都走得十分艰难。抬眼,迷茫地望着这座充满威严和奢华的皇宫,他曾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到今日却觉得,这座皇宫其实是这么的陌生,要走出去又是那样的困难!

    一阵风吹来,他高大的身躯轻轻摇晃,身心俱疲,已然无力,眼睛也开始模糊起来。不知道自己究竟走到了哪里,似乎身处路口,左边通道冗长,看不到出路,右边却有一扇门,看起来像是出口,他艰难地走过去,才发现其实那才是一条死路!

    周围无人,寂静得可怕,苏漓远远地定住脚步,看着不远处的男子,无力地扶着墙壁,神色茫然而绝望,一点点地倒下去。

    她一动没动,静静地看着惊慌失措的宫人们冲过去,抬着那曾经意气风发骄傲自矜的男子,匆忙消失在宫墙之外。她不会忘记皇帝的训示,今日之后,她就是未来的镇宁王妃!这个男人,将永远地成为过去,成为明玉郡主黎苏的过去……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