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十一章 履行她的承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云顶娱乐网站多少永利8091网址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你们也太欺负人了!”憋了半天,沫香才气道。

    武将一愣,这小丫头!还真是很难搞,他手臂一挥,指着身后马上端坐之人,对沫香斥责道:“知道这位是谁吗?这是我们骠骑大将军!你这小丫头,不知天高地厚,也就我们将军不与你们这些女人一般见识,否则早就对你不客气了!”

    果然她所料不差,这马上之人,正是骠骑将军战无极!苏漓微微蹙眉,只见他端坐马上,面色冷峻,唇角淡淡讽刺,毫不掩饰。手下人作风高调,当众亮明身份,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似乎很看不起女人!当下冷声一笑。

    而这声冷笑,混在沫香与武将激烈的争辩声中,几不可闻,但那冷面将军,却耳廓轻轻一动,微闭的双目,猛然睁开,锐利如锋的眼光,直向苏漓这方凌厉扫来。

    清澈的眼眸,直对上他冷意森然的双眼,仿佛有一股无名的火花在半空激荡,转眼消失不见。苏漓看着他,不闪不避,神态自若。

    战无极心中不由掠过一丝惊异,他于战场厮杀多年,早已浸淫出一身浓烈煞气,即便是七尺男儿,在他充满迫人威力的注视下,也会不自觉地低头,无法直视。

    但,面前这个女子,看似纤细柔弱,却毫无畏惧……倒是罕见。

    他看着她,一言未发。下方的争吵愈演愈烈,将他们的视线成功转移了过去。

    “将军怎么了?将军也得讲讲道理啊!明明是我们先到这的!”沫香气鼓鼓地叫道,“……本来我不想说,这是我们明曦郡主乔迁的车队,郡主官居一品,要让路也该你们让路才对!”见对方搬出将军名号来压人,沫香气急之下,也不管不顾,把郡主的一品身份也拿出来压对方。

    那副将显然愣了一下。虽然今日才刚刚回城,但明曦郡主之名,早有耳闻。

    战无极眉心微动,一掀眼皮,冷厉眸光朝沫香直射而来。

    沫香顿时一个激灵。只听他冷冷说道:“郡主就是这样教导她的奴才,敢在本将军面前大呼小叫!”他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硬得像块石头,一双眼无比冷酷,寒芒一闪,顿时散发出骇人的戾气。

    周围的人群皆是心头一凛,不自禁往后退去。

    沫香终究只是个小丫头,在这样的威势下,几乎也退了一步,继而又大着胆子,还想辩驳,衣衫忽然被人轻轻拉扯。她回头,莲儿从身后探出半个脑袋,似是害怕般的看了眼战无极,对沫香轻声劝道:“沫香姐姐,这位将军好可怕,还是我们让路吧。”

    跟着沫香一起搬家的其他人纷纷点头,识时务者为俊杰,毕竟此刻郡主不在。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可沫香偏偏不愿。

    以前没权没势,在相府受尽欺凌,如今她家小姐已是当朝一品女官,凭什么还要被人欺负?想到此,沫香突然胆大起来,抬头叫道:“不行!郡主乔迁,选了良辰吉时,这些东西都是赶着送过去,要安置妥当。耽误了时辰,惹了郡主生气,奴婢没办法交代!请这位将军让路!”

    “大胆!”先前武将厉喝一声,却又不知该如何接下去。只好朝他的主子看过来,等待示下。

    战无极眉头一皱,不耐道:“果然女人遇事只会胡搅蛮缠,牙尖嘴利,不识时务!”他微微抬手,似要示意属下强行开路。

    但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如玉击冰面,突然从人群中,清晰地传了过来:“给将军让路。”

    沫香闻声一愣,立即回头,看到苏漓,惊喜万分,一个“小”字刚刚脱口,便被苏漓挥手制止。

    苏漓微微回眸,清冷的眼光越过重重围观的人群,望了眼长龙似的马车之后。露出一个莫名的冷笑。这个战无极,想让她的人让路,很容易,但她倒要看看,这个傲气凌然的骠骑大将军,又要如何赶在她之前,离开此地!

    十几辆沉重的马车,在沫香的指挥下,缓缓地逐一挪到一侧。

    战无极并未立即起行,而是缓缓将目光定在苏漓的脸上,居高临下,神态傲然,仿佛不可一世。他手下那名武将冷哼一声,得意叫道:“女人办事,真是麻烦得很,非要我们将军亮出名号,早点出来让路不就皆大欢喜?”

    苏漓面色平静,淡笑依然,这样盛气凌人的话,仿佛根本没听见一般。

    武将翻身上马,战无极这才收回目光,昂首催动胯下战马,一队人趾高气昂向前开步。

    一场闹剧,按说,到此应该落幕了。

    围观的人们正欲散去,突然,那队人马停住了。

    当乔迁队伍的最后一辆马车也挪开,前方道路正中,赫然现出一队黑甲侍卫!

    数十人,整齐划一,分列两队,他们一动不动,犹如一柄随时会出鞘的剑,锐气逼人。中间护着一辆硕大而精致的黑色马车。

    当先的武将也看出这并非普通的护卫队,但仍然大声喝道:“前方何人?”

    那队黑衣侍卫,没有反应,只齐齐抬眼,数十道冷光如利剑般激射而来,那武将征战沙场,并非没见过世面,但此刻却禁不住浑身一颤,差点从马上滚下来。

    战无极心头一凛,只听那车内传出一声漫不经心的冷笑:“怎么?想让本王也给尔等让路?”随着这道深冷的声音响起,车前的黑衣侍卫面容一肃,随即往两旁让开,车帘掀起,一人大步而出。

    黑袍金冠,锦衣玉面,气势非凡。

    “是镇宁王!”围观之人有人惊叫出声,人群立时哗然,个个都踮起脚尖想看场好戏。

    那武将登时脸色狠狠一变,慌忙稳住身形,下马请罪:“末将不知王爷驾临,请王爷恕罪!”

    东方泽看也不看他,径直望向战无极,沉声笑道:“许久不见,战将军别来无恙?”

    战无极飞快下马,上前行礼:“见过镇宁王!”

    东方泽站在马车上,居高临下,俯视笑道:“战将军不必多礼。方才,本王听说,你要这乔迁车队给你让路,你可知这车队所属何人?”他声音很沉,却听不出情绪。

    战无极道:“听说是明曦郡主。”

    “那你可知,明曦郡主是本王未来的王妃,也是当朝一品女官!”东方泽的声音突然冷了下去。

    战无极却似乎并不放在心上,他站直了身子,抬起头,竟然不卑不亢,沉声说道:“镇宁王的意思,末将懂。倘若郡主在此,论品阶,的确该末将让路。但郡主并未随行,只一干下人借着郡主名号,狐假虎威,实在可恶。末将有皇命在身,赶着进宫见驾,实在不敢有所耽搁。”

    说的倒是冠冕堂皇。苏漓不禁暗自冷笑,此人果真如传闻所说,性情冷傲,铁面无情,除了皇帝,他竟不将其他人放在眼里。就连东方泽,他也敢顶撞!

    “如此说来,本王也要给你让路?”东方泽眼光沉了几分。

    战无极微微皱眉,“末将不敢!”

    “谅你也不敢!”东方泽昂首冷道。突然朝苏漓招手:“苏苏,过来。”

    战无极蓦地抬眼,只见人群朝两侧分开,一名女子素衣墨发,气质超凡,正步伐优雅朝这边走来。

    战无极看着她,脸色略略变了两分,却没说话。原来在短短几月便名动天下的明曦郡主苏漓,竟然就是这名女子!难怪她敢与他对视,果真非同一般!

    “战将军,有礼了。”苏漓将手放到东方泽的掌心,被他拉上马车,才缓缓回身朝战无极打了个招呼。

    被一个女人居高临下这样看着,战无极感觉极不舒服,却也不得不拱手回礼,但没有一句话,明显敷衍了事,很没诚意。

    苏漓也不计较,反而淡淡笑道:“素闻战将军铁腕之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她笑着赞赏,仿佛并无他意。面上无波无澜,平静得好似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战无极不由多看了她两眼,此女容颜清丽,衣饰素雅,打扮平平无奇,乍一看似乎并不出色,但仔细一瞧,却惊人地发现,她站在天人一般的镇宁王的身旁,无论外貌、气质,竟然毫不逊色,没有丝毫悬殊之感!而这张脸……

    战无极忽然垂眼,没有答话。

    东方泽目光微冷,淡淡道:“时间已经不早,苏苏,我们该启程了,别耽误了乔迁的吉时!”说罢瞥眼看战无极。

    战无极立即抬手,发出指令,身后所有将士即刻让出道路,退了个干净。

    这时候,他倒是干脆了!苏漓轻轻一笑,与东方泽一起进了马车。

    “起行。”

    盛秦挥手,一声令下,长龙似地乔迁队伍再次启动,由镇宁王的黑甲卫队开路,威风凛凛,无人可及。

    震天的喜炮,伴随着川流不息的来客恭贺声,响彻了半座京都城。

    郡主府大门上的匾额,红绸缓缓滑落,当朝皇帝亲笔御书的“郡主府”三个大字,金粉描绘,在阳光的照射下,粲然生辉,气势夺人。

    前来恭贺之人多不胜数,苏漓一应交给挽心去应付,自己则偷闲与东方泽一同游赏新居后花园。

    亭台楼阁,回廊九转,虽正值冬季,却不显半分苍凉,处处均可入画。

    “这座园子是父皇当年特地命人为宛国月阳公主所建,虽规模不大,但园中一草一木皆是精心细选,一廊一柱无不精雕细琢,于精致婉约中,又可见大气天成。父皇将它赐给苏苏,可见父皇对苏苏,很是不同!”东方泽笑着转头看她,目中隐有深意。

    “不瞒王爷说,苏漓当时也是受宠若惊!天下皆知,月阳公主不仅精通诗词歌赋,更擅长兵法谋略,是个难得的奇女子!只可惜……”苏漓微微一顿,惋惜轻叹一声。

    东方泽望着她笑道:“只可惜红颜薄命,孤独一生?”

    苏漓摇头,孤独一生,的确凄凉,但她所惋惜的,却并非于此!

    “世人皆道,天下女子一生所求,不过得一个好夫君,而后相夫教子,便是美满幸福。却不明白有些女子,根本不屑如此。”

    “哦?那她们想要什么?”东方泽眸光微亮,流转到她脸上。

    苏漓道:“人这一生,若不能得一全心全意真心相待之人,反不如孤独终老,了无牵挂。做自己喜欢的事,过想要的日子,那也别有一番天地。”

    她话语中明显透出对未来的不信任,还夹杂着淡淡的哀伤,不由令东方泽的心,莫名刺痛,澜沧江客栈一晚,他诚心许下的承诺,显然并未奏效。她的防备之心,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听上去,苏苏倒是十分了解月阳公主的心意,不知这一番话,有几分是……你心中所想?”东方泽眸光微沉,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苏漓心头一跳,他的语气已经带着危险的讯号,连忙一笑,将目光放远,轻声道:“苏漓不过顺口胡说,王爷不必当真。”

    东方泽道:“那苏苏是在可惜什么?”

    苏漓黯然道:“可惜她空有一身本领,满腹才华,却不能挽救自己的国家覆灭之命运,亲眼目睹亲人葬生在我晟国的铁骑之下,纵然陛下欣赏她的才华,对她垂青有加,赐她精致水园令她安度余生,但她又怎能不郁郁而终!”

    东方泽面色一怔,沉声道:“当年,摄政王奉皇命率兵攻打宛国,抢在汴国之前占领了那边陲小国。他们国小势弱,即便我晟国不攻打,它迟早也会被别国所占领!”

    这个道理,她不是不懂。本来,这就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过去百年,战争不断,所有的国家都在千方百计扩充领地,强大自己。即便是如今三国鼎立,也不过是暂时的平静,谁也不知道哪一天,风云突变,纷争四起,再也逃不脱战争厄运!

    似是看出她的忧虑,东方泽道:“要想没有战争,除非统一天下。”他的语气很淡,但苏漓却听得心头一震,只见他俊美的面容深沉如海,窥不见丝毫情绪。

    苏漓飞快收回目光,心头倏然沉重几分。

    气氛陡然沉寂。约莫过了半刻,东方泽忽然握住她的手,看了眼她微蹙的眉心,叹道,“苏苏,你不是她!”

    莫名而来的一句,令苏漓微愣,只听东方泽又道:“你有我。只要有本王一日,晟国只会更强大,你的亲人,也会好好的活着!”

    你有我!听得她心间一暖。东方泽雄才伟略,身手不凡,晟国有他,的确会更强大!他比东方濯更有君王之姿,无庸置疑。但后面一句,却又让她心上一痛。亲人!只是这世上,她最亲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我知道要你全心信任我,还言之尚早。但是,你要牢牢记住,澜沧江客栈那晚,我说过的话,绝非戏言。”

    他的语气,坚定霸道,仿佛一道利光,深深地嵌入她心头。

    苏漓眼中莫名地涌上一阵酸涩,却固执地没有抬眼,半晌,她只是轻轻“嗯”一声,算做应答。

    冬日略带寒意的微风拂过,湖面乍然起了波澜,像她泛起涟漪的心事,身子不自觉地轻轻一颤,东方泽立即察觉,毫不迟疑地解下身上披风,温暖厚实的大麾一抖,男子气息,铺天盖地地窜入鼻间,带着他灼人的体温,紧紧拥住她微凉的身躯,心思在瞬间回暖。

    专注认真的眼眸盯在披风的领结上,修长手指为她细心的系好,似乎此时此刻,他的眼中只有她,只有这件事才是最重要。

    这举动自然又贴心,感觉不到半点虚伪做作。

    苏漓的心,无法控制地轻轻一窒。

    “天冷,你身子弱,尽量别在外头呆着。”东方泽柔声道,轻轻牵起她的小手,缓步走出了湖心亭。他发自内心的关怀,似水流淌,轻柔和缓,却带着不容推拒的霸道。

    自皇帝正式下旨定下两人的婚事,却有些不知该怎样面对他了。确定的关系仿佛一道无形枷锁,将两人的距离定住,疏远,亲近,都不再显得自然。

    苏漓迟疑一下,没有脱开他的掌控,沉默的跟着他的步伐缓缓前行。

    绕过九曲长廊,便是苏漓居住的主园,园子两面临水,规模适中,庭院中种了许多花草,还有数株梨树,冬季并非花期,却仿佛可以预见,来年的美丽景色,隐隐闻到沁人心脾的暗香。所以,只一眼,她便爱上了这里,仿佛可以远离尘嚣,静静地,无人来扰。

    女子房内布置素淡雅洁,处处透着细致,与她带给人的感觉如出一辙,东方泽四下打量着,站在窗前,随意伸手一推,入目便是一汪碧湖。

    苏漓命人奉了茶来,只听他轻叹一声道:“风景倒是不错,可苏苏体质较弱,冬季临水而居,恐怕不太适合。如果本王没记错,苏苏还有些惧水?”

    苏漓微微一怔,望月湖那么久的事了,他居然还记得!当下淡笑回道:“多谢王爷关心,我以前晕船,所以对水会抗拒一些。没大碍的,我喜欢这里,安静,风景又好,有这么多下人,还能有什么不妥?总要慢慢学会适应。”她刻意避开他的视线,似乎是突然想起什么,又道:“王爷在此稍后,苏漓去去就来。”

    东方泽心中一动,点了点头。

    苏漓进了内室不一会儿,拿了一个精致的小木盒出来。

    东方泽眸光轻闪,似有所悟,无言地盯住了她。

    苏漓缓步走到他面前,轻声说道:“王爷言而有信,苏漓自然也要信守承诺。这个,是给你的。”她说着,将木盒打开,一股异香扑鼻而来。

    拇指大小的一支花,别致精巧,纤细花茎,碧绿双叶,只托着一朵花瓣,瓣体通透雪白,花瓣接近末端的边缘,渐变为刺目的殷红,东方泽精研百花已经有不少时日,竟然从未见过这花种。

    “情花。”他沉声道,语气中不是疑问,而是十足的肯定。

    苏漓轻轻地点了点头。

    东方泽的心里,忽然莫名不快,情花乃是汴国皇室至宝,距离澜沧江一夜时间未过多久,她动作却如此迅速,究竟从哪里得来的此物?脑海中,灵光一闪,直觉告诉自己,只能是阳骁给她的。但是……阳骁为何会这样痛快地,把如此珍贵之物给她?除非他们之间,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方才他还一心温存体贴,与她接近,试图拉近彼此内心的距离,现下满腔热情却被这支情花浇了个透心凉。曾经那么急切渴望得到的东西,如今却像一柄利器,刺痛了他的心。

    东方泽眼光微冷,慢条斯理地说道:“上次你说有办法弄到情花,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快……看来苏苏你,早有准备。”

    苏漓目光微闪,看着他道:“王爷英明睿智,苏漓岂敢妄言相欺。答应的事,一定会做到。”她面色很平静,只当没听见他话语中的不悦。

    窗外,忽地吹进一阵冷风,陡然凝结了室内的温度,苏漓双手就那样捧着小木盒,停在半空,东方泽却一动不动,也不去接,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瞧。

    为什么?明明知道情花之毒,再不及时解除,时间一久,功力尽废。可他就是不想伸手去接,仿佛一旦入手,所有的一切正如她所期望,会真的变成了一场交易!这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他从来自信超然,将一切尽皆掌控,如今在她面前,却感觉到有些无所适从。

    漫长的静默,静到似乎可以听到尘埃落地。

    忽然,东方泽黑色衣袍的下摆,在她眼帘中蓦然一动,他人已闪身近到眼前,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轻柔响起:“你方才说,答应的事,一定会做到?”

    苏漓微怔,眉头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他将盒盖“啪”地一声,扣上,笑意回到眼中,淡淡道:“苏苏聪慧过人,精通百花药理,情花解药也能找到。”

    东方泽幽深的眼瞳,好似窥不见底的漩涡,流转着无限心绪,牢牢锁住苏漓双眼。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