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十三章 爱,其实如此简单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手机投注彩票正规网站九龙心水高手论坛1715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这话问的极是暧昧,直叫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苏漓抬眸,男子温柔的眼中,透着一丝邪魅,惑人心魄,她白皙的面庞腾一下泛起了红潮。而他的手,已经摸上她腰间的锦带,只要轻轻一扯,就会如临江客栈里的那晚,衣衫尽散……

    心头立时一跳,她连忙抓住他的手,低声道:“你先进去。”

    难得从她脸上看到一丝羞怯,东方泽心情大好,低笑着放开她,宽衣解带,旁若无人。苏漓连忙转身,身后传来魅惑人心的低沉笑声,让人恼也不是,恨也不是。

    屋里静极了,有细微的脱衣声,传至耳畔,相比目视,这样的脱衣声似乎更容易令人产生遐想。

    苏漓曾在温泉池见过他的身体,完美而结实的线条,不期然的跃入脑海。不只面上泛红,她的心也止不住跳快了两分。轻轻地垂下眼睫,将心头的悸动,悄悄掩下。

    片刻后,轻微的水声响起,她这才回头。他已经坐在宽大的浴桶里,虽是坐着,她却忽然觉得他像是一座高山,深沉,险峻,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但你越是攀爬,离他越近,便越是发现,根本无法探测他的心究竟有多深!当你想放弃想回头的时候,才蓦然惊觉,已经陷入山间迷雾里,找不到回头的路。

    “在想什么?”见她久无动作,他也不催促,只轻声地问道。修长的双臂搭在木桶的边缘,俊面温柔,瞳色幽深,专注地将她望着。

    苏漓没有答话,只看着他道:“闭上眼睛。”

    东方泽竟顺从地把眼睛闭上了。苏漓目光一闪,弯腰捡起地上的他的腰带,走到他身后,将他双眼蒙住。东方泽也不挣扎,竟然还低低地笑了出来。

    “苏苏对我,还真是不放心!”他语声低沉暧昧,不无调侃。

    苏漓淡笑不语,微带警告道:“不许拿下来。”

    东方泽眉梢一扬,算是回应。

    女子宽衣解带的声音,仿佛细软的手拂在他的心里,木桶里的药汤,似乎变得滚烫了许多。

    苏漓决定了就没再迟疑,脱掉衣衫,纤秀的玉足,缓缓踏进浴桶。水面波澜荡起,仿佛人心头的涟漪。

    深色的药汤,没过娇软的酥胸,将她白皙的肌肤衬得几近透明。两人分头而坐,要如何令他情动,这是一个难题。

    “东方泽。”苏漓轻声地叫他,对面的男子含笑“嗯”了一声。苏漓突然不知道要如何接下去。

    她和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同在一个泳池,只是以前都是意外,也不像今天这般光天化日,她和他还都光着身子!

    气氛难免尴尬。

    苏漓不禁蹙起了眉尖,“你……”要说什么呢?从来都是冷静镇定的女子,此刻有些拿不定主意。

    江元说情由心生,应非欲所驱使,可是东方泽的心,最是深不可测,她根本无从把握。

    东方泽不由失笑,本是那么聪慧的女子,在情之一字上,却好像变得笨了许多。其实她不知道,她的谨慎和防备,是他生平仅见,肯这样替他解毒,已经胜过了千言万语。

    见他发笑,本就不知如何是好的苏漓,忍不住面色发红,心中微恼。还未来得及发作,蒸腾的热雾弥漫的空间里,对方的脸渐渐虚幻模糊。

    周围的一切好像变了样,她突然到了一个很大的宅子里,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

    “苏苏。”前面有人叫她。

    苏漓上前几步,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立在远处的石阶上,温柔浅笑,风华绝代。苏漓惊喜地叫道:“母妃!”

    她无比激动,朝那个身影跑了过去。可是越近,那个身影便越模糊,苏漓立刻停住脚步,唯恐再近一点,母妃就会消失不在。

    “母妃,是你吗?”她小心翼翼地语气,充满了悲伤和期盼。

    容惜今的眉眼,拢着一抹淡淡的哀伤,叹息着望着她道:“苏苏,你长大了!比以前更聪明,也更稳重,懂得照顾自己,防备别人,可我却不知道,这究竟是好还是坏!”

    “母妃……”苏漓哽咽地叫了一声,说不出话来。

    容惜今又道:“我曾经希望,我的孩子不要像我一样活得那么辛苦,越简单的人,越容易幸福。苏苏,你……一定要幸福!”忧伤的眼帘,仿佛将整个天地都染上悲戚,容惜今的身影逐渐地远去,苏漓心头大慌,飞快地追了过去。

    石阶的尽头,是一个充满迷雾的森林。她一走进去,眼前就好像蒙了一层白布,她看不到母亲,也找不着出口。

    无数的岔路,连接着神秘的去处,每走一步,周围的景物都在变化,前一刻还是平坦的小道,下一刻却是绝命悬崖,熔岩雪窟,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

    她忽然停下脚步,悲哀地闭上眼睛,母亲希望她幸福,她却不知道哪个方向才能通往幸福?

    “苏苏。”突然又有人叫她,她连忙睁开眼,高大的身影映入眼帘,透着让人安心的力量。

    他朝她伸出手,“过来,苏苏,我带你出去。”温柔沉厚的嗓音,仿佛带有魔力般,一瞬间驱散了她内心的迷茫和害怕。

    她没有迟疑地将手交给他,当他紧紧握住的那一刻,她心里竟然生出一种渴望,希望他永远都不要松手!

    眼前的迷蒙,忽然全部散尽,神奇的森林,蓦然变成了简陋的木屋。她和他,还在那个浴桶里。

    苏漓想起江元在药汤里加了幻情!立刻抬头看向东方泽,很想知道他内心深处的渴望,又是什么?

    蒙住他眼睛的锦带不知何时已被他拿了下来,平日里深沉难测的双眼,此刻前所未有的温柔,绵绵的情意,一下子将她牢牢地包裹。但不知为何,她好像感受到了,他温柔的背后,隐藏着惶恐和不安的情绪。

    难道,他内心渴望的世界里,没有她?浓重的失落,蓦然占据了苏漓的心。苏漓垂下眼眸,抿着唇,没有说话。

    空气中,无声而寂静。

    东方泽突然伸手将她拽进了怀里,苏漓心头一跳,想挣扎,却被他抱得紧紧的。

    “苏苏,”他哑声叫她,声音里竟有一丝紧张,又道:“别离开我。”

    苏漓愣住,这是何意?她奇怪地抬头看他,尚未能看清他眼中的神色,他的唇这时已经压了下来。

    苏漓一惊,连忙推开他道:“东方泽!不可以!”

    东方泽心间一沉,问道:“为何?莫非苏苏所看到的幻想里,没有本王?”他的眼光有一丝轻颤,没有忽略方才她眼底一闪而逝的失落。

    苏漓皱眉,神色凝重起来,摇头道:“不是我,是你!如果你心里想到的不是我,就不要冒险!”

    东方泽一怔,竟然微微笑了。眼光复又温柔如水,他低头不由分说,再次吻住她。这回无论她如何推他,他都没有放开。

    从霸道强势,到温柔缠绵,他的吻,好似在回答她心中的疑问。刚才的那场幻象,仍然令他心有余悸。那样的内心世界,是他从未想到过的。

    “苏苏,如果没有那场协议,你还会心甘情愿用这种方式帮我解毒吗?”

    苏漓一愣,抬头看他,不答反问道:“如果我没办法帮你解毒,你还会遵守两年之约吗?”

    “当然。”他笑着点头,毫无迟疑。

    苏漓略微有些意外,她想了想,轻声笑道:“我,……也许会吧。”

    她的答案,不像他那么肯定,但东方泽却很高兴。这才符合她的性格,不为解毒刻意逢迎,说明她心里有他。

    将她抱在怀里,低头在她眉间落下轻轻一吻,深沉的情意,似要融化女子内心深处的冰冷的防备,同时也轻易化解了她即将而来的拒绝。

    水下的身子光滑柔软,女子特有的馨香若有若无地拂在鼻间,东方泽的唇顺着她眉眼鼻唇,来到她小巧的耳畔,轻易挑动她敏感的神经。苏漓不禁身躯轻颤,被动的承受着他异样的温柔。

    随着肌肤的接触,两个人的呼吸都渐渐粗重,心跳急促,情动激烈,欲望凶猛地将他淹没。

    空气仿佛一下子燃烧起来。

    东方泽手下动作渐渐炽烈疯狂,不再陌生的神秘快感将苏漓身心侵占,本能促使她挺身迎合他的动作,身躯如水般瘫软在他的怀里。

    她仰起头,不停地喘气。

    直到他的手,探进神秘的领地,她不由自主地吸气,神智却突然清醒了两分。她连忙取过解药,找到他的唇,嘴对嘴喂他服下。

    身体里莫名的疼痛瞬间而起,像是肤肉剥离,血液统统涌向一处,欲冲破他的胸腔,奔涌而出。

    东方泽痛得浑身一颤,眼底的欲色顷刻褪尽,他连忙推开她,闭上眼睛吸气道:“快出去!”

    没有忘记江元的嘱咐,苏漓原本也想喂了他解药就该走了,可是当她站起来,看到他神色间隐忍的痛楚表情,她身形仿佛被定住了。就这样扔下痛苦中的他,她竟然做不到!

    “怎么还不走?”剧痛,会催发人体内残暴的因子,令人产生想毁灭一切的欲望,以达到减轻自身痛苦的效果。东方泽一张俊颜布满了冷汗,浓眉因隐忍而皱得死紧。“你能做的,已经做完了!快走!”

    他急切地催促着,趁自己现在还控制得住。可是苏漓却咬了咬牙,回身突然抱住了他。

    东方泽身心剧烈一震,诧异道:“你……”一个你字尚未说完,苏漓已经抬头,轻轻地吻住了他的唇。

    东方泽身子立时僵住,这是她第一次主动亲近,她的吻有些笨拙,并不撩人,然而他却因为这样的吻颤抖了身心。

    她想帮他减轻痛苦,没什么比这份心意更加珍贵。从未有过的柔软,将权势中浸泡成长的男子心头的冷硬全部软化。他体内凶猛的痛意,也在这一刹那间竟似乎真的减轻了许多。然而也只是那一刹那。

    “苏苏!”他忍不住抱紧她,又推开她,哑声道:“我怕我会控制不住伤害你!”

    苏漓抬头道:“你不会的!”温泉池里,他没有!临江客栈里,他也没有!她相信他的自制力,可以克服一切。

    坚定的目光,锁住他痛苦的双眸,东方泽心间一涩,他都不敢保证,她却如此相信!

    苏漓再度抱紧他,纤细的身躯仿佛在这一刻蕴有无穷的力量,他越推她,她便越是坚定地抱紧他。

    手臂被捏得乌青,她也没有放手。人活着总有一刻要遵循自己的心,幸福,并不是你等着它就会光顾,有时候需要自己去争取。紧紧相拥的两个人,心贴着心,彼此的心跳如鼓声一样震撼着对方,东方泽的心,竟奇迹般地慢慢平静了下来。

    他的脸色恢复如常,却再也不愿意放开怀里的佳人。仿佛这个人这个灵魂,足以慰籍他心头所有的空洞,伴他到生生世世。

    “恭喜公子,毒已尽除。”江元冷冷的声音自门外传来,令池中情意绵绵的男女蓦地一震。

    苏漓慌忙推开他,着急想去取一旁的衣物,却不料脚底一滑,直直地又跌回了他的身上!

    “苏苏……”他轻轻地抱住她,心里说不出有满足,“再陪我一会。”

    苏漓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却笑出声来:“方才那样大胆与我亲近,此刻怎么反倒拘礼了?”

    “刚才……危急时刻,自然顾不得许多。现在你的毒已经解了,赶紧起来吧。”她推他,两个人身无寸缕抱在一起,一挣扎,肌肤间温软的触感让她立刻羞红了脸。

    东方泽却不想松手,在她耳边轻声道:“谢谢你。”

    苏漓怔住,愈加说不出话。

    “以后苏苏想做什么,想去哪里,我一定相伴,绝不离弃。”

    他的话那样坚定,苏漓的心,立刻狂跳起来。情花毒已解,那就说明,他心爱之人是……自己!那句绝不离弃,是承诺吗?

    “苏苏为何不说话?不信我?”他懒懒温柔的声音,带着致命的魅惑力,撩拨着苏漓的心。

    她连忙收敛心神,正色道:“好,王爷既然这么说,漓正好有一事想请王爷相助。”

    “何事?”他笑意淡淡,毫不紧张。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