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二十四章 秘密相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香港资料内部公开欲钱买无声无息的动物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郡主府。

    夜色深重,一灯如豆,苏漓端坐窗前,依然没有就寝,沫香见她如此,以为她还在外头的讹传伤心,心中不免阵阵难过,上前劝道:“小姐,很晚了,早点歇着吧。”

    苏漓道:“你先睡吧,我还不困。”

    “不管别人说什么,自个儿的身子还是要顾惜的啊。”话没说完,沫香语声已然哽咽。

    挽心从内室取了一件披风,走过来为苏漓披在肩上,微微蹙眉道:“你先去睡吧,小姐这有我陪着。”

    见挽心脸色微沉,沫香欲言又止,只得点了点头,回屋去睡了。

    挽心为苏漓倒了杯温茶,关切道:“小姐可是还在想镇宁王的事?”

    苏漓饮了口茶,蹙眉轻道:“以他的聪明冷静,要想对付皇后,是绝对不会做出刺杀这样冲动无智的行为。”

    挽心点了点头,沉声道:“我也觉得,刺杀皇后这样重的罪名,他又岂会大意到派自己的人亲自动手?一群人里只有一个是他的下属,显然是想在事败之后,故意留下线索,证明他是幕后主使!”

    苏漓眼中浮起一抹忧色,轻叹道:“这事想要弄清楚,最好是能当面向他问个明白,可眼下他人在狱中……”话没说完,挽心猛地抬手示意,打断了她的话。

    “咚咚”。

    寂静深夜,内室里忽然传来一阵阵地沉闷敲击声,苏漓与挽心对视一眼,心中不禁惊疑,院门早已紧闭,大屋内除了她们主仆三人,绝对没有第四个,这大半夜的,哪里来的声音。

    挽心立即起身,小心地走到内室门口,凝神细听,那声源渐渐地清晰,竟然是从屋内屏风后发出,主仆对视一眼,挽心谨慎地走到过去,全神戒备,无声无息地将屏风挪开。

    内室没有点灯,借着窗外浅浅的月光,苏漓凝眸望去,只见地面的一块方石砖猛地凸出地面,随即又被一双手缓缓推到一旁,湿润清新的泥土气息四下充溢,地洞的边缘,猛地探出一个男人的头!

    挽心脸色大变,何人如此大胆,居然挖了地道直通郡主房内!身形一闪,墙上悬挂的一柄宝剑,已赫然出鞘,雪亮剑光裹着锐利的煞气直往对方刺去!

    那人刚刚跃出地洞,察觉到有人迎面一剑刺来,心头顿时一惊,旋即腾身而起跃过挽心,口中低声叫道:“郡主,是我!”

    这声音……苏漓不禁楞了一愣,随即醒悟,这人,居然是盛秦!她连忙阻止道:“挽心住手!”

    弥漫在内室剑拔弩张的煞气,顿时消失无踪。

    烛火点燃,顷刻将室内一切事物照亮,盛秦一身黑色劲装,躬身敬立,衣衫上沾染了不少泥土。

    盛秦一见苏漓,面上一喜,急忙上前单膝跪地,低声道:“盛秦见过郡主!”

    苏漓诧异问道:“你为何会深夜来此?”

    “属下是奉王爷之命,来找郡主。”

    苏漓眼光一闪,登时了悟,“这地道,是王爷下令挖的?”

    盛秦点头,沉声道:“是,已经挖了半个来月,刚刚才打通。王爷说,如今非常时期,又被人时刻盯着,行事务必要小心谨慎,以免被对方捕捉到蛛丝马迹,不得已才想了这个办法。”说着,他小心看了看苏漓的脸色,见她似乎并无半点不悦,反倒有一丝意外惊喜。

    半个来月?苏漓心头一凛,算算时间,那就是东方泽被禁足王府后,已经着手此事了?郡主府与镇宁王府之间虽是毗邻而居,但是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不被人察觉的打通一个地道,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那时候他就开始动手,莫非……早就料到会有今日?

    既然早已预见,为何还会放任对方陷害?苏漓眉心微蹙,心底隐约有个答案呼之欲出,却控制不住心头砰砰急跳。

    “他……人现在如何?”多日没有联络,苏漓迟疑一下,仍然忍不住开了口,微微屏住的呼吸,泄露少许她内心紧张的情绪。

    东方泽自禁足至入狱,盛秦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真心询问王爷的境况,这个跟随他多年,忠心耿耿的贴身侍卫,心头一热,眼睛忽地就红了,摇头道:“暗牢戒备森严,被关押的都是重刑犯,按例一律不准探监。牢房阴冷潮湿,终年不见天日,现今又是腊月里,王爷身份尊贵,哪里受过这样的苦,怕是要熬些日子了。”

    苏漓轻轻吁了口气,神色稍定,与被人扣上暗杀皇后的罪名相比,这些苦,又能算得了什么呢?目前罪名未定,皇上已将命人彻查,未曾先削去东方泽亲王的身份,想来皇帝对这个儿子,尚未完全放弃。他人在牢中,想必也不会受什么大罪。如今最要紧的,是尽管查明刺杀之案。

    “刺杀的事,可是别有内情?”她思绪一转,凝眉问道。

    提到这事,盛秦双拳立时握得死紧,眼中几乎要冒出火来,“郡主英明!那田勇被人暗中收买,是个叛徒!”

    果然如此。

    “人心难测,”苏漓缓缓坐下,手指一下一下轻抚着茶杯外缘,眸光渐冷,淡淡道:“就算是血脉至亲,也难保不会有出卖你的一天,何况一个外人。这田勇,可查到什么线索?”

    “田勇双亲已亡,家中再没有亲人,身世清白,自从进了铁甲黑骑,表现也很出色,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所以调查起来要费点功夫。”

    身世越简单的人,可供查找的线索相对就会少,苏漓心头一沉,将心底浮起的一丝烦忧压下,沉声叮嘱道:“王爷能否脱罪,这人是关键,一定要仔细的查,不可遗漏任何细节。如今会审在即,务必要抓紧时间,多待一刻,王爷的处境就会更危险。”

    “是!”盛秦肃然道,望着苏漓的眼光,仿佛在看自家王爷,满是尊崇的敬意。

    沉吟片刻,苏漓迅速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盯着地道口若有所思道:“这地道打通得刚好……”

    挽心神色微微一变,隐约猜到她的意图,沉声道:“小姐可是要回府去见老爷?”

    慧光流转的双眸透出赞许,苏漓微微一笑,“不错。”

    东方泽冒险打通这条地道,必定是有所筹谋。她心底,也有些疑问要当面问清楚,所以,前往暗牢与东方泽见上一面,势在必行。而眼下能够顺利帮她打通关节的最合适人选,就是苏相如。

    第二天入了夜,苏漓与挽心乔装打扮后,悄无声息地从地道直通镇宁王府,扮作下人出了王府,立刻换装前往相府。

    时值深夜,苏相如的书房依旧亮着灯光,窗子上映出影影绰绰的黑影,正在房内来回不停的踱步,似乎烦心不已。

    苏漓与挽心熟门熟路,很快便避开了下人,来到书房门口,叩响房门。

    那徘徊不定的身影立时停住,只听苏相如威严低沉的嗓音问道:“谁?”

    门扉轻启,一人身披斗篷,低着头闪身而入,宽大的帽檐低垂,遮挡住了大半容貌,显然是行色匆匆。

    苏相如顿时吃了一惊,沉声喝道:“你是何人?”

    帽檐缓缓推落,露出苏漓一张清丽的素颜,她上前拜倒:“苏苏见过父亲大人。”

    “苏苏?!”苏相如怔了一下,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心中一喜,连忙上前将她扶起,仔细地打量着她,多时未见,苏漓并未有太多改变,依旧一副淡定从容的摸样。

    见她安好无恙,苏相如顿时放了心,忽然又忧心问道:“皇后不是下了禁足令,你是如何出来的?”近期发生一连串的事变动太大,就连苏相如也是措手不及,东方泽下狱,苏漓被禁足,他一直不明其中因由,暗中打探到的情况,都是不甚明朗,人又一时联络不到,每日里也是眉头紧锁,寝食难安。

    苏漓当日搬出相府,她曾经以为,今生不会再有机会踏入一步,想不到为了东方泽,还要回来寻求苏相如相助。只不过,之前选妃时苏相如曾经摇摆不定的态度,让她仍然心存一丝谨慎。

    苏漓眼光微动,轻叹道:“如今王爷身陷囹圄,苏苏又被禁足,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办,只得冒险出府,回来与父亲商议。”

    苏相如立即黑了脸,冷哼一声道:“这事,明眼人都看得出,镇宁王雄才伟略,智慧过人,怎会使出这样低劣的手段来害人?还有,王爷那边前脚刚出了事,这边就说你有嫌疑暗害一个疯掉的后妃?最可笑的是根本没有确凿证据!只怕皇后是借着此事将你禁足才是真正的目的!”

    “父亲大人果然心如明镜……”苏漓面色微喜。

    “自打相府与镇宁王府联姻,皇上又对王爷格外器重,静安王为明玉郡主之事,在陛下面前失宠,黎奉先又被削了军权,她能不急?最毒不过妇人心,想不到她竟然会设下如此毒计陷害王爷!”苏相如越说越恨,眼中生出狠意,本来政途一片光明坦荡,却被皇后搞到突生变故,他怎么能甘心?

    眼见他言语之中对皇后的怨怼甚深,苏漓心中顿时有了几分把握,当下拜倒,直白坦言道:“父亲大人英明,苏苏今日前来,正是想请求父亲大人,帮女儿一个忙。”

    苏相如一惊,急忙将她扶起,嗔怪道:“你是为父的女儿,一家人,何必说如此见外的话呢!有话但说无妨。”他浑然一副慈父摸样,语声恳切,倒不似有半分作假之态。

    苏漓正色道:“女儿想请父亲帮忙打通暗牢关节,去看看王爷。”

    苏相如怔了一下,没说话,他面露难色,在椅子上缓缓坐了,一下一下地拂过颌下长须,似乎在思忖什么,半晌方道:“暗牢是我朝刑房重地,守卫森严,想要进去并不是那么容易,苏苏为何要去那牢狱之地?若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父亲!”苏漓沉思道:“如今我已是钦定的镇宁王妃,虽然未曾行大婚之礼,但我苏家与镇宁王早已不分彼此,此番王爷被陷害,我们若能助他脱困,将来父亲的地位,绝不会同日而语。镇宁王善谋,女儿觉得,他对此事,定有筹谋。若能进去见他一面,对翻案将大大有益!”

    苏相如面色一动,想了想道:“苏苏想得周到。如此,就由为父想办法。”

    苏漓心头一松,连忙拜道:“女儿多谢父亲。”

    苏相如叹道:“为父与王爷同朝共事多年,相互扶持,早就荣辱与共,如今他人有事,老夫又岂可坐视不理,怎么说,他也是我乖女儿的未来夫君呐。”

    苏漓微微一笑,这话说得真是动听,勿论他对自己是真情或是假意,只要能让她顺利进入暗牢,那就成了。

    苏相如又细细叮嘱她几句,苏漓便此告辞离去,回到府中,安心等待消息。

    苏相如在朝中的势力果然不可小觑,办事效率极高,身为一品文官,在隶属刑部职权范围之内的暗牢,也有他的人在,只在两天之内,就已经将一切打理妥当。

    这座晟国最高等级的牢狱并不算大,外部关卡严密,一旦通过第一道关卡的检验,牢房最核心的牢房,戒备并不森严,因为,根本没人愿意进来。

    进来之前,她已经仔细地察看过暗牢的地形图,整座牢房呈回字形,关押犯人的牢房位于最后一排,一共五间。因晟国极重严刑律法,暗牢内两侧房间则都是刑室,每一间均摆满了刑具,各有不同,每一种都极尽残忍严酷,可将人折磨到痛不欲生。基本来说,暗牢就是个集天下酷刑于一体的所在。

    此时的暗牢之中,关押的嫌犯只有一个,镇宁王东方泽。

    自晟朝建国以来,能够被打入暗牢的人,寥寥无几。当朝仅有皇帝下旨的两例,一例是东方泽,另一例就是为了反抗被施酷刑,不惜以死明志的摄政王侧妃玉玲珑。

    项离根据苏相如提供的详细资料,仔细观察了暗牢每日进出之人,他精通易容之术,将自己和苏漓扮作每日为牢房送饭的仆役,居然没费多少周折,便顺利进入了暗牢大门。

    挽心担心苏漓安危,原本想要一同前往,最终与众人商量过后,苏漓决定只带项离进暗牢。一来人多反而坏事,二来项离长袖善舞,易容术和轻功极佳,若万一有意外发生,也能及时应变,以策万全。

    当苏漓跟在项离身后,经过层层关卡验证身份,拎着食盒踏进暗牢的牢门,一阵透骨寒冰般的凉气顿时顺着衣领淌进了衣里,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看似垂首不语,一双明眸却已经将飞快地将此间情形扫了一遍。

    进门处,便是位于地图核心位置的守卫室,这间房有四扇门,可以直接通往牢房四周。

    “老秦来了?今天吃什么好的?”一名狱卒见项离来了,立即大声问道。

    项离满面堆笑,连忙掀开食盒,展示菜肴道:“红烧肉!怎么样?我特地让厨房给做了不少,如今天寒地冻的,这牢里又冷,酒不能喝,兄弟们就把肉吃个够,也好暖暖身子!”

    他扮作的老秦,是专门负责监牢后厨的管事,按牢房的规定,每天必须由他带着一名仆役进牢送饭,因此老秦与各位狱卒的关系都相当熟悉。好在项离深谙此道,模仿的老秦无论神情举动,还是言谈举止,几乎可说是有九分九相似,无人识破。

    食盒一打开,立即散发出诱人的肉香,在低温的空气中,更是勾人垂涎欲滴,腹中馋虫蠢蠢欲动。

    几名狱卒一见就乐了,在这鬼地方,烤着火盆也冻得手脚冰凉,迫不及待地上前将肉端出来,纷纷抓起一块塞进嘴里,连连叫着好吃。

    项离唇边闪过一丝似有若无的诡色,急忙吩咐苏漓将食盒内的饭菜摆放好,复又笑问道:“几位慢慢吃,今儿哪位兄弟跟着走一趟啊!”

    此刻几名狱卒的心思全在这饭菜上,互相推诿半天,终于一个叫老胡的人被推了出来,他十分不快,一路骂骂咧咧地带着苏漓去给东方泽送饭。

    越往牢房深处走,苏漓方才深深体会到,暗牢之所以被称作暗牢,就是在于这个暗字。终年不见日光的牢房,从内到外都透着一股渗人的寒冷阴森,牢房两侧墙上照亮的烛火,散发出那丁点温度,抵消不住如寒冰一般的低温,迅速消弭在冷空气里。

    意志力若不坚定的人,不见天日的在这呆在上几天,不死也会发疯。

    苏漓进来的时间不过一会儿,已经觉得露在衣服外面的肌肤,冰凉透骨,这里的温度,当真是不逊于三九严寒,她心底禁不住莫名刺痛,东方泽纵然武功高强,内力深厚,但若在这里呆得久了,身体只怕也会有所损伤!暗牢里恶劣的环境,皇帝又怎会不知道?一旦翻脸,竟是这般冷酷无情!世人眼中两位皇子得尽宠爱,可那风光无限的背后,又饱含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心酸?

    甬道的尽头一扇漆黑铁门前,狱卒停下脚步,取出锁匙,苏漓依旧恭敬垂首,心跳却不自觉地加快,只听“哐啷”一声,门,打开了。

    阴暗牢房内,石桌石床,角落里丢着一个取暖的火盆,里面的炭火已几近熄灭,除此之外,再无他物。石桌上的油灯,被门骤然打开带起的冷风吹得晃了几晃,险些灭掉。

    黑袍金冠的男子,背靠斑驳阴冷的墙壁,安静地坐在石床上,似乎在闭目养神,昏暗的灯光映照在他身上,昔日俊美惊人的面庞,此刻显得愈加阴冷。听到门响,他没有任何反应,依旧一动不动,仿佛所有一切都已经与己无关。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