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二十五章 将性命交托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浙江彩票快乐12走势图内部四肖四码免费提供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王爷,吃饭了。”

    狱卒的态度还算恭敬,眼光示意苏漓将饭菜放在一旁的石桌上,她飞快地摆放完毕,退到一边,按规矩,牢头会领着她出门,过一会儿再来收餐具。

    无人窥见,她低垂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异光,藏在袖中的玉指,轻轻一捻,淡若无味的香气悄悄朝那狱卒脸上散去。

    “送饭的留下,伺候本王用饭,其他人滚出去!”一直沉默不语的东方泽,突然冷冷开口。

    那狱卒顿时一呆,以为自己听错了,自打镇宁王进了暗牢,就没听他跟谁说过一句话,他迟疑片刻,小心提醒道:“王爷,这……不太合规矩。”

    东方泽双眼蓦然一睁,暗影之中仿若两点寒星,冷锐逼人。他面无表情地盯着狱卒的脸,没有说话。

    一股无形的压力,夹着令人窒息的冰冷气息,直朝狱卒逼来,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顿时心生惧意,这镇宁王的眼光真是吓人,竟然比这屋里的温度还要低上几分!他坐在那里不动不语,明明是个落魄的人,明明已经是待罪的阶下囚,却叫人生出一种错觉,仿佛他,才是世间至高无上的主宰者。

    狱卒脸上不敢露出半点不满,心里却是不服得很。他正想要再说点什么,忽然觉得腹中一阵剧烈的绞痛,额头上立时冒出密密的一层薄汗。

    他暗叫不好,觉得那股疼痛越发难忍,片刻也不敢再留,也没时间再与东方泽周旋,急忙指着苏漓叫道:“你留在这伺候王爷用饭,我去去就来。”说完,立即冲了出去,哐当一声又将大门紧紧锁上,直奔茅厕去了。

    苏漓顿时松了口气,原本是想等狱卒带自己出去的时候,借腹痛将此人引开,利用这个空隙,与东方泽说上几句,结果他却忽然开了口,倒是挺巧。她用药的分量恰到好处,一时半会那狱卒是回不来的。

    四下安静下来,门外已经空无一人。一声轻叹在她耳边赫然响起,“苏苏。你比我想象中,来得更快。”话音未落,东方泽笑容淡淡,高大的身影已走到她面前。

    苏漓心头一跳,她乔装易容,又一直没有说话,他怎会如此笃定来人是她?想到他历来敏锐的心思,心下不自觉一叹,轻声道:“王爷慧眼如炬,自然什么都瞒不过你。”

    自从他被禁足,已经多日没见,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她眼底掠过一丝笑意,被人设计,身陷困境依旧神色自若,定力超然,这样的东方泽,真是令人无法不叹服。

    “能在短短三两日内,成功混进暗牢,苏苏也不简单。”东方泽看着她脸上那张陌生的人皮面具,唇边笑意渐深。

    “多亏有父亲大人从旁协助,否则也不会这么顺利就能进来。”

    东方泽眼光一动,苏漓与相府中人的关系淡薄,他自然知晓,而从她搬出相府,也再没回去过,如今为了进暗牢见他一面,她却主动去求了苏相如。

    答案在他意料之中,可心里,仍是无法抑制的一阵悸动。

    一灯如豆,烛火昏黄,苏漓易容后的男子相貌,平淡无奇,唯有一双清澈眼眸,盈盈若水,静静地望着他,毫不掩饰心底的忧虑与关心。

    他缓缓收了笑容,上前握紧了她双手,只觉得触手冰凉,不禁皱了皱好看的眉,立即催动真气化作暖流,源源不绝地朝她体内涌去。

    他依旧自然贴心的举动,也叫苏漓心底涌起暖意,转眼间身体冰寒的气息已被他的真气驱散,她轻声回道:“如今形势紧急,王爷这边的事经不起半点耽搁。”语声忽然顿住,忍不住嗔怪道:“只是,这一步棋,你未免走得太险了。”

    他人在暗牢,与外界互通信息再及时也会有限制,其中稍有半点差池,就会满盘皆输。这里头的凶险,他又如何会不明白?

    东方泽眼中没有半分忧色,反倒笑了:“有苏苏助我,又有何难?”

    苏漓一怔,本想问,你为何如此信我,却没有说出口,只是呆呆地看着他瞧。从尊崇无比的亲王沦了阶下罪囚,就仿佛从天堂掉到了地狱,若是换个人,只怕此刻早已崩溃颓丧,哪里还能笑得出来?

    见她不说话,东方泽挑眉笑道:“苏苏冒险来见我,难道就只是为了看着我发呆?”

    他居然还有心思说笑!苏漓叹息一声道:“王爷还是说说有什么线索,好让苏漓去查查,看看如何翻案吧。”

    他终于收了脸色,沉声道:“顾沅桐心思歹毒,只一个云妃,她也知道,不可能真能令本王失去争夺皇位的机会。那日出宫之后,本王就早知道,她定有后着。她害我母妃,我绝不会放过她!总有一天,本王会让她永远不得翻身!”想到梁贵妃之死,他黑眸倏然蒙上一层冷厉之色。

    皇族斗争,似乎永无休止。表面风光无限,身份尊贵无匹,暗地里却满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稍有不慎,就连性命都不保,这其中的无奈与凄凉,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深切体会。

    他冷峻深沉的面容下,隐藏的也是一颗冰冷孤寂的心。无人关怀,无人懂。尤其是梁贵妃走了之后,他在这世上,便真的只有孤身一人了。

    苏漓望着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心中忽然隐隐作痛,先失母,尔后被屡次暗杀,再被陷害,纵然他有通天的才华智慧,却仍然难免处处遭人暗算。在他身边,何曾有一个真心实意为他的亲人?!

    “苏苏……”他低沉悦耳的声音贴着她的耳边,令她不自觉地浑身一震。“暗牢于我,不算什么。只是日日见不到你,才令我……辗转思重,不得安眠……你可知……”

    “王爷!”苏漓心中涌出一丝莫名的慌乱,急切地打断了他。

    “叫我的名字……”他低低的声音仿佛有着魔力,让苏漓心跳加快。

    抬眸看他,似乎在那双异样光亮的黑眸深处,隐藏着无人能知的孤独与心寂,足以让她的心,全部沦陷。

    “东方泽……”她此刻的声音,竟不自觉的微颤。

    他满足地叹息一声,伸开长臂拥住了她,“你终于来了……”

    “万一……我不来呢?”她控制不住好奇地问。似乎这男人一直笃定她会来见他一般,在这里等着她。

    他笑了,“不会。你不会。除非,你和我的两年之约,想中途而废!”

    苏漓叹息一声,“王爷想得如此长远……”

    “叫名字!”他微微皱眉,“以后没有外人在,你可以直呼我的名字。那些所谓的名位尊称,就无须再用。”

    苏漓唇角扬起淡淡的笑意,梨涡隐现:“好吧,东方泽,你是不是应该赶紧告诉我,如何去帮你翻案脱罪?毕竟那是你的人,我可指挥不动他们。”

    东方泽笑道:“你比我还着急,这件事,盛金已经查到了线索。皇后身边有名宫女叫隽儿,与田勇是青梅竹马,自幼一起长大,感情很好,一度论及婚嫁,后来因为一次意外分开,大约半年多前,他们在街市意外重逢。皇后极有可能发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以隽儿作为要挟,逼田勇铤而走险。”

    苏漓沉思片刻,有些不解道:“田勇刺杀皇后,意在陷害王爷,就算能以此换了隽儿的命,但他也是凶手,无论如何也难逃一死,何况他们两人情深意重,田勇被擒获罪,隽儿必定也不能独活,那田勇,岂不是白白送了性命?这其中,会不会另有内情。”

    “田勇虽然是个孤儿,为人却极重情义,在铁甲黑骑中表现上佳,本王曾有意擢升他为侍卫长,这次他会被人收买,本王也觉得有些意外。如今想要查明真相,当务之急就是要进宫去找到隽儿。”

    “解决掉田勇的后顾之忧,他就能反过来指证皇后。”苏漓想了想,立即道:“我回去之后尽快找机会入宫一趟。”

    “只凭这一件事,怕是还不够。”东方泽冷冷道。

    苏漓心里明白,他所说的不够,是还不够罪行让她死。

    他轻叹,“只可惜,我派去的人迟了一步,云妃还是被她灭了口。”

    苏漓抿嘴笑了笑,“云妃可不是皇后杀的。”

    东方泽心中一动,“你把她救出来了?”

    苏漓点头,“起初我也怀疑云妃是与皇后串供,故意陷害王爷。但是后来仔细一想,觉得她当时的举动,不像伪装,所以我又派人暗中去冷宫查探,发现云妃,是真的疯了,她的状态时而清醒,时而疯癫,也没个准。眼下云妃已经暴露,皇后断不会再留她活口。所以我就提前给她吃了一种药丸,让她进入假死状态,三日之后,再服食解药,就能醒过来。”

    东方泽眼底漾起笑意,赞许道:“的确是个好办法!如今她人在哪里?”

    “她现在一个很隐秘安全的地方,有人精心照顾着,可以趁她清醒之时,尽量多问些当年有关贵妃娘娘的事,争取找到证据指控皇后。”

    他垂了眼,忽然觉得眼窝有些发热,以为再也无机会为母妃伸冤,却没想到因为她,事情又峰回路转。

    握住她的手,紧了又紧,有些话不用说得太明白,她与他,都心如明镜。

    东方泽从颈上取下一枚小小的玉石印章,递到苏漓面前,毫不犹疑地道:“这是我的信物,凭它可以调动镇宁王府的一切,有什么事要办,你大可直接吩咐盛秦,他会帮你打理好一切。”

    苏漓心口重重一震,怔怔地看着那枚小小的玉石印章,在幽暗的光线里,散发着莹润的光泽。

    她看看印章,又看看他。眼中分明写满了震惊与难以置信。

    他目光柔和,唇边挂着浅浅的笑,“不管有没有云妃的事,印章我也是要交给你的。”

    苏漓半晌没有动,只低声问道:“这样重要的东西,为什么会交给我?”这次的事,表面上是为他洗脱罪名,实际上是要将顾沅桐置于死地。其中若有一步行差踏错,都会叫东方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他们两个虽然已经定了婚事,但是心里都很清楚,在没有完全交付彼此真心之前,那只能算是一个交易,一个两年为限期的交易。而她对他,有些事情从未坦诚,他心里清楚,对她也依然心存疑虑。

    苏漓怔愣许久,心底的震撼已叫她一动也不能动,直到东方泽把印章挂到她颈前,小心放好,才缓过了神。

    “不怕我会背叛你?”

    “你不会。”

    “为什么?”

    他轻轻一笑,拉过她拥在温暖的胸前,苏漓听到他的心跳,沉稳有力,隔着他的衣衫,一下一下,猛烈的冲击着她的耳膜,直达心底深处,与她已经紊乱的心跳,奏出这世上最美妙的乐音。

    “事情发生的时候,我第一直觉想到可以帮我的人,只有你。”

    苏漓的眼眶一热,却没能说出话来。

    “我身边自母妃过世,早就没有一个值得全心信任的人。除了你。”他的语气,带着淡淡苦涩与自嘲,乌黑的眼睛流淌着一种说不出的情绪。是啊,兄弟反目,亲情淡薄,连最基本的信任也消失无踪。

    除了你。

    她已经值得他全心信任了吗?这个深沉难测,从来都让人不摸不透心里想什么的男人,居然在对她说,你是我全心能够信赖的人。

    这一刹,苏漓觉得呼吸都已经凝滞。生死攸关的时刻,东方泽说出的这句话,还是在瞬间击中了她心底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这种被人毫无保留信赖,被需要的感觉,让她胸口涨满了莫名的酸楚。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身子忽然一凉,东方泽飞快放开了她,迅速坐回石床,望她最后一眼,随即阖上双眸。

    苏漓上前将碗筷收拾妥当,默默站到一旁。狱卒将门打开,她走了出去。身后那道冰冷的铁门,咣当一声,震得她心头发颤,再次将她与他分隔,但却分明感觉到,他凝视着她,那深邃的目光,穿透了重重坚固的阻碍,一直跟在她的背后,伴随着她一路前行。

    四下安静,唯有那低沉悦耳的声音如影随行:“苏苏,万事小心,我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

    郡主府。

    苏漓穿过地道,刚刚回到内室,正在换衫,挽心匆匆推门而入,走到她身旁低声道:“小姐,静安王来了,昭华郡主正陪他一起过来。”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