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二十七章 再不会回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皇宫赌博app亚洲必赢1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快步走过长长的宫巷,拐角处差点撞上一个人,彼此都吓了一跳,不由自主退了几步,苏漓定睛一看,原来是几个内务府的公公,正抬着一具蒙了白布的尸体朝宫外走,这一撞之下,抬尸身的几人站立不稳,不禁退了几步。

    寒风拂过,将盖尸的白布掀起一半,只见身着宫人服饰的女子,全身染满了殷红的鲜血,看得人触目惊心,衣袖中她一双手攥得死紧,骨节泛出青白,像是拼尽了全身力气都在护住掌中紧握的东西,脚上精致的绣花鞋也被鲜血浸成刺目的暗红色。

    苏漓心间不由阵阵发冷,不过这一会儿工夫,又有宫女被皇后杖毙而死,多少像花儿一样娇艳的年轻女子,在这深宫里无辜葬送了自己的青春!

    为首一人一见是她,连忙解释道:“奴才该死,急着赶路,险些冲撞了明曦郡主,还请郡主见谅。”

    宫里经常有犯了错被处死的宫女太监,并非什么稀奇的事,而按照晟国皇宫里的规矩,尸体不可以在宫里停留过夜,专有内务府司刑处的人将尸体送往宫外的万人冢就地掩埋。

    苏漓点了点头,“没事,你去吧。”

    那人连忙又招呼着几人飞快地走了。

    苏漓走了几步,却发现玉容没有跟上来,她一回头,玉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色煞白,牙齿在不停地咯咯打颤。

    她心中起疑,不由问道:“你怎么了?”

    玉容直愣愣地看着她,眼泪刷地就流了下来,半晌才哆哆嗦嗦地颤声道:“没,没什么……”

    苏漓顿时生疑,这宫女一定是看出什么来,才会这样害怕!不动声色追问道:“那你在抖什么?皇后娘娘处罚犯了错的宫人,又不是第一次!”

    玉容立刻低下了头:“是……奴婢只是……只是觉得那双鞋,那花样儿绣得很特别……不是害怕……”她说得语无伦次,完全是惊惶失措的模样。

    苏漓不由怔住,她心跳不自觉地在一瞬间骤停,鞋,特别?她认得那死了的宫女!

    玉容上前来急声道:“郡主,赶紧走吧,皇后娘娘还等着呢。”

    苏漓目光追着朝远处快步走去的几个太监,若有所思。方才那死的宫女手中,似乎握着一件东西!这真是太奇怪了,她在受杖刑断气之时,为何还会拼力拿着一件毫不相关的东西?

    直觉告诉自己,这其中必有古怪!此时抬着隽儿尸身的几人,一转弯,身影已经消失在长长的宫巷之中,苏漓眼光一闪,手腕轻翻,正要悄悄发出沉门联络的暗哨,就见挽心的身影一闪,飞快地从长春宫门外走进来。

    “小姐!”没想到在这儿就碰上了苏漓,挽心焦急的神色略略一松,见到一旁的玉容,随即止了声音。

    苏漓轻声道:“玉容,眼泪擦干净,先把茶给皇后娘娘送去吧。”

    她的语气和蔼可亲,玉容稍微定了心神,点头应了,抹干眼泪急匆匆地走了。

    挽心还没说话,苏漓沉声问道:“是不是会审的结果已经定了?”

    “小姐料得正是!田勇已经招认了,是镇宁王指使他买凶杀人,现在怎么办?隽儿这边可有什么线索?”

    苏漓眼光一冷:“只怕人已经被灭了口。”

    “死了?!”挽心顿时吃了一惊,立刻压低声音道:“现在怎么办?”

    苏漓飞快地打断了她,沉声道:“挽心,隽儿左眉中心有一粒红痣,内务府刚刚抬走一具尸体,你即刻出宫,跟在送尸人后面,召集项离他们,查证那尸体是否就是隽儿,如果是想办法带回郡主府!”

    “是!”

    “一定要小心,万万不可有失。”苏漓凝重道。

    挽心神色一整,明白此事非同小可,当下不再多言,匆匆离去。

    苏漓快步回了长春宫主殿,这里安静如常,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长春殿内,苏漓飞快地扫了一眼皇后,她此刻面有得色,唇边挂着一丝满意的微笑,心中顿时了然,印证心中所想。她必定是得到田勇已经招认的消息,才会将隽儿杖毙灭口!

    苏漓进殿请安,东方濯面色稍稍一顿,不等皇后说话,飞快地起身告辞,“母后,天色已经不早,儿臣与明曦先告退了。”他语气中稍带急切,似乎在向皇后提示着什么。

    皇后望着他,面色微微一沉,虽是心有不快,最终也淡淡颌首:“去吧。”

    两人跪安离宫,回府的路上,东方濯坐在苏漓身侧,眉头紧蹙,目光中隐有忧色,望着苏漓几次欲言又止,却始终没说出口。

    苏漓垂眸不语,眼角余光早就将他犹疑不安的神情,看得一清二楚。她知道他想提及东方泽的事。东方濯对她的心思如何,她心中澄明如镜,却是木然。

    大婚前曾经的悸动,曾经的期待,早已随着那突如其来的变故,化作灰飞,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今她心头维系的,只有东方泽如何能成功脱罪。

    彼此这样沉默着,到了郡主府,苏漓下了车,举步正要迈上石阶。

    “漓儿……”东方濯前开车帘,犹豫一瞬,终是低声轻道,“变天了,你……多注意身体。”

    苏漓没有回头,这句话中的含义,她懂。微微侧首,府门前高高悬挂的灯笼,映出橘红色的暖光,恍惚照在她半张清丽的侧颜上,迷离梦幻,有一种不真实的美,东方濯一时看得怔住。

    苏漓淡淡笑道:“多谢王爷费心。”说完,她一步不停地走进了大门。

    已经戌时三刻,挽心还没有回来。沫香伺候苏漓用膳,她心中有事,也食不下咽,随意用了些,就让沫香撤了。她退坐到椅子上凝想,以挽心四人的身手,从万人冢换出隽儿的尸体理应不是什么难事,为何到此时还没回来。时间越来越紧,如果不能在今夜将线索找出,将田勇游说成功,那明日皇帝圣旨一下,东方泽罪名一定,事情只会更难办。

    园内忽地传来一声轻微地闷响,似是有东西落地。随即房门被人推开,挽心手臂下紧紧夹着一个人,拖进房内,那人被一件宽大的斗篷,从头到脚都遮盖得严严实实,苏漓心中一凛,急忙将房门关好。

    挽心神情肃穆,向苏漓一点头。

    苏漓明了,沉声吩咐沫香道:“守好院门,若有人来就说我身体不适,已经歇下了,不见客。”

    沫香连忙应道:“是,小姐。”

    进内室,打开密道机关,苏漓与挽心匆匆而入,按照事先约定好的暗号,传召盛秦前来。

    幽暗的地道中,宫女的尸身静静躺在地上,双目圆睁,满是绝望与愤懑,清秀可人的脸,现已经青紫,唯有左眉心那粒红痣依然醒目。半身血迹斑斑的衣裙,沾染了泥土,更显得凌乱不堪,她的手中,仍旧紧紧握着那小小的木制玩偶。

    苏漓心中一动,蹲下身去仔细查看。

    “看似平凡无奇的东西,往往内有乾坤,出人意料。”不知为何,东方泽在望月湖曾经对她说过的这句话,赫然跃入脑海,更加坚定了她直觉。

    十指交缠,攥得死紧,尸体冷硬后更是加深了指节僵硬的程度,苏漓与挽心两个人,费了很大力气,才将隽儿手指掰开,取出玩偶。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玩偶,看上去似乎与街市上贩卖的并无多大差异,圆滚滚的身子,咧开的大嘴,憨态可掬,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却被染上的暗红色鲜血,衬得有几分莫名的可怖。

    挽心叹道:“我仔细检查过,她已经有了四个多月的身孕。这娃娃想必就是送给未出生的孩子。”

    原来如此!苏漓也是微微一惊,之前她便心有疑惑,若是田勇只为让隽儿出宫与他相聚,这理由不足以让他冒如此大风险,只因他犯的是死罪,即便从轻发落,也难逃牢狱之灾。

    但如果是隽儿有了他的孩子,那就另当别论。宫女未婚有孕,一经发现即会被杖毙,一尸两命,难怪他会不顾自己性命,答应皇后铤而走险。只是,田勇怎么都不会想到,他那边刚刚指证了东方泽,隽儿即被皇后下令杖毙,他心心念念的娇妻与未出世的孩子,都先于他一步,命归黄泉!

    苏漓沉思地察看手中玩偶,不肯放过一丝一毫,忽地,她眸光一闪,凝定在玩偶腹部肚兜的位置,那里刻了福字,雕纹浮凸,仔细一摸,似乎比其他位置更松动些,仿佛一扇小门。

    她心中一动,连忙将玩偶上上下下仔细摸了一遍,都没发现机括的开关,挽心也认真查找一遍,没有发现任何端倪。

    正在此时,盛秦匆匆而至,见到隽儿的尸体,不禁大吃一惊。

    苏漓立即沉声道:“隽儿已经被皇后灭口,她一定不会放过田勇。”

    “郡主放心,田勇那边有我们的人暗中盯着,不会出事。”

    “那好,事不宜迟,你马上带着隽儿的尸体去找田勇,这个玩偶的机括,恐怕只有他才能打开!”

    成败在此一举,明天,将会有一场更难打的仗!

    这一夜,苏漓心神不宁,睡得极不安稳。后半夜忽然刮起了西北风,狂啸着似乎要吞噬世间一切,风声扰梦,一时恍惚,这情形仿佛又回到了黎苏翻案前的那一夜。虽然即将到来的事,她与东方泽已经部署了非常周详的计划,但是这其中的凶险,唯有他们自己最清楚,稍有不慎,便会惹来杀身之祸。

    即便如此,她与他,早已经将命绑在一处,不可回头,也不能回头。

    清晨时分,风停了。推开窗,干冷的空气迎面扑来,苏漓深深地吸了口气,定下心神,吩咐下人备了马车,直奔皇宫。

    长春宫,皇后正在用早膳,见到苏漓,微有些诧异,似乎是没有料到,她会这么快就来进宫回话。

    “明曦郡主可用过膳了?”皇后淡淡问道。

    “不曾。”苏漓轻声道:“明曦未曾入眠,细细想着皇后娘娘说过的话,深有感触。故而天色刚亮便进宫来拜见娘娘。”

    皇后低了眼,继续用膳,掩饰不住唇边轻蔑的笑意。眼下形势分明,是个人都能猜到东方泽今日会落得什么下场。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苏漓这般清高自矜的女子,也不得不审时度势地向自己臣服!这一刻,她几乎要忍不住带着苏漓立即站到东方泽的面前,向他大声宣布这个事实!那情景,一定会十分有趣!

    哼,他不是自负能掌控一切吗?心思一转,皇后微微蹙眉,这个女子,太过聪明!倘若不是濯儿着魔似地喜欢她,还真是留不得!往后的日子,恐怕要好好调教调教。

    皇后微微抬手,示意赐座。苏漓安静地坐着,有问必答,态度恭谨。皇后不时流露出的得意,根本不加以掩饰。

    苏漓心中暗自冷笑,顾沅桐,你越得意,就越会放松警惕。门外忽然有公公前来传皇帝口谕,宣皇后上殿。

    皇后微微一怔,心底隐隐生出一丝不祥的预兆,她不由自主地看了苏漓一眼。

    苏漓立刻道:“皇上传娘娘,那……明曦先告退了。”

    “不必。”皇后微眯了眼,果断地站起身,冷笑道:“你随本宫去。好好看看,东方泽到底有何下场!”

    苏漓垂眸不语,仿若不觉,一言不发地跟在皇后身边,匆匆地朝金銮殿去了。

    对于皇帝突如其来的召见,皇后很快镇定了情绪,她微微昂头,面色平和,步履从容,在皇帝犀利的注视下,缓缓踏入殿中,不见有丝毫的慌乱。

    苏漓还未踏入殿门,已经看到东方泽高大的身影,站在大殿之中,巍然如山,他依旧那身黑色衣袍。身侧,直挺挺跪着一名身着囚服,脚带镣铐的男人,想必便是那田勇。

    一时之间,大殿上除了轻移的脚步声,几乎连呼吸声也不可闻。

    皇帝面无表情,眸光阴鸷,冷冷地看着走到御座之下的皇后。

    苏漓站定,情不自禁地抬眼向东方泽望去,他的目光坚定沉稳,带着永远不败的超强自信。两人目光静静凝视片刻,东方泽唇角微微一勾,他原本毫无情绪的冷厉双眸,隐约有了一丝暖意。

    她心底柔柔一动,忽然觉得十分庆幸,他与她之间,很多时候都无需言语来表达内心的情绪,只需一眼,就能明白对方所思所想。

    “不知陛下召臣妾前来,所为何事?”皇后平静道。

    听到她的声音,忽然一阵哗啦哗啦的铁链声响,苏漓侧首一看,原来是田勇,他一双眼赤红如血,散发着骇人的亮光,死死地怒瞪着皇后,一副要将她碎尸万段的摸样。

    皇帝冷冷道:“战将军。”

    身为三位主审官之一的骠骑将军战无极,上前出列,正色道:“皇后娘娘,刺杀案主犯田勇,昨夜突然改了口供,说幕后主使并非镇宁王,而是另有他人。”

    “哦?另有其人?是谁如此大胆,竟敢刺杀本宫?”皇后当即大声反问道。

    战无极静了一瞬,“田勇指认,幕后主使就是……娘娘您。”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