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二十九章 生死与共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开奖记录查询今晚必中四不像图98期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皇后娘娘。”云绮罗哈哈一笑,缓缓昂起下巴,冷冷地看着皇后道:“方才还说臣妾是你昔日的好姐妹,怎么这会儿又装作不认识了?你暗害梁贵妃是事实,陛下面前,别妄想逃脱罪责!”

    皇后死死地盯着她片刻,冷冷笑道:“不,你不是云绮罗!”她回头镇定地对皇帝低身一拜:“陛下,云绮罗素来对素心兰的香味过敏,好几次都是见到本宫这个香囊就突然心智失常,仿佛发了疯一般大哭大闹。可是方才,云绮罗盯着这香囊上许久,却没有丝毫反应!”

    苏漓心底一惊,原来云绮罗对素心兰过敏,上次御书房皇后也是这个香囊让她突然失常,才导致他们全盘皆输。想不到他们百密一疏,一直以为是如意锦让云绮罗受了刺激才会如此,想不到皇后此人心思如此深密,能稳居六宫之首多年,确有过人之处!

    云绮罗也是微愣,随即坚定道:“过敏之症会随着人的体质产生变化,我以前对素心兰敏感,不代表永远都对它不适!你避重就轻也无法逃避你谋害梁贵妃的事实!”

    她机敏镇定的回答,令皇后心中疑惑更甚,眼光无意落到东方濯身上,顿时阴沉一笑道:“巧言令色!想不到云妃也会有能言善辩的一天!你是不是云绮罗,很快就能知道!”

    苏漓暗叫不好,皇后已经起疑,若一查证,只怕事情会败露!

    皇后冷冷道:“当日在御书房,你疯癫无状,意图伤害本宫,被濯儿一掌捏断了腕骨,如今还未到一月,伤势必定不能全好,叫太医来,一看便知,你到底是不是云绮罗!”

    云绮罗脸色微白,身子顿时僵硬如石,垂了眼抿唇不语。

    半天没说话的皇帝,此刻脸色已是铁青,似乎是再也控制不住心头怒火,他猛地爆发出一声厉喝:“战无极!”

    “是!”战无极大步上前,铁掌直接探向云绮罗的手腕。

    苏漓双眼蓦然一闭,想不到千算万算,竟然遗漏了这么至关重要的一点!

    耳畔只听战无极沉冷的声音,大声道:“回禀陛下,此人两手均无断骨痕迹!”

    百官皆是齐齐抽气,震惊无比地看着殿中发生的一幕。苏相如更是后背冷汗直冒。

    东方濯惊道:“她一定不是云绮罗!说,你是何人?”

    他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云绮罗,战无极疑声道:“若她不是,为何容貌如此相似?连皇上也被瞒过?”

    东方濯冷笑一声,“容貌相似?不过是高明的易容术。”说着,他手指如钩,迅速捏住了云绮罗的脸。

    没想到的是,云绮罗反应更快,滑身一扭,竟然脱开了他的掌控,挥手便直往他后背拍去!

    “濯儿!”皇后见状惊叫出声。

    云绮罗眸光一闪,待到东方濯闪身跳开以避她一击,她换招如风,立刻闪电般地朝皇后抓去!

    大殿中惊呼声四起,皇帝也站了起来,厉声喝道:“来人!拿下!”

    侍卫迅速涌了进来,云绮罗身手却快得惊人,眨眼间已将两个冲上前来的侍卫放倒在地!

    “大胆!”皇帝怒道,“将此贼妇拿下!”

    东方濯与战无极立刻上前,左右夹攻,迅速将云绮罗制住,人皮面具揭开,真容立现,竟然是挽心!

    东方泽的心,立刻沉到了谷底!

    大殿之中,一时静寂无声,仿佛久无人烟的旷野,只有殿外阵阵冷冽的北风,仍旧不知疲倦地呼啸而过。

    “明曦郡主,为了指证本宫,你可真是煞费苦心啊。难道……云妃真的是被你杀了?”皇后似是十分震惊,叹息一声,纤长的手指轻抚过脸颊,掩住了唇边掠过的一丝阴冷笑意,事情的转变犹如翻天覆地,她也完全没有料到,云妃死而复生一事还未解释清楚,苏漓竟然又胆大包天到弄个假云绮罗上殿指证,她还真是嫌自己命长,又罪加一等!

    “好,很好。”皇帝眼底泛红,指掌下死死捏住的龙椅扶手“嘎嘣”一声,断了!上好的紫檀木竟然被他生生掰断一截,可见用了多大的劲力!

    众人心头皆是一震,皇帝显然已经动了真怒,犀利的眸光,垂视下首的苏漓,怒极反笑:“苏漓,朕亲封的明曦郡主,镇宁王未来的正妃,却一再地欺君罔上,来人,把明曦郡主和这假云妃即刻拖出去斩了!”

    “父皇!”

    “父皇!”

    东方泽与东方濯齐齐惊呼,不约而同地冲到苏漓身前跪倒,皇帝锐利如锋的眸光,登时被身前两个高大的身影挡了个严严实实,苏漓急跳的心,忽然间平静下来。从决定让挽心上上殿那一刻起,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如今还没到最后关头,事情未必全无转机。

    东方泽俊脸微微泛白,急声道:“父皇息怒,明曦郡主素来谨守礼仪,此事定有内情,还需问明情况后再行定罪!”

    东方濯见皇帝阴沉不语,心急如焚,叫道:“父皇,真相未明,说不定幕后主使是另有他人!若是不问青红皂白就……”他顿了一顿,又道:“岂不冤枉了好人,放任真凶逍遥法外!”说完,他无意抬头,但见一道失望伤心地目光紧盯着他,正是皇后,心头不免一阵抽痛,不由自主地又低下了头。

    苏漓心底泛起阵阵苦涩,东方濯为了维护她,仍旧毫不犹豫将矛头直指东方泽,却不知道,她今日甘冒大险的所作所为,皆是为了他。

    这一句话,说者有意,听者更有心。皇帝看着那两人,一个聪慧机敏,一个心思缜密,即使身陷囹圄还能巧妙配合,力图推翻案情!若这两人果真能同心协力,那未来晟国一统天下,也指日可待!也许,那林天正所批的命格,并非虚妄?!

    皇帝微微眯起双眼,似乎要看清东方泽面皮下隐藏的真实情绪。他的两个儿子,都是人中之龙,俊朗非凡,如今竟然为了一个女人一再地失了理性与常态!东方濯至情至性,已经不止一次行为过激,他从不掩饰自己对苏漓的倾慕之情,可东方泽呢?他年纪轻轻便拥有常人难及的镇定超然,即使泰山崩于面前也不会有丝毫慌乱,眼前的他,却仅仅为了这个女人,就失去了他一贯冷静的自控力。

    这个女子,到底有着何种勾人的魔力?

    苏漓清丽的脸庞微微泛白,眼瞳却仍是清亮坚定,毫无畏惧,她深吸口气,跪伏在地,恳切道:“陛下,今日情势所逼,明曦才犯下这欺君大罪。明曦自知不敢求皇上开恩免罪,但挽心所言,皆是事实,贵妃娘娘的确是被皇后暗中谋害,求皇上明断。”

    皇后眼光冰冷,沉沉一笑:“你命人假扮云绮罗上殿指证,众目睽睽,根本就是无法推脱的事实!这样的证词也根本不足为信!”

    苏漓平静地笑了笑,“刚才皇后娘娘也说,云妃娘娘见到那香囊,便会神智失常。可见娘娘早算准了云妃无法清醒地指证你,才会有恃无恐。明曦承认,为保万无一失,才出此下策,命我的贴身丫头挽心扮成了云妃的摸样,按照云妃的证词,当众指认皇后。但挽心所言,皆是出自云妃之口,绝无虚假!”

    皇后不屑笑道:“如今你不过是自说自话,一无证据,二无证人,想就此将本宫定罪?明曦,你未免太自以为是了!陛下!”她转身看着皇帝道:“本宫乃后宫之主,倘若也任凭他们随意指证定罪,那我晟国上下,律法天威何在?明曦犯下欺君大罪,若不处置,难以服众!”

    皇帝脸色阴沉之极,随着皇后的话语,望向苏漓眼光杀机越发浓烈。

    “父皇!”东方泽急切地上前一步道,“此事皆因儿臣而起,明曦是儿臣未过门的王妃,一心想帮儿臣翻案,听到云妃说起母妃被害,才会一时情急,犯下大错。望父皇念在她其情可悯,从轻发落!”

    “父皇!”东方濯也急声道:“明曦只是被贱人迷惑才会如此,万不可轻易定罪……”

    “陛下,明曦欺君犯上,罪无可恕,但是每一句证词绝对没有半分虚假!今日之事,是明曦一人所为,与镇宁王毫无干系。”苏漓语声平静,不急不躁,仿佛说着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

    事已至此,再辩解什么都是无用,她心里唯一的认知,便是先将罪名揽下,万万不能再将东方泽与挽心牵扯进来,否则,那才是真的一败涂地!

    东方泽顿时呆住,她一心为他,竟然可以做到如此地步!饶是他平日机敏过人,应变极快,此时却有一刹那头脑空白,喉咙发紧。

    身后的苏漓继续说道:“至于明曦的婢女挽心,对此也是毫不知情,她只是听命于我行事,陛下仁厚,还请网开一面,将她从轻发落。”

    “小姐!”挽心脸色煞白,明显有些按捺不住,她话刚出口,就见苏漓凌厉眼风一扫,硬生生地将她后面的话截断。

    还没来得及再开口,身边人影一闪,东方泽飞快跪倒她身旁,“父皇!明曦欺君犯上,的确罪无可恕,父皇若要降罪明曦,儿臣不敢有半点异议,只叩请父皇,所有罪责由儿臣代妻受过!”

    代妻受过!

    此话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立时惊呆,那边明曦郡主一力承担罪名,这边镇宁王迫切表示代她受过,这两人均是一副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姿态!

    皇帝面色铁青,瞪着他半天说不出话,半晌,方从齿间冷冷逼出一句:“欺君罔上,论罪当诛!你如何代她受过?!”

    “父皇若真要如此,儿臣愿以亲王身份,换明曦一世平安!”东方泽面色平静,却是毅然决然,似乎从一个万人之上的亲王沦为平民,根本不值得半分留恋,听在众人耳中,却彷如惊雷一般,这,这镇宁王是被鬼迷了心窍吗?太子之位几乎唾手可得,偏要为了这明曦郡主放弃尊贵无匹的身份,甘愿当一介平民?!

    “王爷!”苏漓脸色立时一变,她的心,有一瞬骤停,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如今形势比人强,他这么把自己拖下水,又有何益处!

    “你!”皇帝顿时腾地起身,心头惊怒不已,“你竟敢威胁朕?以为朕真的不敢动你?”

    “儿臣不敢!”东方泽飞快道,俊脸微白,更衬得一双黑眸深幽明亮,一丝痛楚滑过,“母妃含冤而终,身为人子不能及时将幕后真凶绳之于法,已经罪该万死。”说到此,他缓缓伸手将苏漓揽进怀中,神情落寞肃穆,一字一字道:“儿臣的妻子明曦郡主,重情重义,儿臣危难之时,蒙她不离不弃,一心为儿臣查找真凶,死生不计。这一番深情厚意,儿臣又怎能视若无睹。身为她的夫君,生死关头再不能护她周全,儿臣,枉为男人!”

    他低头,紧紧盯牢她清澈眼眸,将她一双冰冷的手,收进温暖的掌中,似乎在借此给予她坚定的力量。

    苏漓眼眶微红,怔怔地望着东方泽,陷在他深幽的眸光之中,不自觉张了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喉头哽咽,再发不出半点声音。他果断坚定的话语,字字如重锤敲打在她心头,心口激荡着难以言喻的酸楚。没有谁会比她更清楚,那个位置对他而言的意义!他竟然为了她,如此轻易地放弃了半生追逐的梦想!

    他掌心灼热的温度,顺着肩头肌肤一路暖到苏漓心头,眼底却忽然涌上一阵潮热,视线不禁有些模糊,她连忙垂了眼。

    这一番发自肺腑的真切告白,仿佛生满利刺的荆棘,狠狠刺痛了东方濯的心,眼前生死关头,仍在极力回护对方的两人,令他忽然生出一股绝望的悲凉,几乎快将牙根咬碎,才稳住了濒临崩溃的情绪。

    “镇宁王与明曦郡主情深意重,当真是令人感动!”皇后忽然冷冷出声,“大晟律法严明,镇宁王虽贵为当朝皇子,也不能任由你如此儿戏!”

    “陛下!娘娘所言极是!”百官之中走出一人,正是御史大夫宋无庸,他大声叫道:“镇宁王愿为妻受过,虽其情可悯,但此例一开,必将后患无穷!明曦郡主胆大狂妄,此等行径绝对不容姑息!”宋无庸一开口,立即有几人紧跟其后,随声附和。

    殿外忽然传来一声高喝:“欺君之罪的确不可饶恕,却是另有其人!”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