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三十三章 一错定终生!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牛磨王管家婆彩图ab最新百万文字论坛综合资料跑狗图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二人如从梦中惊醒,立刻大步走到桌前。

    阳璇惊疑不定的目光,显示着她内心的惊讶,“这个组织的头领果然很谨慎,镇宁王的名字竟有三重加密,难怪本宫找了好久。”

    “是谁?”苏漓控制不住内心的紧张。

    “玉玲珑。”阳璇目光一闪,“后面雇主的名字,写明了,联络人玉玲珑!”

    果然是她!沉门秘册上那枚答案正是玉玲珑的名字,再加上有玉玲珑的亲笔书信证明,皇后这次是绝对跑不掉了。

    苏漓吁了口气,下意识朝东方泽看去。

    他面无表情,似乎早猜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沉声吩咐道:“盛秦,即刻进宫面圣。顾沅桐,这次本王一定要你身首异处!”

    暗夜里他的语气如冰封三尺,冷厉难挡。苏漓仿佛已经看到,一场血腥的杀戮,即将到来。

    翌日皇帝下旨,废皇后顾沅桐于一年前,通过摄政王侧妃玉玲珑,重金收买沉门杀手对镇宁王东方泽进行多次暗杀,人证物证确凿无误。顾沅桐与其子静安王东方濯接连上书,以表清白。人证物证俱全,皇帝不为所动,责令刑部依晟国律法,将其三罪并罚,最终判决顾沅桐于三日后斩首示众。镇宁王东方泽亲自监斩。

    十二月的天气,寒风凛凛,吹在肌肤上如刀在割。今年的冬天,似乎比往年还要冷上许多倍。

    御书房外的坚石地面,冷硬如冰,散发着透骨的寒意。

    东方濯这是第二次跪在这里,整整一天一夜,笔直的身影,仿佛被寒冷的空气冻成了一根冰柱。

    他一动不动,任冰霜覆盖头脸,几乎睁不开眼睛,却仍在做最后的努力,企盼他的父亲内心对他还有一分仁慈。然而,巳时三刻已过,只剩下最后一个时辰,他的母亲就要被砍头了。

    御书房的门,始终紧闭,曾经他最尊敬最渴望能得到其宠爱的父亲,从始至终没有出来看他一眼。两旁的侍卫,已经换了好几拨,他们用漠然的神态注视着他,这个冰冷的皇宫,如果没有了他的母亲,便再也没有了感情和温暖。

    东方濯霍地起身,已经被冻得麻木的身体有些不听使唤,险些摔倒。身后的贴身侍卫赵旬慌忙上前来扶他,却被他一掌推开。

    指节处咔咔声直响,他握紧了双拳,最后看一眼冰冷的宫门,面无表情,挥袖而去。既然求之无用,唯剩最后一条路可走。

    “赵旬,都准备好了吗?”离开皇宫,他才停步问道。

    赵旬立即回道:“禀王爷,属下昨日已遵照王爷的吩咐,召集了所有心腹精锐,已埋伏在法场附近,只等王爷一声令下。”

    若非时间仓促,他绝不会被逼到如斯境地!东方濯恨极咬牙,翻身上马,正要纵马离去,却听身后一人道:“你要劫法场?”

    清冷的声音仿佛玉击冰面,清脆冷冽,惊裂一地。

    赵旬霍然回头,刷地拔出剑来,厉声喝问:“谁?”

    苏漓自宫墙内缓缓走出,她步履滞重,眸光复杂难辨。果然东方泽所料不差,东方濯真的要去劫法场!

    无视赵旬的腾腾杀意,她径直走向坐于马背上被冰霜洗礼过的男子,语气淡淡道:“我奉劝王爷,别以卵击石,枉送性命!”

    东方濯目光一瞬复杂难辨,盯着她道:“我的死活,如今苏苏还会关心么!”自从他认定她是黎苏,便恢复了这个称呼。

    苏漓眼光一冷,面无表情道:“恩怨自有报,静安王早该明白。”

    “恩怨?”东方濯苦涩笑道,“我对你何曾有恩?”

    “王爷曾在磷石谷救过我一次。”她面色未改。

    “所以你今日劝过我之后,我的死活就再也与你没有关系了是么?”他的声音,透出了彻骨的凉意。

    “不错。”她答得坚决肯定,毫不迟疑。东方濯却凄凉地放声大笑。

    “为什么?”他痛苦地质问。

    苏漓没有回答。他曾经负她伤她,害她枉死,现今她助东方泽将他最亲的人送上断头台,前世伤痛,恩怨纠缠,早已经无法理清。

    然而东方濯却用力捶了一下胸口,眸光痛得像是要碎裂开来,悲声说道:“我伤你欠你,你恨我,要怎么折磨我报复我,我都毫无怨言。即便你要我的命,我也可以毫不犹豫的双手奉上,但是……我的母亲……”

    “你的母亲是罪有应得!”苏漓冷冷地打断他的话,迎上他溢满痛楚的双眼,冷声又道:“是她害人在先,满手血腥,自然要用血来偿还。你救不了她。”

    “救不了也要救!”东方濯厉声嘶吼,握住缰绳的手,指节苍白泛青。他神色激动道:“在你们眼里,她或许狠毒,罪该万死,可在我的心里,她只是一个母亲!高墙深宫之地,有几个干净的人?哪一个高高在上的人手上,不曾染上血腥?!她所做的一切,皆是为我,纵然千错万错,她却是这世上,我真正唯一的亲人!我不能看着她死而置之不理,否则我枉为人子!”说罢“驾”的一声,他掉头纵马疾驰,尘土飞扬,满腔悲痛随着烟尘渐渐远去。

    苏漓站在原地,看着他高大而坚毅的背影,消失在寒冷的空气里,抬头深深吸了一口气。或许他说得没错,皇后再狠毒,对他这个儿子却是全心付出。他若真为一己安危而置之不理,她倒要看不起他了。

    东方濯重情易怒,不喜阴谋算计,她不得不承认,他其实至情至性,爱憎分明!她甚至有些羡慕他,至少他还有机会为自己母亲拼命一搏,而她当初,却连这样的机会也没有。

    雪,毫无预兆的,突然下了起来。如鹅毛一般,纷扬天际,仿佛要覆盖整座京都。

    风冷得刺骨,直透肌肤,如此冷的天气,来法场观刑的人,仍是围了一层又一层。人人都想看看,这位曾经母仪天下尊贵无比的女人,究竟会不会真的就这样死在刑场?

    已废的皇后顾沅桐,身穿白色囚衣,孤零零地跪在断头台上,从前的荣耀显赫都已化作背后的一块罪名牌,终究是棋差一着!不必回头,她也知道,那坐在监斩席上面容冷峻深沉的男子,正用垂视的眼光冷漠地盯着她,虽然从来没有小看过那个人,却也没料到,关进了暗牢,他还能翻天覆地!

    面容憔悴的罪妇眼里,闪过一丝绝望和痛苦。

    “时辰快到了,顾沅桐,你可有何话,要本王带给你的儿子?”东方泽缓缓起身,面无表情,走下监斩台。

    他今日身着团龙亲王朝服,浑身散发的威严气势,较平日更强盛三分,路过之处,人皆垂首。

    顿住脚步,停在一直以来他最痛恨的人的面前。他面色冷漠,语气无波。以前想过无数次,这个女人被砍头的场景,真到了这一刻,他也没觉得多痛快。无论这个人死多少次,他的母妃也不会再活过来。

    顾沅桐抬头冷冷地看他一眼,不屑地冷哼道:“你用不着再装模作样,想一箭双雕,用我的死,逼濯儿做些出格的事,休想!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既然罪已昭世,我死有余辜,没什么好说的。”

    “真是一个伟大的好母亲!”东方泽轻轻击掌,蹲下身去,看着她眼底的愤恨,他压低声音,笑道:“不过有件事本王可以告诉你,如果他能放任你就这么被砍头,他就不是东方濯!静安王府上百精锐,已离法场不远了。”

    “你!”顾沅桐立时睁大双眼,怒瞪着他,这也正是她最担心的!不由痛声道:“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跟他毫无干系,他甚至什么都不知道,一直被我蒙在鼓里!你们毕竟是兄弟,你一定要赶尽杀绝?”

    东方泽冷酷笑道:“杀母之仇,本王放过他,你觉得他会放过本王?”

    “你……”她惊得说不出话来。虽然早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却没料到他竟冷酷至此。

    “相信会有人劝他别擅意妄为,但本王想,他一定不会听。所以……今日就让本王送你们母子,到地狱团聚吧!”冷酷的笑意骤然加深,他冷沉的双目,迸发出浓烈的怨恨,对于敌人,他东方泽从不会心慈手软。

    顾沅桐看着他的脸,心底顿时涌上阵阵寒意。

    “东方泽!我做鬼也不放过你!”她厉声叫起来,目眦尽裂,眼中一片燥红。

    东方泽却大笑出声:“我等着!今天你是一定要死的,谁敢阻拦,本王就送他与你同赴黄泉!”说罢拂袖,他站起身来,锐目一扫周围人群,刀子般的眼神,冰冷凌厉,所到之处,人皆胆寒,仿佛那漫天大雪一下子落进了人的心里。

    “时辰到。行刑!”大步走回监斩台,他抽取令牌,毫不犹豫往台下一掷。

    持刀的刽子手面容顿时一肃,立刻做好准备,只待令牌一落地,便可拔了木牌,砍下罪犯人头。

    然而就在此时,人群之外,一个人影,凌空飞起,如鹰一般直掠而来。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被镇宁王掷出的令牌,尚未落地,已被人握在手中。

    来人着一袭深青色团龙大氅,暗金色的四爪龙纹将他张扬的气势染上几分邪恶的色彩。他身形高大,眉目英俊,好似刚从地狱冰窟里走出来的夺命阎罗!立在断头台上,轻轻一震袍袖,衣衫上结满的薄薄一层霜雪顿时如碎冰弹开,带出满身戾气,慑人心魄。他微微用力,握在掌心的木质令牌转眼化做碎屑扬空而起,冲天的煞气,一瞬间铺天盖地。

    众人惊愣,守护在刑场周围的官兵手不自觉都握上了剑柄,只听顾沅桐失声叫道:“濯儿!你来做什么?快回去!”

    来人正是东方濯,连蒙面乔装都不屑为之,真不知说他胆大狂妄还是此举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他仿若不闻,没有回头看一眼他的母亲,只握紧手中宝剑,双目紧盯在监斩席上,那个血亲手足,此刻已经完全变成了深恨的仇人!

    苏漓站在人群之外,沉默地叹息一声。

    东方泽面无波澜,冷冷问道:“二皇兄持剑而来,毁监斩令牌,这是要劫法场吗?”他语气沉稳,听不出情绪。

    东方濯目光如刃,浓眉紧锁,冷冷扬头,冷哼答道:“不错!只要本王还活着,谁敢杀本王的母亲,本王就让他身首异处!”手臂一震,青色宝剑登时出鞘,声若龙吟。剑刃雪亮刺眼,寒芒激荡,碎雪飞扬。

    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有人惊声叫道:“碎雪宝剑!”

    人群一阵骚动,世人皆知,天下绝世宝剑有二,一名“流光”,二为“碎雪”,皆为习武之人梦寐以求。

    东方泽眯了眯眼睛,轻声笑道:“这可是父皇的旨意,难道你要抗旨?”

    东方濯瞳孔一缩,剑尖低垂之处,剑气凝聚,蓄势待发。皱眉冷道:“谁敢动她,先问问本王手中之剑!”冷目如刃,射向一旁拿刀的刽子手。那刽子手吓得浑身一抖,手中的大刀几乎掌握不住。

    “哦?”东方泽凝眸冷笑,淡淡扫一眼面色发白的刽子手,沉声问道:“时辰已过,犯人尚有命在,是要等本王亲自动手吗?”

    他声音不大,冷厉锋芒,令在场之人神魂俱颤,刽子手额间已冒出冷汗,看了眼东方濯手中的宝剑,却仍然不敢举刀。

    东方泽双目骤然一沉,猛地朝台上挥出一掌,猎猎劲风,仿佛利刃呼啸而过,顾沅桐背后的木牌登时四裂飞散,满头青丝飞向半空。

    刽子手悚然一惊,知道今日若不斩此罪妇,他日被斩之人将会是自己。于是横下一条心,大喝一声,举刀就朝顾沅桐头颈砍落。

    东方濯面色遽沉,众人只见白光一闪,犯人还未能人头落地,那刽子手却已然身首异处。血溅半空,尚是温热,化雪如雨,落在看热闹的人群的头脸之上,一片鲜红,触目惊心。

    人群中惊叫声四起,纷纷向四周逃散。这时,埋伏在刑场附近的上百条黑色身影,腾空掠起,一跃上了断头台,个个手持利剑,面色肃穆,视死如归。将东方濯与顾沅桐护在中央。

    杀气破空而起,死亡气息登时笼罩了整个法场!

    早先看热闹的百姓早已抱头鼠窜,逃了个干净,雪地里唯有一个人影,一直没有动。她的表情很平静,眼光看向那场中欲生死相搏的二人,忽然间悲从中来。

    东方泽看了眼台下遽然出现的上百名黑衣人,想必静安王府最精锐的力量都在这里了。他微微冷笑道:“静安王违抗圣旨,劫法场,来人,将所有逆贼全部拿下!”他声音一沉,一声令下,埋伏在刑场后方的两队禁卫军登时拔剑冲出,将刑台上的人团团围住。

    东方濯眼光一变,从来只听命于皇帝的禁卫军,竟然埋伏在此,可见父皇已经铁了心要他母后断命于此。当真无情!他心头大痛,眼见已毫无退路,他仰起头来,用力地闭上眼睛,执剑向天,怒喝一声——

    “杀!”

    血腥瞬间扬空,视野所及,杀声震天,将来不及化开的冰雪染成鲜红的颜色。

    剑光闪耀,杀气铺天盖地,鲜血四溅而起,偶有断肢残臂从战场内飞射而出,无数鲜活温热的活人,转眼间变成冰冷的死尸。

    苏漓仍然没动,她只是静静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直到,监斩席上高高在上的人,投来复杂的一瞥。

    她的心,微微一跳。刚一转过身,身后便响起了一个声音:“郡主,王爷有请。”盛秦态度恭敬有加。

    苏漓轻轻地摇头,举步欲走。

    “苏苏。”温暖的手伸过来,握住了她的。冰凉的寒意立刻被驱走了大半,他的手,一如往昔,宽大,温和,仿佛寒冷中永远为她保留的那份暖意,令她的心,不自觉地颤动。

    他拉着她,快步朝一旁走去,似有意要将她拉离这残酷血腥的杀戮之地。

    她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下意识回过头去看,扑天盖地的血雨,令她心惊。

    黑衣护卫队不愧是静安王府的精锐力量,个个武功高强,训练有素,足可以一敌十。将他们誓死效忠的主子牢牢护在中间。

    东方濯飞快解开顾沅桐身上的绳子,顾沅桐一把抓住他的手,手心传来的冰一样的温度让她一阵心惊。

    抬头抚摸着爱子眉间的冰霜,母性的慈怜神情终于流露殆尽,忍不住心痛道:“你是不是在御书房外跪了一天一夜?你这傻孩子,到现在还不了解你父皇!”

    他不是不了解,只是对多年的父子之情还心存希望,期盼父亲能念及一点骨肉之情,放他们母子一条生路。不到最后一刻,他不想带着母亲走这条不归路。亡命天涯,他从前做梦都没有想过。东方濯深吸一口气,别过头去。一抬眼,就看到重重厮杀的人群之外,苏漓的眼睛。

    那双眼睛,曾是他魂牵梦萦的情愫,如今已成了胸口剧烈的苦痛!

    “苏苏!”他在内心疯狂地呐喊,颤抖的双唇,却已经发不出半点声音!是他亲手休弃了她,是他害她枉死!是他将她推向了别人的怀抱!一切都是他的错!

    一错定终生!

    他混乱痛楚的目光紧紧地锁住了她,苏苏,原谅我,如果能给我一次机会……给我机会再来一次,他绝不会再让她受半点伤害!

    仿佛听到了他的呐喊声,那清华无双的女子,忽然间顿住了脚。她怔怔地看着他,清冷的眼里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他手执利剑来此大开杀戒,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护在周围的数十名黑衣护卫仿若牢不可破的坚实人墙。禁卫军层层进攻,死伤无数,竟未能冲破一人防线。禁卫军统领萧放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王爷。”盛秦有些耐不住了,东方泽却只是微微抬手阻止了他的话,他的眼睛,此刻只看着身旁这个一言不发面色波动的女子。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