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三十五章 我想你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浙江6十1开奖号码查询2017时时彩精准计划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回到郡主府,苏漓一整天心情都很沉重。隔天宫里传出消息,东方濯藐视圣谕,大胆劫法场,令禁卫军损失惨重,皇帝龙颜大怒,欲削其封号,打入大牢,幸得东方泽与几位老臣求情,皇帝念其救母心切,其情可悯,罚一年俸禄,将其软禁在静安王府。

    东方泽在此案上所表现出的超出常人的冷静和才智,让皇帝大为赞赏,为弥补先前他所受之委屈,皇帝连续几日召见一品大臣,有意封其为太子。

    这场雪,一连下了数日,仿佛没有尽头。眼看除夕将至,京都内外却无甚喜庆之感。只因皇帝这时突然病倒了。旧疾复发,来势凶猛,太医院十八名太医连番会诊,束手无策,珍贵药材一批批运进宫里,皇帝的病情仍然毫无起色。

    宫内宫外,人人都在猜测,晟国是否要换新帝了!

    随着日子的推移,气候越来越冷,空气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来气。

    子时将近,苏漓全无睡意,打发了挽心和沫香,一个人坐在屋里静静看书。入夜后的天气,更加冷了,门窗紧闭,屋里生着一盆炭火,她还总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好似有冷风灌入。

    苏漓下意识地回过头去,窗前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悄无声息。她吓了一跳,惊地站了起来。

    那人面容憔悴,眉目拢着深深的忧伤,深青色的衣袍好似被融化的冰雪打湿了,直往外透着寒气。

    “你……”苏漓惊疑不定地开口,想问他怎么会在这里?但刚刚才吐出一个字,只见人影一闪,本该被禁足在静安王府的东方濯,转眼间已经到了她身后,伸手捂住她的唇。

    冰凉沁骨的修长手指,好似雪地下的寒冰,让她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

    “别叫,我只是来看看你。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沙哑的声音,低低地响在耳畔,带着莫名的悲伤,直击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苏漓登时愣住了,一时忘记反抗。

    东方濯松开手,从身后紧紧地抱住她,曾经滚烫的炙热的身体,此刻全无温度,连吐出的气息,都带着绝望的冰冷。他这样抱紧她,就好像一个走投无路的人,抱住了他最后的想念和最后的希望。

    “黎苏。”一声低低地轻唤,压抑着深深的思念与苦涩。

    窗外风呜咽一声吹过,仿佛藏在人心底的哭泣和悲鸣。

    苏漓心头一震,猛然推开他,道:“王爷认错人了!我说过,我不是……”

    “不要急着否认!”他轻声打断她的话,伸指要抓她的手,却被她飞快躲过。

    她退后几步,与他保持距离,劝道:“王爷不该来此,还是快些回去吧。若是被人发现王爷私自离开禁足之地,传到陛下耳中,只怕王爷以后的日子会更加难过。()”

    “你担心我?”如死水般的眼瞳微微一亮,转瞬又黯淡下来,他盯着她道:“还是你担心我会连累你?事到如今,还奢求你的关怀,是我痴心妄想。”他微带自嘲的苦笑,透着浓浓的悲哀情绪。

    苏漓撇过头去,皱了皱眉,不发一语。法场一别,她以为,与他再无瓜葛。谁料他竟然还没死心。

    昏暗的灯光,照在她清丽的面庞,无波无澜的双眼,在他面前,显得那般冷酷无情。他的心阵阵揪紧,忽然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抓住她,不顾她的反抗,将她再次紧紧抱住。

    苏漓一惊,想要挣扎,却听他悲声痛道:“黎苏你对我太残忍了!我已经一无所有,只剩下你。”

    她残忍?苏漓深吸一口气,永远不会忘记,当初他是如何对待她的!

    “我不是明玉郡主!”她冷声强调。他却仿若不闻,径直道:“我承认,是我对不起你!但我和你一样,也是受害者,为什么你不能和我站在一起,去对付阴谋陷害我们的人?”似是悲痛难抑,他声音不大,却有些歇斯底里。

    苏漓心头一跳,“玉玲珑已经死了。”

    东方濯咬牙道:“你以为所有的事情,真的是玉玲珑做的吗?”

    苏漓冷冷道:“那日大殿之上,玉玲珑亲口承认……”

    “是母后逼她承认的!”东方濯急声叫道,“母后担心那件事会牵扯出刺杀东方泽一案!玉玲珑为了黎瑶,才揽罪上身,甘愿一死。没想到临死前,会留下了证据。”他终于放开她,改为握住她的双肩。看着她失色的脸庞,万分心疼。

    苏漓脑子里浮现出当日大殿上的情形,玉玲珑从喊冤到认罪的过程,转变确有些蹊跷。皇后利用玉玲珑买凶刺杀东方泽,害怕被揭发,急于结案,逼迫玉玲珑认罪也不无可能。但这不能说明玉玲珑就一定不是杀害黎苏的凶手!虽然她心里也怀疑,可是没有找到新的证据。

    “玉玲珑是皇后的联络人,她知道如何联络沉门,你不能排除,她也有买凶杀死黎苏的可能。而且……她的确已经亲口招认……”苏漓皱紧了眉,原本已经清晰的案件,忽然间又浮出疑点,着实令她有些郁郁。

    如果不是玉玲珑,那害她的人,到底是谁?谁一直隐藏在她看不见的暗处,伺机而动?

    “我会查清楚的,相信我!这件事,绝不会那么简单!”承诺般的口气,俊目掠过一抹狠意。

    苏漓却蹙眉道:“相信你?你都被禁足了,要如何调查?何况此案已结,若非找到确实的证据,随意翻案,只会引火烧身。”他以为自己还是以前那个备受皇帝宠信的静安王么?

    东方濯道:“你不用担心,一切都是可以改变的!为了你,为了母后,也为了我自己!”

    他双手紧紧握住她的肩膀,沉重的力道,让她几乎承受不住。想要挣扎,抬眼却看到他面容绝决,眼底更有一片毁灭之色,仿佛一个穷途末路之人,只等着做最后一搏。

    苏漓登时心惊,一种不祥的预兆笼上心头,她不由自主抓住他手臂,沉声问道:“你要做什么?你别乱来!”

    东方濯低头看她,目光专注带着隐痛,决心已定,他一字一字说道:“我要让你做回自己!我要你以后再也不必顶着别人的名字、别人的身份活下去!”

    “你!”苏漓震惊地看着他,张口却已经吐不出一个字来。抓住他手臂的她的手指,止不住轻轻颤抖。她就那样仰着头,怔怔地望着他,而他看过来的眼神,在绝望之后溢满深情,苍白憔悴的俊颜,神色坚定无比。

    东方濯又道:“你只需静静等待,我会让你恢复黎苏的身份,总有一天,你会站到最高的位置,让天下人都仰慕你,再也没人能陷害或是分开我们,我要用我的一辈子来弥补我曾经对你犯下的错误。你等着我!”

    他说完就要转身离去,却被苏漓一把抓住。她瞪大眼睛,低声叫道:“你疯了!我说过我不是黎苏!你睁大眼睛看清楚,我是苏漓,是未来的镇宁王妃!你不必为我做任何事,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了!”

    她一再的强调,抬手撩起发丝,露出脸侧胎记,企图证明她的身份。他们之间已经两清,她不需要他再为她做任何事,她也不会接受他的任何好意!

    东方濯回头,眼光掠过殷红色的胎记,却仿佛什么也没看见。他忽然抬手,冰凉的指尖,轻轻抚上她的面庞,温柔的神态,仿佛要透过她的躯体去触碰藏在内里的灵魂。

    苏漓很想躲开,却仿佛被定住了,一动也动不了。任他修长的指,在她眉眼之间不舍地流连。他目光紧紧盯着她的眼睛,忧伤道:“不必跟我强调你是谁,我心里知道。今晚我来,就是想再看看你,万一这次……我失败了,你就忘记我吧。来生……来生我一定会好好待你。”

    诀别般的话语,透出深深的不祥,让人心情没来由的沉重起来。

    他恋恋不舍地看了她一眼,终于放开了她,飞快闪身而出。苏漓竟下意识地追了出去,但高大的背影已然消失在浓浓黑夜之中。

    寒冷的空气扑面而来,苏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凉意瞬时贯穿五脏六腑。她愣愣地站在门口,耳边冷风吹过,呜咽不止,这一刻她的心绪,复杂难言。

    “苏苏在看什么?”突然一道声音响起,苏漓惊得心头一跳,猛地回头,东方泽竟然已经到了跟前。

    无声无息,他们兄弟二人,都似鬼魅一般。

    “你……何时来的?”苏漓开口问道,心里止不住有一分紧张。刚才东方濯的那些话,他可听见了?又听见了多少?

    深邃的目光在她脸上打量,他笑道:“刚到。外面冷,进屋说。”牵了她的手,一起来到屋里,二人挨着炭盆坐下,他将自己的手烤热,再将她冻得冰凉的手指包在掌心,催动内力。

    源源不断的暖意从指尖传来,她连身带心,似乎都变得暖和起来。抬头看他,他俊颜平和,神色如常,看不出有何不对。只眉间隐约透着几分疲倦,想必是因为皇帝重病,后宫无主,年关又至,前朝后宫诸事无不需要他操心的缘故。

    她不禁叹道:“累了就该早些休息,这么晚了,还跑到我这里来!天气又冷,也不怕冻着。”微嗔的薄责,却透出自然的关怀,几乎没有多想便说出了口。经过之前那些事,他们之间的相处慢慢的越来越自然。

    东方泽笑道:“想你了。”

    苏漓一愣,他投过来的眼神炽热而又温柔,还透着几分邪魅之意,苏漓面上微微红了,想不到他这样深沉的人,说起情话,竟这般的不正经。

    她的心怦怦跳了几下,不自然地转开眼光,淡淡问道:“陛下的身子,可好些了?”

    东方泽轻轻地点了一下头,眉目间有几分忧色。想来皇帝的病还是不容乐观。她不由感叹,不论皇帝如何薄情,到底还是他的父亲。

    “可惜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她微微叹气。

    他却笑道:“你一切都好,就是帮我的忙。”说起来,他们已有多日未见。自从法场过后,他就变得异常忙碌,今日能来,也是好不容易抽出的空。能这样握着她的手,看着她,他心里的烦忧,仿佛已去了一半。

    “过几日便是除夕,父皇龙体未愈,宫里不会大肆庆祝,但该有的礼节还是不能免。到时,我来接你进宫。”

    苏漓点头,他从袖中掏出一个精致锦盒,递到她跟前,笑道:“这是送给你的。”

    “是什么?”苏漓疑惑看他,只见他眼光明亮,神秘笑道:“打开看看。”

    她应声打开盒盖,发现里面装的是小一号的盒子,她诧异地抬头看他,他却只是深深地望着她,没有说话。

    苏漓打开第二个盒盖,里头是再小一号的盒子,什么东西如此神秘?需要三层盒子来装!对面传来他低低的笑声,她忍不住好奇,揭开最后一个盒盖,终于看到里头的神秘礼物,登时愣住了。

    巴掌大的黑檀木雕刻的人像,五官轮廓清晰柔美,颈项腰身纤细诱人,衣带飘扬,通体经过细致的打磨,泛着透明的微光,分明就是缩小版的她!

    苏漓惊讶不已,拿起来仔细瞧,发现竟然连每一根手指都雕刻得十分细致完美,令人捧在手心,就能感受到雕刻者的用心,爱不释手。

    “这,这是……?”

    “不认识吗?看来我的手艺还不到家。”他笑得似乎有两分失落。

    苏漓却完全震住了。好像有一回路过街市,她看到一个摊子上摆了一排木制雕像,有的雕刻得栩栩如生,她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想不到他竟然留意到了,还放在了心上!

    她抬头怔怔地望着他,一向清冷无波的眼,此刻情绪涌动,复杂莫名。

    “你刻的?”

    他笑起来,俊脸凑到跟前,目光温柔似水,近乎宠溺的口气,轻声问道:“当然。你喜欢吗?”

    苏漓不自觉地低下头去,竟有些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喜欢,和我一模一样。你,几时刻的?”

    “被禁足的时候。”他说的很轻松。早就想刻一样东西送她,之前一直没想好刻什么,后来禁足、入狱,她美丽的脸庞,时常在他脑海中出现,手下便不自觉地刻出她的模样。他从未如此用心地去讨一个女人欢心,这是第一次。

    “你喜欢就好。”

    他温暖的手指在她柔美的指间握住,苏漓心头微涩,面上却止不住红了一分,低下眸去,这样的礼物,没有哪个女子会不喜欢,何况是他亲手所刻!

    纤白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手中之物,感受着那用心雕刻出来的柔美线条,她的心也变得异常柔软。他的心意,她岂能不懂,只有放在心里的人,才能在不见面的情况下,将人雕刻的这般栩栩如生。

    东方泽缓缓地笑了,虽然她没有说话,但她的表情和动作,已经给了他想要的答案。他伸手揽住她的身子,这一刻心里竟然感到了满足。自从母妃过世,他的感情仿佛变成了一片荒漠,他曾以为这一生不会再爱任何人,但是她却改变了这一切。和她一起经历了这么多变故,他终于慢慢看清楚自己的心,一旦认定,这一生他都不会放手,更不会允许任何人打她的主意!

    深沉的眼底,闪过一丝冰冷的戾气,他抬起她的脸,轻轻吻上娇软的唇。

    苏漓轻喘一声,对他突如其来的亲近,有些意外。下意识地推拒,却令他动作愈加狂放,索性抱住她,滚倒在床上。

    伊人体香袭人,竟令他瞬间热血沸腾,欲望奔腾而出。噙住她的唇,反复吮吻,不肯放开一分一寸。一只手已伸到腰间,迅速轻柔地松开了她的腰带。

    苏漓一惊,内心深处的惧意又涌上心头,她奋力抵住了他的胸膛,惊叫道:“东方泽!你要做什么?”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