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三十六章 诡异的圣旨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赛马会数码挂牌网址龙生肖守护神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我……”他急喘一声,抱住她的手,却又紧了一分,眼中情火炽热,低头又吻住了她。()

    他想要她,身体里的感觉那样强烈,汹涌如潮,无法扼止。固执地纠缠,似乎想用心底最深处的爱意,占据她柔软的心。

    炽热的吻令苏漓有些喘不过气,她莫名就慌了,身子被他压住得死紧,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她不由得惊叫起来:“你快放开我!放开我!”

    “苏苏……”他的声音喑哑着,饱含着压抑的苦,“说……你要我。”

    “不!”近乎破碎地喊出一个字,带着惊惶与不安,她不住地推他,“不要!”

    他的脸色立刻凝固了,她说“不要”!难道这个时候了,她的内心,仍然没有完全接受他?手下一顿,苏漓立刻用尽全身力气使劲一推!

    东方泽怔怔地倒向一旁,苏漓立刻飞快地站了起来,盯着他的目光充满了惶然。

    得不到纾解的疼痛令他的脸色立刻惨白,身体仿佛要被掏空一般无力。他冷汗冒出额头,极力忍耐那股如潮水般涌来痛楚。可是身体上的痛苦,远不如她盯着他的目光,更令他惊怕,那是不安的目光,拒绝的目光,她不肯接受他!

    似乎察觉到他有些异样,苏漓的情绪迅速地镇定了几分,“你,你怎么了?”

    他苦笑了一声,笑容里带着受伤的情绪,“我以为,你已经愿意……”

    苏漓不自然地转过头:“我们……还没成亲呢。还是不要……”只是他不知道,苏漓的内心,曾被恶意侵犯的痛,早刻进了骨子里,不会那么容易就忘掉。

    东方泽浑身轻颤,痛意此刻竟已蔓延至全身。他不禁大惊,这样的反应,他从未有过。不,一定有什么不对!

    他伸手去取腰间的药,却被苏漓伸手接过,惊惶的目光消失了,担忧的神色浮现在眼底,“你哪里不舒服?”

    他笑了,“没事。只要苏苏对本王笑笑,自然就没事了。”

    苏漓摸出药来塞进他的嘴里,没好气道:“身体不好赶紧召太医,还说笑。”

    他趁机握住了她的手,“对不住。”

    苏漓一怔,立刻低下眼去,“别说了,赶紧回府歇着吧。明日一早,你的事还多呢。”

    服了药,他的气血果然顺了不少,当下站起身,“好吧。苏苏也早点休息。”他高大的身影消失在门外,风雪之中,仍不忘回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那深沉的眸子里,情意如火花闪动,清晰得让苏漓心头跳动。

    雪终于停了。

    阳光穿透云雾,照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反射出耀眼的金光。连日来的阴霾,仿佛突然间烟消云散。

    院子里,传来女孩们的笑声,阳璇似乎永远都是精神充沛的样子,此时正与沫香、莲儿几人在院内扔雪球玩耍。莲儿的疯癫情形仍是时好时坏,偶尔还会看着苏漓发呆。当日告诉她苏漓不是黎苏之事的人,苏漓查了一阵子,竟然查不出到底是谁!委实奇怪。

    听闻东方濯近日来接连上书,所呈奏章,无不泣血悔过,字字催人泪下。病中的皇帝看过之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竟然准许他进宫参加除夕宴。听到这个消息,苏漓隐约觉得有重大的事情会发生,心里越来越不安。

    除夕转眼即到,苏漓一大早便准备妥当,只等东方泽来接她。

    按照往年惯例,除夕之日,皇帝皇后要在宫中宴请群臣及群臣家眷,但今年皇帝重病,后宫无主,宴请群臣之事,将由镇宁王东方泽代劳,而苏漓则以未来王妃的名义招待女眷。身份不同了,她的衣饰打扮也随之而变。

    暗红色锦绣凤袍,七彩绣纹繁复精美,庄重奢华。满头乌发高高盘起,以凤簪点缀,衬得她端庄秀美,颇有天下之母的威仪。

    东方泽定定地看了她半响,目光深幽。苏漓奇怪问道:“有何不妥吗?”

    东方泽摇头,目光明亮,温柔笑道:“不,很适合你。”这身装扮不是每个人都称得起的,但她……却仿佛一切都是为她量身打造,她生来就该如此模样。

    他走过去,牵了她的手,这时阳璇过来叫道:“我也准备好了,可以走了吗?”她今日穿了一件枣红色短袖棉袄,狐毛领子,特有的汴国女子装扮,十分爽利,娇媚动人。东方泽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三人一起乘车进宫。

    一路上,阳璇大胆夸赞东方泽今日比平日更具王者气势,定能叫一干女眷看直眼睛。东方泽似笑非笑,淡淡虚应两句,目光始终专注在苏漓的脸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苏漓隐隐觉得他心中有事,但碍于阳璇在场,也不好多问。

    马车很快便到皇宫大门。皇城的守卫布置,看起来比往日森严许多,禁卫军右副统领曹进良亲自带人守在皇帝寝宫门外,反而禁卫军统领萧放,不见人影。东方泽眉头微皱,唤过盛秦来低声吩咐了几句。苏漓心中,忽地涌不安的感觉。

    文武百官携家眷等候拜见,却不得皇帝恩准觐见,不由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低声议论起来。唯有摄政王黎奉先、骠骑将军战无极、太尉梁实初、御史大夫宋无庸等人皱眉不语,各自凝思。

    “镇宁王来了!”不知是谁叫了一声,议论中的众人立刻调头,纷纷朝他迎上来,叫道:“镇宁王!”

    东方泽淡笑道:“诸位大人,何故慌神?”

    梁实初上前来道:“王爷有所不知,方才高公公出来传旨说陛下龙体不适,不接见任何人。”

    “哦?”东方泽微微凝眉,面色疑惑道:“本王昨晚还见过父皇,父皇并未说今日不见朝臣,莫非……病情有变?可传了太医进去请脉?”

    梁实初摇头叹道:“传了太医李忠和,已经进去小半个时辰,曹将军说陛下龙体不适,暂不见任何人。”

    东方泽皱了皱眉,淡淡瞟了眼守在门口的曹进良,“本王进去瞧瞧。”

    他径直走向皇帝寝宫,尚未到门口,曹进良已上前一步,伸手拦住:“镇宁王请留步!”

    东方泽面色一沉,拂袖冷道:“怎么,连本王你也敢拦?”

    曹进良面色恭谨,语气却不卑不亢,“卑职奉命行事!陛下有旨,未得召见,任何人不得入内!陛下并未言明有谁可以例外。还请王爷恕罪!”

    东方泽两眼微眯,深沉的目光快速朝周围一扫,不动声色地问道:“今日为何是你在此?萧放人呢?”

    曹进良道:“回镇宁王,萧统领近日感染风寒,已告假休养,今日皇城内宫安全,由卑职负责。”

    “萧放病了?为何本王不知?”东方泽淡淡笑问,眼底却一片森寒。

    曹进良目光微微一跳,连忙低头回道:“镇宁王代掌朝政,诸事繁忙,萧统领嘱咐卑职不要用这等小事烦扰王爷。”他面上表情镇定,似乎并无任何不妥。

    东方泽眼底的冰寒之气愈发凝重,嘴上却笑道:“难得萧统领如此体谅本王,等他病体痊愈,本王自当好生嘉奖。”

    “卑职替萧统领谢过镇宁王!”

    东方泽嘴角笑意更深,望了眼皇帝寝宫,问道:“父皇寝宫内,除了高公公和李太医,还有何人?”

    “没有别人了。”

    “哦?”他似乎感到很意外,“怎么二皇兄还没到吗?”

    “多日不见,难得六皇弟竟然还记得本王!”不待曹进良答话,一个冷沉的声音,忽然自人群之外传了过来。众人一惊,连忙让出一条道,东方濯独自一人,穿过人群,大步走来。

    苏漓看到他,心里也是一惊。

    除大婚之外,从不穿红衣的东方濯,今日竟然穿了一件大红色的锦绣外袍,血一样刺目的艳色,令苏漓不由自主地想起法场上死状惨烈的尸体!心底一股不祥之感,油然而生。

    众人皆愣,面面相觑。若是以往的除夕,他穿成这样还可增加喜庆,但如今皇帝病重,他才刚刚经历丧母之痛,就穿成这般模样进宫,实在让人心惊不已。

    东方濯仿佛感觉不到他们异样的眼光,只看了苏漓一眼,径直走到东方泽面前。和东方泽站在一起,所有人的眼光都投在他的身上,这似乎还是第一回!东方濯不禁自嘲冷笑。

    苏漓心头微沉,数日不见,他益发憔悴消瘦,双眼凹陷,血丝遍布,显然是多日不眠的结果。但俊颜已经看不出任何悲伤的痕迹,唯有冷漠,仿佛入骨。

    东方泽淡淡抬眼看他,“多日不见,二皇兄安然无恙,本王也就安心了。”

    东方濯昂头道:“本王自然无恙,还得留着这条命向父皇请罪。”他不再与他多说一个字,绕过东方泽,径直来到皇帝寝宫门前跪下。这才又道:“儿臣给父皇请安。此前是儿臣糊涂,违逆圣谕,触怒龙颜,儿臣已经知错,今日特来请罪,望父皇宽恕!”

    门内一片静寂,忽然,“吱呀”一声打开了。

    太医李忠和立于门后,表情肃穆。远远可见皇帝寝殿内门,仍然紧闭着。群臣忙围上前去,东方泽问道:“李太医,父皇龙体可有大碍?”

    李忠和叹了一口气,摇头道:“陛下此乃旧疾,又来势凶猛,能用的药都用了,皆无良效。下官……实在是无能为力了,还请镇宁王恕罪!”

    众人面色皆变,顿时惶恐又慌乱,无措道:“这、这……这可怎么办才好?”众人的眼光一瞬都朝东方泽望过来。

    东方泽没有说话,犀利的目光直盯向李忠和,沉声问道:“真的毫无办法了吗?”

    “这……”李忠和低了头,目光迟疑道,“除非……”

    “除非什么?”

    李忠和犹豫道:“下官知道有一个偏方,不知道管不管用。”

    东方泽道:“你只管说。”

    李忠和叹道:“用亲子之血为药引,辅以天山雪莲煎药,可使药效倍增。”

    众人哗然,天山雪莲宫内未必没有,但是这亲子之血……

    东方泽微微凝眉,轻轻“哦”了一声,再没说话。

    东方濯突然站起身来,面无表情道:“亲子之血为药引?这有何难!拿碗来。”

    众人一愣,宫女迅速取了碗来,奉至面前,东方濯飞快撸起衣袖,“刷”一声拔出长剑,毫不犹豫在手臂上用力一划。鲜红的血顿时涌了出来,不片刻,一碗血就满了。

    众人还没回过神来,东方濯端着血碗递到李忠和面前,李忠和似乎愣住了。

    东方濯不耐道:“速去煎药。”

    李忠和这才回过神来,慌忙替他包扎止血。望着血碗叹道:“静安王真是至诚至孝,令人感动。下官这就去准备煎药。”

    四下里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那道紧闭的大门。

    皇帝寝殿的大门,忽然打开了。

    皇帝的贴身公公高执出来道:“陛下有旨,宣静安王入内觐见。”

    “儿臣遵旨。”东方濯大步进屋,寝殿之门再度关上,门外一群人切切私语起来。这时候皇帝突然召见静安王,却不见即将封为太子的镇宁王,究竟是何意?莫非方才静安王的举动感动了皇帝?

    群臣眼光都悄悄瞥向东方泽,苏漓也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只见东方泽面无表情,目光紧紧盯住正快步离开的李忠和,沉声叫道:“李太医留步。”

    李忠和身子微微一颤,连忙顿住脚步,回头恭敬询问道:“镇宁王还有何吩咐?”

    东方泽眸光犀利,看着他道:“你这偏方从何处所得?除了你,可还有他人知晓?”

    李忠和一愣,忙低头答道:“回镇宁王,这是下官进宫之前,游历行医时偶然从一老人口中听说,如今事过多年,还有无他人知晓,下官也不甚清楚。”

    东方泽微微冷笑,“如此说来,倒成了你的独门偏方?”

    “下官不敢。”

    苏漓转光一转,接道:“李太医,不如本郡主和你一起去煎药吧。”东方泽既然怀疑偏方有假,她自是应该寻机打探一番。“身为未来的皇家儿媳,陛下龙体不适,苏漓也想尽尽心。”

    李忠和为难道:“这……”正犹豫是否该答应的时候,皇帝寝宫的大门,第三次打开了。

    高公公快步而出,显然皇帝又有新的旨意。众人立刻猜测,皇帝这回要宣的,想必应该是镇宁王了吧!但高公公却没有看东方泽,反而将目光投向苏漓。

    “陛下有旨,宣明曦郡主入内觐见。”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