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三十七章 血玉的秘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88必发唯一官网必永利皇宫官网软件下载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不只群臣惊诧,苏漓也是倍感意外,她迅速与东方泽对视一眼,这个时候,皇帝不见东方泽却见东方濯也就罢了,竟然跟着就要见她?太奇怪了!笼罩在心头的不祥预感,越来越浓重。

    东方泽凝声问道:“公公可知,父皇传明曦郡主所为何事?”

    “老奴不知。陛下未说原因,老奴不敢妄自揣测。”高公公弯腰颔首,恭敬神态看上去与平常没有两样。他向朝苏漓低声道:“郡主请吧。陛下在里头等着呢!”

    百官都在一旁看着,苏漓不能抗旨,只得随高公公去了。望着他们二人消失的背影,东方泽俊容微沉,眼光深冷。

    皇帝的寝宫,大而宽敞,连过三道屏风,层层深入,才来到布置奢华的帝王寝殿。

    殿内门窗紧闭,光线晦暗不明。

    东方濯静坐桌旁,冷峻的面容在昏暗的光影里,辨不清喜怒。身后一张雕花大床,皇帝静静地躺着,因病而憔悴的苍白面容,紧闭的双目,完全看不出往日的帝王威势。他一动不动,好似没有知觉。

    苏漓的心瞬间沉了下去。

    一个病重昏迷的老人,如何发布这一道道的诏令?

    她惊疑不定的目光,朝坐在一旁的东方濯望去,跪下身恭敬行礼:“明曦参见陛下。”

    龙床上至高无上的人,毫无反应。

    “郡主起来吧。”东方濯平静的目光扫来,竭力压制着那不断暗涌上心的激动。

    苏漓愣住,却没有动。

    “父皇这一病,来势凶猛,太医都束手无策。刚才服过药好容易清醒了一下,现今又睡了。容他歇一会吧。”东方濯站起身来,上前去扶她。

    苏漓低下头,一时心里转过千百个念头,明亮的眸子望向这个面容清冷的男子,充满了欲言又止的疑惑。

    “既然父皇召你进来,你就先坐吧。”他不着痕迹地松了手,命人奉茶来。

    苏漓的目光又朝那龙床上望去,眉头微微一皱,皇帝一只手露了一截在锦被外头,但周围并没有近身服侍的人!

    东方濯看了高公公一眼,他立刻唤了宫女来,为皇帝掖好锦被,床帐放下了。

    视线被挡,苏漓内心的不安,骤然升高。

    一杯热茶递到她面前,苏漓接过放到桌上,不饮。内心已有千百种思绪转换不停,面上却很平静。她抬头,目光定在东方濯脸上。

    他也正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神情那样专注,看起来和平常有些不同。

    “这茶是前几日才从宛地送来的贡品,名为银花,世间只得十株茶树,极为稀贵。你为何不饮?”

    苏漓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

    东方濯忽然自嘲地笑起来:“事到如今,你对我,已经完全绝望了吗?”

    “如果你悬崖勒马,及时回头,我或许能再信你一次。”苏漓冷冷道。

    “哈哈哈!”他突然笑出声来,那眼里没有丝毫笑意,只有绝望的冰冷和愤懑的恨意,“悬崖勒马?!说得好,可是该回头的人不是我,是你!”

    苏漓冷淡地看了他一眼,“东方濯,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抬眼看向她,漆黑的眸子,阴郁清晰可见。“你可想知道,害了我和黎苏的真凶,究竟是何人?”

    苏漓眼光一跳,“真凶?何人?”

    东方濯不答,从怀中掏出一物,“啪”地一声放到桌上。精致的银盒,世间罕见,那做工花纹,无不显示着它尊贵独一无二的品质。

    苏漓目光微微一变,装凤血灵玉的银盒!

    东方濯冰冷的手指,在机关上轻轻一弹,盒盖无声无息轻启,潋滟红光随之充盈一室。

    “凤血灵玉?”苏漓皱眉。

    “不错,此物,是东方泽送给我和黎苏的新婚大礼。”东方濯低沉喑哑的声音,带着一丝痛楚,“就因为它,我犯了一个终生悔恨的错误!”

    苏漓的心,不禁加快跳动。仿佛那血玉在阳光里闪耀光芒的一幕,又重现眼前,她不自觉地闭了闭眼。耻辱的往事又涌上心头。她控制不住一伸手,“啪”地一声,重重盖上了银盒。红光立刻消失了。

    “黎苏……”东方濯低沉地唤着,修长的手指握住她的,目光望向她瞬间有些发白的脸,低叹道,“我曾感谢上天让我遇到你,不顾一切让父皇母后下旨赐婚,只想你成为我的王妃,唯一的王妃。我日思夜想,天天盼着大婚之日早些到来。却没料到,居心叵测的人,早已在暗处部署,使尽了阴险恶毒的招数,欲置我于万劫不复之地!”

    苏漓深吸了一口气,却胸口震痛,说不出话来。

    “我这一生骄傲,从未向任何人低头。他早算准了这一点,才千方百计寻来这块邪玉,布好了深暗陷阱。阴谋诬陷,买凶杀人。”东方濯的目光阴狠了一分。

    “什么?”苏漓低声叫道:“怎么可能?黎苏案早已查清,幕后真凶乃是玉玲珑。”

    “哼!”东方濯咬牙冷哼,“玉玲珑不过是个替罪羊,她绝不是真凶!”

    苏漓惊异地瞪着他,冷冷道:“她亲口认罪,岂能有假?!东方濯,你无谓做这些事,我劝你,还是多多操心皇上的病情吧!”

    东方濯目光沉了,阴晴不定在她脸上打转,半晌方笑道:“我知道,你不会轻易相信我的话……”

    “我可以证明,他的话是事实。”一个沉厚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在静寂的室内,分外地响亮。苏漓吃了一惊,立刻起身,一回头果然看到摄政王黎奉先站在门前。他沉重的目光,在看到苏漓时,渐渐地变得温和,缓步走上前来,轻声道:“明曦郡主,好久不见了。”

    苏漓却呆住了,的确好久不见,黎奉先鬓边白发已多生几成,眼角苍老之像愈重,脸色已大不如前。经历了家变与仕途中落,摄政王已不是自己印象中意气风发的父王了。苏漓的喉咙仿佛被什么哽住,竟说不出话来。

    “摄政王请坐。”东方濯命人奉上茶来。

    黎奉先这才略一低头,沉吟道:“皇上病重,静安王不惜放血做药引,百官震动。王爷这番孝行,可动天地。此时请老夫来,有何要事?”

    东方濯叹息道:“父皇的病时好时坏,本王也只是尽一份心力,听天命了。今天请摄政王前来,是本王知道,摄政王一直在秘密调查玉侧妃买凶刺杀黎苏之事,莫非摄政王对‘黎苏案’也一直心存疑虑?”

    黎奉先看了他一眼,点头道:“不错!本王的确不相信玉玲珑会做出此等恶毒之事!”

    “但玉玲珑已亲口招认!”苏漓忍不住叫道。

    黎奉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沉声道:“自苏苏出事之后,本王从未停止过调查。苏苏是本王和惜今的心头肉,本王看着她长大,她是什么样的孩子,本王怎会不清楚!”

    苏漓忽然屏住了呼吸,眼看着父王的拳头在桌上紧紧地攥了起来,眼中痛色,清晰可见,她的心,也跟着痛不自抑。

    “有人告诉本王,她未婚先孕,自杀身亡,本王根本不信!我亲自带人在江边打捞了三天三夜,终于找到她的尸体,当时她身上分明有剑伤,根本是遭人杀害!本王急怒之下,立即进宫面圣,请求陛下替她做主,但是……此事被皇后娘娘知晓,皇后娘娘劝本王,此事需从长计议。”

    原来是皇后的意思!苏漓惊得瞪大了眼。

    “苏苏向来与人为善,并无仇敌,因此害她之人必然另有所图,所设计谋阴狠毒辣,此人必定很不简单。”黎奉先的语气开始凌厉起来。

    “所以王爷表面对她冷淡不齿,将她葬在荒野之地,意图放松真凶戒备之心,自以为得逞,再暗中调查真相?”苏漓有些不敢相信,她的父王,竟然隐忍至此。

    “不错!本王是做如此想,但,奈何贼人计划周密,本王费尽心思调查数月,竟苦无结果。若非明曦郡主帮忙揭开此案,还苏苏一个清白,本王只怕将来更无颜面去见九泉之下的惜今和苏苏!……只是,那日大殿之上,玲珑突然被指为害苏苏的幕后主使,让本王始料未及,当时她亲口承认,细节物证一一吻合,本王震惊之下,尚未及多想,就相信了,对她又恨又气,但事后,有次黎瑶为她母亲收拾遗物,我才突然惊觉,这件事应该不是她做的。”

    苏漓心头一冷,问道:“王爷为何如此肯定?”

    黎奉先冷声道:“沉门杀人要价极高,买人一命,通常出价十金以上。杀我摄政王之女,静安王之妃,是何等惊世骇俗?!要价至少百金不止。玲珑娘家长辈先逝,无财无势,在我府中每月月钱不过五两银,我素日送她的物品,加起来也凑不足百金之资!她的遗物中,没有一样珍贵之物缺失,也不曾有过典当、借贷的记录,她自己绝没那么多钱足以去买凶杀人!更何况她与皇后感情甚好,又岂会阴谋破坏摄政王府和静安王府的联姻,与皇后作对?”

    苏漓眼光一沉,这个疑问她也曾有过,但当时她以为玉玲珑被妒忌迷了心窍,为了黎瑶才会不顾一切大胆妄为。如今想来,这个疑点也的确难以解释,一时竟心乱几分。

    “那以摄政王之见,何人才会是那真正的幕后主使?!”东方濯的眸子,锐光一闪。

    黎奉先冷笑道:“想来想去,破坏联姻得益最大者,非他莫属。事后,他曾来我府中拜祭,实为查证,此人城府极深,行事周密,我……的确抓不到他任何把柄……愧对苏苏,愧对玲珑……”

    苏漓自然知道,黎奉先口中的“他”,指的是谁!苏漓的心,好像突然被什么勒住了,骤然间透不过起来。

    东方濯面无表情的脸蓦地抽动,目光投向桌上锦盒。

    “静安王,你叫本王来,说此案你有了新的线索,可是真的?”黎奉先望向他的目光清亮了,带着迫切的渴望和希翼。

    “不错。所有的阴谋,都缘于此物。”他手指轻弹,银盒倏地打开,红光跃出,满目耀眼。

    黎奉先这才注意到此物,面色顿时一变,目光锐利无比,问道:“凤血灵玉?!苏苏出事后,此物由皇后保管。娘娘曾仔细检查过,并无问题!”

    东方濯眼光阴沉道:“他手段高明,找来这般玄妙之物,岂会轻易让人看出玄机!”

    “什么玄机?”黎奉先与苏漓不约而同地惊声问道。

    东方濯没立即答话,只望向苏漓,目光带痛,说不出的复杂。他咬了牙,缓缓说道:“传说凤血灵玉乃吉祥灵物,还有认主的传言,无论谁拿到它,都急于想证实那传言是否有虚。本王……也一样。”

    苏漓手掌心忽地一热,仿佛又看见当初的东方濯,满心期待地将凤血灵玉塞进她手中的情形,是啊,谁会放弃证实这灵物有多灵的机会?东方濯不会,就连她,当时也有着无比的好奇心。

    “所以我交给了黎苏,我还在得意,凤凰认主,我才是真正的真命天子!可是……什么俯首认主,全是假的!”说罢重重一拳捶在桌上,砰地一声响,苏漓的心,跟着沉了下去。

    东方濯咬牙切齿,激愤难平,英俊的五官,已然扭曲。

    苏漓竭力按压下心头的惊惶不安,沉声道:“此物究竟有何玄机?!”

    东方濯又道:“……我知道口说无凭,你一定不肯相信他才是幕后真凶!所以今日,本王就用事实来证明,究竟谁才是你的仇人!”

    说着,他忽地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在腕间一划!鲜血涌了出来,滴滴落在红光潋滟的灵玉上,忽然间一道金光闪耀,刺得所有人都不自觉伸手遮住了眼。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道金光就消失了,苏漓却直觉地看到,那金光一闪的瞬间,凤凰的翅膀似乎动了。

    在所有人惊异的目光下,那凤血灵玉奇迹般地变了,玉里俯首帖耳的凤凰,神奇地变成他们最初见到的振翅欲飞的姿态。

    只见东方濯眼中闪过一道喜色,喃喃道:“他果然没有骗我。”

    苏漓惊疑不定地看着他阴沉的面容,内心的惊惶与不安,开始无限地扩大。

    东方濯转眼瞥见守在一角的宫女,指着她叫道:“你,过来!”

    那宫女缓慢地走上前来,看上去也就十六七岁,不知他意欲何为,有些害怕,身子瑟瑟发抖。

    东方濯一言不发,递过银盒冷声道:“拿起来。”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