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四十章 谁比谁更痛?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云顶官方下载澳门永利游戏网址yl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他情绪明明看来一丝波动也无,但握住明黄色圣旨的修长手指,指节却因用力而泛白,隐隐透出内心抑压的痛楚。

    苏漓心头莫名涌上难言的酸楚,强自镇定心神,欲从他手中接过诏书,他却紧握住不肯松手,一双眼逐渐浮现隐隐痛色,像看不见的细针绵密地扎在她心底,一阵阵锐痛传来,她再忍不住转开眼,待要放弃时,他却又突然松手了。

    苏漓深吸一口气,明黄色映衬下的纤细手指,比脸还要苍白。她微微抬眼,东方濯期待的视线定在眼前,似是在极力按捺住什么。她并不知道这道圣旨是何内容,却能隐约猜到,与她有关。

    缓缓展开圣旨,她低头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六子泽,以不当之谋诱使明曦郡主选其为夫,有损皇家威名,今朕特发诏令……”

    声音忽然顿住。

    后面内容,不用她念,每个人都已猜到。

    底下传来窃窃私语,她抬头,对上他的视线,复杂的好似拢进了天下情绪,难言亦难辨。

    她深吸一口气,终是将最后一句,缓缓念出:“解除二人婚约……自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清冷的声音,清晰传递到大殿的每一个角落,难以言喻的悲伤袭来,压制了一切议论私语,四周再度安静下来。她每多念一个字,他的脸便多白上一分。当她拼尽全力一字一句地念完,从来无所惧怕的男子,深遂的眼底,所有情绪顷刻褪尽,唯剩下一种表情。

    心痛。

    那强大坚不可摧的内心,瞬间被割裂一道深深的伤口。痛得他几近忘记了呼吸。

    一道退婚圣旨,将二人划清界限。她的脸色那般平静,仿佛她对他,并不在意,毫无留恋。难道之前那些日子里的她的情意,都只是他的一场错觉?

    生平第一次,他体验到了情爱所带来的苦楚,竟是这般的痛!即使是最凶狠的杀手追杀入绝境,他也不曾如此惊惶痛苦。

    东方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藏在袖中的手,禁不住轻轻发颤,试图从她脸上找出一丝被迫的痕迹,却徒劳无功。

    “你,真要和我解除婚约?”他轻轻开口,声音仿佛在飘,无所依存。

    面前的男子依旧是那个深沉的,镇定的东方泽,然而他的眼神和语气,却凉得让所有人心底一震,觉得整个天下好像都背弃了他。

    苏漓的心,控制不住猛地一颤,双眼不自禁泛起了轻红。如果说方才她还在犹豫和怀疑,那么此刻,她已经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眼见着她神色瞬息万变,复杂难辨,东方濯目光一沉,心底有些不安,怕她被东方泽蛊惑,再次生变,正要上前,苏漓忽然收回目光,冷淡道:“镇宁王,不是苏漓要解除婚约,是陛下圣旨已下,皇命,不可违。”

    无情的声音,击碎残破的希望,男子眼中唯一的光亮,登时碎裂,漆黑的眸子,曾经自信自负充满神采,此刻却变成晦暗一片。汹涌而来的痛楚淹没了他。

    苏漓忽然叹息一声,从怀里摸出那个精致的木偶,面无表情道:“镇宁王还记得你我的两年之约吗?想不到竟然中途而废。这样也好,既然婚约已经解除,这个,还给你。就当我们之间的一切,从此一笔勾销。”说完,便将那木偶递了过去。

    东方泽怔住,目光怔怔落在那精致的木偶上。那是他今生唯一亲手做的玩偶,只送给了她。栩栩如生的五官,微微带笑的眸子,仿佛在嘲笑他的一厢情愿!

    他没有动,也不敢动。仿佛一动,他和她之间,就真的从此一刀两断,再无瓜葛。不!她不能这样绝情!

    “我以为你很喜欢它……”他拼尽力气只说了一句话,那样轻,听在她耳中,彷如世间最锋利的剑刃将心割裂。

    苏漓见他不接,不禁微微皱眉,余光瞥见东方濯已举步上前,当下不再迟疑,将木偶用力塞进他的手中,冷声道:“不过是个木偶,又不是活物,除了受人摆布,有什么好的?你收也好,毁也好,扔也好,总之这东西我不要了!”

    说完不等他有所反应,她已经转身冲出了大殿。

    身后那个高大的身影,似乎呆在地原地,再不能移动半分。

    外面的空气,似乎比刚才还要冷上几分。她闭上眼睛,脑子里都是他痛楚又压抑的表情,暗哑的声音。为什么看他难过,比她自己心痛还要难受万分?

    停在皇帝寝殿外的一棵结冰的树前,她仰头望天,自重生之后,第一次选择顺心而为,相信自己的感觉,但愿,她没有选错。

    “小姐。”挽心担忧地唤她。

    苏漓没有说话。随后跟来的东方濯,见她满目伤痛,面色凄然,不禁心疼又愤恨。“他根本不值得你难过!”

    苏漓回头看他,冷若冰霜,“他不值得,难道你值得?”

    东方濯眼中一痛,微微张口,冷风灌入喉咙,直入肺腑,他无从辩解。上前扶了她的肩膀,小心翼翼将她转过身来面对他,她竟然没有挣扎。

    东方濯低声叹道:“以前是我不对,等报了仇,我会用我的余生好好补偿你。”

    苏漓目光轻闪,扬眉淡淡问道:“如何补偿?”

    东方濯道:“我会册封你为皇后,整个大晟皇朝后宫,终我一生,只你一人。只要你高兴,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柔嫩的脸颊。风吹乱了他的发,在眼前乱舞,却挡不住一汪如海深情。

    他郑重的承诺,发自内心,严肃而认真。

    苏漓却紧紧抿了双唇,不发一语。冬日的雪花,突然从天空降下,纷纷落在她的颈间,凉凉寒意透肤而入,瞬间融入血脉。

    她顿时打了个寒战,东方濯忙道:“外面天冷,快进屋。”说罢,拥着她走向皇帝寝殿。

    苏漓没有拒绝,只淡淡看了他一眼,此时帝王寝殿外的人已经换了,曹进良不知去了何处。二人进了门,挽心却被拦住。苏漓皱眉道:“挽心是我最信任的人,我能进来,她就也能进。”

    她神色坚定,大有不让挽心进屋,她也不进去的势头。东方濯皱了下眉,朝门口的侍卫轻轻点了点头,那二人立刻垂首放行。

    屋内生着几盆火,非常暖和。苏漓坐下饮了杯热茶,方觉得身子暖了几分,轻声问道:“你……何时登基?”

    东方濯道:“高执已经去准备了,自然是越快越好。”

    苏漓淡淡道:“你不怕有人不服吗?”

    “他们所有人的家眷都在我的手里,谁敢不服,本王就让他当孤家寡人!”他低眸饮茶,看似漫不经心,语气却格外狠厉。

    苏漓微惊,难怪刚才在外头,都不见女眷们的踪影。她不禁追问道:“你把她们都关起来了?关在何处?”

    “谈不上是关,只是将她们请到了前方偏殿。只要他们遵循圣旨,不生反叛之心,我自不会动他们家人一根手指。”

    “你……”苏漓微微皱起了眉头,“这种手段,未免……”她话语顿住,意思已经分明。

    东方濯丝毫不以为然,只沉声道:“非常之时,用非常手段,为了减少事端,我管不了那么多。”

    “可是,并非所有重臣,都有家眷。比如骠骑将军战无极,他手握二十万重兵,万一他……”对面的东方濯猛地抬眼看她,苏漓心头一跳,立刻顿住话头。却他见冰冷的双眼,遽然灿亮,灼意逼人。

    他飞快放下茶杯,紧紧抓住了她双手,急切问道:“你……在担心我吗?”兴奋之色,在他眼底不住跳跃,显然激动莫名,内心万分期待。

    苏漓闻言面色骤然一冷,用力挣开他的手,冷漠道:“你想太多了。”

    灼亮的眼眸,立时黯淡下来,东方濯缓缓收手,正欲垂眸却忽然瞥见她脸上掠过一丝不自然的神色,他顿时想到,以前他对她犯下那么严重的错误,要让她再次接纳他,肯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没关系,对于她,他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慢慢赎罪,慢慢感化。总有一天,他会让她知道,他有多爱她!想到此,他又振作起来,为了坚定她的信念,他自信道:“你放心,战无极不会成为祸端。”

    这话何意?苏漓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语气急迫了两分,问道:“你为何如此肯定?”莫非战无极的中立只是表面,其实暗中早已投向东方濯这边?

    看出她的疑惑,东方濯笑道:“他可没那么好拉拢,是本王的人无意中发现了他的秘密。”

    苏漓一愣,旋即问道:“他能有什么秘密?”

    东方濯张口,想了想道:“事关重大,说来话长。以后我慢慢再告诉你”。

    苏漓心下微沉,看来他对她,还没有完全放心。当下闭口不语,只是暗自思量。这一次,他明显并非冲动行事,而是做好了万全准备。大概在他心里,此次继位登基,十拿九稳。

    “王爷,前面都准备好了,请王爷更衣。”高执带着两名小太监大步进屋,那二人手捧锦盒,盒盖掀开,崭新的明黄色龙袍,以及尊贵的帝王冠冕,金光闪烁,耀目之极。

    苏漓眸光微变,他竟然连这些都已经准备好了!

    东方濯立即起身,张开手臂,高执为他换上龙袍,戴上冠冕。他本就生得高大英俊,此刻换上帝王装扮,威势一瞬散发出来,竟让人不敢逼视。

    “你在这里等我。”他留下这句话后,和高执一起离开,去往前殿。但高执带来的两名小太监却留在了这里,分别守在屏风外的两侧,目光低垂盯着脚面,注意力却分明在她和挽心身上。

    前殿气氛低沉压抑,东方泽仍是怔怔地立在那里,目光一瞬不瞬盯着手中之物,那是他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所雕刻出来的女子人像,还记得当晚送给她的时候,她是极喜欢的。那喜悦是简单自然而真实的,现在,她却急着还给了他,两年之约,中途而废……难道……

    微微抬手,女子柔美的五官近在眼前,决绝的神色清晰留在脑海,两道圣旨为何非她来在宣读?显然是想混乱他的感觉吧!

    忽然,指尖一点白色粉末映入眼帘,他微微一愣,飞速翻过手中人偶,乌木色的人偶背后,不知为何沾了些白色粉末。他立刻抬手细看,又放到鼻尖轻闻,心头一震。

    迷魂散解药?!难道……

    内心蓦然一松,涌出无限惊喜,他的唇角,忽然露出一丝笑意。原来,他没有看错她,她亦没有想错他!这一刻他忽然想放声大笑,却在看到门外走来的一人时,生生忍住了。

    “王爷!”盛秦大步进殿,附耳禀报道:“王爷吩咐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果然王爷所料不差。”

    东方泽面色顿时一冷,将人偶小心收进怀里,才低声问道:“人现在何处?是死是活?”

    盛秦忙道:“幸好盛箫去得及时,他并无大碍。”

    “好。”东方泽目光望向门外,双眼危险的眯起,“一会儿带过来。别让人发现。”

    “是。”

    “偏殿何人看守?”

    “禁卫军右副统领袁向的人。”

    “恩。”东方泽轻轻点头,神色莫测,摆了摆手,盛秦飞快退出大殿,众人只见他身形一闪,立刻便不见了踪影。

    梁实初上前叫道:“王爷。”

    东方泽知道他要说什么,抬手制止他的话,转身朝一直沉默不语的黎奉先走了过去。

    黎奉先只当他要打听皇帝寝宫的情况,径自垂下眸子,不欲理会。但东方泽却只是笑着问道:“摄政王今日脸色不太好,可是身体有何不适?”

    黎奉先抬眼看他,目中疑光微露,当了这么多年摄政王,纵横沙场朝堂,见过无数大起大落,血腥杀戮,很少有人能真正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但眼前这个年轻的皇子,的确有常人难以企及冷静与镇定。即使皇位失手,未婚妻子临阵倒戈,这个时候,他竟然还笑得出来!

    “本王无事,多谢镇宁王关心。”黎奉先随意一拱手,淡淡答了一句,态度不冷不热。

    东方泽也不介意,淡笑道:“那本王就放心了。”

    黎奉先奇怪道:“镇宁王有什么不放心的?与其担心本王,不如多担心自己。”

    东方泽却望着他,忽然一笑,压低声音道:“本王一不造反,二不谋权篡位,自己有何可担心的?”

    黎奉先心底微微一震,谋权篡位……

    “倒是摄政王,多年领兵征伐,威震天下,又曾替父皇执政多年,振兴朝野,劳苦功高,世人莫不敬仰。此次父皇旧疾复发,文武百官无一人得获召见,就连本王……也被拒在门外!唯二皇兄圣恩隆宠,入殿觐见,还请了摄政王进屋议事,想必是有要事相商?”东方泽语速缓慢,声淡如常,并无试探之意,反而有几分提醒和警示。

    黎奉先脸色变了又变,暗沉的眸光一闪,却没说话。

    半生戎马,功高盖主,位及摄政,黎氏一门的荣耀,满朝文武无一可比,但他……走到最后,声威犹在,却满心疮痍。生命中最爱的女人已经离开了人世,最疼爱的女儿死于非命,就连唯一真心爱他的侧妃玉氏也死了……如今温情全失,兵权已卸,他能拥有的,不过就是个冰冷的虚名。但若一不小心,连这个虚名,甚至是象征黎氏荣耀的祖宗坟地,都会保不住。

    黎奉先垂了头,忽然间叹息一声。

    鲜艳的红地毯,铺上大殿,明亮刺眼,无数宫女太监忙碌进出,正紧张地为稍后的新皇登基做准备。而大殿之外,禁卫军严密布防,三步一岗,曹进良亲自巡察,一只手紧按住腰间剑柄,随时做好拔剑的准备……

    “静安王与摄政王一向交好,黎苏案发后,也不见摄政王迁怒于他。此忠心肝胆,昭然可见。本王也深为敬佩……”东方泽语音微顿,看向他的目光有一丝淡淡的波动,“黎氏一门忠烈,深得父皇信任。即使是出了玉玲珑此等大罪之人,也不见他对摄政王有丝毫怪罪之心。王爷余威尚在,我晟朝有福啊。”

    黎奉先脸色一动,抬起头来看向他,仍然没有说话。

    东方泽浅浅淡笑道:“王爷是我晟国之栋梁,朝堂是否平顺安稳,江山是否得享太平繁华,全仗有王爷之威。”

    黎奉先重重地吐了一口气,话已说到这个份儿上,就是傻子也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如今东方濯即将登基,以东方泽的聪敏机智,岂会猜不出其中端倪?镇宁王善谋,谋必有成。先前他屡陷险境,即使进了暗牢也能翻天覆地,可见此人的能力,早已超越天下权谋之士!如今局势瞬息万变,只怕前一刻还是前呼后拥的人上之人,下一刻便会成为阶下亡魂。行差踏差错,成败之举,往往,只是一念之间。

    “我黎氏,一生尽忠,从未有二心。镇宁王放心,那些忤逆犯天之举,绝不是我黎奉先所做之事!”他沉声叹息,已然有了决定。

    东方泽眼光轻闪,正欲说话,忽然听到门外传来高声唱喝:“新皇到——”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