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四十一章 谁一定会赢?!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云顶集团登录必发365b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殿外所有人立即跪了下去,肃容三呼万岁。殿内百官面面相觑,宋无庸带头跪了,立刻有多人随之;梁实初等人转头望向东方泽,按捺不住心焦;苏相如父子紧皱眉头,一个看向东方泽,一个望向门外,各有担忧,不发一语;而自进宫伊始,不曾开口说一句话的战无极,于众人间冷傲静立,面无表情。

    东方濯身着龙袍,头戴帝王冠冕,步伐稳健,衣袂生风,已经踏入殿门。

    明黄色的高大身影,散发着冷冽迫人的气势,一路走来,所经之处,那些仍自犹豫不决的大臣们不自禁地双膝一软,登时跪了下去。仍在站立的,不过寥寥数人。

    东方濯冷厉的双眼,冷冷扫过东方泽面庞,他踏上丹陛,倏然转过身来,袍袖一拂,仓促而简略的登基大典就要开始。

    高执一声唱喝,“百官叩拜新皇!”

    梁实初眉头一皱,正欲说话,却被东方泽抬手制止。他缓步上前,刷刷声响,数名侍卫立刻横刀阻拦,满面戒备。梁实初立刻瞪眼叫道:“静安王要做什么?还没正式登基,就要剪除势力,杀害兄弟不成?!”

    东方濯不屑冷哼一声,“登基大典在即,但凡有违圣旨扰乱典礼者,一律,杀无赦!”

    他目光森冷,在众人面上缓缓扫过,不少人脸色皆变。

    东方泽神色自若,昂首淡淡笑道:“好大的天威!本王只怕二皇兄你这威仪得来不正!”

    东方濯眸中锐光乍现,扬眉冷笑道:“父皇的亲笔诏书,谁敢说不正?东方泽,你想造反吗?”

    东方泽抚了抚衣袖,似笑非笑:“若真是父皇亲笔所书,自然是名正言顺。只不过……诏书并非是真!”

    哗然声顿起,东方濯一拍龙椅,伸手指着他叫道:“大胆!你竟敢质疑父皇的旨意?!”

    “哼。”东方泽冷笑一声,转眼看向高执,目光看似无常,却叫人从心底无端悚然。“高公公服侍父皇多年,是父皇身边最信任的人,此次立诏,想必公公亲眼所见?”

    高执飞快看了他一眼,连忙敛目,小心应道:“是。”

    东方泽又道:“那请问高公公,这圣旨可是父皇亲笔书写?”

    “这还用问吗?父皇的笔迹,殿上大臣应该都认得!”东方濯袍袖一拂,语气不善。

    东方泽置若罔闻,锐利目光依然紧盯高执,紧跟着又问:“那此诏为何日何时所书?立诏之时,可还有其他人见证?”

    他句句切中要害,半分也不想让,一种迫人的压力随之而来,仿佛泰山压顶,让人不由自主的心慌。高执的头不自禁又垂了几分,冷汗突然渗出额头,他低声答道:“回王爷话,此诏……乃陛下昨夜所书,并无……其他见证人。”

    “昨夜?”东方泽忽然笑起来,“昨夜本王亥时离宫,父皇当时精神不济,倦怠无力,怎可能写出这般工整有力的字迹?本朝例律,若要立传位诏书,须有一品以上官员或是亲王在场亲证方能成立!此诏书分明是有人模仿父皇笔迹所立的伪诏!高执,你可知罪?!”说到最后,他声色俱厉,冷若寒冰。

    一滴冷汗“啪”的一声,掉在玉阶上,摔得粉碎。

    苏相如立刻附议道:“不错。前几日陛下曾言节后立镇宁王为太子,又怎么会突然写下传位诏书而无一位大臣在场?此诏,必有问题!”

    众人开始纷纷交头结耳,宋无庸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高执心底一惊,抬头看他,诚惶诚恐道:“老奴……不知,一切都是陛下的意思!”

    东方泽冷笑,回头叫道:“是吗?林天正。”

    “下官在。”众人之中,一名年轻官员应声而出,五官清秀,双目炯炯有神,正是当初在选妃宴上,为苏漓看相写下神秘命格的钦天监保章正林天正,如今他已是钦天监监正。

    东方泽微微抬手,林天正大步上前,从袖中摸出一纸书信,恭敬递到东方泽手中。东方泽看也没看,甩手抖开,径直递到高执眼前。

    高执匆匆一看,顿时脸都白了,瞪大眼睛,双腿发软,险些跪了下去。他忍不住伸手来夺,东方泽一转手,将那书信丢给了梁实初,淡淡道:“林天正,说说你这书信从何处得来。”

    “是。”林天正恭敬道,“前几日夜里,下官于城外观星,不巧遇上高公公手下的送信之人。此人骄纵傲慢,横冲直撞,骚扰百姓。下官将那人擒住,本意教训一番,不料此人反而斥问下官耽误他送信,反而打伤了下官的随从。下官以为是要紧的官文,哪知竟然搜到一封家书。信上有高公公私印,又与陛下笔迹极为相似,下官不敢怠慢,唯恐有人图谋不轨,连夜禀报了镇宁王。”

    众人相互传递信件,阅后哗然。果然与皇帝笔迹十分相似!试想,一个太监有意模仿皇帝笔迹,意图不言自明。

    “高执,你好大的胆子!”梁实初指着他厉声大喝。

    高执冷汗如雨,面色惊惧,求救般望向东方濯,此时东方濯面寒如水,沉声说道:“一封家书而已,高公公常年侍奉在父皇身边,看多了父皇的字,自然而然写出相似的字来,这有何奇怪?并不能证明什么!六皇弟若想借此生事,休怪本王不客气!来人!”

    曹进良应声而入,身后禁卫军如潮水般涌进大殿,将殿内众人围在中间。

    形势如毒蛇吐信,杀意一瞬蔓延。

    百官惊骇,这时门口两道身影一闪,盛秦盛箫四掌如风,雷霆般劈开守门侍卫,带着一人大步踏进殿来。

    “王爷!”二人躬身行礼,东方泽淡淡地点了一下头,众人朝他们扶持的那一人看去。

    那人满身是伤,脸上布满血痕,几乎奄奄一息,唯有双目如电,死死地盯着那丹陛之上明黄龙袍在身的人。

    苏相如惊叫出声:“萧统领?!你……你怎么这般模样?!”众人诧异之极,眼前这人气息微弱,哪里还有往日禁卫军统领的威风?

    曹进良与东方濯脸色皆是一变,眼中冷光划过,曹进良握住剑柄的手蓦然收紧,两步跨上前来,大声叫道:“萧放已告病休假,禁卫军现由末将统领!殿内殿外侍卫听令,没有本将的命令,不许人随意出入!”

    众人悚然一惊,已有不少人察觉到气氛极度紧张,忙不迭地朝后退去。

    萧放一听到这个声音,目光瞬间变得愤恨无比,咬牙切齿,一字一字道:“曹、进、良!你这个卑鄙小人!”

    情绪骤然激动,伤势愈重,痛得萧放脸色惨白如纸,一口气差点上不来。盛箫一惊,连忙为他输送内力,助他平复少许。

    梁实初连忙道:“萧统领别着急,有事慢慢说来,镇宁王定会为你做主。”

    萧放缓了一口气,这才说道:“我根本没病,是曹进良挟持我妻儿,威胁我配合他们逼宫谋反,我不答应……他便欲置我于死地!若非镇宁王的人出手相救,只怕我一家三口已经命丧黄泉……”

    “什么?曹进良……逼宫谋反?!这……”众人惊异,似是难信。

    “哪里是曹进良逼宫谋反,分明是静安王伪造圣旨,软禁陛下,逼宫篡位!”梁实初怒指东方濯,神色激愤。

    “胡言乱语!”东方濯脸色阴沉,怒声喝道:“梁实初,本王敬你一品太尉,多番体谅,你竟不知好歹,一再出言不逊,冒犯本王!曹进良,将他拿下!”

    “是!”寒光一闪,曹进良飞快拔剑,四周禁卫军一拥而上,眼看刀剑就要架上梁实初的脖子,盛秦眼疾手快,剑已出鞘,数名禁卫军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手中刀剑纷纷落地。

    梁实初武将出身,功夫自是不弱,见曹进良拔剑攻来,正欲夺剑迎击。却见摄政王黎奉先当先一步,伸指挡开曹进良的夺命利剑。

    “住手!”一声沉沉厉喝,威严无比,黎奉先已经站了出来。东方泽唇边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黎奉先抬头,望向东方濯,皱眉劝道:“静安王还是快快罢手吧,也许现在还来得及。”

    东方濯面色骤变,不敢置信,“摄政王!你……!连你也要背叛本王吗?你忘了是谁害死黎苏的真凶?!”

    黎奉先目光一痛,沉声说道:“本王是很想找出真凶,为黎苏报仇!但本王不能看着你逼宫造反,挟持皇上!若那诏书是真,静安王为何不等陛下清醒之后,再名正言顺,登基为帝?!”

    东方濯双手捏紧,面色铁青:“好!连你也不肯帮我了……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再顾忌?来人……”事已至此,他也无需再遮遮掩掩!

    “王爷!”突然一声急叫,静安王府一名侍卫匆匆进殿,大声道:“外城守军突然攻进来了!”

    “什么?!”东方濯眼光忽变,刷一下看向战无极,他依旧神色冷傲,面容无波。众人突然发现,这个手握重兵的铁面将军,从头到尾,竟然一言未发,冷眼旁观,仿佛事不关己一般!

    东方濯登时怒从心起,快步走下丹陛,来到战无极面前,低声喝问:“战无极!你的人呢?为何不牵制外城守军?你竟然敢违逆本王号令!”

    他怒容满面,战无极却仿若无事般,皱眉疑惑道:“静安王在说什么?战某听不明白。”

    “你!”东方濯气极,心沉到谷底,门外一只鸿雁猛地飞过,鸣叫声尖利刺耳,不祥的阴影袭上心头。他阴冷地注视着战无极,低声警告道:“想跟本王装糊涂?别忘了,你还有把柄在本王手里!”

    战无极冷傲扬头,笑了一笑,“把柄?战某行事,向来光明磊落,会有什么把柄落入王爷手中?”

    东方濯面色一冷,厉声道:“是吗?可要我传证人来揭穿你的真面目?到时候看看你还有什么资格统率三军?!”

    战无极没有说话,此刻一人匆匆入殿,疾步走到东方濯面前,附耳低低道:“王爷,天香楼的蝶舞姑娘,死了。”

    东方濯眼光一冷,回头怒斥道:“你们怎么做的事?!”

    那人慌忙低下头去,满脸愧疚,不敢吭声。

    难怪战无极有恃无恐,原来这至关重要的证人已经被他除掉了!

    “好,很好,非常的好!你们今日,是笃定要违抗诏令了是吗?”东方濯抚了一下掌,冷冷地笑起来。他缓缓回身,阴冷的眼神,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狠绝的神色,让所有人俱是心中一沉。

    仿佛一个走到绝路的人,到最后反而无所惧怕。

    所幸,他还有最后一个筹码。

    “梁太尉,对你来说,什么人最重要?”东方濯忽然转头问道。

    梁实初怔了一下,戒备万分地看他。

    东方濯摇头叹息道:“梁小姐纯真可爱,真是可惜。”

    梁实初脸色顿时变了,一把抓住他手臂问道:“你什么意思?”

    看他脸上掩饰不住的紧张神色,东方濯笑得更加张狂,伸手缓缓拨开抓住他衣襟上的手,漫不经心地说道:“没什么,本王只是觉得外面很冷,有些不忍心,所以请了各位大人的家眷去偏殿歇息,想必此刻,她们正饮茶聊天,应该还很开心。但是……”

    他突然顿住话头,眼神冷厉如剑,在众人惊惶难定的注视下,又道:“下一刻,她们是否还能笑得出来,就看各位的了。”

    众人无不惊骇,梁实初呆住,脸色难看之极。他一生只得梁如月一女,视若掌上明珠,此刻爱女受制,怎能不气愤紧张。

    东方濯缓步走到东方泽面前,真难得他现在竟然还是这般气定神闲,东方濯不禁冷笑道:“东方泽,从小到大,我每次都输给你,这一次,我一定会赢。”

    “是吗?”东方泽轻轻一笑,眼底神色冷若冰霜,在东方濯渐生疑惑的注视下,他缓缓摇头,薄唇轻启,坚定地吐出两个字:“未必。”

    他微微抬手,无声发出指令。今日一直未曾露面的禁卫军右副统领袁向,突然出现在大殿的门口。他的身后,一支整齐的禁卫军,护着一众女眷从偏殿朝这边走过来。

    汴国公主阳璇、黎瑶、梁如月三人当先走在前头,她们脸色尚佳,随后是众官员们的家眷,或惊惶或害怕,神色各有不同。

    百官面色大变,一时也无法确定这些禁卫军是哪一方的人!

    “爹!”伴随着一声娇唤,浅紫色的娇小身影,朝大殿内的梁实初飞奔过去。

    梁实初顿时大喜过望,快步上前揽住爱女,惊喜叫道:“月儿!你没事吧?”

    梁如月摇头道:“我没事。那个曹进良啊,好阴险,把我们关起来不准出来。幸好泽表哥有先见之明,让袁副统领事先安排人在偏殿,伺机救出我们。昭华公主武功真好,爹,我想跟她学。”她双眼发亮,直朝东方泽和阳璇望过去,对神一般的膜拜敬仰之色,溢于言表。

    阳璇笑道:“梁小姐也巾帼不让须眉,一马当先冲在前面,嚷着要保护大家呢。”

    梁实初当下拜道:“公主过奖了,多谢昭华公主。”

    众女眷走到自家人跟前,诉说着刚才那一幕有多么惊险,众人一时脸色各异。黎瑶走到黎奉先跟前,恭敬地叫了声:“父王。”

    黎奉先看着她淡淡点了点头,没有多言。黎瑶眼光瞬时黯淡,即便姐姐黎苏已经不在人世,她也永远别想父王能像梁实初对待梁如月那般亲切待她,心下一阵凄冷,她抬眸,朝丹陛之下身穿龙袍面色震惊的男子望了一眼,竟有无限悲悯,难以言说。

    东方濯此刻脸色已然铁青,看了眼执剑挺立的袁向,又看向东方泽,咬牙恨道:“原来他是你的人?!”

    东方泽笑意很冷,没有说话。

    曹进良却脸色大变,大步朝门口冲过去,抓住其中一人厉声斥道:“你们敢背叛我!我宰了你们!”说罢举起利剑,迅疾无比地朝那人脑袋削了过去。

    剑光疾如闪电,几步之遥的袁向,竟然来不及出手阻止。

    眼看就要血溅大殿,众人惊叫一声,纷纷后退。这时,一个黑色身影如鬼魅般惊现曹进良身边,宝剑尚未来得及削下那人头颅,便觉手臂一麻,“锵”的一声,手中的剑,竟然再握不住,掉在了地上。

    他顿时大惊,骇然望向眼前之人,黑衣玉面,五官清秀纤细,竟然是明曦郡主的贴身丫鬟挽心!

    所有人都愣住,大殿上安静得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此时,一道尖细高亢的唱喝响起,整个大殿立时震动。

    “陛下驾到——!”

    本该昏迷不醒的皇帝,此刻竟被苏漓扶着,缓缓自殿外步来。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