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四十三章 最后一次抱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9969开奖结果699699933944高清跑狗图玄机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苏漓雪白细致的脖颈处,渗出鲜红的血印,怵目惊心。

    东方泽身形急停,目光阴沉,彷如地狱魔尊,“东方濯,你敢动她,本王会让你生不如死!”

    “哈哈哈!”东方濯突然狂笑起来,“生不如死?好,我早就生不如死了。在你让我目睹母亲死在眼前,在你设下阴谋诡计一步一步把她从我怀里夺走的那一刻开始,我早已身在地狱!既然生无可恋,死……又何妨?”

    他五指如钩,紧紧将苏漓扣在身前,阴鸷的俊颜缓缓贴上她苍白的脸,低声喃喃道:“刚才你说的话,仍是在骗我?”

    苏漓心头一沉,却没说话。

    东方濯眼中流露出绝望的悲伤,咬牙道:“现在你连骗我的话,也不肯说了,是吗?”

    苏漓咬紧了牙,看见东方泽冷厉的眸子,已燃起了狠戾的杀意,心下忽地一惊。

    “放开她,本王让你走。”东方泽冷冷道。

    东方濯看了眼怀中被禁锢的女子苍白的面容,戾气重又回到眼中,冷声说道:“想让她活?让曹进良护送我离开这里。”

    “不行!”东方泽尚未答话,皇帝冷酷无情的声音已经冷冷响起:“先劫法场,后逼宫造反,意图炸毁皇宫,如此行径胆大妄为,罪恶滔天,你以为握住一个女人的命,就能助你逃出升天?!”

    果然在帝王眼中,没什么比维护他至高无上的权威更加重要!

    东方濯仰头哈哈大笑,忽地低眼垂望着苏漓,无限嘲弄道:“你看,你救了他,他却不管你的死活!这就是你一心想要的结果?”

    苏漓心头微沉,仍然没有说话。

    皇帝脸色难看至极,“你这个逆子,快放了明曦郡主,束手就擒,朕或许还会饶你一命。否则,别怪朕不念父子之情!”

    东方濯讥嘲道:“你何时念过父子之情?!”

    皇帝面色铁青,气得冷哼一声,拂袖命令道:“来人,给朕拿下他!”

    “且慢!”东方泽面色一沉,“父皇,明曦救驾有功,倘若不顾她的安危,恐怕天下人会说父皇忘恩负义,有损父皇威名!”他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充满了不容置疑的果断威严,竟说得皇帝毫无反驳之力。

    袁向紧紧握剑的手,松了两分,按兵未动。

    皇帝怒气上涌,这变故横生,他堂堂一国之主,竟然让两个儿子左右摆布,天威何在?眼底狠意一闪而逝,“东方濯谋逆造反,朕命令你们,拿下此逆贼!”

    东方泽倏然转身,厉声叫道:“谁敢动一下,本王绝不让他看到明天的太阳!”殿内兵将均是心头一颤,绝对无人敢质疑此刻镇宁王的话!

    皇帝震惊地看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青白的嘴唇气得哆嗦个不停,竟说不出半个字来!

    东方濯瞅准时机,用力将苏漓提进怀中,身子登时凌空飞起,破窗而出。

    皇帝立刻叫道:“拦住他!”

    殿外侍卫应声一拥而上,这些人原本都是东方濯手中篡位的筹码,此刻却变成别人手中追命的利器。

    东方濯拉着苏漓左扑右闪,招招狠绝,毫不留情,长发乱舞,血光四溅,仿佛地狱狂魔,杀气冲天。一群群禁卫冲了上来,密密麻麻的黑影,映在东方濯赤红的眼睛里,掠起一片嗜血光芒。他手臂一挥,剑光凌厉飞扬,一时间煞气腾空,鲜血喷涌。

    残肢断臂,与利剑一起掉在地上,冲在前头的禁卫,鬼哭狼嚎的惨叫,令人毛骨悚然。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午后的浴血的法场,不同的是,那次还可称之为混乱的战斗,今日这一幕,却完全是疯魔者的一场屠杀。

    东方濯的手,始终扣在苏漓的腕上。她竟然也不挣扎,就任他这么抓着,在杀人场内纵横翻飞。

    重重人影之外,东方泽已经站到大殿门口,死死地盯着她,没有动。或许别人都认为她是受人挟制毫无反抗之力,但他却清楚的知道,她想为那人留一条活路。她终不愿他死。东方泽轻闭了眼,这清晰的认知,令他坚强无比的内心,忽然有了一丝软弱。

    没有人可以近身,东方濯已经杀红了眼,谁敢上前,必将尸首分离。

    皇帝脸色越来越沉,转目盯向跪在混乱人群里的曹进良,目光阴冷道:“曹进良,朕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曹进良诧异抬头,原本他投效东方濯也不过是为了名利,如今东方濯逼宫事败,他也死期将近,但有活命的机会,他当然不愿放过。当下毫不犹豫地领旨,捡起剑来朝门外冲去。

    “叛徒!”东方濯冷哼一声,咬牙骂道。

    曹进良硬声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说完不再废话,亮剑展开攻势。

    为了活命,曹进良招招直奔东方濯要害,杀机四溢,加上袁向,两人左右夹攻,身后又有无数禁卫军涌过来,东方濯拖着一个苏漓,难免处处受制。

    曹进良发现他明着挟持苏漓,实际却处处护着她,分明不想她有所损伤。曹进良剑势一转,则往苏漓攻去。

    “卑鄙!”东方濯怒骂一声,不得不专心对付曹进良。他腹背受敌,无法顾全,身后一名禁卫军趁他来不及回顾,一刀砍向他后背,东方濯喉头腥甜,顿时一口鲜血喷在苏漓的肩上!

    苏漓惊得大叫一声,正待伸手夺剑,东方濯却猛地抱住她旋身一转,将自己的身体置于敌人剑下。

    苏漓顿时心头一震,忽然,一个娇小的身影奋力冲了过来,挡在东方濯身前,长剑“噗”地一声,直直刺入她的身体。

    黎瑶惊痛的眼睛看向的,是那已经浑身浴血的男子!

    “瑶儿?!”苏漓撕裂般地叫出了声!

    东方濯也愣住了。在所有人都抛弃他的时候,竟然还会有女子不怕死地冲出来为他挡剑!

    “快走!”黎瑶虚弱地叫了一声,娇弱的身子,再也支撑不住,缓缓在他眼前倒下。

    黎奉先大惊失色,身影如闪电般飞掠而来,冲过禁卫军,直扑到黎瑶跟前,扶起她急声唤道:“瑶儿!瑶儿!”

    摄政王突然杀入战局,曹进良一时被挡,竟无法乘胜追击。东方濯回头,惊疑难定地看了一眼黎奉先与黎瑶,突然抱住苏漓,踢翻跟前两人,飞身疾奔,直冲宫外。

    宫门外竟然有一匹马!

    苏漓心里莫名生出一股寒意!宫中激战,谁会在此留一匹马?仿佛早算好了,就等着东方濯来,助他逃脱!

    东方濯没有半分迟疑,抱着苏漓跃上马背,一路狂奔而去。

    高高的宫墙外,缓缓走出一个人影,一袭月白的长衫,俊朗的脸上,有着淡淡的哀伤。望着远去的马儿,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静安王,此路已绝,望你珍重。

    这个除夕,天冷风疾,寒意刺骨,好像要把人冻僵。

    不多时,骏马在一处偏僻的小门外,急停住。

    东方濯抱着苏漓跳下马,脚下有些步履不稳,却仍然死死地拉着她的手,走上前去,轻轻地推开了那扇门。

    熟悉的花草芬芳扑面而来,刺骨的寒意顿时被隔绝在外。

    东方濯深吸了口气,背后的伤口已经被寒风冻结,仿佛感觉不到痛,他沉默地拉着她一路前行,来到梨园深处。

    这里依旧梨花繁盛,温暖如春。置身花海,芳香四溢,令前一刻的血腥搏杀、寒意侵骨,都仿如隔世。

    身前的男子,浑身是血,戾气已消,似是魔障尽除,满目萧瑟。倾身坐倒在石阶上,他只余下重重的喘息声。

    这是他为她精心建造的梦想花园,他曾经不止一次幻想着,她站在这梨花树下,拈花微笑。但可惜,终究只是幻梦一场。

    苏漓停住脚步,猛地用内力震开他的手。

    东方濯微微一愣,回过头来,吃惊地看着她,“你会武功?!”方才那一震,内力强劲,她武功还不弱!但刚才在宫里,她被他挟制,为什么一点都不反抗?他不知她会武,对她并无戒备,她有无数机会可以轻易挣脱他的钳制。

    但她没有。

    “为什么?”他的眼底,充满了迷惑,痛楚,还有深深的绝望。

    苏漓没有回答,只低头看,手腕青紫一片,掌心肌肤被火烧焦,惨不忍睹,此刻才惊觉疼痛,她不禁倒吸了口气,微微皱起眉头。

    东方濯瞳孔微缩,这才想起她为阻止他点燃火药而受伤,慌忙拉过她的手,细细察看。苏漓用力地抽回了手,冷冷地看着他,目光毫无感情。东方濯心下一痛,抬头见她脖颈间的血痕,赫然在目,他目光登时变了几变,忍不住喃喃自语:“我一定是疯了,竟然会伤害你!”

    飞快从怀里摸出一个白色小瓷瓶,他紧张地拉过她:“先上药。”

    苏漓没有动,眼光仍冷,盯着他一言不发。

    苍白的手指,僵硬地顿在半空,他失血的俊颜,痛色满溢。一直以来,他都害怕她受到别人的伤害,可到头来,伤害她的却总是自己!她不让他帮她上药,定是心里怪他。想到此,他不禁又怨又悔又痛,下意识握紧双手,几乎将那瓶药给捏碎。

    身上的伤口,因再次用力而崩裂,鲜血奔涌而出,顷刻将衣衫浸透,他却浑然不觉。

    苏漓微微一叹,终究不忍,从他手中夺过药瓶,淡淡道:“我这点伤不碍事,先把你自己的身体顾好了再管其他的吧。”说罢,就要为他上药,东方濯却突然眼眶一红,猛地伸手把她往前一拽。

    苏漓猝不及防,顿时扑进了他的怀里,一只手触碰到他背上的伤口,湿热黏腻,让她皱起了眉头,急声叫道:“你干什么?不要命了?!”

    东方濯没有说话,双手紧紧地抱着她,如今这个世上,他最后的留恋,只剩下她了!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也已经失败,这条命,还要不要,又有何要紧?

    感觉到怀中佳人的挣扎,他叹了一口气,哑着嗓子,低声恳请道:“苏苏……别动,让我再抱抱你。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悲凉无望的声音,隐约透出几分诀别的意味。

    最后一次……苏漓心头猛跳,一种不祥的预感,紧紧盘绕心头,挥之不去。

    “东方濯……”她忍不住叫了一声,却被他开口打断道:“苏苏,是我对不起你!大婚那一天,你撕掉休书离开了王府,我的心……也被掏空了。当你坠江身亡的消息传来,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一刻,我后悔得几乎想杀了我自己!”

    他的声音,充满了无法言喻的悔痛,一双手将她抱得死紧,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仿佛那一刻的恐惧和自责又出现了。

    苏漓抿了抿唇,听到自己冷酷的声音问道:“为什么你没有杀死你自己?”

    “我活着,是为了母亲,他把我当成她唯一的希望。”东方濯的声音越来越飘忽,越来越低沉,“我一直骗自己说,我没有错,是你对不起我!我以为这样,自己就能好过一点,直到,你又出现在我眼前……”他喘了一口气,声音渐渐缈缥,似是陷入了回忆。

    “当时我又惊又喜,以为老天怜悯我一片痴心,把你送还给我,我发誓,无论你是黎苏还是苏漓,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放手……可是,在你心里,却怎样都容不下我了!”

    无法言说的绝望与凄凉,四处流溢,周围一派寂静,半空中,偶尔有洁白的梨花花瓣缓缓坠落,带着清甜的芬芳,悄无声息地落在她肩上。

    “那场选夫宴,你设计揭开黎苏冤案,我就知道,我完了!我再也无法欺骗自己,也再没资格和别人争夺你……我躺在黎苏的坟前,一遍一遍地问自己,为什么当初那么冲动?为什么会这么蠢?为什么我不信你?为什么……”

    他情绪忽然有些激动,抑制不住内心的痛苦,狠狠地闭上眼睛。

    苏漓安静地听着,不发一语。曾经她不止一次想看到他后悔的样子,她以为她一定会大笑出声,痛快无比。然而此时此刻,他就在她面前,这样悲伤,这样痛苦,这样悔不当初……她却只觉得心中一片苍凉。

    “我喝光了所有的酒,依然没有答案。于是我就想,如果人生能够重来一次,那该多好……我一定会选择相信你,和你站在一起……”

    但,人生永远不可能重来。

    即便她的生命曾得获重生,也抹杀不掉曾经在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

    苏漓低了头,此刻内心的感觉,她自己都分辨不清。

    东方濯悲哀地仰起头来,眼前满树梨花,洁白似雪,他又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情景,仿佛落入凡间清冷的仙子,在梨花树下,衣袂轻扬,遗世独立,她转眸看来,眼波流盼,他的心怦然一动,她清澈的目光就如这满树的梨花,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

    一颗心便从此遗落,再不属于自己。

    他情不自禁走上前去,为她许下三世之盟,朝思夕盼,能与她长相厮守,却没料到盼来的却是决别。此刻,她虽又回到了他怀里,却永远不再属于他!

    或许,这就是天意。他和她,在梨花树下开始,又在梨花园里结束,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他突然放开了她,从怀里掏出一物,塞到她手中。

    碧光通透,触感温凉。苏漓低头一看,竟然是先前断裂的拂云珠!新串联起碧玉珠子的透明锦绳不知是何材质,分外结实。

    “这是天蚕丝编织的锦绳,我寻了很久才寻到,以后不会再断了。你……”

    话未说完,苏漓已飞快地将这珍稀宝物又塞回他的手里,淡淡道:“这东西,我,用不着了。”今日之后,她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瓜葛。既然要断,就要干干净净。

    东方濯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因为失血而苍白的脸色愈加惨白,他满腔情意似乎在伊人心里早已随着那张休书,化成了飞灰。她不再需要他,不想再与他有半点瓜葛!这致命的打击,令他浑身打颤,几乎站立不稳,终于跌倒在台阶上。

    苏漓忽有些不忍,终于还是低下身来,轻声道:“先止血,再想办法……离开这儿。”

    他低低地笑起来,原来她护他出来,并非是为了情意,只是不愿他死在当下,死在她眼前!药粉洒在伤口上,剧痛袭来,他却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心里的痛何止万千,身体早已麻木。命都可以舍弃,还在乎其他?

    园外,忽有整齐的脚步声传来,苏漓心下一惊,追兵来得真快,看来皇帝是决心不放过他了!连忙起身拉他:“赶紧走吧,迟了来不及了。”

    东方濯却好似完全没有听见,一双眼,定定望着手中之物,眼神黯淡。

    “快走啊!”苏漓急了,推着他往园子深处奔。

    东方濯却停住了脚,悲伤地看着她,“往哪里走?”

    苏漓一怔,逼宫谋反,皇帝必然不会再顾惜。天下之大,莫非王土,他要走,确也是无处可去。除非……

    “走得越远越好,难道你要在这里等死吗?!”

    东方濯没有说话,目光紧紧地锁住她,有万般不舍,千种绝望。

    “此次行事计划周密,连火药都埋进了皇宫大殿,我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若成功,我能还你幸福,若失败,那也只是……我一人的失败。从此世上,再没有东方濯,苏苏……你也当从未曾认识我。”

    苏漓心头一沉,惊疑难定地看着他,“你……”

    这时,砰一声巨响,伊园大门,被人用力撞开。一群禁卫军冲了进来,东方濯仿佛这才回过神来,他蓦地眼光一寒,飞快捡起地上丢着的一柄匕首,“刷”地一下朝来人疾射过去。

    只听“啊”的一声惨叫,那人胸口中刀,顿时躺倒在地。

    跟在后面的人都吓了一跳,不约而同地停住了脚步。

    东方濯站在原地,巍然不动,先前萦绕周身的悲哀气息一瞬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腾腾的杀气,摄人心魂。

    苏漓微微一震,只听他厉声叫道:“谁敢再踏前一步,本王定叫他死无全尸!全都给本王滚出去!”

    一声雷鸣般地大喝,震得人肝胆俱裂。已经踏进大门的禁卫军们,脸色皆是一变,他们都见过他发狂的模样,谁也不敢怀疑他的能力。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竟真的没人再踏进去一步。

    忽然,门外的人纷纷向两侧退开,闪出一条道,东方泽俊脸沉冷如冰,高大的身影,缓缓走了过来。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