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四十五章 东方泽的命令?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App官方下澳门永利是什么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苏漓刚被放到床上,他高大的身躯便倾压过来,似乎连宽解衣带都等不了,迫不及待地想要占有她。

    苏漓心底猛地一颤,猛然意识到他的异样,慌忙推着他叫道:“东方泽!你怎么了?快停手!”

    他怎么了?不知道,就是想要她,一刻也停不下。稍有停顿身体便好似要裂开。他手上动作愈发加快,好似已濒临崩溃的边缘。

    苏漓骇然,猛地想起最近一段时日,他对她的亲近,似乎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失控,完全不似从前那样止乎于礼。不,这情况不太对劲。

    她用力去推,却推不动他,急得不行,一只手忽然无意中摸到他腰间的药袋,想起上次他也是这样激烈到难以自持,后来服了药才稍有好转,于是不再多想,她飞快从他腰间摸出药来,拼命塞进他的嘴里。

    药丸滑入喉咙,体内疼痛蓦然减轻,东方泽神智顿时清醒了两分,他急促喘息,定神望着自己身下的人儿,脸色变得沉重,却仍未放手。

    苏漓慌忙推开他坐起,拢紧衣衫,不安地问道:“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状况?可要找太医瞧瞧?”

    东方泽躺倒在床上,深深吸了一口气,眼光忽明忽暗,定在她脸上,半响没有说话。自从情花之毒解了之后,他只要与她稍做亲近便觉得情意奔涌,无法自控,可稍微亲密一点又想要更多,得不到她,身体就会疼痛难忍,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起先他并未在意,以为自己是情之所至,只是这两次,竟然已经到了他无法自控的地步!

    “我这状况,只怕找太医无用。”他眸光愈加暗沉。

    “为何?”苏漓疑惑,凝眉细细思索他这几次的反常,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靠近她,不管在什么场合,都会产生强烈的占有欲?好像是……解毒之后?!

    “莫非……情花之毒没解干净?”苏漓不觉一惊,江元说过,若解毒失败,将武功尽废,终生不得动情!可他这状况截然相反,不但武功不再受限制,且极易动情,难舒难解。

    一抹阴沉之色,自他眼底一闪而逝,东方泽道:“也许,应该去问问江元。”

    苏漓皱眉,“情花之毒非同一般,或许有江元也不太清楚的地方。不如……我们即刻就去!”说罢,她立即下床想去唤人。

    他神色一瞬柔和,拉住她的手,微微笑道:“看苏苏如此紧张,本王很高兴,可是今天是年初一……”

    “你怕江元不在?”苏漓回眸笑道,“那江元据说无牵无挂,单身一人,能去哪儿?走吧。”她唤来挽心备车,拉着他就往外走。这次他没再推辞,身体上的问题,的确需要诊明。

    大年初一的街道很清静,大雪纷飞的上午,安静得仿佛不象是在过年。

    苏漓突然想起一事,忧心问道:“大殿之上,你为我而冲撞陛下,令陛下龙威有损,陛下他……会不会降罪于你?”

    俊颜闪过一抹郁色,转眼消失。他揽住她入怀,安抚笑道:“放心,他已经失去一个儿子,如今只剩下我,他即便再怎么不满,也不会对我如何!”

    话虽如此,但经历了东方濯的逼宫谋反,只怕皇帝日后猜忌心会更重!

    苏漓沉默不语,如今东方泽虽然已经总揽朝政,但失了皇帝的信任,怕以后要愈加小心。

    马车拐过一道弯,前方突然传来嘈杂的喝斥声,夹杂着嘤嘤的哭泣声,打破了这雪中的宁静。苏漓微微皱眉,掀开车窗的帘子朝外看,只见几个官兵,押着不少人往城外的方向走。一群人中有老有少,皆是女子,另有男仆列在另一队,全是衣衫褴褛,污头垢面。

    突然,走在最前方一名高高瘦瘦的女子,猛然回头对那些人大声呵斥道:“哭什么哭,一群怕死的胆小鬼!丢尽王爷的脸面!”

    没有人理她,哭声反而越来越大。那女子恨得咬牙,烦躁不已,眼光微转,恰好看到车窗内苏漓的脸,恼恨的目光立刻化作一抹怨毒的神色,似是恨不能将苏漓剥皮蚀骨。

    东方泽随手放下了车帘,低声道:“别看了。”

    苏漓叹息一声,“皇上对静安王府的人,如何处置?”

    “流放。”他面无表情。

    苏漓欲言又止,逼宫造反,此等大罪足以诛灭九族。王府上下,除了亲兵之外,怕也有二三百号人,只是流放而没有全部杀掉,的确已经算轻判。

    这时,马车突然停了下来,苏漓正欲发问,却听挽心道:“小姐,是大少爷。”

    苏漓一怔,连忙掀起车帘,果然看到苏淳的马车迎面而来,车后竟然拉着十几个大小不一的箱子,不由疑惑叫道:“大哥,你要出远门吗?”

    马车缓缓停下,车帘掀开,苏淳探出头来,似有一分惊喜,叫道:“苏苏?!你不是不舒服,怎么出门了?”

    自然的关怀,随心而发,苏淳依旧锦衣玉面,温和如初,只眉间较从前多了几分忧愁,似是在为什么事而烦恼。

    苏漓下了车来,轻声道:“在家闷得慌,我出来走走。”

    苏淳笑道:“哦,父亲一直惦记,怕你身上不好。正和母亲商量,明日去郡主府看你。”

    苏漓笑了笑,“父亲想得周到,大哥这是要去哪里?”

    “前两日发现《晟风雅颂》有几处大的遗漏和不妥,今早禀明了陛下,获得恩准,打算带着以前的手稿,再去拜访几位老先生。”苏淳笑道:“你想去何处?我送你吧。”

    “不必了。”苏漓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车帘,那车内之人,似乎没有露面的想法,不禁叹了口气,道:“苏漓愿大哥一路顺风,不知何时归来?”

    苏淳道:“我想借机游历天下,多长些见识。已经向陛下辞去翰林院学士一职,归期不定。”温和的面容泛上一丝苦涩,眉眼间倦色深浓。

    苏漓心中微微一动,记起他和东方濯是知交好友,东方濯一死,他心里必定也十分伤感,想借重编《晟风雅颂》的名义远离朝堂也未可知,当下叹一口气,却不知说什么。

    苏淳微笑,温柔地目光,注视在她脸上,忽地有几分伤感,又道:“苏苏,大哥此去,我们兄妹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你,可愿送大哥一程?”

    苏漓微愣,要她相送本是理所当然,只是车上还有一个人……见到苏淳的目光专注地看着她,似乎充满了期待,还有一分……不自然的紧张。自从以苏漓的身份活下来,身边真心待她的人,少之又少,苏淳就是其中的一个。苏漓心下一软,不由道:“好。”

    苏淳面上一喜,看了一眼自己车后的箱子,沉吟道:“书稿太多,苏苏的车,可否替我暂运两箱?你过来坐我的车,这样我们可以走快些。”

    苏漓还未说话,却听挽心道:“小姐,车后正好可以放两箱。”

    苏漓见帘后仍然一片平静,只得叹了一口气,“好吧,我坐大哥的车,你们随后。”

    苏淳大喜,立刻让青童与挽心搬了两箱较大的箱子放到苏漓车后,两辆马车一前一后驶向城门口,看守城门的守卫已经换过一批,不知是奉了谁的命令,对出城之人盘查极严。见有车来,立刻围上来三、四名守卫,叫道:“这么多箱子,里面装的什么?”

    苏淳淡淡道:“一些纸稿。”

    其中一人似是副将,认得苏淳,立刻道:“请苏公子打开瞧瞧,我等要例行检查。”

    苏淳微微皱眉,命贴身书童开启箱锁,道了声:“请。”

    话音未落,那人已经大步上前,动作粗鲁掀开箱盖,哪知今日风大,箱盖一打开,凛冽寒风立刻卷了零散的纸张,扬空飞起,不到片刻即刮得到处都是。

    苏淳微微变了脸色,慌忙伸手去抢,却敌不过寒风阵阵。眼见着有一些纸稿被风刮到地上,路人经过不小心踩上一脚,印上大大的黑脚印,看得苏淳皱起了眉头,一向温和的面容,此刻沉了几分。

    苏漓知道这些东西,都是他的心血,而那名副将还在准备开其它箱子验看,分毫不理会被风刮走的珍贵纸稿。

    她顿时有些不快,掀帘下车,对那些愣着不动的守卫们,沉声斥道:“你们还不过来帮忙?这可是陛下亲下圣旨让修撰的《晟风雅颂》的纸稿资料,若有损失,影响修撰,你们可担待得起?”

    周围众人俱是一惊,下意识看向领头副将。那副将显然不认识苏漓,皱了眉头将她上下打量,“你是谁?”语气颇为不屑,显然对这个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女人,竟敢朝他的人发号施令,感到十分不悦。

    苏漓冷笑一声,挽心此刻已经走了过来,冷冷道:“明曦郡主在此,尔等竟如此无礼!

    那副将脸色顿时一变,明曦郡主,未来的镇宁王妃,大名如今在京都城如雷贯耳,极可能成为未来的皇后!他连忙朝苏漓拱手行礼:”原来是郡主驾临,末将失礼了。“神态恭敬有加,与之前完全两样。

    苏漓心间微沉,此人明知苏淳是相府的大公子,却毫不放在眼里,但一听说她的身份,态度却立刻发生了改变,这是何原因?

    苏漓皱眉,”将军不必多礼,近来有何大事?为何城门盘查如此严密?“

    那人迟疑了一下,恭声回道:”这是镇宁王的命令。凡是有人出城,无论行人、马车,都必须仔细检查,不得有例外。“

    东方泽!他在查什么?苏漓眉心微蹙,下意识地朝后面的马车看去。车帘紧闭,半点声音都没有。她淡淡道:”本郡主的兄长身负皇命,这些箱子里的纸稿都是要紧之物,半点马虎不得,将军若还要一一验查,就请小心一点,别再让风给刮走了!“

    那人连连称是,转身去挨个打开箱盖,动作变得小心翼翼,只掀开一条缝隙,看一眼里头确是纸稿,便迅速合上箱盖。那副将抬眼看了后面的马车一眼,又道:”后面的马车也要检查!“

    苏淳皱眉道:”那是郡主的马车!“

    副将略一迟疑,似有些犹豫,半晌方道:”明曦郡主请见谅,王爷的命令,末将不敢有违。“

    苏漓温和笑道:”将军客气了。那箱子里也是书稿,你小心些吧。“

    副将拱了拱手,带着一个人往后车走去。两个硕大的箱子立在马车后,以绳索绑紧,他面色一沉,似不经意地笑道:”郡主的车这么小,竟然也要绑两个这么大的箱子,为何不放在车内?“

    挽心冷冷道:”郡主坐的地方,岂能弄脏了?绑外面也一样。“

    副将伸手在箱子上轻轻一拍,箱子发了沉闷的声响,似乎里面塞得很满。他朝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放下来打开仔细瞧瞧,别瞧走了眼。“

    那人应了一声,又唤了一人来放下箱子,打开一看,果然是满满的书稿,似乎并没他物。官兵轻轻摇头,副将微微眯了眯了眼,抬眼朝那紧闭的车帘望了一眼。”把这些书稿取出来,仔细看。“

    苏淳的脸色微微一变,断然拒绝:”不行,这两箱稿子最为重要,取出来丢了怎么办?“

    副将笑道:”苏公子不必担心,书稿取出,就放入郡主车内,保证不会弄丢一张。车内没人吧?“说着,他一抬手就想掀起车帘。那只手刚刚碰到帘子,已经被挽心抓住。”郡主的车,不许乱动。“她冰冷的声音,带着些微的警告。

    副将想抽回手,却没能成功,忽然心头一惊,这女人好高的武功!一时脸色难看起来,”末将奉命行事,还望郡主不要为难。“

    苏漓冷笑道:”我不为难你。你要取出书稿可以,但不许动我的车。书稿若是有半点损失,我定会奏明皇上,将军奉命行事而已,不会为难你。“

    副将一惊,大冷的天,额头突然渗出冷汗来,转眼看着底下一干人都望着他,不由得有些下不来台,于是嘴硬道:”王爷有令,但凡出城者,不管任何人都必须彻查!郡主,末将只有……得罪了!“

    说完,他大力扣住箱盖,叫道:”来人!将这些书稿取出放到车上去!“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