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四十七章 月下倾情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查香港2016年开奖结果今晚2018会开什么生肖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苏漓怔住,轻咬下唇,心里泛起一丝苦涩。

    他竟然拒绝了她!

    他后退了两步,只是看着她,没再说话。如果不能交心,得到了她的身子,也是枉然。他要的,不仅是她的人,还有她全部的真心!

    苏漓轻喘了一口气,动了动唇,却没能说出话来。因为一句承诺,他竟然可以强迫自己放手?他对她,已经执着至此了吗?

    银色月光下,白雪围覆间,他的脸色竟如雪一般,冰冷,无色。额间,忽然渗出密密一层汗来,他喘息一声,竟又倒退一步,步履轻浮,似有些不稳。

    苏漓吃了一惊,立刻上前欲扶住他,“你怎么了?”

    他却犹自又倒退一步,似乎害怕她的碰触,哑声道:“没事。”

    苏漓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眼看着冷汗自他额间岑岑而下,似乎在极力隐忍着莫大的痛楚。苏漓心微微一痛,上前一把扶住他叫道:“怎么会没事?刚才还好好的。”

    东方泽喉间一滑,忽然低下眼,声音愈加嘶哑:“别动我,你下山吧。盛秦就在附近,我会召他来。”

    那张俊颜前一刻还神采奕奕,光彩照人,这一刻却已苍白如雪,血色尽失。可见他在隐忍多么大的痛苦!怪只怪,他带她上山来时,她全然没有半分推拒之意,想来早已情动,此刻想要抽身而退,谈何容易?!江元说过,这情毒的发作,一次比一次厉害,强自忍耐,只会伤及身体!

    苏漓心头一痛,不再迟疑地抱住了他!内心暗暗自责,她既然愿意跟他来此,就应该早下定了决心,此刻还想什么呢?

    东方泽重重地喘息一声,还想去推她,只是又怕触碰到她更为失控,挣扎半晌,只暗哑地说出一个字:“你……”

    苏漓抬起头来看向他,眸中的清冷渐渐退却,取代的是坚定与火热。娇嫩如花的红唇,缓缓在向他靠近,带着女子特有的馨香,东方泽再也把持不住,一把抱住她,紧紧箍在胸前,灼烫的唇倾压过来,覆住她的。

    突如其来的激吻,彷如电流一般,刹那袭遍全身。苏漓止不住浑身一颤,不自觉地闭上眼,腰上坚实的手臂越箍越紧,恨不得将她揉进体内!

    他的吻,霸道而决绝,激烈地索取她口中的甜美与芬芳,苏漓几乎喘不过气了,软软倒在他怀中,甜蜜中窒息的滋味,复杂微妙,难以形容。彼此剧烈的心跳,彷如擂鼓,声声撞击着彼此的耳膜,她微张开嘴,尝试着去回应。

    他却在这时放开了她的唇。

    复杂的目光,紧盯着她晕红的素颜,一团暗火在他眸底灼灼燃烧,他强自忍耐着欲望的煎熬,疼痛一波波冲击着他濒临崩溃的理智,他却没有再下一步动作。

    纤细的手指,如清风轻轻拂过他汗湿的额头,他浓黑的剑眉,挺直的鼻,最后停驻优美的薄唇。

    柔美的触感,禁不住让东方泽一震,残存的理智只在瞬间被击溃,他手指轻弹,腰带离了身。外袍褪去,苏漓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他抱紧她,激烈地拥吻,迅速将中衣脱下,旋身一倒。

    两人哗地一声倒入温泉池中,溅起一片水花。

    温暖的池水,还有他强有力的怀抱,顿时让苏漓一阵眩晕,几乎站立不住。他揽在她腰间的双手,沿着玲珑的曲线一路往下探去,内心涌上来的恐惧令苏漓战栗不已。记忆里撕裂一般的痛苦,让她下意识地想逃开,可是他却没有就此放手,将她一路抵到了池边。

    “等等!”她的声音有丝破碎,带着颤抖。

    他果然停了手,幽黑的双眸直直地望向她的眼底,额间的冷汗已经无影无踪,浑身散发着蒸腾的热气。

    “我……”她张了张嘴,却哑了声音。

    那惊惶不安的表情,令他的热情瞬间退却几分,疼痛开始复苏。仿佛男女之事在她看来,是件多么恐怖的事。

    东方泽压抑着奔腾的欲望,哑声道:“你对我,真的没有要求?”

    苏漓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他目光沉了一分,又问:“即便我要了你之后,三妻四妾,你也无所谓?”

    三妻四妾……苏漓心猛的一痛,秀眉微皱,红唇抿紧,垂下眼眸,没有说话。

    一闪而逝的眼光变化,清晰表达了她的在意。东方泽眼中的沉郁忽然全部消失殆尽,他贴近她耳畔柔声道:“今日之后,你永远都不能离开我,更不可背弃我。苏苏……你是我的……”他低下头,轻咬她如玉一般的耳垂。

    苏漓急喘一声,连忙又去推他,“等一下,你还能控制的是吗?我……”

    东方泽身体往前一倾,已密密地贴住了她的,眼光一闪,仿佛着了魔一般笑道:“不,我早已失控。”

    话音未落,滚烫的唇,如火一般吻了上去。衣衫被迅速撩开,大片白皙诱人的肌肤呈现眼前,他再也不想压抑自己,只想拥住她肆意快活。

    苏漓倒吸口气,难以言喻的奇妙快感,带起心头强烈的悸动,她只觉得灵魂似乎一下子抽离了身体,整个人都在微微发颤。

    这种感觉,要命的吸引,却又没来由的让她害怕。

    她无力的娇喘一声,柔媚惑人,仿佛不是她的,更像是别样的邀请,越发助长了身上男子的狂肆的动作。

    高大的身躯,仿如一座无法攀越的高山,沉重到让她无法撼动。

    已被欲火淹没的东方泽,俊美的面容褪去了冷漠,眼光炽热,让人不敢直视。苏漓闭上眼睛,偏过头,一双手不自觉地握紧。

    似是不满她的反应,他动作益发激烈,吻顺颈流连,热情如火,似乎要挑逗起她的情绪。修长有力的手指,不知何时探入衣内,缓缓游弋,在她肌肤上点燃一簇簇火焰。

    娇躯止不住颤栗,喘息渐已急促。她拼命地咬紧牙,唯恐那羞人的声音再度脱口而出。

    他抬头,看着平日清冷淡然的女子,在他柔情的抚弄下一点一点软化,眸光宛如一潭春水,红唇又似娇花怒放,心里那一把火燃烧更旺,愈发控制不住对她的强烈渴望。

    手上用力一扯,扯掉了彼此身上仅余的屏障,他和她,就这样在温暖的池水里,赤诚相见。

    布满红晕的脸颊上,密而长的睫毛轻颤,显示她内心的紧张与害怕。

    “苏苏,睁开眼看我。”他语声低柔,带着惑人的魅力。

    苏漓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银白的月光,照在健硕而结实的男子的身体,完美得不敢让她直视。他伸手捧住她脸,她看着他的眼睛。那双深邃的眸子,灼热似火,又温柔如水,荡漾着深浓的情意。他也在凝视她,没有进一步动作,强自按捺住体内的急切。

    他怕伤到她。

    若不是深爱至极,他又怎么会一而再的这般隐忍?

    这样的意识,令她心头一软,在最动情时依旧萦绕心头挥之不去的害怕情绪,忽然间淡了几分。摒弃一切杂念,她鼓起勇气,慢慢地伸手抱住他的腰。

    这举动!虽是暗示,却是极大的鼓舞!东方泽心底猛地一震,再也控制不住,用力冲进她的体内。

    那撕裂般的剧痛,再次击中了她!苏漓浑身僵住,红唇刹那失去血色,微微张开,疼得说不出一个字。他的怀抱如此温暖,冷汗却从额头上滴滴滚落。

    东方泽立时心头一紧,察觉到她的异样,暗暗责怪自己太过急迫,她隐忍的表情,让他的心,微微一颤,双手缓缓抚触她僵直的身子,试图用柔情去缓解她的不适。

    到了这个时候,他不可能再放手。

    “对不起,是我不好,弄疼你了。”溢满浓情的深吻,落在她的额头和眼角,最后来到她失去血色的双唇。她不自觉地想别过头去,却被他捧住了娇颜。

    他抬眼看她,被情欲点亮的黑眸,让她无法移开视线。

    他轻柔地吻住她,一边轻声地诱哄:“别怕。”

    “我……”她微微张口,却不知要说什么。已经决定的事,半途退却,不是她的作风,但此刻身体里剧烈的痛楚,阵阵冲击着她的感官,仿佛要将她撕裂,压埋在记忆深处的阴影,无法控制地又浮上脑海,她有些不能承受。

    眼底涌上潮热,她迅速仰起头,用力的吸气,试图稳住情绪,可眼泪却悄悄滑落眼角,当初被东方濯侵犯之时,她都忍住没让自己眼泪落下来,不知为何,此时却情难自已。

    身子控制不住地轻颤,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坠下。那些曾经藏在内心深处的巨大的悲痛和委屈,在日积月累的压抑中已经沉重到她无法负荷,想不到竟然会选在这样的时候,突然爆发出来,无法自控。

    东方泽吓了一跳,完全没料到会出这样的状况!感受着身下的人儿,无声地颤抖,他既惊又痛,猛地抽离了她的身体,退到一旁喘息,低声道:“你走吧,快走!”

    痛楚消失了,失落却随之而来,苏漓蓦地瞪大了眼,颤声道:“你……”

    这个时候让她离开,他是想找死吗?

    “走!”他低吼了一声,双眸已经血红,他浑身发抖,疼痛已经到了极致,双手紧紧扶住池边,几乎快要站立不住,身子仿佛绷得死紧的弦,再轻轻一碰便会断开!

    苏漓颤抖的心,忽然平静了一分,觉得自己竟如此残忍!他终不舍她,一再地忍耐,却又一再地被她撩拨!尽管如此,他仍不肯伤她一分!这一刻她清楚地知道,如果她真的就这样走了,才会悔恨终生!

    于是她迅速稳住心神,坚定不移地再次抱住了他,轻声道:“我不会走。我要你。”

    “你?!”他惊得呆了一呆,刚才在他身下哭泣的女子,此刻竟然说要他?

    以她的个性,单凭身体上的痛,绝不可能会是这样的反应。但究竟是何原因,会令她在两情相悦之时,失控的哭泣?他从未见过她这样子,慌乱无措之下,只能拼命地控制自己离开她。

    苏漓鼓足勇气,抬头吻住他的唇,她动作是那样青涩,却激烈得仿佛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心底仍然难以疏解的情绪。

    情火一瞬点燃,东方泽僵直片刻,内心的渴望炸开,吞噬了他的理智,他大力抱过她,毫不犹豫,迅速攻城略地,一步步带着她随他沉浸欲望之海,销魂快感节节攀升,最后一起冲上快乐的顶峰……

    喘息休止,激情释放,夜静谧而安详。

    最好的入梦时间,他和她,却都没有睡去。

    身上疼痛已经不再明显,她浑身酸软无力,躺在他怀里,一动也不想动。

    温暖的池水,如练的月华,他拥着她,眸光温柔得不象是他。

    他的怀抱,温暖结实,像是一个牢靠的避风港。她的脸,紧紧贴在他的胸腔,闭着眼睛,听着他从狂乱逐渐平稳的有力的心跳,此时此刻,曾经所受过的所有委屈和痛苦,还有那个一直不敢面对的噩梦,好似都已经离她远去了。唯有他身体的温暖,紧紧漫上她的心间。

    “苏苏。”男子的声音自头顶传来,他一只手紧紧搂住她的纤腰,另一只手轻柔抚摸着绸缎一般的青丝。

    苏漓轻轻“嗯”了一声,没有抬头。

    “你愿意相信我吗?”激情过后,他嗓音低沉暗哑,性感而迷人。

    苏漓心头一动,下意识问道:“相信你什么?”

    “相信我必不负你。”

    苏漓沉默,许久没有出声。

    东方泽眼光微暗,抬起她的头,一个吻迅速落了下来,啃咬着她红唇,力道不轻不重,似乎一个惩罚。

    她推不动他,只得承受,敏感的身子,却察觉到他的身体很快又发生了变化,她心里微惊,连忙推开他,闪到一旁,“难道毒还没解么?”

    东方泽低笑出声,没有说话,长臂一舒,将远离的女子一把捞了回来,压在池边。

    苏漓吸了一口气,有些惶恐的去阻止他肆无忌惮侵犯她的手,急声道:“别!”一抹羞涩悄悄爬上清丽的面颊,娇艳欲滴,诱人轻薄。

    东方泽低笑一声,在她颊上轻吻了一下,随即温唇又含住她小巧的耳垂。

    苏漓浑身一颤,只听他在耳边低声说道:“刚才……是谁说要我?”

    苏漓的脸瞬间红了,被他撩拨得浑身发软,酥痒难耐,她拼命地躲开他,直觉地叫道:“别闹。”

    东方泽笑起来,郑重地在她唇上印下一吻,无比认真的轻声道:“苏苏,你……不可负我。答应我,和我一起,不离,不弃。”

    他是如此贪心,不仅要她相信他的承诺,还必须要她也许下诺言,让他们之间种下牵绊,从此命运息息相关。

    苏漓心头一跳,仰起头,笑着望他,“只要你不负我,我便不负你!你若负我……”她话没说完。

    她如此相待,他怎会负她?

    东方泽拥着佳人在怀,扬唇淡笑,沉浸在难言的喜悦当中,没有看到她明亮的黑眸,闪过一道狠绝的光芒。

    如银月色倾倒整夜,雪光风霁,已胜却人间无数。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