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五十二章 要杀她?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app绑定账号永利赌场网址是多少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与挽心一同回了院子,苏漓没有沉浸在悲痛里无法自拔,她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让沫香关了院门,她这才沉声问道:“东西收得好好的,怎么会被发现?”

    挽心迟疑片刻,“是莲儿翻出来的。”

    苏漓顿时怔住,“莲儿?”

    挽心道:“当时我不在房里,回去的时候,发现她带着面具在屋外晃,还没来得及带她回去,已经被盛箫发现。盛箫一问,她便说是从我房里找到的。”

    这么巧?苏漓皱眉道:“当时她情绪怎么样?”

    挽心回想道:“还是平时那样子。”她顿了一顿,又轻声道:“东西我收得很隐秘,不知怎么就被她找出来了。”

    苏漓眼光微微一沉,“多派几个人看着她,别让她出事。”

    “是。”

    第二天,莲儿却又犯了病,一直闹着要见苏漓,几个人都拦不住。苏漓匆匆赶过去的时候,她正拼命拍打着屋门闹着要出去,一见苏漓来,立即扑了上去。嘴上直叫道:“小姐!小姐快点跑,有人要害你!”

    苏漓一怔,立刻轻笑道:“莲儿乖,谁要害我啊?”

    “有人要害你,真的。”莲儿一脸惶恐,直盯着她瞧。

    “这里没人要害我。你仔细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苏漓拉着她走到一旁坐下,使了个眼色,沫香立刻心领神会地下去了。

    莲儿惊恐地缩了缩脖子,小声地嘀咕了两句,又去拉她:“这是哪儿?小姐还是快走,快走。”

    苏漓微微皱眉,见她发丝散乱,面色发白,一片凌乱。叹了一口气,替她拢了拢头,淡淡道:“莲儿梳个头吧,要走,咱们也得妥妥当当地出去不是?”

    莲儿似乎怔了怔,认真地点了点头,一伸手,递过去一个东西,“好,梳头。”

    苏漓定睛一瞧,她手心里是一枚银质的发簪,造型简单,竟是黎瑶给苏漓为黎苏案做证供的那支!那支发簪她明明已经收在了证物房内,怎么会在莲儿的手上?!

    苏漓顿时愣住,仔细一闻,这上面隐约还有四脂凝香的味道。她心里猛地一沉,疑惑丛生。

    “莲儿,这簪子哪里来的?”

    莲儿把玩着发簪,傻愣愣道:“二小姐不要的。”

    黎瑶?!苏漓心头一沉,仍微笑道:“好好的东西,她干嘛不要了,你说谎,我可会生气的。”

    “没说谎!是二小姐扔了我捡的。”莲儿脸通红,显然急了。

    苏漓又问:“她在哪儿扔了被你捡到?”

    “就在……就在……”莲儿皱紧了眉,似乎在拼命地回想,想了好久她才摇头道:“想不起来了,她哭得很伤心……啊!我的头好痛!”莲儿突然十分痛苦地抱住了脑袋。

    苏漓一愣,连忙安抚地抱住了她,看着手中的发簪发呆,这簪子虽然样式简洁,却是黎苏当年在外游历之时,特地买来送给黎瑶做礼物的,京城之中理应不会再有第二支!但是这一支,又是怎么回事?

    苏漓觉得自己的心忽然跳得很快,快得让她无法平静!

    “挽心”她朝外叫了一声,“去,把黎瑶当初给我作证物的发簪取来!”

    挽心应声而去。沫香取了安神汤来,苏漓哄莲儿服了,她很快便沉沉睡去。苏漓回到房中,挽心已经取来了黎瑶的证物发簪,仔细一对比,两支发簪仿如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质地做工,单凭肉眼,实在很难分辨它们的不同。只有在强光下,才能发现莲儿这支发簪,颜色略为暗沉!色泽变化,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年代久远,还有……便是动了手脚!

    苏漓看着这簪子,心一分一分狠狠地沉了下去。黎瑶为何仿制一模一样的发簪?还要偷偷扔了它?她在刻意隐瞒什么?

    一个从未去深想过的可怕念头骤然窜入脑海,苏漓登时呆住了。

    一场黎苏案,到底牵涉了多少人在其中?事情复杂到已经脱离她认知之外,既有凤血灵玉又有沉门秘药,到底谁才是害她的真凶?还是……两者都有?

    她忽然觉得很累,微闭了眼,心底彷如已荒芜万年,唇边浮起讥嘲笑意,若连黎瑶都是凶手,那她身边还有几人值得她全心信任?

    半晌,她声沉如冰,轻声道:“挽心,替我备车,去摄政王府。”

    黎奉先不在府中,管家引着苏漓直去了瑶池苑。除夕宫变之夜,黎瑶为了东方濯受了伤,一直在家休养,再没有出门半步。苏漓也生了病,没得空来看她。

    隔了这么久,黎瑶仍躺在床上休息,脸色苍白得几近透明,见到她来,面上不自觉地浮出一丝欣喜,支撑着下了床。自从东方濯惨死后,她始终郁结难解,心事更重,整个人迅速地消瘦,仿佛即将枯萎的花朵。

    苏漓心痛如绞,她真的不愿去相信猜测中的那个推断。可东方泽的欺骗,很难让此时的她,在面对如此多的疑点,再去心无芥蒂的全然信赖一个人。

    她打量着黎瑶憔悴的脸色,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瑶儿,我今天来,是想问你一件事,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

    她神色凝重,眼眸深处却藏着冷漠与悲伤,黎瑶不觉一怔,仍是乖巧地点点头。

    苏漓取出藏在袖中的两支发簪,轻轻放在深色紫檀木桌上,命人将灯火点亮,移到发簪旁边,更衬得银色素淡,可细看之下,两支发簪颜色略有差异。

    黎瑶见了,不由轻轻“啊”了一声,显然也是十分意外,“苏姐姐,这发簪……为何会有两支?”

    “我也想知道,为何会有两支!”苏漓深深地看着黎瑶,拿起其中一支簪子,银光似水,光泽柔美。“这支,是当日在悠然小筑,你给我拿来的证物。而另外一支是我昨天才发现的,上面淬了沉门的秘药,可以使处子呈现喜脉的迹象。时隔一年,药已经失效。这药无色无味附着性却极强,而纯银沾毒即变,终年难褪。纵然已经过了这么久,它却能提示着它的与众不同。”她指着另外一只,面无表情地说道。

    黎瑶愣了一下,拿起那支变色的簪子仔细一看,果然如她所说,这支发簪比那另外一支颜色略显发暗,苏漓的话她听得清楚,却有些茫然,一时没能反应出苏漓话里真正的含义。

    苏漓继续道:“这发簪是黎苏外出归来送给你的礼物,京城之中不会再有第二支。你交给我的无毒,有毒那支是莲儿亲眼见你扔了,被她捡到。”

    黎瑶顿时睁大了双眼,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苏姐姐你……你是说我对姐姐暗中下毒,害她?”她声音无法抑制的颤抖,“这怎么可能?!”

    苏漓冷漠道:“我也不愿意那么想,所以我来问你。为什么会有两支发簪?”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太多人为了一己之私,不择手段的达到目的。

    黎瑶脸色越发苍白,她有些手足无措,慌乱的目光停留在那两支一模一样的发簪上,“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有给你的那支,这是姐姐送我的礼物,若不是为了查案,我绝对不会拿去作证物的。”

    她似是忽然想到什么,猛地抬头道:“莲儿说见我扔了簪子,何时何地?”

    “你知道她在府中受尽欺辱,已经神智不清。”苏漓脸色愈冷。

    “那她说的话又怎么能信?那药是沉门之物,我又从何得来?”欲为自己辨清清白的黎瑶,言辞越加急厉。

    这样的她,与柔弱的外表形成强烈的差异。

    想起大殿上的玉玲珑,也是如此,外表柔弱,内心却暗藏狠毒!苏漓瞬间被激怒,她一字一字恨道:“玉玲珑是买凶杀东方泽的联络人,你有沉门秘药一点也不奇怪。”

    话一出口,黎瑶就呆住了。她身子忍不住轻轻发颤,双手用尽全力抵在桌上,才能勉强维持,忽然凄然笑了,“原来在苏姐姐心里,我是这样的人。”

    她凄凉,无助的神色,瞬间击中了苏漓心底深处最柔软的一处,她连忙别过头去,硬声道:“你为了东方濯可以不顾性命为他挡刀,为保他周全就连你母亲的罪证都能坦白……黎苏在你心里,又算什么?”

    黎瑶闻言顿时睁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眼光痛苦不堪,已经说不出话来。

    苏漓静了片刻,她的声音似乎飘忽难定,“我只是为黎苏感到难过,那么多年的姐妹情分,却抵不上你对一个男人的相思之情!?犯了错可以回头,可你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她站起身,停在门前转身深深回望黎瑶一眼,“我对你,真的很失望。”

    仿佛被她这句话定住了身,黎瑶的脸上,蓦然惊现痛苦与震惊,混合在一块,竟十分复杂。

    苏漓多看一眼,心就多痛一分,飞快转过身去,再不多看。手里紧紧攥着发簪,咯得掌心疼到麻木,但直到回府进房,苏漓也没有松手,她想要借疼痛来提醒自己,再不要对人轻易付出信任,付出感情。

    这一晚,苏漓蜷着身子坐在窗前,与夜空静默相对,一场冤案,扑朔迷离,以为沉冤昭雪,大仇得报,没想到却是另一个噩梦的起始。短短数日,她的人生再次天翻地覆,陌生得不敢认。

    明知道何人害了自己,却不能缉拿真凶,她真的很不甘心,痛苦纠结一整夜,几欲将她内心撕裂,无言地看朝阳一如既往升起,将世间万物照亮,她却满心晦暗无有半点光。

    平静地洗漱、更衣,苏漓又去了莲儿房里,见她情绪稳定,还在安睡,心里也稍放了心。挽心送来一张帖子,展开一看,是黎瑶。

    “午后申时澜沧江一见,有要事相谈。”

    她眼光微微一动,她一夜未睡,黎瑶也是么?她终于愿意来面对当初的一切了?

    午后的阳光很刺眼,晴空万里,无云亦无风。苏漓独自一人,骑马到了澜沧江。远远地看到黎瑶一个人坐在岸边,单薄的身影停驻在当初黎苏跌下江岸边的位置,竟有无边的萧索。听到苏漓的脚步声,她身子不禁轻轻一颤,头微微低垂。

    “你找我来有什么事。”苏漓漠然道,看似平静的神色将内心深处的痛楚完好掩饰。

    “苏姐姐,当初的事,是我……”黎瑶忽然痛哭失声。

    “你为何又突然承认了?不说不是你做的?”苏漓身子一震,内心涌出不祥的感觉。

    黎瑶猛地起身,紧紧抱住她,头埋在苏漓怀中哭道:“我当时很害怕,不敢认,昨晚想了很久,是我在簪子上做了手脚害姐姐有了喜脉的迹象。”

    黎瑶啜泣不止,苏漓却疑惑顿生,缓缓将她身子扶正,锐利的眼光仔细打量着眼前的黎瑶,一样的柳眉杏目,娇柔可人的气质,就连身上散发的馨香,都与往日一般无二,可为什么让会让她感到陌生?到底是哪里不对?

    苏漓的推拒十分明显,这举动不禁让黎瑶怔了一下,似有锐光一闪即逝,黎瑶飞快垂眸,藏在袖中的手腕,看似无意地轻轻一抖,竟发出清脆异常的银铃之声。

    声声入耳,仿佛灵巧的蛇,透着诡异惑人的魔力,瞬间将苏漓的心抓紧,她立刻觉出不对劲,定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只觉得眼前四周的景物忽然天旋地转,黎瑶的人影重重叠叠,模糊不清。

    苏漓急忙闭上了眼,却发现竟然毫无作用,伴随着有节奏的诡异的清脆铃声,那景象依然在脑海中存在,根本挥之不去!她顿时心底一震,朝那人厉声叫道:“你不是黎瑶!”

    那人似乎愣了一下,旋即发出一声狰狞冷笑,“想不到一眼就被你看穿,你对她竟然如此了解!”那女子冷冷又道,“可惜晚了,去死吧!”

    这声音竟有几分说不出的熟悉,苏漓心头一震,此刻她眼前视线不清,强迫自己定下心神,身形急速向后滑退几丈,冷哼道:“想杀我,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