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六章 永不放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奈儿手表官网易烊千玺身高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两国议和一事暂时搁置,没有任何动静。那日,阳骁帮苏漓导正紊乱的内息后,回去的路上,她没有再开口说过一个字,阳骁与挽心四人看在眼中,却也不敢多问。到了军营,苏漓径直去见了汴皇,出来时只对挽心淡淡说了一句:“收拾一下,明日启程前往圣女教。”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去往圣女教的路上,驰来一辆马车,身后有三名男子骑马跟随,正是项离等人。马车内的苏漓,仍旧一言不发。她手里紧紧握着从东方泽身上抢来的指环,掌心被硌得生疼。这原本就是她的东西,如今物归原主理所当然,可她为何这般难受?脑子里满是木偶被毁去那一刻他的眼神。

    “小姐,你……真的决定要当圣女?”挽心终是忍不住开口问道,掩饰不住心底的担忧。

    苏漓没有回答,望向窗外淡漠的眼神,似乎已经表达了她内心的决定。

    挽心不禁皱了一下眉,叹道:“那绝情丹乃汴国皇室秘药,一旦服下,以后若想解,只怕难了。”

    苏漓淡淡抬眼,“我已断情绝爱,它伤不了我。”

    挽心却忧心道:“但东方泽已经生疑,屡屡试探未果,恐怕不会轻易罢手……”

    “那又如何?”苏漓沉声打断,目光冷得像冰一样。“我说过,以后别在我面前提他。”

    挽心连忙噤口,迄今为止,他们仍不知当初她为何要以假死之计离开晟国,或许别人都以为是因为昭华公主,但挽心却知道不是。她曾尝试着问过原因,得到的反应令她至今仍觉心悸。那样神情的苏漓,是她从不曾见过的。

    挽心无声地叹息。若真断情绝爱,若真的已经放下,那个人又怎会成为她内心不愿提及的禁忌?

    马车刚刚到达赤莲山脚下,立即有人迎上来引路,原来二位长老昨日已接到汴皇密令,务必今日筹备妥当圣女继任大典,急召八大分舵舵主准时抵达总坛。

    苏漓缓缓走进了圣女教总坛入口,心中微微一动,这总坛真正的入口竟然是隐藏在山峰之内,难怪当初他们攀上山顶也不曾发现。

    总坛广场,早已汇聚八大分舵重要职位之人,足有数百人之多。为首二人,一人细眉长目,须发皆白,精神矍铄;另一人阔眉方眼,精壮高大,锐意逼人。二人皆是五旬有余,站在数百人之首,威仪赫赫。他们身后紧跟着的是八大分舵的舵主。

    苏漓下了马车,二位长老一眼便看到她戴在食指上的白玉指环,立即面色一整,躬身行礼。

    “玄境、玄风,带领教中弟子,恭迎圣女入教接掌圣女之位!”

    八大分舵舵主不由心中起疑,不明白这个戴着面具的女子是何来路,竟能让争斗多年,意见相左的两大长老同时推举她当圣女!

    苏漓走上前去,眼前须发交白之人就是抓静婉姑姑回来的玄镜长老!她目光立时微冷,淡淡扫过他,道:“有劳。”说罢径自前行上山,挽心等人紧随其后。

    二位长老俱是一愣,连忙跟上。

    殿内一切早已准备妥当,苏漓刚一走进圣殿,立刻有人带她去沐浴更衣。过了一阵,她再步出圣殿,已经妆扮妥当。一袭锦绣白袍光芒胜雪,玉簪银冠精美绝伦,衬得她气质高贵冷艳,无形更添几分圣洁。

    殿内排列整齐的众人不禁心神一震,鸦雀无声。

    两位长老眼光微微一变,这女子脸上戴着面具,看不见容貌,但,这份高贵的气度,均令二人却不约而同地想起二十年前继任的那位圣女,她们二人无论气质还是感觉,竟出奇的相似。

    众人瞩目之下,苏漓目不斜视,一步步走向圣坛,在尊位前停步,霍然转身,那一刹那,无形地迫人气势自她周身散发,看在众人眼里,仿佛神女降临,慑人心魄。

    “这种装束比皇后的打扮更适合她。”项离小声地笑道。江元淡淡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秦恒低声接道:“未见得。我总觉得母仪天下才是她最适合的归宿。”

    挽心皱了皱眉,连忙示意,四人正了神色,齐齐上前几步,分列尊位两侧。

    玄境轻咳一声,沉声道:“众人听令,拜见我教新任圣女!”

    人群中有轻微的哗然声,一时竟无人上前参拜,一名精光内敛的青衣男子站了出来,阻止道:“等等!玄境长老,属下有一事未明,想请教长老。”

    玄境长老动作顿住,抬头道:“青山舵主请讲。”

    “自十八年前圣女叛教,我教无主,四分五裂,今日能齐聚在此,实为幸事。但,众人皆知,我教圣女一向由上一代圣女引入教中悉心培养,获得全教上下一致认同后,再当众亲传圣位。可如今,两位长老不知从何处找来这么一名女子,我们既不知她的身份,也不知道她的来历,就要我们拜她为圣女,听其号令,实在难以令人心悦诚服!”

    此言一出,众人议论的声音顿时大了起来。

    “不错!”一名广鬓虬髯的中年男子大步出列,伸手直指苏漓,大声地叫道:“二位长老兴教心切,我们可以理解,但我教中圣女,不是随便扯来一人便可当得!这个女人,她究竟是何来历?有何资格、能耐统领我教,号令大家?我程放不服!”

    苏漓心中微微一动,原来是青山舵主褚卫东,万丘舵住程放。

    程放的问题问出了所有圣女教弟子心中的疑问,一时间,满殿哗然。其他六大分舵舵主虽未附言,但每个人的眼神已足以表明他们内心的质疑。

    众人都在等待一个答案。

    玄境长老长眉一皱,回头看了眼苏漓,只见她目光依旧平静从容,仿佛没有任何不悦的表现,不由心下暗沉。他上前一步,高高举起手臂,示意众人安静。

    “本长老明白青山、万丘二位舵主心中所想,这么多年来,教中群龙无首,大家习惯各自打理分舵的日子。今日之事,没能向诸位提前讲明,诸位有所质疑也在情理之中。”玄境长老威严的声音传遍大殿。

    褚卫东与程放盯着玄境,神色不满,只见他紧接着又道:“青山褚舵主方才说的一点没错,但此次事出有因,我们也是这两日才得到消息。大家也知道,这些年,本长老与玄风长老历来意见相左,此次能共同推举她为我教圣女,自然是她有这个资格也有此能力担当圣女之位。”

    “玄境长老不必多言,有历代圣女之信物——指环在此,谁敢不信?!”玄风长老沉声接道,他上前举起苏漓的手,纤细如玉的手指上,一枚洁白玉环闪烁着柔美的光泽。

    白玉指环一出,八大舵主们顿时面色皆变,立时鸦雀无声。圣莲白玉指环乃圣女教最高信物,它之于圣女,就如同玉玺之于皇帝的意义!

    此刻玄风长老眼光阴沉,暗自惊心,站在尊位之前的新任圣女,自入教之后一言不发,眼下面对质疑不见半分慌乱,气质冷然,竟有些沉静得可怕,浑身散发出不可小觑的气势。

    突然,她抬手随意一拂,褚卫东与程放立时觉得一股无形的劲气破空而来,直逼咽喉。这俩人可谓当世一流高手,此时此刻,面对直袭而来的劲气,他们怎样也避不开!

    一旁的白云舵主林爻失声叫道:“乘风?!”

    众人闻言都吃了一惊。乘风乃是圣女和座下左右使方可修习的独门内功心法,需自幼习练方能有所成。这个女子怎么会这门功夫?她究竟是何人?

    二人神色大变,慌乱之中拼力向后退,忽然又觉那股刚硬逼人的劲气,顷刻化作绵柔的大网,将他们团团围住,无处可逃。

    新流舵舵主傅天刃脱口而出:“浮云经!”这话一出口,就连玄境、玄风两位长老的脸色都忍不住变了几分。

    浮云经与乘风心诀同属圣女教,乘风可变柔为刚,浮云经化刚为柔,二者相辅相成,若能同时修习,融合汇通,武功进速一日千里。但浮云经在很多年以前突然遗失,后辗转得知下落,由玄机长老追查,只是玄机长老后来也失踪多年,此事便不了了之。这么多年过去了,所有人都已淡忘此事,想不到圣教两大神功,今日竟齐集这突然冒出来的圣女身上!众人皆是惊疑不定,却无人再敢贸然出声质疑。

    苏漓淡淡地收了手,盯着面色发白的两位舵主,她沉声问道:“二位舵主还有何疑问?”

    那二人心头一凛,圣女教内争斗不休,暗中一向以武力分高下,他二人自诩武功高强,在八位舵主也算得上数一数二,今日却被这继任的圣女当众扫了颜面,哪还敢再发声?想到此,二人惊魂稍定,半晌方不约而同低下头去,异口同声道:“圣女武功高强,属下心服口服!”

    苏漓缓缓地扫过其他六位舵主,冷锐犀利的眸光,所到之处六人无不低头。她冷冷问道:“谁还有问题?”

    “属下拜见圣女!”褚卫东、程放立即上前参拜。这一下,那些犹自举棋不定的教众们也跟着跪了下去。

    一时之间,山呼声响彻大殿,震动山野。其他人莫可奈何,纷纷随之跪下。

    玄镜长老展开接任文书,正欲宣读,苏漓却道:“不必。今日开始,圣女教由我做主,废除左右二使之职,改为总坛四使。”

    “妙使、鬼使、财使、剑使出列。”挽心、江元、项离、秦恒四人在她说到四使之名时,逐一站了出来。

    坛下一片静寂,无人再敢质问。

    苏漓扫了两位长老了一眼,又道:“两位长老德高望重,为我教立下不少功劳,仍居长老之职,统领教务。”

    玄镜与玄风的脸色稍缓,这才解除方才的尴尬。玄镜挥了下手,底下上来一人,端着一个精致玉盘,盘中放着一个精致的黑色漆盒。

    玄境轻轻打开盒子,里面是一颗黑色的药丸。

    “此乃绝情丹,一经服用,终生不得动情,否则经脉逆转,痛如万箭穿心。为了避免我教再次失主,重蹈覆辙,请圣女服下。”

    黑色药丸呈现眼前,一股淡淡的异香扑面而来,苏漓藏在袖中的手指,轻微一颤,她只是怔怔地看着那丸药,内心瞬间涌出无数复杂情绪,无法理清。

    挽心四人目光凝重,一时殿内安静得连呼吸声都轻微,苏漓神思恍惚了一下,仿佛有一张脸在她眼前缓慢而清晰地浮动,眼底深藏的悲伤令人心底不由自主地揪痛。

    “小姐?!”

    挽心的轻唤打断了她的思绪,苏漓立即回神,注视着眼前这枚小小的黑色药丸。仿佛那不是绝心的毒药,而是绝世的良丹。历来她决定好的事情,无论多艰难,也从不会过多的犹豫,以前如此,现在亦如是。

    敛去纷杂的情绪,苏漓伸手接过那颗绝情丹,纤细如玉的手指被黑色药丸衬得越发苍白。眼光一定,果断抬手,红唇已经触到药丸。

    “慢着!”水殿外,突然传来一声急喝,仿佛天地间瞬间变色。

    听到这个声音,挽心四人面色惊变,苏漓浑身一震,举起的手,立即僵住。她蓦地抬眼,一个高大的身影彷如翱翔天际的雄鹰,疾掠而来,数百名令人闻风丧胆的江湖高手面前,如入无人之境。

    来人身着黑衣锦袍,金冠束发,一张脸依旧俊美绝伦,只有那眼里的伤痛,是从不曾有过的惊心动魄。

    “绝情丹给我!你不能服!”他快步上前,劈手就夺。

    苏漓目光微微一沉,身形倏忽而起,转眼后移,挽心四人迅速横剑护在她的身前。

    东方泽双眼只盯着几步之遥的苏漓,冷冷道:“闪开。”他的声音并不大,却带着冷厉之色。只见他袖袍间如水波拂动,惊人的煞气迎面劈来,似乎要毁灭一切阻拦。

    挽心四人被这股强烈的劲气逼得退后几步,面色皆变。秦恒欲再上前,却被项离一把扯住。眼色中传递着彼此才能读懂的讯息,挽心与江元身形竟也随之顿住。四人心意相通,如果东方泽能成功阻止她服下绝情丹,倒是乐见其成。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擅闯我教总坛?来人,拿下!”玄境长老厉声喝道,殿内众人顿时回过神来,纷纷拔剑将他团团围住。

    与东方泽同来的盛秦盛箫二人面色一寒,飞快守在他身旁。剑拔弩张的气氛,转眼笼罩住这座华美的水殿。

    眼看一场激烈的杀战无可避免,苏漓的心直坠而下,看似平静无波的眼眸深处,隐约有了一丝动摇。

    众人朝东方泽杀将过来,盛秦二人刷地拔剑,下一刻即将血溅四壁,苏漓眉头一皱,冷冷喝道:“住手!”

    “圣女何故阻拦?我教规矩,凡外人闯入,一律格杀勿论。”玄镜长老脸色阴沉,语气带着警示意味,紧紧盯着苏漓手中的药丸。分明在说,她一入此地,已无退路,若不服用绝情丹,当这圣女,也休想走出此地!

    苏漓微微冷笑,“长老自信杀得了此人?”

    玄镜微怔,看这俊美男子方才的身形、速度,当世罕见!恐怕这殿内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但让他一教长老,当众承认自己技不如人,他如何下得了台?面皮一抖,他冷冷道:“纵然属下技不如人失手殉教,也对得起圣女教百年基业!众人听令,今日断不能放过这等狂徒,否则圣女教将来如何行走江湖?!”

    他声如洪钟,在殿内嗡嗡作响,一时群情激愤,喊声震天。

    苏漓皱眉,冷冷笑道:“好,今日尔等想以身殉教,其情可嘉。在下新登圣女之位,就得准备给各位收尸了。只怕将来江湖上更没有什么圣女教,什么基业,不过是一个笑谈!”

    玄镜脸色铁青,叫道:“圣女!我教众上百人,一呼百应,难道还怕了一个外来之人?”

    苏漓缓缓走上前来,“你叫我什么?”

    玄镜微怔:“圣女!”

    “依教规,以下犯上,不听号令者,该如何处置?”她两眼紧紧盯着玄镜,声色已厉,却目无表情。

    玄镜一时说不出话来,玄风沉声道:“违令者立斩无赦!”

    苏漓唇边溢出冷笑,玄镜额间却已经渗出冷汗。

    “念在玄镜长老是有功之人,今日又是我继任大喜,本尊可不追究你藐上之罪。还不退下?!”

    玄镜一张脸已经毫无人色,眉头皱得死紧,在这教中,还从来没人对他如此不客气!眼底寒光一闪,他终是挥了挥手,退回原处。众人见他都服了软,一时不敢再大声喧哗。

    玄风长老看在眼里,沉声问道:“圣女识得来人?”

    苏漓没有回答。她的眼光一直停留在东方泽的身上,冷淡得象在看空气。

    有眼睛的人恐怕都能看出,他们岂止相识那么简单!这位容貌气质非凡的公子与新上任的圣女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阁下来此有何贵干?”苏漓问道。陌生的沙哑嗓音,透出沉沉的冷漠。

    东方泽眼光一暗,上前一步,坚定道:“带你离开这里。”

    苏漓冷冷地侧头看他:“阁下是何身份,我又是何身份,你就要带我离开?未免太自以为是!”

    三次交集,他一直未能看到她的脸,却已经如此确信她就是他要找的人!

    “苏苏……”

    “四使送客。”不等他多说,她冷漠地背过身去,一声逐客令,不带半分感情。

    “请!”挽心四人立即上前,示意请他离开,东方泽仿若未闻,挥开他们,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了苏漓的手臂。急怒问道:“你到底想要怎样?!”

    “应该是我问阁下你想怎样!”她皱起眉来,垂眸盯着他的手,目光冷漠如冰:“放开。”

    东方泽眼光一沉,手上力道不轻反重。好不容易才追到圣女教总坛,如果就这样松手,他就不是东方泽!朝她逼近一分,迫人的气势直将她笼罩住,他沉声道:“数月以来,我一直在想,如果让我找到你我会怎样?”

    苏漓心头一紧,心脏莫名刺痛。她抬眼看他,只见他深邃的眸光,似乎藏着百种难言的痛楚。她硬下心,抿了抿唇,依旧不说话。

    东方泽咬牙道:“普天之下,能让我抓住永不愿松手的人,只有你!你若明白,就跟我走!别因为我曾经犯下的一个错误,就抹杀了我们之间所有的一切!”

    他曾经守着对她的承诺,哪怕跟阳璇做戏,也会记住不犯下任何错失,但却不知,最致命的错,早在他认识她之前,就已经铸成!

    如果说这是命运的安排,那只能说命运对他们太过残酷!而那个错误对她而言无疑是严重而致命的,它改变了她的命运,让她曾受尽屈辱,失去至亲。无论他们之间有过怎样深的纠缠,都无法跨越那道在一开始就已经深不见底的鸿沟。

    苏漓垂下眼眸,再次平静地抬起手,那颗绝情丹就在他的眼前,她的嘴边。红唇微启,就要吞下。

    东方泽脸色顿时大变,没有任何犹豫,立即伸手去抢,她却早有所料,比他更快一步旋身一转,彷如一尾滑溜的鱼儿,转眼从他手掌中脱了开去。

    站在三步远的距离,她淡漠冰冷的目光,看上去没有丝毫的动摇。似乎不论他说什么做什么,她都已经铁了心!

    东方泽的眼睛里终于流露出一丝惧色,他望着她的眼神,复杂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的手,停在半空,仍是抓着她的姿态,但手心里却已空无一物,徒留满心的惊痛与绝望。

    “苏苏!”他开口唤她,声音很轻,有一丝颤抖,却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你答应过,永远都不离开我,不要背弃我们之间的承诺!我从未负你!”

    掩饰不住的悲绝气息从他眼中流溢出来,仿佛要将她吞没。为了挽留住生命里最爱的女人,他要倾尽一切努力。

    苏漓的心微微一痛,她知道,他的确没有负她,但他们之间的感情和承诺都建立在彼此可以相爱的基础至上,如果这一切已经消失,那其他的一切将如同海市蜃楼,不复存在。看着他俊美苍白的面孔,她有一瞬间的晃神,浑然不觉他在悄悄地靠近。

    东方泽沉声又道:“绝情丹不能帮助你真正的断情绝爱,它只会带给你无尽的痛楚!你不能服下它!……苏苏,跟我走!”他朝她又迈进一步,仿佛看不到她眼中的冰冷,朝她伸出手去,满含期待的神色令人难以拒绝。

    苏漓目光微闪,手上却没有动作。

    不可否认,事到如今,他对她,依然有着难以抗拒的吸引。而她手中的丹药仿佛在忽然间变得无比沉重,过往的记忆,就如同深深扎入她心底的一根带刺的青藤,无论何时何地,只要轻轻一碰,便会痛噬心扉。

    她蓦地转过眼去,敛住心头所有情绪,冷冷道:“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

    到现在,她还是不肯承认?!

    东方泽眼中掀起惊涛韩浪,剧烈的气息波动,有如潮涨潮落,起伏难定。突然,他身形一闪,本就相隔不远的人,转眼间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苏漓一惊,欲退离他掌控的范围,却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动弹。体内突如其来的痛楚,清楚告诉自己那两股相冲的内力再次发作,她连忙运息平气。

    就是这片刻的功夫,东方泽的手已经握上了她脸上的面具,她无从躲闪,只听见轻微地一声响,面具脱落,一张熟悉的脸,就那么暴露众人眼前。

    东方泽仿佛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不禁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瞪着面前的女子。所有圣女教的人,也全部呆住了,看着她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怎么会是她?!

    困扰着东方泽数日的谜底,今天终于在这一瞬间解开,他曾经笃定,在汴国的土地上,为救摄政王而不顾自身安危的人,除了苏漓还会有谁?

    只是,答案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静左使?!”白云舵主林爻惊诧大叫:“怎么会是你?!”

    周围的人,一下子炸开了锅。谁也没有料到,神秘的面具背后隐藏的竟然是已经叛教多年的静左使!整座大殿,突然间乱了。所有人都是惊诧莫名,不明白两位长老共同推举的新任圣女,为何会是一个曾经让他们竭力追杀过的叛徒?

    面对突如其来的质疑,苏漓没有任何的解释,她甚至看都没看那些人一眼,只是淡淡地目光扫过东方泽仍然目瞪口呆的面孔,嘲弄地冷笑划过她冰冷的唇角,对付他这样的人,她不会以为只有一张面具就够了。即便拥有了静婉姑姑的内力,她的武功也还是不如他,被他揭开面具是迟早的事,既然他用她的父王来试探她,那她不妨给他一个答案。静婉姑姑是母妃的贴身侍女,在父王有难时出手相救也是理所当然。

    如此,他可满意了吗?

    苏漓笑着抬手,在东方泽无法置信,还未回神的注视中,她坚定地将绝情丹放入口中。清冷的异香沁入肺腑,不多时,体内那股难受的冲击感消失无踪,她暗暗运气,内息充沛,游走血脉毫无阻滞,仿佛又充满了力量。汴皇果然没有骗她,这绝情丹的确是能压制内力相冲的圣药,想必也确实能助她尽快将两股内力融会贯通。

    东方泽整个人一动也不动,仿佛木偶一般。就在此时,玄镜长老目中闪过阴冷之色,身形顿起,急如闪电,朝他抓来。

    东方泽却好似已经失去了反应能力,竟然闪都不闪,一招被擒!

    盛秦盛箫二人脸色大变,飞快冲过来救主,但却慢了一步,玄镜长老的手已经掐住了东方泽颈间大穴。

    二人大惊,主子被人如此轻易制住,这是前所未有的事,大声叫道:“主子!”

    东方泽没有半点反应,只呆呆地看着苏漓。

    苏漓也惊呆了,简直难以置信。

    “速速将他二人抓住!”玄镜长老一声令下,不敢再顽抗的盛秦盛箫很快被绑了个结实,推倒在她的脚下。东方泽穴道也被玄境点住,身躯挺得笔直。

    “这三人如何处置,请圣女决断。”玄镜长老躬身请示,面露得色,眼底杀意腾腾。

    玄风长老站出来道:“当然是立刻杀掉,以免留下后患。”

    “对,杀了他们!”教中人齐声叫道。

    项离四人眉头皱眉,谁能想到,合他们四人之力都未必打得过的人,竟然这么容易就被擒住!

    震惊过后,苏漓迅速定了心思,这大殿里的数百人全都是经过特殊训练,能单独执行刺杀任务的职业杀手,武功必然都不弱,尤其那八大舵主。两大长老的武功深浅未知,心思未明,他们奉汴皇命令推举她当圣女,却未必真心追随。若指望他二人平息此乱,根本没有可能。

    圣女教总坛极为隐秘,东方泽擅闯,若论教规的确该死。眼下众怒难犯,要想平息暴乱,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一招震慑住所有人!

    苏漓皱眉,沉目喝道:“住手!”

    “圣女想包庇他们?”一人顿住动作,口中叫着圣女,语气却已毫无尊敬。

    “她算什么圣女!不过是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叛徒!你们谁要尊她当圣女?”一名穿着土灰色衣衫的中年男人从人群中愤然站出,用手指着她,大声叫道:“我周越第一个不服!”

    原来他是琼游分舵的舵主周越!这个头,他真是出得恰到好处!苏漓眸光倏地一冷,不等他话音落下,猛地一挥手,一道强劲掌风仿佛能劈天盖地,去势凶猛,直击向那人胸口。

    琼游舵主周游不料她会突然出手,一时之间躲闪不及,只得抬手去接,“砰”地一声,他整个人被震飞了出去!七尺男儿的身躯狠狠撞在大殿一侧的墙壁上,发出一声砰然巨响,惊得众人身子一抖,只见他噗地一声,喷出一大口血,跌倒地上。

    众人震惊抬头,再看那坚硬的墙壁,竟生生被留下了一个大坑!

    水殿之内,顷刻间鸦雀无声,寂静若死。

    苏漓缓缓走下高位,垂视着趴在她脚下的愤恨不已的男人,冷冷道:“素闻琼游舵主铁腕御下,谁敢不听命令便以重刑伺候,为此还处死过不少人!今日我也想试试,这种方法管用不管用!”

    “你!你……”周越瞪大眼睛,气得说不出话。

    苏漓漫不经心地转动着手上的白玉扳指,淡淡抬眼,冷冷的目光一一扫过众人的脸,所过之处无人不心底惊颤,低下头去,静左使这般武功,此等手段,不得不服!

    苏漓厉声叫道:“仪式已成,圣物在此,我已是教中圣女,谁敢不听号令,即是以下犯上,当以教规处置!来人!”她高声叫道。

    四使即刻上前听令。

    苏漓道:“琼游舵主触犯教规,即日起降为普通教众,新任舵主将择日从琼游分舵挑选能者任之。妙使,此事由你负责,先将他压下去听候处置。”

    “尊令。”挽心立即领命,吩咐人将周越拖了出去。

    玄境长老心头一寒,圣女对教内反抗之人出手却果断非常,毫不留情!而这外来三人,始终避而不谈,显然存了别样的心思。当下皱眉问道:“圣女打算如何处置这三个人?”

    东方泽目光仍然紧紧叮着苏漓的双眼,复杂难辨,似乎完全没有半分对自身处境的担忧。

    苏漓淡淡转开眼去,沉声吩咐道:“先关起来,容后再议。我累了,你们全都退下吧。”她语声不容置疑。说完,径自转身去了圣女寝殿,没再多看他一眼。

    在这样的以杀人为生的组织里,该强硬的时候,绝不能心慈手软。而武力的镇压,往往就是最好的制胜法宝。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