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之惊世亡妃 »  第七章 杀了我,或者跟我走!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娱乐棋牌上分微信必发棋牌兑换

小说:重生之惊世亡妃作者:莫言殇
返回目录

    圣女的寝殿名为圣心殿,位于总坛的东北侧,四周环境颇为清静。教中总坛管事,是一名年轻男子,约莫二十来岁,相貌平庸,一眼望过去平淡至极。

    “小人夏伏安,乃总坛管事,拜见圣女。”

    苏漓微微抬手示意,平静道:“不必多礼。你在此当差多久了?”

    “回圣女,小人出任管事已经十年有余。”夏伏安低眉敛目,恭敬道,“此前教中没有圣女,殿中杂事一惯由小人打理,圣女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小人。”

    苏漓淡淡道:“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有事我自会唤你。”

    “是。”夏伏安立刻躬身退下了。

    挽心上前来轻声道:“我已遵照小姐吩咐,将那三人分别关押,派了人看守。小姐……打算如何处置他们?”

    如何处置……她也不知道。真的很头痛,放也不能放,杀也不能杀!还不能关得太久,否则,两位长老将今日之事禀报汴皇,难免质疑他的身份,万一……到时麻烦可就大了!苏漓思前想后,还是……及早把东方泽送出圣女教为妙!

    “说来也怪,他心思一向细密,怎么会毫无准备,就带着两个侍卫冒然冲进圣女教总坛,还这样轻易被玄境制住?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完全不像他的行事风格!”项离摸着下巴,到现在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秦恒却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上一次他夜探敌营,不比今天更危险?”

    项离瞥眼看苏漓,一双桃花媚眼电光一闪,状做思考道:“难道爱情真的能让人失去理智,把一个冷静理智的男人变成一个疯子?!”

    苏漓望着窗外,对他的话似乎置若罔闻,心却暗暗沉了下去。

    秦恒挖苦他道:“别以为你有一堆美妾多有心得,整天做出一副情圣的摸样!”

    “啊!别提那些美人儿了,当初突然决定离开晟国,我急急忙忙处理手头上的生意。损失的钱财就不说了,连那些美人儿一个都没带走,现在想想还觉得心痛!”他捂着胸口,好像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却仍不时地拿眼瞥苏漓,看不见半分难过。

    见苏漓根本不理他,项离又大声哀叹道:“不管怎么说,人都是有感情的嘛,如果没了感情,那跟行尸走肉有何分别?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啊哟!”话没说完,脚上忽然一痛。他转头瞪着踩了他一脚的挽心,“你干什么?”

    挽心冷冷地瞪着他:“闭上你的嘴。”

    “我说的是实话……”

    “你还说!”

    自从离开晟国,一路上这两人似乎有些不对盘。苏漓心烦意乱,没心情听他们争吵,冷冷道:“好了!”

    一时众人都不自觉地住了嘴。

    “秦恒,项离,你们密切留意两位长老的动向,最好多笼络一些可靠的人收为己用。这二人虽然奉了皇命尊我为圣女,心里却未见得服气。他们在圣女教数十年,根基很深,不怕他们公然对抗,就怕他们暗中使诈。圣女教十几年来如一盘散沙,各自为政,想要整顿好不是件容易的事。”

    秦恒、项离立刻收了嬉笑之色,忙应了一声是。

    苏漓转眼看着挽心又道:“你多留意关押那三人的地方,不能……有任何闪失。”

    挽心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她轻轻挥手,示意秦、项二人退下,这才抬眼去看江元,“我有一件特别的事,要你帮忙。”

    江元微怔:“门主有事尽管吩咐,属下义不容辞。”

    “据圣女教从前的分工,前门主玄机,应该主管研毒。对于衍生这种毒定然有记载。我许你去查阅所有教中记札,找到这种毒的解法。”苏漓表情淡淡,却分明透着认真。

    江元动了动唇,一时竟觉得喉头微紧,没能说出话来。

    “你体内的衍生虽然被我压制,但久不解除,对你的内力损耗会非常大。我们既然已经入教,就要及时找到解毒之法,早除后患。”

    江元眼中一热,低身一拜:“是。”

    “去吧。若有人阻拦你,便说是我的旨令,他们若是不服,你只管处置。”

    江元再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那易过容的脸上,虽然毫无表情,可是眼中的情感,却是那样清晰。这真的是服了绝情丹的人吗?他心头微沉,转身退了出去。

    谁知那三人都没走远,看到他出来,不约而同地迎上来,“有什么事吗?”

    江元轻叹一声,“她让我去找解除衍生的法子。说教中定有记载。”

    三人都是一怔,挽心闻言目光一黯,垂眸叹息道:“这个时候她想的是你,不是自己身上的毒……”

    江元双眉紧皱,沉声说道:“她已经服了绝情丹,以后会如何……难以预料。”

    项离浓眉一挑,盯着江元问道:“你不是鬼医圣手吗?等她武功大成,制出解药解了绝情丹之毒不就行了?”

    “你以为绝情丹是普通药丸,随便谁都能制出解药?!”江元冷冷地瞟了他一眼,大步离去。

    “喂……”项离没好气地大叫,秦恒道:“你又何必置气?他心里有数。若有法子,你还怕他不用不成?”

    挽心连连摇头,总觉得风雨将来,轻声叹息:“做好自己的事吧,别以为入了教就风平浪静了。只怕真正的难关,还没到来。”

    夕阳西斜,天色渐黑,圣心殿慢慢笼罩在一片耀眼的金色光芒之中,灿烂生辉。苏漓刚刚用过晚饭,独自在寝殿内静坐出神。

    东方泽被关起来已有一个多时辰,到此刻为止,都不见暗房有何动静,竟然没人进来救他。难道真如项离所说,他被感情冲昏了头脑,什么都没准备就跑来了?

    苏漓眉心紧蹙,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等来了阳骁、汴皇都是大大的麻烦。她起身出门,唤来挽心,二人朝关押的密牢走去。

    靠近山底密道的一处暗房,阴暗潮湿,还没进门,一股子霉气扑面而来。苏漓遣走门外的守卫,吩咐挽心小心守住,缓缓走了进去。

    牢房里很暗,很安静,没有点灯。东方泽坐在地上,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听到轻缓地脚步声传来,他慢慢地抬起眼来,对于她的到来,似乎并不意外。

    此时,苏漓脸上又戴上了那个冰冷的面具,走到离他十步远的距离,停住了脚。记忆里似曾相识的一幕涌上心头,第二次在这样糟糕的环境下见他,却已不复当时相知相惜的心境。

    苏漓看着他,半晌都没有说话。而东方泽看上去比上次在暗牢里更加平静坦然,没有丝毫担心。

    “劳圣女大驾,亲自来此探望,在下深感荣幸。”东方泽淡淡开口,语气透出一分自嘲。

    苏漓刻意忽视掉心底的异样,冷冷问道:“带着两个人就敢闯我圣女教总坛,阁下是真不怕死吗?”

    “死?”他唇角勾起一丝淡笑,竟带着莫名的苍凉,望着她的眼睛突然有了几分漠然,“你知不知道,有时人活着,比死更痛苦。”

    苏漓心头一震,他说这话是何意?那么多年苦心筹谋,倾尽心力,他所求的不就是那个位置?如今他已如愿登上皇位,拥有无人可及的权势地位,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竟然说活着比死更痛苦?!

    可他眼底尖锐的痛楚,却是那样清晰,仿佛一把利刃迅速刺痛她的心脏,她的心,控制不住微微一颤。他的眸光随即恢复平静,仿佛方才那一刹那倾吐心声的情绪变化,只是她的错觉。

    她淡淡道:“阁下身为一国之君,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随手可翻云覆雨,就连天下苍生的生死安宁,都系于你一念之间!你想要什么便能得到什么,还会说出这样的话,真是可笑!”

    听出她话语之中淡淡的嘲讽,东方泽目光微微一暗,禁不住苦笑道:“你觉得可笑?有时我也不敢相信。但我所说,都是真心话。不错,我是得到了一切,到头来却发现心里最无法忘记的,是曾经拥有过,如今却已经失去的。”

    拥有,而又失去……他是在说她吗?苏漓呼吸一窒,心间钝痛传来,她硬声道:“既然已经失去了,又何必再苦苦强求?”

    “不试过,如何知道不行?若能轻易放手,又怎么能算真心爱过?”他紧紧地盯住面具后她的眼睛,漆黑的眼瞳深处闪过复杂的情绪。

    他是在暗示她如此轻易的放手,根本不是真心爱过么?倘若不是真心爱他,又怎么会无法面对?而分开的这段日子,她何以夜夜梦里有他,痛苦得无法入睡?!苏漓的心,骤然一痛,她连忙撇开眼去。

    “我曾经以为,遇见她,是在最适当的时候。两情相悦,她未嫁,我未娶。”潮湿的暗房里,陡然弥漫出丝丝伤感。东方泽目光深暗,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居然缓缓说起了他从未对人吐露过的心事。

    苏漓心底微微一震,周围没有光线的映照,他的轮廓藏于暗影之中越显深邃。

    他继续说道:“可我却不知道,我与她的相遇,原来已经那样迟。”

    命运从一开始就已颠倒错误。本以为须弥山上是初次相遇,却不料在那之前,他与她早已遇见!大婚之前,竟然还有遇见。屡次错失,在万丈红尘中,他和她就像两条曲折蜿蜒的道路,相近,相交,却渐行渐远!

    临江客栈,他身负重伤,她出手相助,一夜温情,在他心里埋下了情意初生的种子,那时候他不知道,她已得到父皇的赐婚,即将成为他皇兄的未婚妻。东方濯大婚,他送出凤血灵玉,看着她握着血玉在阳光下步入死局,他不知她就是那晚救过他令他怦然心动的女子!

    一直在寻找,一直在错过。懵然不知。等到再次相遇,她已凤凰涅槃,满身冤屈,满心仇恨。如果说,前两次的遇见是错过,那么第三次的相遇,就是过错。相爱更是错上加错,从一开始,注定了这个结果。

    “你,后悔了?”她听到自己低沉的声音幽幽响起,完全没有考虑就问出了这一句。话一出口,苏漓立即醒悟,连忙掩饰地转过身去。

    虽然脸上戴着面具,但她总觉得她的一举一动,在他犀利的注视下,无所遁形。还记得澜沧江畔,与他决裂之时,她是那样恨他,却也不曾后悔爱上他!如今他却后悔了么?

    “不!我从未后悔。”身后,他的声音传来,坚定不容置疑的语气,令她的心控制不住颤了一下。

    纤细的背影,一如记忆中的模样,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梦到过她,又有多少次在绝望中醒来?想念的人如今就在眼前,他极力控制住想要上前将她拥进怀里的冲动。

    “假如没有那一次相遇,我不会发现暗藏沉门秘药的发簪,不会出手相救,也就不会有后来发生的事。”他深深吸了口气,“我永远也忘不了,关于她的一切!她外表看起来坚强,冷漠,心里却是一个重情的人。只是我没想到,她这样重情的人,一旦绝情竟会那么狠心。她,居然毫不犹豫地跳进澜沧江里弃我而去!”

    刹那之间,澜沧江风起云涌,惊心动魄的一幕又历历在目。

    苏漓喉咙微哽,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

    从互相猜疑试探,到彼此相爱扶持,爱情走过荆棘,却走不过命运早已为他们划下的那道鸿沟!她可以狠心地转身离去,抹杀过往的一切。他却不能!她是他的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他怎么能忘记?就算是付出一切,天地倾覆乾坤倒转,他也依然不会放手!

    “从那天起,我才知道失去了最心爱的人,那种滋味……原来比死更痛苦!”他的声音陡然变得有些微低哑,好像是从压抑的内心挤出来一般。

    苏漓心头剧痛,好似有什么自内心深处层层剥裂,全身的经脉都仿骤然抽紧了,奇异的痛楚,一下传遍四肢百骸,她不禁脸色大变,身体控制不住晃了一晃。

    “你怎么了?”东方泽敏锐地察觉出她的异样,飞快起身冲过去扶住了她,紧张之色溢于言表。纤瘦的身子细弱扶柳,柔韧之中却又蕴含了常人难及的坚韧。记忆中的熟悉感觉就这样涌上来,他心头一涩。

    她本能地想挣扎,痛楚却排山倒海般地袭来,全身都使上不力,软软地倒下去,他慌忙将她抱进怀里。

    他的胸膛依旧结实温暖,他的脸近在咫尺,气息将她紧紧包围,往日温软的记忆控制不住又浮上心头,她不禁浑身一颤,心里的痛楚激荡得越发猛烈,几乎难以抵抗。

    绝情丹果然如他们所言,一经服下,不得动情。否则情愈烈,则心愈痛,若不能得到及时的控制,最终将会如万箭穿心,筋脉尽断!

    苏漓冷汗淋漓,只觉得手腕上筋脉连连抽搐,她想也没想,用力挥出一掌,直朝他面门拍去。东方泽闪也不闪,抱着她坚实的手臂不肯松开半分。

    只听“啪”地一声脆响,这一巴掌,正打在他脸上,登时浮出红色的指痕。

    苏漓痛得几乎喘不上来气,连连吸了几口气,颤声道:“你……放手!”

    他仿若不闻,急切地上下巡视着她,急声道:“你哪里不舒服?”温热的气息轻轻吹拂在她敏感的颈项,曾经无数次的亲密情景闪过脑海,清晰如昨。他情急之下,根本没想到是绝情丹在作怪。

    这样下去,她怕是会筋脉逆转,活活痛死!苏漓咬紧了牙,到底是她高估了自己对他的抵抗力!拼尽全身的力量猛地将他震开。她连连后退几步,背靠着潮湿的墙壁喘气,袖中短剑悄无声息地滑落掌中,直指向他:“你根本没有被玄镜长老点中穴道!你是装的!你假装受制,意欲何为?”

    冷汗涔涔而下,浸湿了她的发际,苏漓强忍住体内的不适,目光如刃,冷冷地盯着他。

    指在眼前的利剑,雪亮的锋芒泛发着幽幽的冷光,他却看也不看,深深注视着她寒意慑人的双眼。忽然发觉她离开他的怀抱,似乎立即好了几分,眼光微暗,不答反问道:“你刚才到底怎么了?”

    苏漓平复着波动的气息,没有说话。

    “是不是绝情丹?你跟我离开这里,我会想办法解决!”

    高大的身影在暗黑的空间有着迫人的压力,紧紧笼罩在她的心头。他仿佛看不见她手中的夺命利器,竟然一步步朝她走来。

    苏漓心头一紧,到这会儿他还一心只想着带她走吗?眼看着他再进一步,胸膛便会挨上剑尖,她眉心一皱,手腕猛地翻转,对准他前不久才受过伤的手臂,毫不留情地用剑柄狠狠撞了上去!

    这一撞,正中伤口。准确无比。

    东方泽身子一震,停下脚步,脸色顿时白了几分。她出手真狠!他低头,墨黑的衣袖上迅速被血濡湿,痛楚蔓延开来。

    夜探军营那晚,被她刺下的伤口再深一寸,便可见骨。虽时过数日,却始终未能得到很好的休养,不是妄动真气,就是骑马赶路,纵有灵丹妙药,也架不住这一次次的伤口崩裂。

    “如果这样,能让你好受一些,那你尽管出手。”

    她呼吸一顿,方才瞬间聚集的勇气忽然消失了大半,手中的剑依然稳稳地指在他眼前,而她握住剑柄的手,因内心的纠结而用力,指节泛着青白,泄露了她内心不为人知的复杂情绪。

    牢房内安静无比,潮湿的空气渐渐弥漫,两个人谁也不甘心示弱,死死地看着对方。

    不知过了多久,苏漓握住袖剑的手,忍不住轻轻颤了一下,却在他深沉的注视下,依旧冷冷地说道:“没有功夫再跟你说废话,我来找你,是想跟你谈个条件。”

    东方泽锐眸微眯,沉默地看着她。

    苏漓继续道:“你下令退兵,我放你离开此地。”

    “为什么放我走?把我直接交给汴皇不是更好?”他冷静地问道。

    “你只说你答应还是不答应!”刷地一声,利剑向前进了一寸,她极力控制着自己,不透露出过多的情绪。

    东方泽却又进一步,一张俊脸缓缓凑近了她的,“答应如何,不答应又如何?你杀了我?”

    “你以为我不敢吗?”她瞪着他,厉声大喝。

    他忽然伸出了手,死死抓住她的手,雪亮的锋刃,直直地对准自己的心口。

    “好,你来杀!”他一字一句地迸出这几个字,俊美的脸庞已毫无血色,紧紧盯着她的目光,带着视死如归的决绝。

    苏漓浑身一震,不由自主地想挣开他的掌握,动了几下,他的手竟然分毫不动,彷如铁铸一般!再抬眼,面前冷漠的俊颜,眼中写满狠绝,似在昭示着他坚定的意志,她若不杀他,他便对她誓不罢手!

    “杀了我,就都解脱了。”

    “你……!”苏漓气息不稳,颤抖着唇,竟发现吐不出一字来。

    “为何还不动手?”他身子前倾,冷厉迫切的目光里忽然有了温度。

    苏漓急喘一声,手臂竟有些不由自主地向后撤,指间紧了又紧,几乎快将剑柄捏碎!一股恨意直冲头顶,自从迷原谷他怀疑她身份开始,他就屡次制造相见的机会,一次次地逼她,想要证明她的身份!难道非要逼得她杀了他,他才肯罢休?

    “你,真的活得不耐烦了?”她咬牙恨声说道。

    东方泽眼光一沉,握紧苏漓的手骤然发力,“噗”地一声,剑尖刺入了他胸前的衣衫!

    苏漓心跳骤停,根本说不出话。

    “下不了手?”他却声色未动,沉声说道,“那不如我来跟你谈个条件。你跟我走,我立刻退兵!”

    “你休想!”苏漓直觉地回道:“刚才在大殿上,你到底看没看清楚我是谁?让我跟你走……东方泽,你想女人想疯了吗?!”

    嘴里这么说着,她心里却是惊异非常。到了此时此刻,他竟然还没有死心?!她易容成静婉姑姑的这张脸,根本不可能看出破绽!他到底是凭着什么,这么坚持地认定她就是苏漓?!

    她惊疑不定地望着他,黑暗中,他漆黑的眼眸仿佛一面明亮的镜子,清晰地反射出她眼中的疑光。她顿时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心深似海,难以窥测,她带了两层面具,感觉都不如他那天生的面皮更能隐藏内心真实的情绪!

    “我是疯了!天底下那么多女人,我为何偏偏只想要你?!”他眼中划过一丝深沉的痛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坚定道:“你跟我回去,我立即退兵。否则……”

    “怎样?”她冷声接口,怒极反笑:“别忘了,此刻你身在我圣女教总坛,教内高手如云,若没有我的允许,你独自一人,纵然武功通天,也休想活着走出去!”

    “若不能带你离开此地,那我能否活着出去,也并不重要。只不过,明日傍晚,我若不能安全返回……”他顿了一下,好看的唇角漫过一丝决绝的笑意。

    苏漓心头立时警惕。只听他继续道:“袁向埋伏在域口东西两面的十万大军,将会和域口正门外摄政王的三十万大军一起,向汴国发动全面进攻,四十万将士歃血盟誓,不踏平汴国国都,绝不回返!”

    刹那之间,迫人的王者气势扑面而来,他对她,势在必得!

    苏漓顿住了呼吸,由主动变为被动,只在眨眼之间。

    “你果然早有准备!”她忽然讥嘲地笑道,他终究不是东方濯!在做任何事之前,他都不可能毫无部署。

    跟一个不要命的疯子谈条件,谁能胜出?如今摆在她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杀了他,要么跟他走!

    气氛一瞬僵持。曾经最亲密的爱人,就此对峙,一刻如十年般漫长。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她已无多余时间跟他在此耗下去!

    苏漓不禁皱眉问道:“你真的不怕死?”

    他只轻轻一笑,并未答话。

    她目光一冷,手腕猛地一撤,厉声道:“好。那我就成全你!”

    锋利的剑刃直朝他胸口刺去。

    雪亮冰冷的剑锋毫不留情地刺进他的身体!

    苏漓瞪大了双眼,她给了他足够的应变时间,但他却闪也不闪,竟然真的任由她刺中了他。

    鲜红的血,随着撤回的剑奔涌而出!

    衬得那一张苍白的俊脸几近透明!这一刻,他就是一个搏命的赌徒!赌她的心底里,还有一分柔软和不舍得。

    原本渐褪的痛楚猛然击中了她的心,比方才来得更加激烈。苏漓的视线忽然一片模糊,绷紧的意识仿佛一根弦,再也无法承受,顷刻间,断了。

    她眼前一黑,“噗”地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手中的剑握不住掉在地上,身子也朝地上软倒下去。

    东方泽面色惊变,飞快将她抓进怀里,急声叫道:“苏苏!”

    怀里的人儿似乎已经失去了知觉,早已听不到他急切的呼唤。

    暗房的门,这时忽然开了。

    一个人影无声地闪了进来,是圣女教中人的装扮,东方泽却看也不看,心痛无比地看着倒在怀中闭目不醒的女子。明明被刺伤的人是他,但吐血倒下的,却是她!

    “主子!您受伤了?!”血腥气扑鼻而来,来人一见里面情形,顿时大惊。

    苏漓心中一动,这声音……好熟!竟是盛金。她先前还疑惑,他闯圣女教只带了盛秦盛箫,为何却没带其他人。原来盛金早已隐藏在暗处,混进教中,难怪他进来时如入无人之境!

    东方泽无暇理会,从腰间锦囊里取了药,先塞了一粒到她嘴里。

    这里光线黑暗,他摘下她冰冷的面具,双手在她下巴和脖颈处摸索。苏漓心中一惊,服了他的药,她体内的痛楚竟真的减少了几分,没有睁开眼。项离制作的人皮面具极为精细,一时间很难发现破绽。

    东方泽皱了皱眉,终于停手,朝来人问道:“都安排妥当了?”

    “是。”

    东方泽不再多说,抱起怀中女子,直往门外走去。

    盛秦盛箫已经等在了密道里,一见东方泽胸前黑色的衣衫沾染了不少血,二人都吃了一惊,见他脸色沉郁,没敢多问。

    圣女教总坛密道纵横,关键之处均有人把守。但盛金好似对每一个岗哨的位置都了如指掌,苏漓不禁心惊。这密道地形如此复杂,机关多不胜数,岗哨布置机密难以窥探,他们是从何处得知的如此详尽?

    东方泽脚步沉稳,抱着她一路前行,不时地低头看她一眼。那一剑,她终究刺得不够深!否则他不会只是流这点血。她的衣衫,仍是一点点被他的鲜血浸透,她在他怀里,一动也不能动,这样的煎熬,让时间变得无比漫长。

    一道机关石门,轰然开启,几人闪身进入到一个狭窄的空间。

    盛秦在一面墙壁上轻轻叩了两下,听上去似乎材质特殊,中间空洞,很快对面传来同样的回声,盛秦再度叩响三下,平滑如玉的墙壁,突然向一侧挪了开去。

    一名灰衣的年轻男子疾步迎了出来,一见东方泽衣裳染血,他顿时变了脸色,望向盛秦,沉声问道:“你们三个怎么回事?竟然又让主子受了伤!”他的神情原本是温和的,清俊的容貌有几分严厉。

    刻意压低的声音,苏漓一时竟分辨不出,只听着也有些熟悉。她仔细回想,东方泽的身边,什么时候还有这样一号人物?可以当着他的面,责骂他的贴身侍卫?!

    盛秦三人齐齐低下头去,满脸愧疚,不敢吭声。

    东方泽皱了皱眉,道:“不怪他们。别浪费时间,走!”说着抱了怀中女子径直大步走了进去。

    只听见另一个男子的声音怒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劫走圣女,有何目的?”

    青山舵主褚卫东!原来这里是青山分舵的密道出入口,难道……盛金已经控制住了青山分舵!

    “废话少说,还想要命就老实带我们出去。”盛金轻声喝叱,上前押着褚卫东朝外走去。

    机密的暗道,曲折深幽,几人的脚步声极轻,但却有重重回响从另一个方向传来。

    “有人!”东方泽面色一沉,盛金的剑立刻架上褚卫东的脖子,只要稍有异动就能送他归西。

    褚卫东立时惊道:“走这边,拐两道弯就能出去了。”

    众人立即往那个方向走去,果然两道弯之后是一个沉厚的石门,盛金依照褚卫东所说开启石门,出口近在眼前,众人都微微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苏漓猛地睁开眼睛,挥手一掌直拍东方泽胸口,借力旋身往上,一把揪住褚卫东直掠回石门之内。

    变化突如其来,只发生在眨眼之间,让人无从反应。东方泽对她毫无防备,胸口的一掌正中方才的剑伤,他只觉得眼前一黑,气血翻涌,人便往石阶上倒去。

    盛秦几人惊得脸色大变,扑过去扶住了他,连声叫道:“主子!”

    苏漓身形落定,毫不迟疑地启动石门旁边的机关,轰然一声,沉厚的石门向下沉降,她却正看到东方泽回过头来,眼中难以言喻的痛楚,瞬间刺痛了她的心。他用力挥开盛秦,不顾一切朝她冲了过来,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沉厚的石门无情地落下,“砰”地一声,激起地面尘土如烟。将他和她隔出两个世界!

    “砰!”又一声震响,从石门外传来。

    东方泽怒意无从发泄,一拳击打在坚硬无比的石门上,血,沿着石壁缓缓滴落在地,他却仿佛感觉不到痛。心里又恨又气,没想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他算得过别人,却屡屡失算于她的狠心绝情!

    “主子!”盛秦三人齐齐单膝跪地,痛声劝道:“保重身体!”

    东方泽心痛得说不出话,闭上眼睛,双拳握得死紧。

    “林大人!”盛金转头对沉默不语的灰衣男子叫道。

    林天正!苏漓一怔,原来是他,难怪她觉得耳熟!只是钦天监的人不在朝中,跑来这边关要塞,敌国圣教做什么?她心头莫明不安,直觉这林天正与东方泽之间,恐怕不仅仅是天子与臣子那样简单!

    只听见林天正无奈地叹息,上前劝道:“你又何必为一个女人作践自己!这次不成,以后还有的是机会,但现在事情紧急,我们必须先离开此地!否则晚回一步……到时恐怕就难以收拾了。”

    “住嘴!”

    东方泽怒喝一声,就听到几人同时惊呼:“主子!”

    ------题外话------

    抱歉,最近几次都晚了,以后就晚上更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